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这次愕然的是如惠,笑容也僵在脸上,他根本没想到赵进会是这样的回答,实在是意外之极。

    屋子里又是安静下去,反应过来的如惠缓缓摇头,看着赵进说道:“东主,现在你就活的这般无趣,以后怎么办?”

    赵进脸上露出笑容,缓声回答说道:“有得有失,而且此处无趣,别处自有大快乐。”

    说完这句,赵进站起身说道:“以后咱们还是少谈玄打机锋,这个亲必须要结,徐家太大了,如果跟别家结亲,那就凭空多了一股不受控的势力,对咱们大有妨碍,这件事你抓紧去做,尽快回复”

    这次如惠脸上也有了苦笑,站起领命说道:“请东主静待佳音,属下这就去忙碌了。”

    看着如惠出门,赵进也是摇头,这如惠精明归精明,而且也有一套纵横心术,可骨子里还是脱不了风流名士的性子,当年为报父仇压抑自己,可现在没什么牵挂,自己手下又没有太大规矩,本性渐渐恢复了,这样的心性,也就只能做个幕僚了,在官场上恐怕吃不开。

    货场这边的院子已经喧闹起来,回家的家丁在这边都记录有住址,通知归队简单的很,休假的家丁们现在都归队了。

    赵进打开角落里的木箱,拿出一本簿册翻了翻,果然没有标点断句,想要看懂实在麻烦,赵进把邸报放回,大步走了出去,要去看看自家手下的气象。

    可还没出这个院子,就和匆忙赶回来的董冰峰碰上,城内这边去城外徐州卫的清军厅怎么也要一个时辰,怎么回来的这么快。

    一向寡言平静的董冰峰却是气冲冲的,一见赵进就开口说道:“大哥,小弟安排家人出城,没曾想我爹和贾指挥一直就在城内等着,现在正向这边走,这件事他们做的也太小气了。”

    赵进也是失笑,徐州卫这些人做事实在是猥琐,因为害怕和抹不开面子,让董冰峰一个小辈过来探口风,然后唯恐来晚了得罪人,早早的在城内等候,但这让董冰峰却觉得丢脸。

    “让董叔去我家看望我爹,让这个贾指挥自己来。”赵进笑着说道。

    赵进也不多说,于脆利索的给了回复,这让有些尴尬的董冰峰好受不少,连忙转身跑出去了。

    这个贾指挥赵进听自己父亲说过,在这徐州卫世代好多年,他家祖上据说是跟随成祖朱棣靖难起家的,一代代传了下来,贾指挥的一个妹妹嫁到了南京那边,据说是某位大佬弟弟的小妾,靠着这层关系一直在徐州卫管事,大佬弟弟的小妾,听着不好听,但在徐州地方上已经是了不得了。

    正想着,院门打开,董冰峰领着一位富态中年人走了进来,坐在那里没有动,只是眯着眼睛观察。

    怎么卫所里面的世官武将各个都不像武夫,反倒像富商地主,董冰峰的父亲董吉科这样,眼前这位更是如此,若不是事先说明,看着就是个肚满肠肥的富贵员外,浑身看不到一丝武人迹象。

    如果不是满面油光,这位贾指挥也称得上俊朗,不然妹妹也不会嫁的那么好,不过现在胖的不像样子,也就谈不上什么摸样了。

    这贾指挥一进门就看到赵进,那赵进年纪轻轻,却大马金刀的坐在那里,没有丝毫起身相迎的意思,贾指挥眉头一皱,脸上立刻有些不高兴,赵进的威风归威风,可毕竟算是晚辈,而且指挥使再怎么没权,也是正三品的武官,赵进他爹才是个百户,自己只不过是个没官身的保正,这架子未免太大了。

    来之前,贾指挥的确心中忐忑,他也是徐州土著,自然知道地方上豪强的能量,可看到赵进本人,看到是这么年轻的摸样,心里立刻把架子端了起来。

    “这位就是赵进赵小哥嘛,赵振堂当年那么潦倒,真不想到他儿子居然这么出息”还没等董冰峰引见,这贾指挥就大咧咧的开口说道。

    那边赵进笑着从座位上站起,有些急的董冰峰一愣,贾指挥脸上则有了笑容,那老董把这个赵进说得好像吃人的老虎一般,说白了还不是个少年,几句话就唬弄住了,这赵进手里好多生意,是不是能赚赚便宜?贾指挥开始胡思乱想起来。

    “这里不是会客之地,贾指挥跟我来”赵进笑着走出了屋子,抱拳回礼什么动作也没做,就这么从贾指挥身边走过。

    如此目中无人,大家彼此给个面子也就算了,居然还这样的嚣张,真逼急了,老子写信给自己的妹夫,心里这么想,阴沉着脸的贾指挥还是跟着赵进向外走去。

    因为他现有点不对劲,方才还把自己当长辈对待的董家小子,现在却冷冷看着自己,手还放在刀柄上,让人心里寒,真是世风日下,年轻人都不知道尊敬长辈吗?

