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因为被抓的这些都不是什么好人,骚扰四邻,横行霸道,甚至为非作歹的事情都没有少做。

    徐州城捕快几十,差役却过千,抓这些人的时候还有“义勇”的配合,当然容易的很,一个上午的时间就是清扫于净,但抓捕并没有停止,到了下午的时候,徐州城各处百姓有些害怕了。

    到了下午,有些平时看着老实、乐于助人的也被抓了起来,还有些有点身份,家里是个小富户,或者有点产业之类的,都被抓了起来,四邻街坊完全不知道为什么,要说原因,似乎被抓的人都有点神秘,晚上经常出门,要不然家里经常聚着不少人,有传说是信教烧香的。

    下午抓人,带路指认的则是些“市井百姓”,若是消息灵通的角色,就能认出来,这些百姓都是城内的香头。

    “你们要被天火烧,死后入地狱”

    “等弥勒降世的时候,你们”

    看着带路的人是谁,被抓的也有觉悟,往往是嘶声大喊诅咒,然后差人们就是暴打,带路的那些香头脸色惨白,神情畏缩,惭愧归惭愧,却没什么后悔的,天火烧,入地狱那是死后的事情,弥勒降世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可进爷怒,那就在眼前,再说了,会主都不在乎,大家还在意什么。

    徐州大牢又一次人满为患,牢头和狱卒不敢有丝毫的怨言,只是竭力的忙碌,不停的登记在册,不停的朝着监牢里塞人,

    这抓人的事情根本不过知州本人,王师爷和刑房书吏们合力办差,一张张文书了下去,事后若查起来,都是按照和王法规矩办的。

    童知州把人得罪于净了,王师爷现在是拼命向外摘自己,东主和师爷是花钱办事的关系,生死与共还是免谈了。

    七月初一这天,城墙外的流民尸体都处理完毕,民壮队伍开始顺着官道向北清理,就地把尸体焚化。

    城内安静异常,官差不停的抓人已经让百姓们感觉紧张,而且差人们还上街传话,让大家天黑后呆在家中不要出门,如果不听的话必然会被严办。

    百姓们乖乖呆在家中,可徐州的江湖市井中人却没有,那些有点身份地位的小头目,辈分高的,有点场面的,都是在天黑后出门,朝着大牢的方向走去,遇到差人盘查,就说是“进爷有令”,答出这句话之后,官差们就是放行。

    到了大牢周围的几个路口,盘查的已经不是官差,而是全副武装的赵字营家丁,在这些家丁身后则是几个混混,这几个混混不从属于城内任何一方,只是跟着赵字营的,他们认人确认后,家丁们就是放行。

    这一路走来,这些三教九流的牛鬼蛇神已经怕了,各个心里琢磨,说自己这不是傻吗?有赵进这根大腿不去抱,有刘勇这样的爷不去奉承,去跟什么陈二狗、杀猪李,分明是脑子坏了。

    到了大牢之前,现那边点燃了许多火把火盆,把四周照的通明,赵进和一于伙伴身穿便服坐在一边,他们身后是两队赵字营的家丁。

    大伙看见赵进,就要过去磕头,却被家丁们领到了另外一边,正对着监牢的大门。

    各路江湖人来的齐了,赵进坐在那里没动,刘勇站起大声说道:“这次流民围城,有人脑子糊涂了,以为可以无法无天,动了不少心思,你们各位还知道好歹,没有跟着乱来,所以这次请各位来看看,脑子糊涂有什么下场,以后也知道怎么做。”

    这话说的很不客气,很多人表面上谦恭,心下却有些愤恨,心想你们几个年纪轻轻的也太嚣张了,不知道风水轮流转吗?

    那边刘勇说完,就冲着大牢那边打了个手势,二十名手持大棍的差役也站到了空地上。

    徐州监牢的大门打开,一个个人被架了出来,架人的也是官府差役,被架着的大家都熟悉的很,就在前几天的时候,这些位还在上蹿下跳,说什么大好时机,私下里的混账话也说了不少,比如赵进肯定完蛋,一个马上就要过气的毛孩子,怕他作甚。

