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俺答信了密宗,沉溺酒色,没了进去的斗志,俺答部和大明渐渐有了和平,至于倭寇,一个个名将出现,彻底将倭寇赶出了沿海,大明就这么维持了下来,而且还维持的不错。

    至于党争,什么时候朝廷不争?即便赵进对大明政局不了解,可听王兆靖说过太多次了。

    最关键的一点是,赵进知道大明要灭亡,还知道亡国之君是崇祯,也知道李自成的闯军和满清八旗,但眼下这是万历皇帝,他自然有把握说天下不会乱,但赵进自己也有些无奈,前后大概了解,中间的过程有多少年,生了什么,则是没有丝毫认识。

    赵进拿来反驳的好多事例和理由,还都是王兆靖曾经讲过的,不然他也不可能对俺答和之类的事例这么了解。

    听着他说,王兆靖也是无言,赵进笑着说道:“做什么准备啊,在徐州地面上,你想过好日子,想要不被人欺负,就得有自己的力量,咱们那酒坊日进斗金,没有几百人马你怎么护得住,过来抢的,暗地使坏的,可不是一拨了,再说,我是卫所世官,不弄武事又去于什么?”

    王兆靖的话赵进当然不会承认,预计到天下将乱,所以积蓄人马做准备,单这个理由就是抄家灭族的大罪,虽说是自己兄弟,可这样的事情上,怎么小心也不为过。

    “赵兄大哥,你是不是觉得小弟要专心科举功名,是叛出赵字营,是对不起大伙?”王兆靖顿了顿问道,神情很是忐忑的而看着赵进。

    赵进一愣,转头看了眼王兆靖,失笑说道:“你这样的家世,你这样的读书种子,不去读书科举,在功名仕途上扬光大,那才是真正的古怪,咱们自家兄弟,那有什么叛出和对不起,你多想了”

    “大哥”王兆靖喝了一声,声音有些大,在这夜里刺耳的很,在附近放哨的家丁立刻看了过来。

    王兆靖严厉的摆摆手,那家丁马上转头,家丁们平时看到的王兆靖都是温文尔雅的温和样子,灯火映照下的厉色让人很是震惊。

    “大哥,大晃那么沉稳的人几次都那么说小弟,大家在何家庄被僧兵和马贼围攻,小弟却在城内安然太平,这不是叛出是什么?”王兆靖有些激动,言谈间已经失了分寸。

    赵进脸上也没了笑容,转身看了王兆靖一会,沉声说道:“咱们从小一起长大,一起出生入死,并肩面对敌人,咱们当然是兄弟,是朋友,不过,路是自己选的,自己走的,你真的想多了。”

    一起相处了这么久,王兆靖自觉地对赵进已经很了解,但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赵进和大伙似乎隔着一层,这隔着一层并不是说在并肩杀敌的时候会不管同伴逃跑,也不是大家一起做非法亡命的勾当被官差捉拿后会出卖朋友,王兆靖知道赵进在一切时候都值得信任,但就是感觉隔着一层。

    就在此刻,王兆靖觉得自己似乎看到了真实的赵进,但这番话赵进说的诚恳,他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反驳。

    “我我”王兆靖连说了两个字都不知道怎么继续,他突然看到赵进的手放在了腰间的刀柄上,刚要问,王兆靖也觉得背后有人。

    “读书人心眼多,你就是为自己打算,难道我还说错了”身后声音传来。

    “大晃”赵进抬高声音说了句,他手已经从刀柄上挪开。

    王兆靖脸上先是涌上怒色,随即泄气下来,变得尴尬,最后则是换上了苦笑,回头看看没有反驳。

    “你在城内就安生了吗?今天马也死了,脸也破了”平日沉默寡言的陈晃难得话这么说,不过看到赵进严厉的表情,他也不出声了,就是自顾自的走到赵进的另一边坐下,尽管卸下牲口的大车用木桩顶着四角,可陈旱一坐下还是颤了颤。

    坐下之后,陈晃倒是没有继续针对王兆靖,只是看着远处城头的灯火说道:“我醒来之后还以为睡过头了。”

    刚才话说到这个份上,赵进的话其实已经很让人尴尬,陈晃那话更是不客气,按照以往王兆靖的性格,恐怕早就离开,不过他也坐在一边没动,就这么沉默了会才说道:“这该死的世道,最靠得住的还是手里兵刃。”

