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就算再狂妄自大的角色,这次也不敢奢望能拿到什么好处,进爷领着赵字营打生打死保下了徐州,这一切理所当然都是他的,那么多值钱的产业,不眼馋是假的,可钱财乃身外之物,性命才最要紧。

    之所以这次过来,无非是给进爷抬抬轿子,再说了,这次有人出人上阵厮杀,有人出钱犒劳慰问,可更多的连边都搭不上,趁这个机会见个面磕个头,算是递上拜帖了,日后也好相见些、

    脑子清醒的人都有判断,那就是这次的好处徐家搞不好也要吃点,境山徐家一直专心煤铁,不太搀和徐州各处利益纠葛,可徐家这样的庞然大物就算不动也让人忌惮。

    这一次流民过境,沿途扫荡一切,荼毒村寨,可徐家却安然无恙,而且还弄走了几千流民作为自家的劳力,不用说,黄河北岸那些无主的田地产业,自然而然也是徐家的了。

    一向不掺合的徐家这次伸手了,那么徐州州城外这块最肥的地方,少不得也要吃一口,和赵字营的龙争虎斗也是免不了的,到时候衙门里两强相遇,肯定有热闹看。

    反正过来也捞不到好处,看看热闹也是好的,这么大的势力碰撞,一定精彩异常,当日城下赵字营和几万流民的血战大家没有福分亲眼看到,能看看这个也不错。

    从各处赶到徐州城的士绅豪强中,暗地里有看热闹心思的人当真是不少,这个话题甚至已经在徐州市井中传扬开来,让受到了大惊吓,却没什么大死伤的徐州百姓颇为期待。

    劫后余生的百姓们想要给自己找个乐子,所以议论的多,格外期盼,而市井江湖里的三教九流们则是紧张异常。

    徐州城解围之后开城门,最开始那天外面兵荒马乱,遍地尸体,出城等于找死,大家谁也不敢出城,可到了第二天赵进进城的时候,他们就听说了陈二狗和杀猪李在瓮城磕头见赵进,却没得了好脸色的事情。

    流民围城,市井江湖中人动小心思的不少,这些人现在各个心里有鬼,听着不好就要出城。

    可就在他们想要出城的时候,却已经出不去了,每一处城门除了守城的兵丁之外,都有衙门里经验丰富人头精熟的差役,还有那些看着脸生也是混混模样的角色,这三方都在城门处呆着,进出的人都要被他们盘查。

    城内市井江湖中人都被拦了回去,因为城门处是三方的人守着,买通一方也没办法买通两方,硬闯是不敢的,谁敢和官兵以及差役动手,找死也不是这么个死法。

    怎么就突然不让出城了,这让他们更加心惊胆战,有人开始琢磨着能不能趁着天黑从城墙上用绳索吊下去,可城头的巡查也变得森严起来,在太平时节,兵丁到了晚上就在营房里呼呼大睡,巡视城头只是在起夜方便的时候做,可现在却没什么停歇一圈圈的绕,城内的差人和混混们居然也帮忙巡查。

    地头蛇和方方面面都有人情关系,此时也顾不得心疼银子,直接拿着家底上城,求平日里的熟人网开一面,把自己放出去。

    “进爷不许”又是银子,又是人情,有人多少透露了点消息。

    听到这个,他们就从心惊胆战变成了心胆俱裂,跑不出去,那就只能在城内藏起来了,这么大个城池,想要找人也不容易。

    不过所有人不知道的是,严禁混混们出城的命令并不是赵进下达,而是刘勇吩咐下去的,赵进在城门那里对陈二狗和杀猪李表明了态度,刘勇就知道该怎么做了。

    原来城内的大头目是大头黄、一撮毛和严黑脸,这几个势力被赵进从城内抹去之后,这些人的骨于或者销声匿迹,或者投入陈二狗和杀猪李的门下,双头蛇就是其中一个。

    双头蛇米三原来是大头黄下面管放高利贷的小头目,大头黄一倒,他带着账本就上门磕头,又把自己姘了两年的年轻粉头贡了上去,一下子大得赏识,成了陈二狗属下排行前三的心腹人物。

    这次流民过河围城,双头蛇米三很是上蹿下跳,兴奋异常,“这么多流贼,赵进在城外肯定完了,这徐州城内也要跟着乱一阵,咱们大伙趁这个机会财,然后再把酒坊的生意拿下来……”

