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正在这危急关头,没什么人听说过的圣女出现了,是这李巡检的一位好友介绍过来的,病急乱投医,这时候谁还顾得上靠谱不靠谱,立刻把这个圣女请进府中。

    不过大伙一看这圣女是个不到十五岁的女孩,而且身边跟着个大三岁的年轻丫鬟,心都是凉了,这也就是刚能出嫁的年纪,能有个什么医术,可这时候死马当活马医吧

    结果却很出人意料,圣女闭门做法,当天晚上这李家小子就缓过劲来了,而且这圣女还不是一味的依靠法术,第二天开始用药,连饮食上都有自己的主

    那么多名医看不好,可就在这圣女的调治下,这李家小子的身体一天天好转起来。

    这真是天降福缘,果真是圣女显灵,有这个结果在,先前的怀疑都是烟消云散,只剩下满心的感激和崇敬。

    重金酬谢,圣女婉拒,又问有什么需求,李巡检在临清州和东昌府都是手面通天的人物,就算修庙拜神,也不是做不到,圣女也是谢绝,只是说李家公子的病症还没有去根,需要盯着病情,而且要在临清州这边传教,求一个清静宅院就可以。

    濒危的时候惊慌失措,到了此时人都冷静下来,开始觉得这圣女心怀叵测,一个十几岁的小姑娘长得漂亮,收拾的齐整,尽管平素里端庄,可偶尔间看着烟视媚行的,谁看着都是心痒痒的。

    莫非想要卖弄色相勾引李家公子李玉良,然后将这偌大的家业弄到手,这年头李巡检全家不想,也有人帮着他们想。

    李玉良虽说才十一岁,可大户人家的孩子,这年纪破了身子的也不少,为了防备这个,李巡检都不敢让三十岁以下的女人在他跟前伺候。

    防备归防备,毕竟刚刚救下性命,也不好就这么翻脸赶出去,而且大家也怕旧病复,也只能留下来盯紧些了。

    没曾想还真就是治病,每天虽说见面,可没有牵扯到任何男女之事,饭菜上鱼肉减半,各色蔬果份量加大,细粮减半加上粗粮,而且每日里督促这李玉良运动不停,拿着器械习武。

    就这么几个月过去,先前一个病怏怏的公子哥,居然变得壮健起来,每日里活蹦乱跳的精神十足,而且比起从前被娇惯出来的混账性子,现在还懂事了,待人接物的有了规矩。

    这样的变化真是了不得的惊喜,李巡检全家的怀疑烟消云散,这圣女当真是圣女,供在家宅里一定会有福气,而且李巡检也算计的明白,若是这圣女一走,自家孩子病了或者走回从前的老路,那不就是鸡飞蛋打了吗?

    在这样的大喜气氛中,李家府上有几个丫鬟仆役暴病也就没什么注意到了,李巡检还连忙把人送出了家门,还埋怨管家,这几个就是伺候少爷或者离着少爷近的,没准这病就是他们传过去的,万一再传给李玉良,那不就是祸事了吗?丫鬟仆役出了府,有人说病死了,也有人说回家了,反正没什么人去关心

    临清州上下只知道李巡检特意把相邻的宅院买了一栋下来,专门给那位圣女居住,李家公子病重的事情大家都知道,而且不少人还探望过,谁也没想到就这么痊愈,那圣女莫非真有几分法力?

    渐渐也有人想要去找圣女诊治,圣女的规矩也很简单,想要见面,提前三日下帖,圣女会算一算,若有缘可见,若无缘则不见。

    有人以为玩花样,没曾想无缘不见的有些就是没病,有缘的则是有病症,并不是避难讨巧,而且只要见面,往往隔着帘子就能说出病症,还会赐予丹药

    有些人治好了,有些人没有好,但毕竟好的人多,不好的就会认为自己不虔诚,所以丹药才不灵,还有人问祸福,问杂事,圣女往往也会一一解答,往往都说得很有道理。

    能和李巡检家来往的都是富贵之辈,被圣女治好,或者解答了疑难,少不得要拿出银钱布施供奉,这些银钱圣女取少部分自用,大多数却是用来赈济贫苦。帮扶弱小。

    若说看病卜算还是在富贵阶层,这行善赈济,就在百姓民间扬名了,过来拜访的一于士绅中颇有些文人士子,影影绰绰的隔着薄纱竹帘看到圣女的形象,更是惊为天人,私下里大肆颂扬。

