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等回到堂屋的时候,赵振堂已经坐在那里,看到他进来,就关切的问道:“衙门不给钱,你这边怎么办?会不会有麻烦?”

    赵进摇摇头,脸上浮现笑容,很是轻松的说道:“不是麻烦,是个机会,本来我怕忌讳,没曾想姓童的把这个送上门来。 ”

    前后一想,赵振堂似乎有些明白,笑着说道:“我知道你手里银子多,可也不能这么向外撒。”

    “爹,这笔银子官府一定要出的,不用咱们花一文钱。”赵进笑着回答。

    那边赵振堂一愣,赵进也没有继续解释,只是带着歉意说道:爹,不能陪您和娘聊天了,孩儿有事要去忙。”

    “正事要紧,去忙你的。”赵振堂不在意的摆摆手,赵进转身大步走了出去。

    看着自己儿子出门,赵振堂脸上的笑意收去,在那里叹了口气。

    “去叫陈晃和王兆靖,让他们快些来我家门前,去通知刘勇、石满强和董冰峰,让他们去货场,快”赵进站在院门前下了命令,门前护卫的步卒和骑兵立刻答应,朝着各处跑去。

    赵进回头看看,正好和孟家兄妹的视线对上,这对少年男女正趴在影壁边上向这边张望,此刻满脸通红很是尴尬。

    “在家小心些,时刻关好门。”赵进笑着叮嘱了句,迈步走了出去。

    孟家兄妹大声答应了,身后院门关上,赵进站在街道上,这里相比他离开的时候已经繁华了些,在徐州城内能和进爷的父母做邻居挨得近些也是荣耀,最起码比别处安生,混混蟊贼之流绝不敢来这边,就是乞丐对这里都是避而远之,甚至还有人传说,进爷有虎像,邪祟不能近身,这让不少迷信的富贵人等更是聚集过来。

    王家和陈家距离这边都很近,很快就看到王兆靖和陈晃全副武装的骑马过来,赵进拍拍额头,远远的笑道:“倒是忘了告诉你们,这次不是打架。”

    “你不也是没有卸甲。”陈晃笑着说道,赵进看看自己身上也是笑了,到家之后大家都是激动,然后又有客人来访,居然就这么忽略过来。

    那边有人牵过马匹,赵进翻身上马说道:“去货场,路上说话。”

    轻磕马腹,抖动缰绳,三骑缓缓向前,身后立刻有人跟上。

    “……糊涂,糊涂”听了赵进的说明,王兆靖只是在马上摇头。

    赵进笑得很开心,在马上大声说道:“他给咱们省了好多事情,他自己却省不下一文钱。”

    太阳偏西,此时已经是下午,除了去何家庄的吉香,去城外千户所的董冰峰之外,其他人很快都是聚齐。

    “小勇,立刻让城内的账房拿出九千两银子来,再备上一百坛汉井名酒,都装车预备。”赵进直截了当的下令,刘勇点头答应。

    “大晃和兆靖,你们两家是城内名流,去找几个城内城外都有名号的角色,出城和那些团练说,就说官府不准备报销他们的花费钱粮,也不管死伤的烧埋抚恤了,现在就去办”陈晃和王兆靖对视一眼,都是点头。

    “办完之后,你们来这边汇合,咱们一起出城,都去吧,半个时辰之内,把我说的这些办妥”赵进扬声说道。

    众人呼喝答应,都是向外散去,别人都走了,石满强留下之后就呆在赵进身旁,他穿着便装,手忙脚乱的换上铠甲之后凑了过来,石满强吭哧了声开口说道:“大哥,我那个兄弟石满钢在铁匠铺闲不住,总想过来跟着大哥,被我爹打了几次都管不住,这次守城更是拿着刀要上城头,家里想了想,与其这么胡混,不如来咱们赵字营,最起码能学到东西。”

    “自家兄弟,当然可以,你这个弟弟武艺怎么样?”赵进对这个石满钢有印象,是个很壮实的小伙子,甚至比石满强还要高一点。

    说到这个,石满强有些尴尬,不过还是说道:“他哪有什么武艺,本来我家那打铁铺子准备传给他的,不过力气还有一把。”

    赵进摇摇头,笑着说道:“来吧,总有他的事情做。”

    这边正在闲聊,院子里已经忙碌起来,货场这边也有银两储存,城内酒坊销售的银子大部分都是积存在这边,如果不够的话,云山行和云山楼那边还可以筹措,刘勇正指挥着人搬运。

    没过多久,王兆靖和陈旱也骑马回来了,进爷威震徐州,这二位的名头也是响亮,请人出城做事,大家都愿意卖个面子。

    他们两个回来没多久,董冰峰骑马也到了,他的脸色很不好看,赵进还以为是先前徐州卫没有派人参加援军的事情,刚要开口宽慰,董冰峰就急忙说道:“大哥,就在城外和咱们的人汇合得了消息,说今天中午北岸的境山徐家过河了,开始赈济灾民,招募青壮男女,现在已经运走了几千口。”

