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大家自顾自的走到徐州城下,到了西边城门那里,他们这是要进城休整,没曾想城门没有一点反应,

    “快开城门,流贼都被赶跑了,老子们要进去吃饭睡觉”在这个时候,大家都没什么耐性,有人大吼着说道。

    城头那边安静了一会,才有人语气尴尬的喊了回来:“各位英雄好汉,太尊太爷有令,说天黑入夜,为防备奸人混入城中,城门要等明天才开,明日再犒赏诸位”

    话还没说完,城下的义勇团练顿时炸开了,有人指着城头破口大骂:“老子拼死拼活赶过来救你们,要不是老子要不是进爷领着大伙,徐州城早就被流贼打破了,现在过河拆桥”

    “早知道还不如不来,这帮狼心狗肺的东西”

    污言秽语,什么难听的都说了出来,若在平时,过来救援的团练义勇没这么大胆子,可今日慨然来援,浴血奋战,拼了命一片好心却这个下场,换谁也是大怒,还有一个原因,他们今日和赵字营杀进杀出,只觉得自家武力无敌,原来要敬畏的城内官军官府,现在也不放在眼里了,好在大家还有点分寸,不然“打进城内”这样的话也有人叫出来,此刻虽然不说,却好多人这么想。

    不要说这些团练义勇,连赵字营的家丁们脸上也都有愤愤不平的神情,低声咒骂的人也是不少。

    “都别说了,平时这个钟点城门早就关闭,在这个时候,也应该小心。”赵进扬声说道。

    他浑身疲惫酸痛,也没什么力气,这声音自然中气不足,不过喊出来之后,原来群情激奋的场面立刻安静了下来,往日都是耳闻,今日却是亲见,赵字营和赵进的确勇悍无双,而且对大家还是照顾,如果战场上不顾着,大伙不知道死了多少次。

    不说别的,被流民的木梯撞进去,赵字营自己要逃也就逃了,后面大家伙恐怕就要交代在这里。

    这样勇猛仁义的英杰,谁敢有不服的心思,赵进一句话,比什么都管用。

    “谁还能扯嗓子喊,我说一句你说一句。”赵进开口说道,立刻有人站过来。

    “我们人要吃饭,马要吃草,城内快些把这些人吃马嚼的送出来,还有城外遍地死尸,处处脏污,要准备些生石灰给我们,夜晚照明警戒,火把也要备齐,我这里死伤不少,派郎中带着药出来,要快。”赵进一句句的说出,身边那人大声的喊出来。

    城头安静了会,随即有些为难的说道:“进爷,城门不开,这些东西送不出来。”

    “那不是有个斜坡吗?你们不送出来,我们自己进去拿?”赵进冷冷说道

    这句话被他身边的人吼出,安静下去的团练义勇们又跟着咆哮叫喊起来,不过直到这个时候,大家才想起流民搭起的那个斜坡,从城头到城下的确有个通路,这个斜坡只要在,所谓的奸人贼人一样可以进城,换句话说,有这个斜坡,城门开闭意义也就那么回事了。

    “进爷莫急,小的先去禀报太尊太爷。”城头那人吆喝着一声,急忙去了

    “大晃,你没事吧,你还好吧”城门处那人一走,城头却又传来了这样的大喊,却是总捕头陈武的声音。

    有低低的哄笑响起,陈晃有点尴尬,不过还是上前大喊回答说道:“爹,孩儿没事,您守城有没有事?”

    “你老子我连皮都没擦破,就是你赵叔肩膀上被内贼刺了一下,现在已经没什么大碍了,小进还好吗?我给老赵带个消息去”

    “陈叔,小侄无事,我爹那边要紧不要紧,小侄今晚不能进城,劳烦您好好照顾了。”赵进一听自己父亲有事,顿时有些着急,城外恶战,怎么城内还有战斗,一定是那帮丧心病狂的教众。

    “不要紧不要紧,真要有事,就让你顺着斜坡爬上来了”陈武哈哈笑着回答。

    城头城下都很安静,大家的声音都听得很清楚。

    徐州城内的反应比想象中要快,差不多过了小半个时辰,就有人顺着斜坡出城,又过了半个时辰左右,西边城门也是打开,各色物资都被送了出来。

    跟着这些物资一起出来的还有王兆靖,王兆靖带着过百号人,直接出来帮忙。

    这个时候,停在远处的大车也已经过来了,战场上也粗粗搜检了一遍,赵字营和团练义勇的伤员尸体都被收了回来……

    大家都懒得折腾,想在城下清理出一块地方直接休息,赵进却不愿意这么做,城下死人太多,天气又这么热,一晚上下来,很容易得上疫病,还是离远些好,他一句话,大家自然照做。

