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边聊边吃,时间就过得久一点,何翠花也不急着收拾,听他们父子两个商议到底去哪里好,按照赵进的想法,去户房或者刑房、兵房都可以,赵振堂则还想呆在捕房那边,衙门六房是吏、礼、户、兵、刑、工,对应朝廷六部,有规格有编制,至于捕房,不过是俗称,实际上就是捕快队伍呆的地方,地位远低于六房。

    “我又不认几个字,六房里面规矩多,成例多,他们那帮人几代十几代做下来的,我去就是个睁眼瞎,倒是在捕房里,老子也算是个老资格,规矩也熟,再说了,徐州地面上市井江湖的事情,最清楚的就是捕房,我在那里,也替你打听消息”父亲赵振堂也有自己的道理。

    赵进沉吟了下,缓缓点头,他在城内虽然有自己搜集消息的人手和渠道,可现在还是问题多多,有官面上的照应很有必要,而这捕快差役们则是最接地气官府中人。

    “这样也好,不过爹你这边要辛苦了”说到这里,赵进停顿了下又说道:“就这几天,陈二狗和杀猪李手底下的人要洗一批,这次流民进城,他们的小心思不少啊”

    赵振堂缓缓点头,沉声说道:“想来是以为流贼攻城,城破大乱,不管是你还是官家都奈何不得”

    说到这里,赵振堂才反应过来,瞪了赵进一眼说道:“不要在你娘面前说这些打打杀杀的勾当”

    何翠花开始没有听懂,到这时才反应过来,摇摇头开始收拾桌子,赵进开口笑着说道:“娘,让赵三家的来收拾就行,咱家又不是没有使唤人。”

    “总得找点事情做,娘可闲不下来,这天是真热了,得把门打开”何翠花笑着说道,话刚说到一半,就听到院子外面有些喧哗吵闹,随即就看到孟志奇朝这边跑过来。

    “老爷,少爷,外面来了好多人,都说要拜见少爷。”孟志奇满脸通红的说道,可能家里也不来什么外客,这样的阵势让少年很激动。

    “是拜见不是求见?”赵进问了句,这两个词之间可有不少的差别。

    孟志奇连连点头说道:“少爷,他们都说拜见的”

    “你在家也清闲不得,孩他娘,咱们去里屋呆着去”赵振堂笑着招呼了

    赵三夫妇两个急忙进屋收拾了饭桌,孟家兄妹手脚麻利的把茶水什么的送上来。

    “让外面的护卫家丁放人进来,按照他们来的先后顺序,先来先进。”赵进吩咐说道,孟志奇点点头跑了出去,而孟子琪则被何翠花叫进了里屋。

    到底是谁来这么早,不过家丁们没有传信进来,想必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人,如果是自己的伙伴熟人,又或者身份贵重,早就会通传具体的身份了,赵进坐在那里想到。

    可进了院子的第一个人就让他站了起来,走出屋门笑容满面的抱拳说道:“蔡老怎么来了,来得这么早?”

    第一个进来的居然是曲里铺的蔡举人蔡正秋,曲里铺距离徐州城有差不多三十多里,可看眼下的天色,城门开了不到半个时辰,这蔡举人难道昨夜就进城了?

    “赵公子太客气了,老朽今晨自曲里铺出,来到这边城门还未开,的确早了些,是不是耽误赵公子和令尊令堂休息了?”蔡举人满面含笑的抱拳还礼,言辞间更是客气的很。

    两人初见的时候,蔡举人姿态其实就很低,不过那时还要端着个举人架子,可现在这架子脸面什么全不要了,比起旁人来,只差叫一声“进爷”了。

    这变化赵进自然能感受的出,但也不会说破,笑着将人请进堂屋,奉茶待客。

    “赵公子勇武无双,领着不到三千人的民壮就打败了十万流贼,救徐州百姓于危难之际,老朽当真是佩服。”开头的客套是免不了的,但所说的却差不多是事实,这么震撼的战绩怎么可能不提。

    蔡举人很快就说到正题:“昨日我蔡家的青壮带回了赵公子垫付的花销犒赏抚恤,老朽当时就了脾气,将他们狠狠训丨斥了一番,赵公子冲锋在前,血战流贼,付出这么大的辛劳,哪还有垫付花费的道理,曲里铺虽然不大,可这份银钱还是有的,而且赵公子对徐州,对我曲里铺有大恩,曲里铺百姓和各处还要犒赏赵公子”

