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今晚你和我一起去见徐家的人,把大晃也喊上。 ”赵进开口说道。

    如惠点点头,沉吟下又是说道:“东主还是喊上董公子和其他几位公子的好,不然会有些生分。”

    “小勇要去安排城内江湖市井的事情,顺便查查徐家到底要于什么,石头和大香各自镇着一处离不开,至于冰峰,他晚上还要回卫所,围城那时候卫所没有派一个人来帮忙,估摸着要为这个收尾。”赵进笑着说道。

    流民围城,赵进率领赵字营来援救,当时的计划中,徐州卫是最大的助力,不说董冰峰的身份关系,就算赵进自己也是徐州卫的军户身份,结果一兵一卒没有见到,倒是其他不相于的各处有不少人过来。

    董冰峰因为这件事一直觉得抬不起头,好在赵进兄弟几个也不当回事,不过让赵进他们奇怪的是,现在事情已经快要了结了,徐州卫居然没有一点表示,连董冰峰父亲董吉科都没出面,这未免太不懂做。

    不过董冰峰现在没事就要出城回家,大家也能猜到些,估计卫所里有一番纠缠。

    “我和冰峰出身那边,家里长辈更是卫所世官,所以等那边答复出来再说,若是一直没有答复,那就是不知死活了,到时候再去计较。”赵进早就和伙伴们说过这个处置。

    看着天色已经偏黑,赵进把那支鸟铳取出来看了几眼,就带着人朝家中走去,他这边带了二十名轮班值守的家丁,等到了家门那边一看,陈晃也带了二十人,刘勇也到了这边,凑在一起低声说道:“里外有三十几个放哨的,有什么风吹草动都瞒不过。”

    相比于赵进的轻松,他们对徐家的来访都很慎重,陈晃和刘勇直接就在赵家吃饭了。

    赵进的父母知道孩子们有正事要忙,给赵进他们单独摆了一桌,自己则是去里屋吃饭。

    吃饭时候,如惠又把白日里和赵进所说的担心讲了,陈晃和刘勇神色也都神色慎重,别的不说,那次流民围城,城下乌泱泱好似无边无尽的人海,让每个亲眼见到的人都不会忘记,如果数量更多的流民来到,那可真是大祸了。

    赵进吃完了手里的饼,看到伙伴们的神情,他摇摇头说道:“想太多也没有用,在回家的路上我也想明白了,既然要来谁也拦不住,来了我们就收下,地盘不够,那就找更多的地盘”

    “自家粮食田产,谁也不愿意白拿出来。”刘勇随口说道。

    “那就让他们知道赵字营的厉害。”赵进淡然说道,陈晃缓缓点头,刘勇一愣,脸上也是浮现笑容。

    境山徐家在徐州经营煤铁已经接近百年,根深蒂固,已经有了世家的气派,礼数规矩什么的都是齐全,登门拜见的时机把握很准,他们几个吃完后,外面就有人进来通传了。

    礼尚往来,徐家这么客气,赵进也很热情,他带着一应兄弟直接走出院门相应。

    徐家的排场当真不小,十几骑,护送着一辆马车,一顶四抬的轿子,那十几骑被赵字营的家丁毫不客气的挡在街道外面,马车到了跟前,徐本德从里面下来,满脸笑容的抱拳见礼。

    礼数做完,徐本德有点尴尬的低声说道:“赵公子,能否暂时让院子和客厅里的男丁暂避,在下这边要在客厅里布置几扇屏风。”

    赵进一愣,随即反应过来,这十有是轿子里那人的安排了,当下笑着答应,转头和院子里吩咐了几句。

    徐家人做这个已经是熟门熟路了,有人从马车上卸下屏风,朝着院子里搬过去,等到这个做完,有人出来说了声,轿子被抬进了赵家的院门。

    “徐家大小姐这么金贵的人物,贵府上也看着?”如惠开口问道,虽说这年头女子妇人抛头露面的也不少,但富贵门第却不同,规矩都很森严。

    当然,这问题本就不合适开口,也就是如惠这性子才会问。

    “也就只能看着了,谁还敢管吗?”那徐本德随口说了句,赵进几人都朝着他看过来,这话里似乎有怨气,不过这也在意料之中,如此大的家业居然是个年轻女子做主,身为长辈男丁只能跑腿,心气能平静倒是奇怪了。

    现众人望过来,徐本德于咳两声,正色说道:“若没我这个侄女,如今的徐家早就四分五裂,恐怕一半要落在云山寺手里了,徐家一门上下都是心服口服。”

    煤铁利润远大于耕田,而且打造兵器更是暴利,云山寺肯定不会放过,只有徐家抱成团才有威慑,若是分家分裂,肯定被有心人所乘,当然,赵进肯定也要吃上一口。

    “各位老爷,已经布置好了”一名丫鬟出来招呼了声,这丫鬟一直是跟在轿子边上。

    赵进笑着调侃道:“这到底是在徐家还是在赵家。”

    一于人哄笑着向内走去,刘勇却凑近几步低声说道:“这丫鬟带着兵器,应该是练过的,我喊人盯着她。”

