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一二旧识”说出来,童知州的脸色变了,这次流民围城的处置本就有若于漏洞弊病,压在徐州还好,若是被捅到上面,他这个知州就不要想做了,甚至问罪下狱都有可能,这知州位置虽说无趣之极,可无数人等着过来呢

    想到这里,童知州立刻坐正了身体,义正词严的说道:“王先生说得是,本官被这奸邪小人蛊惑,险些酿成大错,明日,不,今日本官就拟就公文,革去这名不副实小人的功名。 ”

    王友山点点头不说话了,那位徐本德眉头皱起,转头对身后的年轻人说了几句,那年轻人快步向外走去,大家在议事,不相于的人都恭敬安静,这外出的年轻人很是显眼,大家都看过去。

    不过现在大家注意的不是这等小事,而是琢磨以后该怎么对待赵进,这位小爷的本事未免太大了。

    没过多久,徐家那位年轻人又跑了回来,站在徐本德身后耳语几句,王友山童知州得罪不起,徐家背后站着一个工部侍郎,一样不敢得罪,只能装看看不见了。

    “诸位,徐州遭此大难,生灵涂炭,流贼所过之处,都是损失惨重,本官召集大家来,就是想要拿出个赈济善后的章程,请各位献计献策。”童知州有气无力的说道。

    如果是正常的局面,在开这个赈济善后合议之前,各方就会和知州勾兑,拿到该拿的,谈定价码,然后在大家眼前走个程序就算完成,知州会倡议大家献计献策,大家会请知州做主,然后知州说出打算计划,大家都无异议,这件事就这么完成。

    可现在根本没人去理会过童知州,本来大有油水的赈济和善后童知州也分不到什么,自然有气无力。

    他说完这番话之后,大家直接把目光聚集在赵进身上,至于童知州什么样的感受,已经没有人理会了。

    “大人,赵某和城外义勇援救州城,血战之后解围,人吃马嚼,烧埋抚恤,一共一万三千两,先请大人核销下,清单在这里。”赵进开门见山的说道,随手掏出一张清单来。

    坐在那边的童知州浑身一震,他脸色难看之极,想要瞪视赵进,赵进却坦然对视,想想城外的杀伐,想想监狱里暴毙的一百多条人命,却不敢对视了,只是颓然低头。

    “这笔银钱童大人应该从下,不要寒了义勇百姓的心,让人以为官府凉薄。”边上的王友山淡然说道。

    “正是,这笔钱应该快些给下去”

    “没这些义士,徐州就要遭大难了”

    附和声声,不少人已经把赵进垫付的款子退还给赵进,但他们依旧帮腔的起劲,一来是为了讨好赵进,二来是童知州在这件事的处置上实在大失人心。

    “童大人?”赵进又问了句,知州童怀祖身子一颤,过了半响才无力的说道:“本官会从下,把单子给户房吧”

    赵进点点头,站在童知州身后的户房刘书办满脸谄笑的跑过来,双手接过了清单,一迭声的说道:“请赵公子放心,小的一定快办。”

    这户房书办管着整个徐州的赋税收取,官府的银钱收支,也是跺脚四方颤的大人物,各处大户豪强多少都要巴结的,没曾想这样的人物在赵进面前如此巴结谦卑,而且这番做作还是在知州面前,大伙看到这一幕,心里又有了计较,而那徐本德眉头皱紧。

    赵进递了单子,没有任何拖泥带水,继续朗声说道:“这次围城大灾,州城四周有了许多无主的产业田地,这些产业田地由赵某代为卖,所得银钱用来接济灾民百姓,诸位觉得如何?”

    说这话的时候,赵进根本没看童知州,其他人也是如此,听到赵进这么说,大家彼此看看,都觉得这处置还算公道,最起码这位小爷没有一口气全部吞了。

    “赵公子这提议公道,老朽觉得可行”蔡举人第一个赞同,一于人心中暗骂,心想讨好的机会让这人占先了,大伙立刻纷纷附和,都说这提议公道,还有人在琢磨着,是不是散了后去拜见赵进,这无主田产卖,油水可是丰厚的很。

