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昨日赵字营的强悍,赵进的武勇大家都看在眼里,今天这些话更让大家佩服,这样能文能武,体恤大伙的人物,跟着肯定没有坏处。

    城下那边搬运尸体焚化,清理血迹斑斑的土地墙砖,气氛凝重之极,听着这边欢呼雀跃,都是不解的看过来。

    那边骑兵跑到跟前,果然是董冰峰一于人,齐家三兄弟也在队伍中,齐家三兄弟名为雇佣,可以也算是用的放心了,这次事情大,就把他们当成自家的骑兵使用。

    “各位先回去整理队伍,有什么需要的尽管和赵某说。”赵进笑着下了逐客令,大家自然不敢违背,都是恭敬客气的抱拳告辞。

    人一散,赵进才从大车上跳下,他自嘲的笑了笑,心想这年头说个话都跟开大会一样,而且还要扯着嗓子大喊,不然别人听不到。

    不过他立刻看到董冰峰和那些骑兵的脸色都很难看,难道出了什么大事?赵进心中一凛,连忙把四处的同伴都叫过来。

    “他娘的,淮安府洗围子的场面咱们也不是没见过,可那也没有这么惨的,作孽啊”齐三在那里粗声骂道,其他人有的叹气,有的点头。

    董冰峰走到跟前,大家才看到他眼圈有些红,竟然是哭过的样子,众人更是惊讶,没等大家问,董冰峰自己先开口了:“大哥,一路看过去实在是太惨了,路上全是倒着的流民,还有的坐在路边,靠在树上,开始还以为是活着,走近一看才知道是死了”

    “还有几个脸上居然带着笑,我还纳闷,后来想明白了,这是死了比活了好。”齐大瓮声瓮气的说道。

    赵进点点头,从城下就能猜到昨夜的局面,流民被击溃逃亡,那时已经天黑入夜,他们可能看都看不清路途,却不敢停留,只是朝着北边逃,沿途自然会崩溃虚弱,直至死亡,这样的场面很容易想象,那就是人间地狱。

    “他们现在怎么样?那些和咱们硬拼的怎么样了?”这才是赵进最关心的问题。

    “大哥,流民们过河的时候不是有很多船吗?可现在那些船都没了,我找了河边的人问,说那些船本来一直停在河边,和昨晚北岸有人过来,好多船都被放火烧沉了,还有的船不敢呆在这边直接顺流南下,流民没船过河,不少人到了河边之后都直接哭着跳了下去,就那么活活淹死,其余的都留在河边”董冰峰又是说道。

    众人都是愕然,陈晃皱眉说道:“谁会这么做?如果要和这些流民作对,应该在过河的时候动手,这逃走的时候折腾什么?”

    “那边还有多少人?”王兆靖出声问道。

    “还是好多,过万甚至两万总是有的。”董冰峰回答,这么多人又是没有丝毫队列秩序的流民,很难估计出精确的数目。

    王兆靖略一沉思就说道:“大哥,这么多人还未散去,如果不及时处置还是大害。”

    “怕个鸟,来了就杀光他们”石满强粗声说道,被赵进看了一眼立刻不出声了。

    王兆靖左右看看,却又压低了声音说道:“大哥,这么多人如果能吃下来,对咱们也是大有好处啊”

    众人一愣,本来在低头沉吟的赵进缓缓抬头,看着王兆靖,“赵兄”的称呼换成了“大哥”,这个还好,但王兆靖能说出这样的谋划,却和从前的态度很不一样。

    “这几万人都是年轻男女,没有老弱,只要能吃饱,肯定能恢复过来。”刘勇跟着说道,他喘气都有些粗了。

    “可咱们哪有这么多的粮食?”吉香边上说道。

    “有的,官府存粮、大户存粮、还有我们的高粱。”赵进抬头说道。

    大家彼此看看,沉默一会都是点头,既然能解决这个问题,那么的确值得做。

    “要这么多人于什么?”有人想开玩笑的问一句,而且不止一个人这么想,不过大家最后还是沉默。

    能壮大一分总是好的,可以让酒坊的生意更加安全,可以赵字营更加强大,而且那几万流民能救活下来,也是积德,那是天大的慈悲。

    可赵字营几百人,已经横行徐州,一个个强敌被打垮,眼看着各处团练乡勇也被收复,那还用得着这么多人,何况这么多人需要巨量的粮食和花费,何必去折腾,不过这个问题没有人提到,大家似乎都不去想,或者大家有意避开