    赵进点点头,一于人进了屋子,那丫鬟是没资格进来的,只是留在院子中等候召唤,赵字营也有几名家丁进来,只说是等候吩咐。

    客厅已经变了样子,几扇屏风单独隔出一块空间,在屏风边上放着一张椅子,其他桌椅被挪在另一边。

    徐本德笑了笑,自己走向屏风边上,这时只听到屏风里面有清越的声音响起,能听出是个女子,不过却没什么娇柔媚气。

    “赵公子偌大局面,自奉却如此俭朴,真是让妾身佩服。”

    赵进一愣,这句话如果不是“妾身”二字,如果不是女子声音,肯定会以为是一位士绅名流所说。

    这个倒谈不上什么重男轻女,而是女子一般不抛头露面,见识经历自然就少,思想和言谈举止也就有了局限,有些话根本说不出,也想不到。

    “事务繁忙,顾不上这些,不过接下来要让父母更舒服些。”赵进笑着答道。

    “妾身徐珍珍,见过赵公子,见过诸位”屏风后似乎是女子站起,那边徐本德也跟着站起。

    赵进只觉得这场面古怪别扭,可还是跟着站起,抱拳作揖,陈晃几人也都照做,算是彼此见礼了,那屏风上有设计巧妙的空洞缝隙,徐珍珍看这边能看到,这边却看不到屏风后。

    这时候屋门打开,孟家兄妹端着茶盘茶水走了进来,妹妹端着去了屏风后,哥哥端着给其他客人。

    孟子琪养了这些日子,已经白净了不少,说美人胚子是夸赞,但长大了绝不会难看,难得的是双眼灵动,看着可爱,女眷们见了都要夸奖几句,不过屏风后的徐珍珍没有说话。

    等孟家兄妹下去,赵进咳嗽了声开口,按说等对方说明来意最好,可赵进觉得自己再不说话,这里就成了徐家,一点主动也是没有了。

    “徐小姐,今日礼物太重,走时还请带回,你我两方没这么深的交情,要不了这么重的礼物。”赵进开门见山的说道。

    脸都没看到,怜香惜玉也就不必了,尊重女性在这个时代也是休提,更何况徐家处处占先,已经弄走了几千青壮,那还有什么客气的。

    听到这话,徐本德表情很是尴尬,屏风后的声音又是响起:“赵公子客气了,些许杂货谈不上重礼,流民北来南下,徐家闭关自守,流民围城的时候徐家也没有出力,事后更是带走了六千多丁口,徐家不劳而获占了大便宜,理应补偿。”

    “那还是换成银子更好。”赵进笑着说道,眼神中却没有任何笑意,说到这里,他也没有把对方当成女子看待,这徐珍珍思路清晰,不次于自己见过的任何一位杰出人物。

    “既然如此,明日徐家会给赵公子送来六千两。”徐珍珍开口说道,语气平常。

    赵进一愣,他边上的几个人也彼此交换眼神,赵进沉吟了下开口说道:“那就换成六千两白银,机锋也不要打了,请徐小姐说明来意。”

    这话说出,徐本德睁大了眼睛,还真要银子,不要礼物,这场面礼数都不在意了,不过随即摇头苦笑,坐在那里依旧沉默。

    “赵公子快人快语,妾身有几件事要和赵公子商量,第一,赵公子麾下几百丁壮,兵器铠甲大多是缴获,石家师傅从前没打过太多兵甲,而且人手不足也做不了太多,现在还能维持,赵公子这般胸襟志向,赵字营肯定要扩充的,兵甲需求也会大增,到时候石家师傅恐怕就做不了了”

    听到这话,陈晃神情变得森然,刘勇也左右看看,如惠稍一迟疑低声说道:“这些事打听就能知道,琢磨推测就能得出。”

    这才让众人放松了些,刚才这些话谁都会以为机密泄露,赵进自然想得明白,他沉吟着没什么反应。

    那边徐珍珍继续说道:“徐家冶铁本业,打造兵甲更是娴熟,我徐家以冶铁为生,一向精益求精,质量上佳,南北直隶,豫、鲁二省,甚至山西和湖广都有人用我家的铁器,而且我家工匠众多,出产自然也是众多,赵字营这么大的需求,也只有我徐家才能供应,而且彼此都在徐州,价钱上也请赵公子放心,绝对的公道。”

    赵字营扩张到两千人,甲胄、兵器还有各项装备,这个需求都是巨大,而且赵进这边不仅仅是赵字营需要

    “赵公子,各处收容过万流民,农具想来也是急需,这个也是徐家生意的大宗,愿意平价供应。”徐珍珍恰到好处的说道。

    赵进盯着屏风看了看,从知道徐珍珍这个人到现在,赵进还是第一次有想见见真人的愿望。

    这女人考虑的还真是全面,而且还真是无孔不入,装备和农具,的确是赵进这边的急需,石满强家里的铁匠铺尽管扩充了几倍,可对于赵进的需求来说还是太小。

    拿下何家庄之后,就立刻开出优厚的条件吸引铁匠过来经营,可过来的人并不多,而且手艺出色的更少,根本对装备没什么帮助。

    好在赵字营的规模一直不大,洗了何家庄,搬空云山寺,战利品和缴获数量不少,这才没有什么问题。

    可现在又不同了,赵字营要扩张需要兵甲装备,收拢的大批流民需要农具,将来可能要到达这边的大股流民也是需要,这个需求就是巨量,赵进每次想到这里都很头疼,徐家煤铁为业,又近在咫尺,自然也是赵进考虑的方向之一,不过这是命脉大事,如果交到别人手里不受控制不说,隐患也是巨大,还是要自力更生。

