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听到这话,贾指挥只觉得一下子放松了,双腿一软直接坐在了地上,赵进对列队的赵字营喊道:“准备行装,明日一早回何家庄,解散”

    “得令”赵字营的家丁们齐声大喝,这才散去,这一声大喝让刚刚撑着站起的贾指挥又坐在了地上。

    这时候赵进又是转过身对贾指挥说道:“三天后你可以不去的。”

    说完之后,赵进招呼人朝着里面走去,过了院门坐在地上的贾指挥才反应过来,在那里颤抖着声音喊道:“赵公子放心,小的一定去,小的一定去”

    那边吉香转身关了院门,满脸不屑的说道:“从小就知道这徐州卫,还以为徐州卫的指挥是什么样的猛将,没曾想却是这么草包,比咱们赵字营不知道差了多少。”

    董冰峰表情很尴尬,不过还是解释说道:“卫所里也就是年轻子弟还有心思练武,年纪大些的都在经营家业,那里名为卫所,和地方上一样的。”

    “我二叔倒是练武一辈子,最后怎么样,有这个例子,谁还会去练武。”赵进随口感慨了一句。

    快进屋子的时候,陈晃突然开口说道:“那就是个草包,你吓唬他有什么用?”

    吉香看到贾指挥的表现,连带着对卫所也轻视起来,而董冰峰忙着解释,只有陈旱看出来不对,赵进也不隐瞒,直接说道:“接下来要有用到卫所的地方,先给个下马威,免得不听话。”

    “冰峰,劝劝你爹来徐州城内住,卫所那些事不要插手了,你现在的局面要比一个千户大太多,别因小失大。”赵进又叮嘱董冰峰说道。

    董冰峰立刻点头答应,徐州卫千户的位置反正也跑不了,至于那些田租铺面的生意,和赵字营这边的产业比起来,早就不够看了。

    赵字营如今是徐州关注的焦点,这边生的大事小情,只要不是刻意保密隐瞒,外面的人都会很快知道。

    尤振荣成为徐州州城市井领,徐州卫指挥使贾某面见赵进赔罪,灰头土脸的出来,这几个消息传遍了全城。

    六房吏目和捕快们都是徐州土著地头蛇,别人看不懂的他们却清楚。

    “徐州最大的几家,云山寺是一个,境山徐家是一个,这徐州卫也算一个,徐州卫如何算不得一个,那几个指挥和云山寺的方丈监寺有什么区别,拿着卫所屯田当自家私产,层层分下去的,赵进已经把云山寺抓在手里,又要和徐家结亲,徐州卫这块肉自然也要吃一口下去,他还有个军户身份,倒是名正言顺”

    对赵进的企图,大家都觉得理所应当,这样的强豪,就该横行霸道,把能吃下来的都吃下去。

    赵进晚上回到家中,不出意外的看到了满院子的礼物,父亲赵振堂没好气的说道:“老董就差跪在门口了,弄得老子好不自在,这些东西都是卫所几个管事送的,一帮混账东西,下面的吃饱肚子都难,他们满坑满谷的捞。”

    因为在徐州卫活得太苦,赵家兄弟两个,一个去当兵博功名,一个进城当了刽子手,自然对徐州卫那边没什么好印象。

    赵进在父母面前也不必隐瞒自己的打算,在饭桌上直接说了,赵振堂听到后只是点头赞同:“徐州三卫里,邳州卫你够不着,徐州左卫太穷,就是这徐州卫有地有人,你拿在手里总不会亏待了里面的那些穷军户,肯定比那边本管的强。”

    城下那场血战当时让母亲何翠花提心吊胆,不过数量那么悬殊的以少胜多倒是让何翠花多了些信心,今晚知道赵进第二天早晨出,也没有说太多保重小心的叮嘱。

    “小进,你爹和娘在城里过得好好的,你也不用挂念,好好忙你的正事,不过若有和亲事相关的,你该回来可要回来,这可是第一等的大事。”何翠花还是扯到了亲事上去。

    赵振堂点头赞同说道:“你娘说得对,成家立业,你现在年纪也不小,成家是第一等大事。”

    “请爹娘放心,孩儿一定不会耽误。”赵进于脆利索的答道。

    这让赵振堂和何翠花颇为惊讶,他们还以为赵进会扭捏一番,没想到这么于脆利索。

    “等你成亲,早点给我们生个孙子出来,先是孙女也行。”母亲何翠花笑吟吟的说道。

    说到这个,赵进终于有点受不了,咳嗽了两声说道:“不急,不急。”

    赵振堂和何翠花对视一眼,都是笑了出来。

    因为天气炎热,正午的时候赶路会有中暑的危险,所以要尽量早走,赵进比往常起来的好早些,他在屋子里穿戴整齐,到了堂屋却一愣,因为父母早就等在那里,桌子上摆着热气腾腾的饭菜。