    “什么?”赵进笑容消失,脸色铁青的站了起来。

    人力就是财富,何况还是这些青壮男女,打完城下恶战,赵进就打算把他们吞下来,却没想到被人捷足先登。

    境山徐家是徐州顶级豪强,在境山、茶城一带经营煤铁生意,挖煤冶铁,这都是需要大量人力的产业,可青壮劳力往往是农户的顶梁柱,招募起来不容易,这些来自山东的青壮流民自然就是最好的后备,没有根基,又是饥饿无依,只要拿出粮食和吃食,立刻就可以招募无数。

    “……流民从山东过来,在境山茶城这边就没怎么受到阻碍……流民溃逃的时候,河上的船烧的也蹊跷,难道这徐家是算好的吗?”王兆靖沉声说出了自己的猜想。

    其他人的脸色同样不好看,自家苦战打下来的,莫名其妙的居然被别人摘了桃子。

    “大哥,这就集合弟兄们过去,把这些流民圈住了。”石满强怒声说道。

    “不急”

    “再不急,人不是被带走,就是饿死了”石满强有些急了。

    赵进深吸了口气说道:“眼下最要紧的不是这个,现在就派人回何家庄,让如惠骑马去云山寺,今晚我在云山寺山门前和他见面,然后集合所有的老家丁跟我去,先去安排这个,布置完随我出城。”

    这两件事做得快,只不过先前的好心情都是荡然无存,赵进翻身上马,看了看脸色阴沉的同伴们,冷声说道:“做完这个,咱们去找徐家的麻烦”

    黄河岸边生什么,徐州城内生什么,距离徐州西门五里处的援军营地那边没人知道。

    在这个营地里,各路团练义勇,或者是一时热血冲头,或者是想要和赵进交结,甚至是想要趁火打劫的,这些人现在都很快活,除了十几个各怀心思的头目之外,下面的人都恨不得一辈子留在这里。

    不管来时心意如何,毕竟在这徐州城下和流贼厮杀过,救下了濒临崩溃的徐州城防,每个人的确都是这徐州城的恩人,这个实实在在,城内的人认这个道理。

    往日官府摊派,大户小户谁也不愿意,可现在各个不含糊,杀猪宰羊,烙饼蒸馍,一锅锅一筐筐的送到城外,虽说汉井名酒耗费大,供应不起这个,可别的烧酒也不是没有。

    这些团练义勇平时都做不到每吨吃饱,即便是那些江湖人有不少都难得吃肉,这样的犒劳一来,当真是和过节一样,各个满嘴油光,吃的高兴。

    大家也知道这日子没几天,可官府还有一笔银钱要给,到时候腰包鼓着,风风光光的回去,死伤的乡亲弟兄也有个着落。

    本来大家对这些都不怎么指望,可进爷这样的人物信誓旦旦的承诺,大家都是信了。

    没曾想就在这喜气洋洋中,突然城内几位士绅出来,很是难为情的和大伙说,官府不犒赏了。

    大家打生打死的过来救援,好不容易把这城池救下来,官府却是这般凉薄,当大家是纸糊泥捏的,就没有一点脾气?

    而且还有人偷偷告诉他们,说知州大人觉得他们会为害地方,准备让他们交出兵器乖乖回去,据说还要查查里面有没有盗匪流贼潜入。

    这么一折腾当然是群情激奋,而且城下这是堆着几千号人,手里都有兵器,彼此依仗,更是多了不少底气,更是有人喊出了打进徐州的言语。

    他们这边闹腾,城外收拾尸体打扫战场的城内民壮都是吓得逃回城中,而守在城门那边的驻军兵丁本来有弹压的职责,可打听到原因之后,都觉得有些没脸,看着闹得人就在营地里没出来,他们也就懒得动弹。

    不够眼看着气氛越来越热烈,要是炸开来恐怕就很难收拾了,有人急忙回去禀报,大家心里倒是不慌,周参将带着马队已经进城了,据说还有三千兵丁明早就能赶到,这些乡勇民壮没办法翻天。

    就在这场面就快没法收拾的时候,守军已经准备关闭城门了,几个年轻人却骑马出城,向着闹哄哄的营地而去。

    “快喊住他们,去了不是自己找死吗?”

    “那是进爷”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