下一章          上一章

 

    尽管没什么人出声,可大伙都知道,这是拜谢赵进救下徐州城的大恩,赵字营解围救援,救下徐州,救下了徐州城内的十万丁口,值得这样的拜谢。

    赵进不住的抱拳示意,身后列队行走的赵字营家丁步伐也越来越整齐,各个挺胸抬头。

    随着不断前进,赶过来的人越来越多,有人在路边作揖,有人直接跪地磕个头,大家都被这庄严肃穆的气氛影响,没有人喧哗,都是安静的施礼致意,然后安静的观看。

    等到达城门的时候,赵进现那边已经有很多人在等待,从为几人的穿着打扮上,能看出是士绅一流的人物,还有几辆大车停在一边,大车上都堆满了货物。

    “赵公子义薄云天,护佑徐州全城百姓,受我等一拜”有人高声说道,那边众人一起作揖拜下,后面不少仆从下人直接都是跪地磕头。

    在这样的场合下,赵进也懂得怎么做,连忙翻身下马,抱拳上前说道:“赵某也是徐州百姓,尽了自己本份而已,怎么能当得起父老这般厚爱。”

    这话语说得赵进自己牙酸,不过该做的总要做,如惠早就料到有这样的场面,把如何应对,该说什么,都教得很详细。

    彼此客套几句,那边守城的兵丁已经把瓮城内门外门都是打开,过来的这几位在徐州城内都是德高望重之人,却说不上是实力最强的,他们代表徐州父老相送,还真有些民心的意思。

    他们和赵进没什么利益纠缠,又对赵进这杀神心存敬畏,这仪式也不想走多久。

    “赵公子,这是城内父老的一片心意,还请赵公子手下。”那几辆大车上装着食物和布匹,都是平常能用上的物资,这就是民间自的犒劳了。

    赵进谢过后收下,为的士绅姓周,有个监生的身份,做完这一切之后,这位监生转过身从仆役那里接过一块黑布,双手托着到了赵进跟前,开口笑着说道:“赵公子,那日城下激战,许多人都看到赵字营打着一面黑旗,前几日,在下也去看过,那面黑旗已经破烂脏污,城内各方做了这面旗帜,也不知道合用不合用。”

    “有心了”赵进一愣,随即笑着接过。

    那日在战场临时用包袱皮浸染马血染出一面战旗,在战场上沾上了不少尘土,从红旗变成了黑旗,事后没怎么放在心上,只想着回到何家庄之后要重新做一面新的,没曾想这些士绅倒是有心。

    接过之后直接抖开,布料用的考究,四边封边还有挂在旗杆上的扣眼,黑底红边,当中用红色写着一个斗大的“赵”字。

    黑色红色相配日常很多忌讳,但用在武事上却是正好,这面旗帜的设计给赵进的印象很不错。

    “好,多谢各位父老的心意,以后赵字营就打着这面旗帜,护卫徐州乡里”赵进朗声说道。

    他这句话说出,周围一片叫好之声,经历过流民围城,守城血战之后,能有赵字营这么一只可靠的力量护卫,大家当然觉得安心,赵进这么说出,更合大伙的心意,这声“好”倒是没有丝毫的客套虚假。

    “把旗帜打起来”赵进也是豪气顿生,那边鲁大自觉地跑出来,刘勇却跑到赵字营自带的车队那边,从车上拿下一根长矛,这长矛比赵字营正常用的略长略粗,在矛杆的上半部分有挂钩设置,这就是军旗的杆子。

    鲁大接过这旗杆,笨手笨脚的把旗帜挂上,然后举起挥动,黑旗招展,上面那个“赵”字醒目十分。

    “赵公子虎威”有人大喊说道,周围的人都跟着喝彩叫好,就连赵进和伙伴们以及赵字营家丁都觉得精神一振。

    “鲁大,你以后就是我赵字营的掌旗官了”赵进笑着说道。

    鲁大也弄不懂这个掌旗到底是什么意思,只是听到“官”这个字就觉得差不了,连忙大声领命。

    这一套礼节完毕,众人送到徐州城外才告辞回返,那几辆装着犒劳物资的大车也是跟在后面,这些大车本身也是犒劳。

    走出城外几里,刘勇也要回转,刚打了招呼,赵进就笑着问道:“这件事是如惠张罗的?”

