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这话边上的人也听得清楚,听到“赵进”“赵公子”这两个称呼的时候,很多人看着这位的脸色就不对,心想你个当下人的也能这么叫,真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吗?

    一听后面这些话,大家自觉的向后退出两步,留出更宽的地方来,各处乡勇团练赶过来援救,厮杀死伤付出这么多,你居然不让进城,还敢对赵进这样的强豪说,真心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啊

    赵进一愣,转头看看自己的伙伴们,他们脸上或有惊讶,或有愤愤,王兆靖却在那里摇头说道:“这位知州倒是做得出来。 ”赵进随即笑了,转过头对着那童大爷摆摆手,然后抬起手臂向前示意,旗号摇动,鼓声响起,大队又是向城内走去。

    “赵公子,你父亲还在衙门当差,你不要目无王法”这位亲随看着大队向前走来,脸上的汗更多了,只在那里结结巴巴的说道。

    “滚开”吉香一声怒喝,那知州亲随童大爷吓得身子一颤,后退踉跄两步,直接坐在了地上,然后手脚并用的向路边闪去,生怕被人踩着。

    有人在那里哄笑,也有胆大的问道:“童大爷,这差事您老亲自跑啊”

    那童大爷身子颤抖着不停,连回答都顾不上,等大队从他面前过去,他才哭丧着脸转头说道:“你以为我愿意啊,一听出来办这个差事,衙门里的人都不见了,我是被抓了差。”

    按说此时非常时刻,这城头城门那里也有兵丁和团练值守,不过看着赵进带着赵字营进城,却没人不知趣的过来阻拦,带队的军官还客气的招呼,至于团练们和外面的人表现的差不多,就差大声欢呼了,只不过这议论声和外面不太一样。

    “啧啧,王公子城内,进爷城外,这兄弟几个都是好汉。”

    城门洞堵塞城门的沙袋什么的已经清理的差不多,可那天激战的血迹还没来得及冲洗,赵进一于人左右看看,又对骑在马上的王兆靖说道:“那天你也是凶险,谁也想不到他们城内布置了这么多。”

    “若不是城内有布置,这些流民也不会来打徐州城。”王兆靖开口说道。

    “多亏了你,若不是你城内灭杀,城门一开,城内大乱,咱们即便来了恐怕也没什么用处。”赵进沉声说道。

    还没等王兆靖那边开口,陈晃却调侃说道:“你读书用功,这武艺也没丢下啊”

    赵进眉头一皱,心想这个时候还盯着不放就无趣了,没曾想王兆靖却坦然的拍拍剑柄开口说道:“要紧时候,还是手里的刀剑靠得住。”

    陈晃没有继续,只是笑得很开心。

    赵字营的队伍走的不快,在瓮城中走了一半的时候,从内城门洞里匆匆跑来几个人,远远的就能看出来是陈二狗和杀猪李,还有身边的几个头目。

    他们也不敢迎面拦着,只是到了路边跪下,连头都不敢抬,赵进打马向前,没有丝毫停留的意思,路过的时候瞥了路边一眼,却开口问王兆靖说道:“听说流民围城的时候,这二位江湖大佬很有些想法?”

    陈二狗和杀猪李本来还想说话,听到这句话,立刻重重的磕头下去,王兆靖在马上冷笑了声说道:“流民围城,都以为会去祸害乡野,这二位琢磨着大哥就要倒霉了,城内以后就是他们最大,自然有了别的心思,草莽中有豪杰,这两位很懂得取舍啊”

    “小的,小的”杀猪李说了两句,却颤抖着声音说不下去,陈二狗在那里只是牙关打战,一句话也说不出了。

    赵进笑着摇摇头,在马上说道:“小勇,城内咱们不能丢,你找个好用的人把城内管起来吧,这二位豪杰如此大才,别放在城内屈才了,去何家庄管牲口吧”

    队伍行进的很安静,赵进和伙伴们的对谈下面的人听得很清楚,陈二狗和杀猪李两个人听到这话身体的颤抖居然停了,砰砰磕头不停,陈二狗终于能说出话了,带着哭腔不住的说道:“谢进爷不杀之恩,谢进爷不杀之恩。”

    马上的众人都忍不住失笑,陈晃只是摇头,吉香回头看看,转过头鄙视的说道:“就这么两个货色,居然还有胆子动心思。”

    “他们还是做过事的,所以留他们一条性命,但他们这小心思肯定有手底下人的撺掇,少不得要抓几个过来见血。”赵进沉声说道,众人都是点头。

    进城之后,队伍分为两拨,一队去往酒坊,一队去往货场,住下后三个月的月钱,然后每队允许一半的人请假,一半的人留守,家属也可以过来探亲,食宿都由赵字营负责,战死的家丁也有专人去通知,抚恤荣养的银钱也已经分拨出来。

