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赵檀越和曹先生若无事,贫僧这就下去了。 ”真智和尚收拾情绪,躬身说道。

    听着“曹先生”这个称呼,如惠笑的颇为开心,却没有说什么话,他现在虽然从容淡定,规矩上却不含糊,有事无事要由东主赵进决断,他是没资格的

    “真智师傅先不要走,接下来要说的也和云山寺相关。”赵进的决定让每个人都很意外。

    “明天云山寺就要拿出全部的力量去赈济黄河边的灾民,开粥厂,给灾民安身之所,将他们收容到云山寺本寺和各处下院里。”赵进开门见山的说道。

    此话一出,真智满脸惊愕的愣住,如惠一愣随即反应过来,脸上笑容收去,沉声问道:“东主想要把这些丁口吃下来?”

    赵进点头,脸色不太好看的说道:“境山徐家已经先行一步了,他们倒是会捡便宜”

    这次如惠愣住了,随即摇头笑着说道:“挖煤冶铁要用人太多,这么多流民出现等于是送上门来,恐怕这些流民过境的时候,他们就已经有这个打算了

    “云山寺今晚就要动起来,准备物资,准备人手,还要把收容的房屋什么的腾出来。”赵进肃声说道。

    真智此时还没反应过来,如惠也是转过头说道:“这件事对云山寺只有好处没有坏处,这就去操办吧”

    听到如惠的话,真智才点点头,这也是赵进喊如惠过来的用意,收容流民是个巨大的攻城,单纯靠武力压服云山寺肯定没有办法做好,而如惠不同,这云山寺说是方外之地,实际上和如惠的田庄没什么区别,他这个曾经的“少主”一说话,就很容易协调了。

    “可现在这个时候,粮食什么的都不足,高粱之类的都去了”真智说得吞吞吐吐,小心的看了眼赵进。

    “救济灾民,不是让你们自己饿肚子,不足的量,我这边会给你们补齐。”赵进笑着说道。

    如惠还俗,把云山寺的好多东西都搬空了,这酿酒的高粱就是一项,甚至连何家庄和城内都堆积不下,还有不少存在云山寺自己的庄园中,对这些东西云山寺当然不敢动用。

    听到赵进这么说,真智和尚松了口气,别看流民数量众多,但云山寺算上高粱的存粮数量同样巨大,应该是能应付过去,何况赵进还答应帮忙,这就不那么难了。

    “东主在这里稍候,属下送真智出去。”尽管真智的岁数比赵进大将近两倍,说起佛法和世情来也是滔滔不绝,可在赵进面前就是极不自在,这也是没办法的,当日云山寺内的血洗让这些没经历过什么的和尚记忆犹新,看着赵进就好像看着魔王一般。

    如惠这一送过了小半个时辰才回来,回到屋中的时候满脸苦笑,没等赵进问就自己说道:“方才真智苦口婆心的劝我,说东主你血气杀孽太重,不会有什么好下场,跟在身边不要受了连累,还是早些离开的好,还劝属下把书经功课重新捡起来,再去考考功名,什么成家立业好生絮叨。”

    “这倒没错,你现在已经还俗,年纪正合适,也该考虑这些。”赵进笑着说道。

    如惠给赵进填上茶水,摇头说道:“这些事属下要做很简单,属下这等,在徐州地面上找个好人家的闺女还不简单吗?”

    话说得自信,不过也是事情,如惠风流儒雅,钱财不缺,除了年纪稍大之外,其余的都是佳婿上选,调侃自己一句,如惠神情变得严肃,诚恳的对赵进说道:“东主不必说属下,倒是东主这边该考虑下娶妻生子的事情了。”

    听到这个,赵进第一反应就是想说“我才这么大,考虑这个作甚”,不过随即反应过来,在这个时代,他这个年纪娶妻生子,有儿女甚至有几个儿女的才是正常,之所以在家里没人提过,是因为父母都以为他会和木淑兰一起长大,然后成家立业,当成娃娃亲来看待。

    等木先生暴死,木淑兰离开,赵进这边又快爆起来,父母也来不及提这个事情,想来如果在家时间一长,肯定会说,甚至现在就应该有很多人去自己家里提亲,只不过父母或者考虑自己的想法,或者没有遇到合适的,所以一直没有开口而已。

    木淑兰?这个陪伴自己长大的女孩现在在那里?他的二伯说以后不会有什么牵扯,还说自己攀不上,这么说想来有这么说的原因,在这个时代,背井离乡往往意味着无法回返,更不要说已经断了联系的一个女孩子。

    能不能通过徐州的闻香教找到木淑兰,赵进动过这个念头,可从郑全那里得知闻香教的架构之后就绝了念头,为了保密和容易被总舵控制,闻香教各处的分会是彼此封闭各不往来的,只是接受上级使者的传令,而上级使者被总舵的一于人控制。