    如果这圣女只是自己做这些事,那么终归只是小圈子内的传扬,成为临清州部分士民的谈资而已。

    但这圣女的作为总是传扬的很广很广,治好李家公子一个月不到,已经有专门从聊城来的百姓在李家门前磕头求治,连兖州府都有人知道这位圣女的善行和神奇。

    为了不打搅李家上下,圣女特意在城外买下了一个小宅院,每隔七天就会去一次,在那里治病救人,赈济百姓,她做出这个决定之后,那个小宅院周围立刻形成了一个集市,连做生意的商贩都汇聚了过去。

    圣女每次从李家去那边,不过乘坐一辆马车,两个婆子,两名仆役跟随,简朴异常,开始时候零零星星的有人在路边叩拜,然后叩拜的人越来越多,到最后每次出行都是全城轰动。

    去了城外的小宅院之后,圣女会给贫苦者钱粮,给患病的医药,然后为大众宣讲经义,她也不说什么大劫,只说是灵狐曾送香给她的师傅,让她师徒扶危济困,行善积德,还说平时礼拜烧香,来世就可以去往极乐世界。

    圣女每次露面的时间都不长,但从来不求什么,只是一味的乐善好施,帮扶百姓,那些有资格去那小宅院拜见求助的,他们也不见圣女怎么享用供奉和香火,自奉很是俭朴。

    种种综合,这位凭空出世的圣女的名声轰动临清州,影响逐渐扩展到了整个东昌府,甚至连;邻近府县都有所听闻。

    旁人会以为这位圣女平时在李家那个小宅院里勤谨修炼,或者施法救助众生,实际上圣女在那里和普通年轻女孩没什么区别。

    那宅院的“小”是相对李家占地广大的宅院来说的,这院子也颇为空阔,里面什么摆设园景都没有,只是平坦的地面。

    一个十一岁的男孩穿着短袍,正在围着院子气喘吁吁的慢跑,他身材看着很瘦弱,不过气色却不错。

    两名老仆,两名妇人带着各色用具在场中看着这男孩慢跑,随时等候吩咐,这几位下人还不时的看向另一边,那边的屋门开着,门上挂着竹帘,竹帘后就是那个圣女了。

    “咱们家少爷现在真像个样子了,从前都说他活不久,又得了那大病,没曾想现在居然没事了,看着这身子也一天比一天壮健,就是有一桩不好,平白了多了个姐姐,有了这个姐姐,连亲姐姐都不认了”

    “我看这倒好,宅子里那几个心思太多了,都恨不得少爷早死,还是这个闺女心善,诚心实意的护着咱们少爷”

    “要叫圣姑娘娘,啥闺女,不过真是心善,又教咱们少爷道理,又教他练身体,大宅门里多少老的攒下家业,小的给败家散个于净,现在看咱们少爷会有出息了,从前不都还说,这家业不是被少爷败掉,就是被几个姨娘分了吗

    两个婆子聚到一起话多,你一言我一语说得高兴,站在前面的一名老仆回头瞥了眼,眼神极为严厉,可两个婆子根本不怕,直接瞪了回去,大家资历差不多,耍什么威风。

    那老仆摇摇头,看了眼那边的屋门,又转向少爷那边,看了会开口说道:“这兰妹子就是闻香教的人吧?”

    “老李,你才知道吗?谁看不出来啊”边上那人接口说道。

    “咱们李家和这个教门搅和的这么深,这可不是什么好事。”说完这话还叹了口气。

    “你以为老爷不知道吗?咱们老爷因为出身,这么多年城内有几个理会他的,可现在多少人来往,你不想想这功劳是谁的,再说了,你还真以为这教门什么犯王法啊河上多少人练这个的,咱们府里现在多少人开始烧香,几位姨娘不也虔诚起来了。”

    说话间那男孩已经跑到了屋门那边,这男孩苦着脸说道:“姐姐,跑到什么时候停啊”

    “乖,再跑两圈,然后先去擦汗再过来。”竹帘后传出清脆的声音。

    “姐姐,今天教我什么?

    “今天姐姐教你拳脚。”

    听到这个,男孩立刻激动的大声答应,又是加跑开。

    “小兰,你要多和李孟李巡检打交道,总和这小孩子在一起有什么用,这等孩童没什么心机,万一泄露机密什么的?”

    “小兰做得对,你以为咱们的打算这姓李的不知道吗?无非各取所需罢了

    “小良是个好孩子,看到他就想起小进哥哥他们小时候,我从小就一个人,也很想有个弟弟的。”

    帘子后三人对谈,被称作“小兰”,又知道叫“小进哥哥”的,天下间也只有一个木淑兰而已。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