    刘勇一愣,嘿嘿笑着说道:“曹先生只是一提,城内士绅很热心,那旗是曹先生弄出来的,其他都是自。”

    曹如惠的字赵进看得很多,赵字是赵进的姓氏,比别的字更熟悉些,这次看着就是如惠的笔迹,而且这一切有些太做作,那旗杆也准备的太及时了。

    “曹先生做的不错,不过再有这样的事情,还是提前告诉我,免得措手不及。”赵进笑着说道。

    他神态语气都很轻松,不过刘勇在他身边久了,自然能听出话外之音,当即面色一整,肃然说道:“请大哥放心,下次不会了。”

    赵进点点头,又是叮嘱说道:“流民虽然散去,可城内也不是没有凶险,你自己要小心些。”

    刘勇答应之后,又和其他几人打了个招呼,打马向着城内而去。

    赵字营大队向前走了一段时间,赵进在马上沉声说道:“如惠这个人筹划智谋都不错,或许在云山寺这些年压的久了,现在行事就有些太散漫自由。”

    “这才多久,过一段或许就变过来了。”边上陈晃说道。

    赵进点点头没有言语,又走了一会,陈旱开口说道:“如果是几天前,我会劝你忍着些如惠,不过现如今可以等几十天再说。”

    “读书人的毕生心血都在科举上,中了举,明年还要上京,一步步向上走,还是会越来越远。”

    “且看看吧,我倒是觉得他转过来了。”

    走一个半时辰之后,太阳已经升起,开始感觉到炎热,人人脸上见汗,赵进安排队伍简单休息了下,要趁着还不太热的时候再走一个时辰,然后歇过中午。

    这时候天已经大亮,沿途村镇的百姓也都忙碌起来,在外面玩耍的孩童和闲人们看到赵字营经过,都是急忙回村报信。

    从路过第一个村子开始,赵字营行进的度就慢下来,因为走过去没多久,村子里的头面人物就带着犒劳追了上来。

    东西也很简陋,现烧的热茶,村子里自产的果子和糕饼,杀猪宰羊来不及,直接把活物牵出来,还询问要不要村子里安排青壮帮忙。

    对待这样真心实意的热情,赵进诚恳谢过,茶水会喝一点,其他的东西一概不要,这让村子里的百姓更是感慨赞叹。

    天到了最热的时候,正好赶到一个庄子附近,庄子附近有一片树林,正好在那里歇息。

    赵字营还没停下的时候,那家庄子上下够身份的就出来迎接,一看歇息在这里,立刻要筹办饭食,尽管赵进这边推拒,可还是杀了六只羊,大锅煮了送上来,这一顿午饭吃的很是丰盛。

    庄子里的邀请赵进去庄子的饮宴,还腾出于净地方让他休息,这些都被赵进拒绝,只和赵字营上下在树林的荫凉中午休。

    等到临走,赵进给庄子留下了白银二百两,这差不多是各项犒劳花费的一倍,庄子里的人诚惶诚恐不收,赵进却坚持让他们收下,庄子里的人送出来五里才回去。

    “这才是人心,比那些做戏的勾当要有用的多”赵进在马上总结说道。

    快要到何家庄的时候,太阳已经落下,远远能看到路口许多人在那里等待,骑马在前面探路的齐家兄弟早就回报,石满强领着留守的人马和何家庄百姓都在那里,连庄联保几处的头面人物也在,连蔡举人他们都在。

    这可不是如惠安排的,不过城内那套送别的仪式这边也要照做一次,家丁们各自回营,可赵进这边还不得闲,在大车店那里摆下酒席,招待各方来客。

    大车店很是简陋,还是王自洋这些牛马商人帮忙弄出了酒席,勉强算是不失礼。

    “赵公子,大家都是徐州乡亲,理应同气连枝,赵字营要扩充,老朽也有许多热血子弟,都愿意加入其中,听从赵公子驱策”一起坐下,这蔡举人也顾不得什么礼数,开门见山的说道。

    “进爷,张庄子弟不是软蛋,这次也跟您老一起厮杀出来的,请进爷接纳,以后水里火里,若是皱下眉头,那就不是人生父母养的”也有人粗豪无比的拍胸脯说道。

    “进爷,田家庄以后不要这个名目了,本庄上下几百口,就是何家庄的庄户。”田亮说得更是直接。

    “进爷”

    这酒席上气氛热烈无比,从开始到现在,却一口酒都没喝,群情激昂,都说自己手里多少青壮多少子弟,请进爷一定要收纳。

    连庄联保那九个地方的一副甘愿为奴的态度,而其他各处也有自己的“长处”,这个说自备兵器,那个说粮饷自筹,还有人说要为赵字营分担粮饷。

    除此之外,还有人说自己有个美貌女儿,那个说自己有个美貌妹妹,这些人都不敢说要嫁给赵进为妻,只说伺候暖床。

    正在这无比热烈的时候,如惠却走了进来,一看如惠风尘仆仆的摸样,就知道他刚刚到达。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