    也就是说,木家不想让自己找到木淑兰,那么自己就找不到,赵进有时候还想到更深一层,自己在想对方,对方有没有在想自己,木淑兰毕竟是闻香教的上层高位,如果同样思念自己,为什么没有想方设法传递消息过来。

    赵进也知道这不太可能,路途遥远重重阻隔,更不要说木淑兰比自己还要小几岁,或许想不了那么多。

    这些事在分别之后想的最多,但最近想的越来越少了,展壮大,生死厮杀,事情太多太多,这个女孩也逐渐在记忆中淡去,人的确很容易忘记。

    如惠说出这句话,看到赵进陷入沉思之中,脸上禁不住有调侃的笑意,木淑兰的事情他自然听说过,如惠笑的是自家这位东主英雄豪杰,却也有儿女情长的时候,估计再过些年,才知道青梅竹马,情深意重,这些花前月下的东西都是虚的,不过现在要割舍估计很难。

    “的确到了考虑这个的时候,曹先生有什么说法?”赵进终于说出了自己的话。

    既然淡忘,既然没什么可能,那么就现实一点,想要青史留名就要让自己一步步壮大,那就不能在儿女情长上耗费太多心思。

    但说出这句话之后,赵进却感觉空落落的,心里很不舒服,如惠本来开口要说话,看到赵进的神情却又沉默下来。

    不管什么时候,赵进都不是纠结的人,做了决定之后,莫名的又有一股怒火从心中升起,我的就是我的,我凭什么去放弃,不管什么,她都是我的

    自从开始练武,自从开始杀人,自从领着伙伴们和手下的家丁们一步步向前,战胜一个个敌人,赵进的性格已经有了变化,或者说是进化,他依旧理性,但这个理性已经变成了另外一种。

    看着赵进神色变幻,到最后却变成了淡定,如惠心中好奇,但也知趣的没有询问。

    “曹先生请讲。”

    “东主,你现在基业已经不小,日进斗金的产业,近千精锐,在咱们徐州市头一号的势力,这局面自然姓赵,东主在,大家自然忠心,可现在东主若有个什么万一,那立刻会变成一团散沙,如果东主成家有了后代,那么大家忠心东主之后就是忠心少主,没什么可彷徨疑虑的。”如惠侃侃而谈。

    赵进点头,如惠出身云山寺,这环境类似于世家大族之中,对继承传承之类的门道很是清楚。

    如惠说得很谨慎:“东主,属下不是说如今谁有异心,但东主披坚执锐,出生入死,这毕竟是个隐患,有这层隐患和顾虑在,东主的这局面就不能让人感觉到长久,不能让人死心塌地追随,根基也就不稳”

    看着赵进没什么异议,如惠继续说道:“东主要尽快成家,尽快有子嗣传承,到那时才能说局面定了。”

    “你说得对,这是我的疏忽。”赵进很简短的肯定。

    如惠脸上浮现笑容,给自己倒满茶水喝了口,又是说道:“东主骁勇善战,又有经济生聚大才,乃是罕见的雄杰人物,可即便这样,东主出生入死,血战几次,这徐州一地只不过牢牢控制了州城方圆五十里之地,丰县、萧县、砀山、沛县四地,能说对东主听命服从吗?”

    赵进摇头,整个徐州对自己,敬畏的多,彻底服从的少,这州城周围五十里的地盘,差不多就是自己的赵字营一日或两日能到达的地方,在这个范围内,谁也不敢违抗,也不敢弄虚作假,可更远的地方,大家面子上应付过去就是,这样的地盘严格来说不能叫地盘,至于黄河北岸之地,酒卖过去了,人从未去过,面子卖不卖都另说。

    “即便是以东主这样的雄杰大才,出生入死才打出这么大个局面,若想图谋更多,那要耗费多少时光?”如惠卖了个关子,看到赵进听得很认真,继续说道:“属下的意思东主可能不愿意听,但若想快做大,也有捷径可走。”

    “什么捷径?”

    “联姻”一问一答,如惠说出了自己的结论。

    赵进一愣,随即摇头失笑,如惠身子前倾,加重语气说道:“东主你是英杰,不愿借他人之手成事,可若能和有力之家联姻,立刻得一强助,这等事有何不可?”

    “东主你这般雄才,身边又有英杰之士,难道还怕被人所控,放眼徐州之地,财雄势大的很多,可像东主这般的人物,一个皆无,选一个合适的娶进门来,这将来的主母家里若无兄弟,那偌大的家业就归东主所有,若有兄弟,那就是东主的一大助力,一举数得的事情,何乐而不为呢?”刚才赵进的失笑让如惠有些急,说得愈没有遮掩。

    到这个时候,赵进的神色反倒淡然了,如惠说到这里,也不知如何继续,想了想却说出这么一句:“东主心里若还有别人,一并娶进来就是,大丈夫三妻四妾有何不可?”