    “大哥,这事还是要官府出面主持,我们直接动手,那就太显眼,太容易落人口实了。”王兆靖又是低声说道。

    赵进看了王兆靖一眼,又是点头,然后开口说道:“你说得对,咱们现在先进城休整,各自回去整队。”

    大家一听回城,都是轰然答应,各自散开,陈晃这边距离的近,没有走开,看着王兆靖的背影说道:“我倒是看这小子顺眼些了。”

    赵进转头看了陈晃一眼,无可奈何的摇摇头。

    赵字营的队伍集合完毕,直接朝着徐州西门走去,其他各处来的团练乡勇,以及那些单于的好汉都是留在城外,他们倒也不急,反正已经安排人回去报捷报平安,赵进又有这样的承诺,在这里等消息就是了。

    营地和城门距离很远,集合好队伍走过去也要走一段路,沿途都是收拾尸体的徐州百姓,看到整齐的赵字营走过来,大家都是自觉的让开。

    徐州城内百姓看过赵字营训练的不少,可那时候赵字营才百余人,又要分配各处值守,根本没多少人训练,几十个人看不出什么。

    但现在赵字营近五百人,兵甲精良,步操娴熟,列队向前,自然有一种森然如山的气势。

    徐州尚武,昨日赵字营城下的威猛表现已经尽人皆知,现在看到这般气势,那些仅仅耳闻不信的也是信了,都在聚精会神的看着,年纪大的是敬畏,年纪小的是羡慕,恨不得自己是其中一员。

    “那不是城南胡家的小子吗?原来是个孬货,现在看着也是条汉子了”

    “程家老七我认识,遇到打架就跑的,你看看现在,真是威风。”

    赵字营新兵队老兵队大都是城内出身,认识的人不少,他们经过训练和血战后从内到外的改变极为巨大,这些熟人一看,都是惊叹称赞。

    这些话语也多少被赵字营的家丁们听到,他们想到辛苦的训练,想到昨日的血战,再想想死伤的同伴,各个都自觉不自觉的挺胸抬头,把手中长矛握的更紧,步子迈的更标准。

    赵进和伙伴们是领,都是骑马走在前面,他们昨日激战疲惫,自然谈不上什么军姿标准,在马上也都没有什么精神,可谁又敢轻看他们兄弟几个,谁不知道他们是什么人物?

    城下忙碌的各路人等已经停下了手边的活计,都是聚过来观看,自动的在赵字营两侧形成了围观的人群,边看边议论,声音嘈杂无比。

    “那是进爷”

    “进爷可真是少年英雄”

    “什么少年英雄,进爷在咱们徐州那就是第一号的好汉”

    “第一号,谁还能比他强”

    “那陈晃就是第二号了。”

    下面的人自动的给他们排出了座次,不知道谁先喊了句“进爷威武,进爷好汉”一帮人都跟着哄然叫好。

    在这样热烈的气氛里,大家脸上都有了笑意,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正在这时候,从城门处却有一个身穿青衫的中年人快步朝着这边跑过来,这中年人身后跟着两个官差打扮的汉子。

    城外不少人都认得这个中年人,此人是童知州的亲随,在知州衙门里也算是个了不得的人物,也是姓童,外面都叫童大爷的。

    知州大人高高在上,他的管家亲随门房之流也成了大人物,上传下达,狐假虎威,威风不必说,好处也是少不了的,这亲随在衙门的地位不次于六房书办,大家都是敬重的很,

    一看他过来,当即有不少人殷勤的招呼,可这位童大爷却顾不上客套,只是朝着前面跑,边上仔细的都能看出来,这位脸色难看的很。

    没过多久,这位童大爷就跑到了赵进马前,他一路匆忙,满脸是汗不说,气喘吁吁也免不了,赵进勒住了坐骑,在马上一抬手臂,鼓声停住,唢呐响起,一名高大的汉子举起一面脏污黑的旗帜摆动,大队也是停住。

    这么整齐的队伍如此于脆利索的由动到静,场面跟着安静,大家好像感觉到什么东西震动了下,那童大爷更是身子一颤,惊慌的后退两步,至于他身后那两位差人,已经站到了两边看热闹的人群中,满脸事不关己的摸样,根本不管这位如何。

    那童大爷脸上的汗水更多,他也顾不得擦拭,勉强挤出一个笑容来,嘶哑着嗓子说道:“赵进那个赵公子,太尊有令,各处团练乡勇在城外就地休整,一律不得进城,用度犒赏城内会送出来。”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