    说话间,蔡举人和外面招呼了声,赵三问过赵进之后,就放了人进来,几个壮汉挑着担子箱笼走了进来,箱子里是银钱,还有各色礼物,都是恭贺的套路。

    “童怀祖身为知州,理应为民着想,造福一方,但却为了一己私利,不顾徐州百姓的安危,老朽要跟他好好理论一番。”最后蔡举人义愤填膺的说道。

    给出去的礼物哪有收回来的道理,双方又是推拒一番,蔡举人蔡正秋也没了读书人的矜持摸样,死活不肯收回,还好生客套,说以后曲里铺要和何家庄好好往来,彼此帮扶云云。

    蔡举人说自己这些天也要在城内呆着,因为流民虽然溃散,可徐州善后需要方方面面的协调,蔡正秋身为举人,也是地方士绅名流,一定要参加的。

    “五里庄”

    “永固山”

    接下来的客人一波接着一波,接待到第三拨的时候赵进就明白了,这些或者是在何家庄一同出的团练盟军,或者是半路上前来加入的。

    这次来的人并不是团练义勇的头目,而是族长家主一流,或者是所在地的名望,也就是说他们就是那些团练义勇的主人。

    他们的目的都很相似,把赵进垫付的银钱和财物还回来,然后还要送上厚礼,再和赵进这边攀攀交情,还说日后要去何家庄拜访,要多多往来,如果够资格参加善后的,还要大骂几句知州,表明一定要为徐州百姓争个公道。

    来得快去得快,来的客人们都是诚惶诚恐的态度,连蔡举人都那么客气,其他人就更不用提了。

    差不多一个半时辰之后,已经快要正午,赵家的宅院才算清静下来,院子里满满堆着都是礼物,昨天给出去的大部分金银都还了回来,甚至还赚了不少

    恢复清静之后,赵振堂夫妇和孟子琪才从里屋出来,院子里赵三夫妇和孟志奇正看着礼物目瞪口呆,孟家兄妹倒是孩童反应,最初的惊愕过后,喜笑颜开的东看看西看看。

    赵进满脸苦笑的摇头,无奈的说道:“本想着贴补些东西进去赚点人情,这倒好,东西都还回来了。”

    “他们这是想跟你攀交情,经过这一次,徐州地面上能和你搭上,那就立刻高人一等了。”赵振堂笑着说道。

    赵进一愣,缓缓点头,何翠花却没管他们爷俩的谈话,在那里搓搓手吆喝着说道:“肉和果子什么的先拣出来,天热怕坏了,分成几份,给王家送过去一份,围城的时候王家可帮了不少忙。”

    和赵振堂的判断一样,各处的团练义勇带着犒赏什么的回去,本以为这趟差事办的圆满,各家家主族长一听这个就跳起来了,脾气好的吩咐备齐车马礼物向着城内赶,脾气不好的先大骂一顿“好不容易有个和进爷攀交情的机会,被你们这帮鼠目寸光的混账给毁了”,然后也是急忙忙朝着城内赶,

    也有个别心眼少的,可他们傻归傻,也知道看看别人怎么做,就这么彼此影响之下,大家都赶在天亮的时候来到徐州城,城门一开就奔了过来。

    大灾大难之后,官府召集本地士绅和豪强合议赈灾善后的事宜,这是大明的通例规矩,虽说朝廷也会下赈济,可朝廷做事一向是拖沓,真等着他们的物资救灾,恐怕人都死光了。

    以往这等合议,不少士绅豪强都不愿意来,来了无非出钱出力,自家有落不到什么好处,何苦过来。

    当然也有不少要过来的,那些都是事关自身利害,又或者赈济之后能趁机吞了下就近的产业田地的。

    这次流民从山东入境,一路南下,徐家那样的大势力虽然没什么损伤,可很多小村寨直接被彻底抹平,村民百姓被裹挟着来到徐州城下,然后被逼着冲锋在前,死伤惨重。

    现在徐州黄河北岸部分,还有州城周围十几里的地方,有太多的无主产业,无主田地,北岸那些就是正常价钱,可靠近州城的却是好东西,徐州城再破败,也是个大城,距离近便的产业田地都很是值钱,趁着赈济和善后,花很少的银钱,甚至不花钱把这些拿到手里,就能凭空一笔大财。

    若是往日,很多人都会这么想,能分一杯羹的都会来参加,分不得却有机会的则想着怎么能参与进来,而没于系的则是敬而远之,但这次不同,有关系没关系的,只要有资格来的,家里没什么走不开的红白大事,能来的都来了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