    附和米三的人当真不少,杀猪李下面也是差不多的光景,这些小头目彼此熟识,都是串联起来,加上这陈二狗和杀猪李自己也动了心思,就准备趁乱折腾起来。

    他们这倒也是经验之谈,一旦城内空虚,兵丁差役甚至连民壮都去了城墙城门那边守备,也就没什么人来维持秩序,城内就成了他们为所欲为的天下,而事情一过,杂事纷乱,官府也顾不上他们,到时候大不了给官差们分润一笔好处,也就安然无恙了。

    可谁也没想到,赵进不在城内,差役们居然不含糊起来了,马快直接上街砍人,而那个公子哥王兆靖居然变成了杀神,看那个煞气森森的摸样,谁也不敢乱动,大家更没想到的是,“十几万”的流贼居然就那么被赵进打的土崩瓦解,徐州之围,一天就被解开,赵进威风凛凛的进城,然后就是不让他们出城了。

    一切打算落空,这个都算不得什么了,如今最要紧的事情就是保命,双头蛇米三藏在了一远房亲戚的家里。

    这亲戚是他远房的堂弟,当年进城没个着落,跟着他在市面上胡混,一次火并被人用扁担砸坏了肩膀,米三给他找个了活计,在一家杂货铺当看门洒扫的,算是有恩情,这次正好躲在他亲戚的住处那里。

    米三担惊受怕的很,听着院门响都浑身哆嗦,他这双头蛇的绰号并不是因为他怎么阴狠毒辣,而是下面那话上长了个疙瘩,看着奇形怪状,大伙起哄才这么叫的。

    这亲戚三十好几了也没讨个媳妇,日子过得也是紧巴,不过对米三很是仗义,不仅大大方方的收留,而且每日里还有酒肉,定时带来些外面的消息。

    今天某位士绅进城,今天官府里出了文告,给进城各位送去了文书和帖子,说善后赈济的合议要在两日后开始,正是七月初二这天。

    听到这个消息,米三总算松了口气,心想大家忙着赈济善后,进城出城的盘查也就松了,到时候混出城去躲一阵子,米三又想想,别躲一阵子了,这徐州地面还是别回来的好,这位赵进小爷明显是个杀神,而且规矩又多,有他镇着,大家日子不会好过。

    白日里米三的亲戚都是要去上工的,米三呆了两天后总算平静了不少,心里又有感慨,患难见真心,自家这亲戚真是帮了大忙,身上带着的这几十两银子不能给,以后若有机会一定要厚报,今天午饭时候,一定要说说这个。

    眼看就到了午饭时分,米三早晨没怎么吃饱,肚子已经饿了,正等着亲戚回来。

    “三哥,是我,把门打开吧”院门外响起了那亲戚的吆喝,为了保险,两个人早有约定,门都是反锁,只有从里面才能打开。

    米三一听,连忙快步过去开门,脸上带着笑意,准备好好道谢,一开门,米三的笑容就僵在了脸上,门外不是他那亲戚,而是两个差役打扮的大汉,后面还跟着几个年轻人,他那个亲戚则是畏缩的躲在一旁。

    “米三,你的案子了,跟我们去衙门走一趟。”差役大汉冷冷说道。

    听到这句话米三才反应过来,转身就要跑,可那差役动作快的很,手里拎着的铁链直接丢了出去,铁链缠住了米三的双腿,让他控制不住身体,猛地趴在了地上,还没撑起来,就被差役一脚踩在后背上。

    “你小子出卖我”米三气急败坏的大喊道,肯定是那个远方堂弟向官府告了。

    喊完这句米三才反应过来,自己做过坏事不少,可在官府没有案子,为什么官差来抓人,但下一刻后脑就挨了重重一下,剧痛之后迷糊起来。

    两名差役手脚麻利的在米三身上翻检,几十两银子和几样饰被翻出来,两个差人笑嘻嘻看看身后,拿出十几两丢给了米三的亲戚,其余的直接揣入怀中,怎么分就不在人前了。

    赵进进城的第四天,全城开始搜捕,捕快和差役们在混混们的引领下四处抓人,被抓的都是城内江湖混混里的小头目,还有些趁火打劫又逃过马快静街的也被抓了起来。

    徐州城的江湖市井一片混乱,陈二狗和杀猪李都不见了踪影,尤振荣在城外不回来,那位江湖市井的“太上皇”刘勇刘爷又不露面,没人主持,大伙也不知道怎么应对,只是看着身边的人一个个被抓走。

    说是乱,要抓的人其实并不多,一共五十多个,抓人的场面很多百姓都是看到,开始的惊慌好奇过后,大家反倒是叫好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