    货场和酒坊没有请假的家丁食宿加倍供应,做到顿顿有肉,每天能吃一次细粮,而且头三天不必操练,这就是战后的犒赏,大家都是应得的。

    刘勇没什么亲人可以去探望,所以和往常一样,由他主持城内各处,徐州城内市井江湖的秩序也需要重新整顿,刘勇也需要和各处交流。

    董冰峰则是带着卫所出身想要请假的人回去,这次赵字营不顾安危前来救援,而徐州卫本就有守土之责,结果却没有派人出来,让一应人等心里都很不舒服,董冰峰和卫所出身的一于人更是讪讪,说起来赵进也算卫所百户,不过他从不把自己当成军户,也没什么感觉。

    石满强自然要回铁匠铺,吉香在城内转了圈之后,和几个亲戚招呼了下,反倒是要骑马回何家庄,现在吉家都搬了过去,那边已经是他的家乡了,而且那边也要人来坐镇。

    至于赵进、陈晃和王兆靖三人,货场和酒坊安排完之后,又是一同回家,他们三人住得很近。

    “咱们兄弟三个好久没一起回去了,恍惚觉得是一年前。”王兆靖笑着说道。

    说完这句之后,王兆靖摇摇头,又是笑着说道:“居然只有一年,赵兄离城之后不过几月,可感觉好像是几年,太多事了。”

    这番话说得大家都沉默下来,陈旱摸索了下长刀刀柄,闷声问道:“距离乡试还有两个月,你什么时候去赶考?”

    “按说这就该走了,不过还是等家父回来,徐州生了这么大的事,不能让他老人家担心。”王兆靖开口说道。

    陈晃点点头,在那里沉默了会又是开口说道:“如果不是我爷爷和爹娘还在城里,这次就把二宏接到何家庄去,原以为城内安生,现在看真是未必。”

    “纯是偶然,事后一定能从闻香教那里查个明白,大晃你也别把这个当成什么常例,这徐州城的麻烦不在流民,黄河才是大害,那一年涨水城内不是慌乱,小时候不还淹进城了吗?”赵进笑着说道。

    好久没有回家,走在熟悉的街道上,人也禁不住放松下来,如今徐州城内当然没有敢对他动手的,而且就算有人冒险,面对披甲持刃的他们三个,能不能打得过还两说。

    即便这样,赵进身后还有二十名家丁和五名骑兵跟着,更有十几个本城的混混分布四周跑前跑后,这等排场,赵进很是不耐烦,不过刘勇却有自己的坚持,也就只能这样了。

    陈晃此时心情也很不错,听到赵进的话,忍不住笑着反驳说道:“就今年这大旱,黄河不见底就不错了,还水呢”

    众人都笑,和从前一样,到了路口的时候,陈晃自己回家,赵进和王兆靖继续走,自有三分之一的人手跟着过去。

    等到了门口,赵进拍拍王兆靖肩膀说道:“你在城内做了不少事,兄弟们的家人都是你在护着,大家都知道,也都记在心里,大晃那人说话就那样,他还是当你自家兄弟”

    “不用大哥说,小弟都知道的。”王兆靖笑着说道。

    赵进点点头,和王兆靖告辞道别,转身拍开了自家的院门,过来开门的却是那个收养的孩童孟志奇,这才几十天不见,当时那个脏臭不堪的瘦削男孩已经变得有些壮实,溃烂伤口也已经愈合,如果不是曾经见过,很难和从前那个形象联系起来。

    “少爷回来了”孟志奇满脸都是欣喜,看着赵进的眼神还有些崇拜,赵进在城外神勇无敌的事迹别人晚知道,赵家自己肯定不会,早就有人过来活灵活现的叙述了。

    少年人最崇拜英雄豪杰,何况这人就在身边,也难怪孟志奇有这样的表现,赵进笑着点点头,心里却有感慨,这孟志奇兄妹的运气还真是好,尽管也经历了千辛万苦,家破人亡,却还是有自己收留,他们出身耕读之家,到现在成了衙役家的仆役,说起来是沦落贱役,实际上却是老天护佑,因为最起码活了下来,而城外那些流民的下场又是什么?

    昨日战斗,今日焚烧尸体,几乎没有四十岁以上,十六以下的丁口,说明老弱都死在了半路上,如果孟家兄妹在这些人中,下场可想而知。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