    远远的用大车围出个营地,设置出口入口,出去放哨探查的骑兵不断的进出来去,还有人回去报信,传递这大胜的消息,团练义勇一于人倒是没有离开的,尽管他们不少人家离这边很近,打了这么大胜仗,城内总该有些说法,不带着点犒赏回去,谁也不甘心。

    王兆靖是带着食物犒劳一起出来的,知州衙门那边倒是有了难得的高效,六房小吏带着差人们拿着现钱挨家挨户的敲门,不少人家这一天惊心动魄,得到了流贼撤围的消息才开始做晚饭,这时候正好做好,差人们直接用现钱买下,就这么凑出了城内城外守军的晚饭,当然少不得要杀猪宰羊,也没什么精细做法,直接带出去大锅炖煮,又高价在酒坊买了二十坛酒一并送了出来。

    物资之类的官库和各家店铺大户共同分摊,危急的时候,大家愿意出钱出力,这一解围,白白贡献大家就未必情愿了,衙门里也给了法子,户房出面打了白条,秋粮赋税这块肯定会有折抵,总归大家吃不了亏。

    至于医药这个,大户们倒是愿意出钱请人,这事最起码可以和赵家结个善缘,到现在徐州城内还不知道如何对待赵进,从前就已经是一方大豪了,现在恐怕就不是一方大豪的名号能配得上了,这是救徐州百姓于危难之中,而且这次赵进表现出来的实力和号召力,也让人震撼心惊,不过不知道怎么对待,无非是不知道磕几个头,不知道该叫爷还是叫爷爷,巴结奉承那是免不了的。

    短短时间,城内一切居然都做的妥帖了,不太明白的都夸知州童怀祖高明,说城也守住了,善后也办的很迅捷周到,可明白的都知道是王师爷以及六房的书办们做事勤谨用心,还有些风声传出来,说差人去衙门报捷,说流贼被赶跑了,去了衙门没见到童知州,到了后宅却看见几辆大车,车上箱笼都是捆好,还看到一个穿着百姓服色的中年人和童知州很像

    王兆靖还是穿着武者的软甲短袍,长剑配在腰间,他脸颊上有一道伤口,现在已经抹了伤药,家里几个丫鬟仆妇心疼的掉眼泪,王兆靖面如冠玉,一等一的俊朗人才,这一次却是破相了,不过他不怎么在乎。

    走在这营地里,看着有序整备的赵字营,王兆靖看得仔细,神色却很平静,不远处就是赵进所在,那边点着火把,地上铺着缴获来的门板,门板上躺着伤员,赵进和其他几位伙伴都围在那边。

    “进爷,这位肋骨断了,伤了内脏,恐怕熬不过今晚,而且会遭不少罪,小的无能,实在救不回来”一名郎中诚惶诚恐的说道。

    “你去照看别人,这边没你的事情了。”赵进摆手赶人,他脸上倒是没什么怒色。

    战场厮杀,刀枪无眼,而且在混战的局面下,伤员很难得到及时的救治,轻伤的会自己逃开或者参加战斗,重伤的在战斗结束的时候往往已经救不得了

    不算没什么大碍的轻伤,赵字营死伤十五人,有一人会落下残疾,他右臂粉碎,但这已经算幸运,其余死十一人,还有三人都是重伤,已经不行了。

    躺在门板上这个不时的咳嗽,每咳嗽一次就有血沫喷出,赵进蹲在他身边,看着王兆靖过来,只是抬头示意了下,又是低头下去问道:“刘进勤,你有什么心愿,都说一说?”

    那伤员的咳嗽剧烈了起来,然后却平复了下来,他脸上神色不再痛苦,却变得很平静,双目无神的看着夜空,也不知道他现在到底能不能看见。

    “我兄弟姐妹多平时就盼着吃饱,却一直吃不饱平时家里都是吃一顿只有大户办红白事,才能跟着吃个饱我现在”这话断断续续,好像在回答,又好像在那里自言自语,只是说到后来就没有声音,气息也没了。

    “小勇,记得照顾他家里,有什么能帮的,咱们一定帮。”赵进声音有些涩,神情也是沉重。

    刘勇抽了抽鼻子,点头答应,赵进站起来,却听到身后有人说道:“芦根走了”

    这句话带着哭音,王兆靖只觉得鼻子酸,这芦根他有印象,却是黄河渡口那边出身的家丁,人很是伶俐,轮班在城内值守的时候,自己曾让他办过几次事情都很妥当,还想着和兄弟们说说,说这个人值得重用。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