    不知道这话是说给谁听还是自言自语,但赵进和陈晃都没接话,三人就沉默的并排坐在那里,看着城门楼上的灯火。

    赵进是被刺鼻的烟火味和嘈杂的人声惊醒的,醒来时现自己正躺在大车上,身上盖着一条毛毡。

    睁开眼又急忙闭上,阳光刺眼,天应该早就亮了,空气中弥漫着刺鼻的味道,乍一闻有些香,好像是烤肉焦了,随即赵进就反应过来,只觉得腹中翻腾,想要呕吐。

    坐起时果然看到了预料之中的景象,营地和徐州城之间的空地上全是忙碌的官差和百姓,尸体被搬运到一起,到了足够多之后,就堆上柴草焚烧。

    徐州五六月天气已经很热,这尸体一天一夜已经容易腐烂,再不焚烧很容易引大疫,到时候徐州百姓还要遭殃,城内城外都知道这个道理,动员民壮团练什么的也很简单,大家都是积极。

    昨天倒在地上的流民,大多受伤的都挺不过这一夜,虚弱没力气的即便没受什么伤,可支撑他们从山东到徐州的虚妄信念破灭,再也没有什么能让他们继续,就那么无声无息的死在那里。

    其他各处跟随而来的团练不少早就醒了,城内青壮大出,自然没有劳动援军恩人的道理,他们也是清闲,早就等在赵字营边上,看着赵进醒来就过来奉承。

    听到他们的介绍,赵进心里松了口气,在这样的状况下,逃走的那些流民更不用担心什么,随走随死,会不断的削弱下去。

    至于流民大队里的那些“骨于”,昨日激战已经杀伤不少,而且这些人的战斗力要在裹挟着大量流民炮灰的时候才是麻烦,如果单独来战,赵字营没有丝毫的畏惧。

    “进爷昨日辛苦,还是进城好好休息,城外有我等就足够了”一名团练头目殷勤说道。

    他这一开口,其他人纷纷附和,更有那伶俐的角色开口说道:“昨日小的们受进爷大恩,族里肯定要重谢的,到时候定然备下厚礼过来报恩。”

    别人听到这个,都是恍然大悟,他们一介武夫,领着所在的团练乡勇,在本地也是有身份的人物,可上面还有族长、家主之类的管着,进爷的身份这么高,他们致谢感恩有什么用处,还是自家长辈、主人的出面有用,虽然身份也不对等,但起码离得近点。

    而且再考虑深一层,看进爷这般武勇无敌,以后徐州地面上第一号人物也想不出别人了,早些过来磕头总比晚些强,看看田英林二那几个货色,平时一州四县谁知道他们是谁,如今居然是进爷手下骨于,手底下的团练也像模像样的,以后不能轻看喽

    赵进笑着从马车上站起,先扫视下四周,赵字营各队井然有序,伙伴们各自管着一摊,看着他看过来,都挥手打了个招呼,王兆靖没有离开,带着城内的队伍也在营地中。

    只是骑兵马队什么的都已经撒了出去,远远看着十几骑正朝着这边跑来,打头的似乎是董冰峰。

    看兄弟们和手下都在,赵进才对下面围着的众人抱拳说道:“各位太见外了,赵某还没有谢过昨日各位的仗义援手,咱们大伙都是徐州的乡亲,从前事务繁忙,没来得及往来,今后还要多多亲近才是。”

    围过来的众人先是一安静,随即气氛变得更加热烈,有本事的强人脾气都不会小,赵进这个年纪肯定更加年轻气盛,大家本来都有这个心理准备,没曾想赵进如此和善动作,大家先惊讶了下,然后都是高兴,跟这样的人打交道,总比和莽夫往来要容易。

    还没等下面的人奉承,赵进又摆摆手说道:“大伙都是生死与共的弟兄,客气的话也不必说了,以后来何家庄,酒肉管够,赵某这边别的没有,好烧酒那是多,来了就喝个痛快”

    下面立刻轰然,这做派比刚才那句更得人心,来这边的都是舞刀弄枪的厮杀汉,喜欢粗豪做派,更觉得亲近了。

    “进爷那好烧酒平时都喝不到,这次可得着了”不知道谁说道,大家都是哄堂大笑。

    赵进在马上也是跟着笑,然后才说道:“大家伙先不急着走,等拿了这次的花费钱粮再回去,出了这么大力气,没道理空手回去是不是,城内好酒还存着不少,也带回去些,让家里各位都尝尝。”

    “好”又有人吆喝了声,大家都跟着叫好,气氛热烈的无以复加。

    大家都是高兴,聚过来奉承一来是为讨好,二来就是为了这犒赏和烧埋抚恤,可赵进三言两语就把这些事都应承了下来,让大家又是放心又是高兴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