    被架出来的人大部分都在哭喊求饶,也有几个大声挣扎叫骂的,毕竟都是混混,没几个亡命硬汉,不过哭喊求饶,挣扎叫骂,也只能动嘴,因为每个人都被捆得结结实实。

    不管他们怎么折腾,架着他们的差人都不理会,就是到了场中朝着地上一扔,然后拿着大棍的差役直接就打。

    那碗口粗细的大棍打在身上,开始还能喊疼,几棍下去就没声音了,然后架人出来的差役又把第二个丢在地上。

    满场鸦雀无声,这些江湖市井中的人物能有今天,当年也是见过血的,在街面上和人火并厮杀,伤人都是小事,不少人手里都有人命,自以为心狠手辣

    可眼前这场面还是让他们心惊胆战,一个个活生生的人命被丢在地上,大棍狠狠的砸在头上身上,砸死之后,又换上第二个,被打死的人他们都认得,都是这徐州江湖道上更心狠手辣的人物,可就这么被一个个的打死,好像人命已经不是人命。

    这种肃杀让每个人都直不起腰来,开始很多人还不住的看向赵进那边,现在看都不敢看了,他们现在才真正意识到这个年轻人的可怕,城外以少胜多,杀得尸山血海大家没有直观的印象,眼前这一个个有名号的角色被打死,一个个活人变成死人,这个让他们震撼了。

    有人忍不住吐了出来,有人浑身瑟瑟抖,有人面色惨白,不少人心里都在想这之后就要改邪归正,哪怕给人做个长工奴仆,也不要在江湖上厮混了,这是条死路啊

    每打死一个人,监牢大门前的牢头就在名册上勾掉一个名字,牢里死个人不算什么,天气这么热,牢狱这么脏的地方每天得病暴毙再正常不过,明天这些人就都是得病暴毙了,可眼前这样的刑罚让这个自觉见多识广的牢头也浑身寒。

    没过多久,行刑完毕,持棍的差役们后退,又有人上前把尸体拖走,那边刘勇从座位上站起来说道:“这次是念你们往日辛苦”

    他一出声,场面却混乱了下,已经心惊胆战的那些混混头目们不少直接跪了下来,看着别人跪,没跪的也是跟着跪下,让刘勇又是重复说了一次。

    听到他的话,很多人心里都是古怪,心想这么狠辣处置还算感念辛苦,那么若是不感念又要如何?

    “不然这次就要对你们家人下手,记着今晚看到的,以后好自为之,都回去吧”

    还要祸及家人,七月初天气闷热,更不要说这边火把火盆不少,更是热烘烘的让人难耐,但听到这句话之后,每个人都觉得好像在严寒冬日,浑身内外都是冰凉一片。

    很多人都不知道自己怎么回的家,很多人回家后就是大病一场,有不少人搬出了徐州,也有人不做江湖上的营生去做正行,这一夜过后,徐州州城内外比从前安定了许多。

    城内的江湖人离开后,赵进他们几个还坐在那里没动,差人们也没离开,就那么过了会,刘勇又招呼了一声,休息片刻的差役们又是进入牢房,带出来一个个的人,又和从前一样大棍打死。

    行刑的差役们满头是汗,不少人也被那杀戮弄得脸色铁青,可每个人眼里的兴奋神色同样掩盖不住,今晚出这趟差事,每个人先拿二两现银,然后打杀一个人,拿棍的两百文,架人的五十文,这一晚上下来,每个人最少十五两进账。

    而且这是给进爷做事,就算不给钱,他一个吩咐大家也要乖乖的来,现在还有这么丰厚的报酬,每个人心里都是乐开了花。

    事后说什么也不知道,大家也都满口答应,现如今徐州州城里知州就是个空架子,进爷才是号施令的那个。

    牢头脸紧绷着,不过心里却在盘算,四百两银子好处,自己怎么能多留一点,给牢里的狱卒牢子少分点,至于报瘐毙的手尾他没有丝毫的担心,刑房那边谁敢说个不字

    “这些传头知道的事情很少,他们只说是总舵那边传下法旨,要求他们帮忙藏匿香众,在关键时候动手。”吉香在那里说道,赵进的伙伴中,严刑拷打和逼问方面,吉香颇有些天赋,他和石满强轮换坐镇何家庄,他正好在这边。

    按照郑全那一系的传头的招供和指认,在流民来袭时候所有不听号令和表现不对的传头都被捉拿到大牢里,严刑拷问,问完之后,赵进也不会留着隐患在城中,直接于脆利索的处理掉。

    听到吉香的话后,大家都是沉吟,过了会赵进开口说道:“闻香教的总舵似乎把徐州看成眼中钉,要不计代价的将这里毁掉。”

    大家点头,陈晃闷声说道:“从小兰她爹暴毙那时到今天,看着倒像是这个总舵对木家不顺眼。”

    一说到这个,王兆靖大声咳嗽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