    赵进沉默了会,脸上露出笑容,却没有接如惠的话,只是说道:“时候不早,曹先生去看看云山寺这边有没有开始准备,明日要早些出才好。”

    “请东主放心,属下会紧盯此事。”如惠站起来抱拳领命,到门前又是转身说道:“请东主尽快决断,徐州待字闺中虽然不少,但想要做大伙的主母,那还要精挑细选,这又耽误工夫了。”

    赵进笑着挥挥手,将笑得促狭的如惠赶出了房门,他静静神,倒头便睡。

    和往常一样,天刚蒙蒙亮,赵进就是醒来,对外面招呼一声,已经有人等在那边了,简单洗漱,把盔甲披挂好,这才开始吃早饭。

    云山寺招待外客很有一套,尽管赵进他们起来的早,可白粥、烙饼还有各式小菜都已经准备好了,甚至还来问要不要吃肉,寺内也有供应。

    吃早饭的时候,赵进没有让所有人一起吃,而是各队按照次序分开用餐,这毕竟是云山寺,小心谨慎些总没有坏处。

    早饭很快吃完,赵进和家丁们出了云山寺,到了山门门前后,看见云山寺的队伍已经在那里等待。

    寺庙道观本就有救助贫苦,赈济灾荒的职能,所以准备的很是齐全,一辆辆大车上装着粮食、大锅和火炉,还有装着燃料的,也有搭棚子的油布和架子,以及散着药味和石灰味的大包小包。

    除了这些之外,还有几百青壮僧人跟随,这些僧人都背着包袱,拿着棍棒,脖子上还系着一块白布。

    赵进缓缓点头,救济灾民,于粮不现实也很容易死人,施粥则是补充食物和水,这是最合适的,为了防备雨雪,让僧众们休息,还要救治那些濒死的灾民,这都要搭起棚子来,药材治病,石灰可以消毒,棍棒或者用来维持秩序,或者用来驱赶自卫,至于那块白布,想来是有口罩的功用。

    如惠来到了赵进跟前,他双眼布满血丝,应该是一夜未睡,施礼之后笑着说道:“东主,云山寺已经准备好了,就等着东主下令出。”

    赵进点点头,抬起手臂挥手,身后的赵字营家丁列队跟上,如惠笑着伸手招呼,早就等待的云山寺赈灾队伍也开动跟上。

    “一夜之间,就能拿出这么多物资,这么多人力,也难怪圆信和如难他们会起心思。”赵进回头看了眼,和身边的如惠感慨说道。

    云山寺这么大的一个团体,有巨大的人力,有海量的财富,而且还是个相对严密的组织,的确是令人生畏的力量,圆信和如难如宁手握这样的力量,肯定不会安于做一个富家翁,做一个徐州本地的豪强,那一日攻打何家大院的僧兵,明显是为了更大的目的预备。

    “东主说得是,不过他们这心思恐怕自己都不知道,若真想做什么,就不会整日里花天酒地,勾心斗角了。”如惠笑着说道。

    昨晚赵进的坐骑也被云山寺伺候的不错,但也不急着骑,就这么牵马下山,如惠伸手向后一划,又是说道:“东主,偌大云山寺,财力人力现在都是东主的了,东主这心思早就定了吧?”

    “这么多东西,你倒是舍得向外给。”赵进答非所问。

    如惠打了个哈欠,揉揉眼睛笑着说道:“赌大小的时候瞅准了下重注才能大赢,现如今骰子已经开出来了,再不下就晚了。”

    “你倒是高看”赵进笑骂一句。

    大队向山下去的时候,已经能看到不少百姓迎面走来,算计着时间城门还没有开,应该是城外的住户,如惠派人过去问,原来是各处上山烧香还愿的,当时大队流民来袭,有不少百姓来这边躲避,结果“幸运”的逃过大难,还有些幸运的百姓,估计逃跑躲避的时候也是求神佛保佑,现在也是过来还愿。

    看到这些,赵进的表情渐渐严肃,沉声说道:“那么多流民背井离乡,不顾死活,在徐州城下还这么疯狂,原来我不知道为什么,可看到这些百姓,我倒是有些明白了。”

    如惠脸上却有笑意,调侃着说道:“真佛就在眼前,他们居然不知道过来烧香拜谢,却去山上找那泥胎。”

    说完这句,如惠脸上的神情变得悠然,轻松的说道:“东主,这虔心有大用,别人用就是大害,若是我们用,那可就是大利”

    队伍到了山下继续向前,到了城外那边停驻整顿,赵字营这百余人队伍整齐,云山寺的队伍已经有些略乱。

    在城外没呆多久,开城门的时间到了,流民一散去,城门开闭的时辰就恢复正常,实际上知州童怀祖还想维持一段每天只开一个时辰,不过赵字营要早出城,大家也就不理会知州的想法了。

    陈晃一于人带着大队人马从城内出来,昨日下午开始召还,那些请假探亲的家丁差不多都已经归队了。

    双方汇合,赵进现王兆靖没在队伍中,陈晃倒是知道缘由:“他爹今天就要回来,要去迎接的。”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