    没出声的有两个人,一个是童知州,他满脸漠然的坐在那里,只等着合议结束,一个则是徐本德,他只是皱眉细听。

    “赵公子,流民过境,在北岸一带也造了不少孽,无主之处颇多,这些怎么处置?“徐本德细声细气的说道。

    堂中再次安静,大家都不出声了,预先准备看热闹的人心里更是叫好,心想龙争虎斗要开始了。

    “赵某说的是州城周围,北岸你们徐家自己处置就是,何必询问。”赵进简短回答。

    徐本德一愣,虽然这是第一次面对面打交道,可赵进如何霸道的事情他早就听过,更不用说徐家招募了几千流民,这等于是虎口夺食,至于事先徐家怎么放纵流民过境,怎么私下交易,那个都不能拿到台面上来了,有了这么多前事,赵进肯定不会善罢甘休,徐本德还以为对方会在合议上逼迫为难,却没想到对方这么讲理。

    对于赵进来说,最有价值的就是州城周围的这些无主产业,至于黄河北岸那边,顾不上也没什么价值。

    “若无异议,善后赈济之事就按照赵某的章程办吧”赵进朗声说道,他也不去问知州童怀祖的意见。

    大家自然也明白这个道理,赵进说了那就定了,这次就轮不到蔡举人专美了,几个人抢先站起赞同,满口称赞赵进英明。

    反应过来的徐本德也慌忙站起,他的态度已经比刚才客气了不少,但说得却不是赞同,只是有些尴尬的说道:“赵公子请稍等片刻,在下再给答复。”

    说完之后,他身后那个年轻人又是快步向外走去,到这时候大家也都明白了,这年轻人进进出出,想来是去传信听令的,至于外面的人是谁,肯定是坐轿子进衙门的徐大脚了。

    没过多久,那年轻人跑了进来,凑在徐本德耳边说了几句,大家都看到这徐本德脸上表情先是惊愕,随即缓和,然后这徐本德笑着抱拳示意说道:“赵公子义薄云天,徐家愿将北岸无主产业卖所得尽数交给赵公子,由赵公子统一分配处置,赵公子若需要徐家做什么,徐家也愿意帮忙。”

    大家又是愣住,本以为赵进和徐家两强相遇,龙争虎斗是免不了的,没曾想开始有些苗头,随即就皆大欢喜了。

    不过这样也好,没有冲突,卖无主产业就不会耽搁,大家也能趁机赚些好处。

    在这堂上的众人当然知道徐家的决定是谁做出的,彼此轻声议论,这“徐大脚”的称呼都能听到,徐本德满脸苦笑,虽然这场面尴尬,可他们也不是一次两次遇到了。

    坐在那里的王友山有些好奇,他转头看向王兆靖,王兆靖立刻低声解释,王友山脸上露出讶异神情,轻捋长须。

    “既然如此,赈济善后的事情就这么定下,知州大人觉得如何?”赵进转身抱拳问道。

    童知州脸上已经没什么表情,只在那里木然说道:“就这么做吧”

    赵进点点头,先对王友山施礼,然后对众人抱拳示意,大踏步的走出了堂屋,除了王兆靖之外,其他人都是跟上,赵进抱拳的时候,没人敢坐在那里生受,都纷纷起身,目送赵进离开。

    “自此之后,徐州要姓赵了吧”有人低声说道。

    “境山一带还不好说,其他各处的确是赵天王的了”有人接口说道。

    突然又有人反应过来,起身向外追去,要问问城外无主之地何时卖,怎么卖,这可是大便宜,自始自终也没人理会坐在那里的知州,大伙只当他是个会说话的摆设。

    “各处产业田地,都已经被徐安商行买下,各位若是有意租用,找周学智或者陈宏,他们会和各位接洽。”面对问题,赵进笑着回答。

    敢情这些东西还是被赵进一口吞下去了,大家虽说失望,可也觉得理所当然,赵字营这么舍生忘死的解围血战,也该拿点什么回去,不然的话图什么呢

    过来参加合议的众人对赵进没有丝毫怨气,即便赵进把最肥美的好处全都吞下,以往这等合议散场,大家都围着知州和衙门大小官吏奉承,可这次却不同,大伙争先恐后的跑了出去追赵进。

    手下团练乡勇参加过援救解围的都套近乎攀交情,从前没见过面的就做足礼数,又要登门拜访,又要订下交情,实在扯不上的,就说自家有粮食,爱喝酒,要和进爷做生意。

    但几乎每个人都在说,请赵进维持一方平安,自己这边力量不足,若是进爷的赵字营愿意去,出钱出粮都尽管张口,大家绝无二话。

    能来到这边的人物,不管是当地土豪,还是有功名的士人,随手能拉出百十条汉子那都是基本,在本地都是包娼庇赌,江湖绿林人物过境要递帖子论交情,销赃贩盐他们都是窝主,力量不足那是天大的笑话。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