    “知道你要早走,所以起来给你准备了早饭。”母亲何翠花笑着说道,好像在说一件平常事。

    赵进坐下大口的吃起来,赵振堂和何翠花就在那里含笑看着,等赵进吃完,拎着长矛出门。

    “千万要小心,千万要小心。”身后传来了何翠花的叮嘱,赵进重重点头

    赵三夫妇和孟家兄妹也已经起来了,孟家兄妹满脸崇敬的看着赵进,一边跑前跑后的帮着赵进拿东西。

    等到了货场的时候,那边已经准备的差不多了,大车上装满了给养和装备,石家铁匠铺子还有两个伙计来到,见了赵进禀报说道:“进爷,我们东家说,还有十七套铠甲没有修补好,等好了给您送过去。”

    赵进点点头,这次城外战斗,铠甲兵器坏掉损伤不少,兵器库存足够,更换起来也简单,铠甲却是坏一套少一套,那些受损严重的,要送到石家铁匠铺去修理,石家铁匠铺有将近六十人,手上的事情全停了忙赵字营的活计,结果二十六套破损严重的铠甲,在四天时间内一共才修好了九套。

    若是从前赵进也就慢慢等了,可此时却禁不住想到那徐珍珍的提议,相对于一个从前主要打造农具铁器的铁匠铺,徐家那种大工场作坊能力和产量肯定强很多。

    石家铁匠铺一直在扩大规模,而且从来都是以赵字营的需求为主,绝不会藏私,可能力终究悠闲,赵进设计的那种钢铁铠甲,如果讲求质量的话,二十几天打造一套已经算极限,加了人手也是如此,因为能敲打出甲板的熟手工匠就那么几个。

    而且赵字营各项兵器也要石家铁匠铺打造,常常是顾了这头,丢了那头,忙得不可开交不说,还做不出多少东西。

    徐家的煤铁一定要拿在手中,希望如惠办事得力,赵进心思转的飞快。

    此时的赵字营无论老兵新丁,出整备之类的事情都已经做熟了,赵进到达的时候,一切就已经收拾的差不多。

    尤振荣接手徐州城内的江湖市井,刘勇还要在里面做些布置,他要在城内多呆几天,早早的也是跟过来相送。

    “郑全的两个孩子这次跟我们一起回何家庄。”赵进开口说道,没多久,一对兄妹就被带了出来。

    赵进依稀还记得从前这兄妹的摸样,两人都是瘦弱,而且畏畏缩缩的,在何家遭了不少罪,这几个月过去,兄妹两个都是壮实了不少,也有了这个年纪该有的活泼。

    郑家兄妹俩在货场自然不会被苛待,所谓于活也就打扫收拾,吃饱吃好,没人欺负。

    这兄妹两个年纪和孟家兄妹差不多,妹妹还好,做兄长的个头比孟志奇高出不少,郑家兄妹相貌都不出众,平常朴实的摸样。

    两个人被领出来,一见到赵进就乖巧的跪下磕头,哥哥叫做郑多福,妹妹郑金香,赵进只是笑着点点头。

    当日大乱,郑全自己跑出来报信,把老婆丢在家中,或许是从前的渊源,或许是忌讳赵字营在城内的势力,又或者事态紧急顾不得那么多,郑家婆娘倒是安然无恙,在州城解围之后就被人护送到了何家庄,这次郑全也算有功,让他们夫妻团聚算是酬答之一。

    天仅仅是蒙蒙亮,四下还很安静,赵字营的大队人马向着西城那边出,虽说开闭城门都有固定的时辰,但在赵进面前,守城的兵丁知道自己该怎么做,拿了五两银子好处之后,人到城门就开。

    赵进骑马当先,刚拐出货场的路口,就看到有几个人转身跑开,赵进禁不住一愣,转头看向刘勇,城内防备上的事情一般都是交给刘勇来办,而且以刘勇小心谨慎的性格,怎么会让人在这里盯梢。

    “大哥,城内各方要对你表示,又不知道咱们什么时候出城,所以派人在这里盯着。”刘勇在马上笑着解释说道。

    赵进笑着点点头,边上的陈晃闷声说道:“当日围城的时候,这伙人大都躲在家里,现在倒是蹿出来了。”

    货场在城西,直接出西门,沿路住户不多,富户人家更少,就这么安静的走了一会,就看到路边有人从门内走出来,恭恭敬敬的作揖拜下,也有人门前摆着一张长凳,凳子上放着茶水,也是在后面拜下,还有讲究的则是摆上方桌,桌上果子点心茶酒皆有,人则是作揖参拜。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