    不过此一时彼一时,现在这徐珍珍主动提出,情况又和考虑时候不同了。

    “铁匠工坊开在何家庄或者赵某指定的所在,你们派人并提供材料,生产出来的兵器和用具若是合格,我照价付钱。”赵进沉吟片刻,说出了自己要求

    徐本德听到这个,神色变得慎重,转头凑向屏风那里低声说了两句,然后沉默下来。

    没过多久,屏风后的徐珍珍又开口说道:“工坊铁炉的一应花费应由贵处承担,工匠在这边的安置食宿也应由贵处承当,事先开列需求,提前付三成款子。”

    这话一出口,赵进看看左右,陈旱和刘勇还好,如惠略一沉吟就点头赞同,那边徐本德却是大急,转头就要说话,还没开口里面就又有话传出来,立刻泄气转回身。

    “可以,大处这么说定?细节再议?”赵进给了答复,那边屏风里传出平静的答复:“就依赵公子所言了。”

    从头到尾,也就这句话才像是女人的口吻,赵进几人的态度却都严肃起来,屏风后这个还没看到相貌的年轻女子,并不比他们差。

    “赵公子,徐家铁器行销四方,但路上走得都是不顺,原因倒也简单,铁器可做兵器,这是暴利,沿途各处都想要在其中抽成,让徐家很是为难,若是赵公子愿意出面,那么各处宵小必然不敢妄动,徐家这边一切也就便利许多。”那徐珍珍又是开口说道。

    赵进眉头皱起,自双方落座,就是这徐珍珍不断对赵字营提出要求,去做这个,去做那个,她凭什么以为自己有这个立场,赵进咳嗽了一声就要开口。

    “赵公子,我家鸟铳北地第一或许自夸,但也差不太多了,而且做了这么久,心得颇深,别人就算想要打造,摸索钻研也要花很多工夫和银钱,若是赵公子想在鸟铳上下工夫,徐家愿意帮忙,熟手工匠也可以提供,一切都是好说。”徐珍珍娓娓说道。

    听这女子说完,赵进此时都注意不到对方是女子了,皱眉沉思一会,陈晃压低声音说道:“当日你对着鸟铳疯,估计都被这婆娘看在眼里了。”

    如惠凑过来想要说什么,却被赵进挥手制止,赵进抬起头开口说道:“你要运货去那里?”

    “山东那边徐家自有商路,河南和淮安府两处,受到的刁难太多,还望赵公子帮忙。”

    “你卖什么去这两处?”赵进沉声问道,淮安府是淮盐产地,为了保证煮盐的燃料,那里不允许垦荒,大片的滩涂荒地,上面长着芦苇荒草,因为荒滩荒地太多,所以人口也少,对铁器的需求自然也就少,徐家为什么把淮安府和河南省并列起来,赵进实在是奇怪。

    这次回答的却是徐本德,徐本德也能察觉自家占了主动,笑着说道:“赵公子有所不知,煮盐需要铁锅,但煮盐锈蚀铁锅太厉害,那边各个盐场对铁锅需求始终是大宗,至于河南那边”

    说到这里,徐本德转头看了下屏风,可能是得到里面人的同意,这才继续说道:“其实铁锅也是大宗,不过有人运到山西那边,还有些铁器,河南各州府民间需求不小。”

    贩运铁锅到山西?赵进先是一愣,不过他随即想到了骡马市王自洋想要贩运汉井名酒去山西,最后的目标肯定都是草原上的蒙古部落。

    蒙古部落需要那么多铁锅煮饭烧菜吗?铁器在草原上珍贵,又不怎么会锈蚀,每一口铁锅都会用很久,之所以需求量还这么大,无非是冶铁落后,需要铁料来打造兵器,铁锅就是用来做这个的。

    至于河南这边,不说明细,只说铁器,稍一想就知道肯定是兵器买卖,河南寨子多围子多杆子多,无论地方豪强还是绿林好汉总要有些兵器才有战斗力,钢铁兵器自然有销路。

    想到这里,赵进又是想到淮安府,那里荒草滩这么多,颇有些不法之徒藏匿其中,这就是所谓“草窝贼”,想来他们也在徐家买兵器。

    这些生意都不怎么能见光,却必然是暴利,若是平常,赵进当然不愿意搀和,可这徐珍珍太过精明,直接就把鸟铳制造拿出来做筹码,而且徐珍珍说得很实在,赵进自己摸索需要的时间太多,而这边的熟手工匠却是现成的。

    权衡利害,赵进脸色已经沉了下去,坐在屏风边上的徐本德不住的看赵进,这小爷可是杀神,千万别得罪过了。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