    赵进带着贾指挥来到了平时练兵的货场空地上,那边正有十几名兵丁在搬运器械,大队要回返何家庄,很多装备家什自然也要带回去。

    “传我命令,全体家丁在此列队,五十个数内到齐”赵进站在那里扬声说道,身后贾指挥气哼哼的还不知道生什么。

    赵进话音未落,那十几名家丁立刻丢下手中活计四散跑了出去,贾指挥却颇为厌烦的说道:“来这里作甚,尘土太大了。”

    他刚说完这句话,就看到手持长矛的青壮从各处入口快步跑进空地,各个神色肃然,兵器寒光闪闪,贾指挥立刻后退几步,有些慌张的说道:“你们干什么,我可是朝廷命官,我可认识你爹”

    赵进不耐烦的抬起手,贾指挥立刻闭嘴,却不住的四下打量,却是在找逃跑的路线。

    有没有数满五十个没人知道,可从赵进下令到队伍集合完毕,的确时间很短,赵字营的家丁们手持长矛森然列队,目视前方。

    因为临时召集,很多家丁还没来得及换衣服,服装并不整齐,但这支队伍经历过城下与流民的血战后已经脱胎换骨,按照平常的操典站在那里,就已经是杀气森然。

    贾指挥看了一眼就不敢动了,他虽然不通武技,整日里琢磨着吃喝玩乐,生聚财,但好歹也是卫所世官,见过些场面的,卫所里安心种地的不少,可也有些用刀枪博功名的,不说远的,在周参将麾下做亲卫的就有几个,而眼前这些穿着各色服装的青壮,赫然就有何那些亲卫差不多的气质。

    明明天气燥热,可贾指挥却觉得空地一下子阴凉了,他只想把低头弯腰,把身体缩的小些,在列队的赵字营家丁面前他都有些喘不过来气了。

    赵进看着面前的队伍点点头,这几百年轻人已经没了当初的毛糙,已经成了他手中寒光闪闪的利器,每次看到,都让他禁不住心生自豪。

    就这么安静一会,赵进笑着转头说道:“贾指挥,当日城下流民十万,我和这几百弟兄杀了进去,大胜解围,救下徐州,这便是我的仗恃,你凭什么在我面前拿大?”

    贾指挥身子大颤了下,脸色变得惨白,他想说自己是四品武将,想说是朝廷命官,想说徐州卫有多少人,可没有一个能出口的,面前这年轻人和他身后的力量太强大了,或许真撕破脸他们不是朝廷大军的对手,但在那之前,自己和自己全家都要灰飞烟灭。

    “这个。这个。本”贾指挥结巴了几次都没有说出话来。

    “那日徐州危急,不过千人的村镇也派来百余团练,徐州卫那么多丁壮武备,我派人去请还没有人过来,事后到今天才有人上门说明,我就觉得奇怪,有这么不怕死的胆量,当时怎么缩头不出来?”赵进言语里丝毫不留余地。

    董冰峰站在一边还好,赶过来的陈旱手已经放在了刀柄上,冷冷的盯着这贾指挥。

    那日城下大战虽然大胜,可那些该来没来的援军依旧可恨,胜了当然好,若败了,这些人也算凶手,赵进和伙伴们自然不会有什么好反应。

    “别,别,闭门自保是几位指挥一起决议赵公子,赵公子开恩,饶过在下,看在你也是卫所出身上,饶过在下”贾指挥结结巴巴的求饶说道,他双腿已经开始打颤,眼前这局面,他还真怕被人一刀砍了。

    此时的贾指挥恨不得抽自己几个耳光,来前怕成这个样子,也想过这位小爷在城下尸山血海的杀出来,这样的人物谁敢得罪狠了,过来赔罪求饶,把事情过去也就算了。

    可自己来到这边了昏,看着对方年轻,又是卫所子弟,禁不住拿出了平日里的派头,结果招致了眼前这个局面,怎么看着都和死局一样了。

    赵进盯着这贾指挥看了一会,这贾指挥就要跪地磕头的时候,赵进才开口说道:“今日我这里事务繁忙,没工夫和你聊,三天后去何家庄,在那里细说,你走吧”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