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马匹一动,身子却是颤了下,被箭射中的地方血猛地飚射出来,在这样的跑动中,马匹浑身血行加,稍有伤口,血就会加涌出,提却有些提不起来了。

    那两个弓手脸上都露出冷笑,却是张弓搭箭,朝着王兆靖身后的家丁民壮又是射。

    大家都有决死的勇气,可箭支呼啸着射来,总不能不管不顾的迎上去,都在闪避,度一下子慢了。

    王兆靖人在马上,更是能看到在外城门洞里的那些汉子吆喝着去托举那城门门闩,外面的呼喊声更加狂暴。

    “大哥,兄弟们”王兆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喊出这两个词,他大声吼出,手腕一翻,用长剑猛地在马屁股上狠狠扎了下。

    本来已经有些脱力的坐骑被剧痛刺激,狂嘶着向前冲去,不管不顾的向前

    那两名弓手没想到那人马匹中箭还能向前冲,愕然之后,连忙张弓搭箭,齐齐朝着王兆靖射来。

    王兆靖上身伏在马背上,一只手扯住缰绳,另一只手只是用剑去砍马屁股,在痛觉刺激之下,他胯下坐骑越跑越快,马脖子中箭的地方鲜血已经似乎喷出,显见活不久了。

    “嗖”一声,王兆靖把脸一闪,颧骨处火辣辣生疼,想来被飞掠而过的箭支擦破,王兆靖根本顾不上这些,已经是正手持剑,两名弓手已经在眼前。

    马匹冲来的太快,那两个弓手射箭之后已经躲不及了,一人朝着边上就闪,另一人仓促转身,王兆靖手中长剑扬起劈下,转身那人半边脖子被劈开,直接毙命,另一名弓手趴在地上,爬起来还没等动作,两根长矛已经贯穿了他的身体。

    王兆靖的坐骑仍在疯狂前冲,直接撞进了那城门洞里,粗大的城门门闩已经快被抬起,厚重的城门被外面撞的连连颤动,隔着城门,每个人都在兴奋的大吼。

    “有马”有人看到了冲来的疯狂马匹,尖声大叫起来,兴奋的大吼变成了惊恐的大叫,正在抬举城门门闩汉子们都是松了手,有人去拿起兵器。

    可已经来不及了,跑疯了的马匹刹不住度,就那么嘶鸣着直接撞了过去,面前三个人手里兵器还没有抬起,那马匹已经撞了过来,两个人被直接撞飞,正当中那人被重重的撞在门上,上身骨骼不知道断了多少根,口吐血沫不能活了,马匹也是软软的瘫倒。

    就在马匹撞过去的一霎那,双脚离开马镫的王兆靖从马背上飞身扑下,他长剑已经丢出,扑下时抓住了一个人,两个人被这巨大的惯性带到,在地上翻滚起来。

    马匹撞中城门,抬门闩的一于人四散躲避,刚举起的门闩重重的落在卡口上,外面有人在大吼:“怎么了,快开门,快开门”

    躲避的汉子们纷纷站起,还没等他们动作,浑身是血的王兆靖也是站起,他扑倒的那个人胸前被开了几个大洞,王兆靖站起之后没有停顿,怒吼着扑向距离最近的那人,那人刚刚举刀,就被他扎入脖颈,王兆靖抓住这人尸体猛地向前一推,后退两步,捡起了自己的狭锋长剑,然后又是冲上

    “快杀了他,开门”城门洞里的汉子怒吼连声,为两个一人朴刀,一人雁翎刀大踏步的迎上,王兆靖一手狭锋长剑,一手,不管不顾的对冲,双方刚到跟前,王兆靖身体猛地下蹲蜷缩,然后急的直起前扑,整个人好像是一张弓,手中的剑就是箭

    朴刀那汉子没想到王兆靖突然力会这么快,手中朴刀前刺已经是刺空了,眼睁睁看着对方的长剑朝着自家咽喉,只来及扭头,然后喉咙就被割开。

    另一人手中雁翎刀已经劈下,王兆靖去碰,大刀碰短,直接就是磕飞,可这一刀砍下收回还要刹那,王兆靖需要的只是这刹那,他左脚为轴,右脚蹬地,手中长剑直接撩上来,那用雁翎刀的人胸前被豁开一尺长的血口,跪地扑倒气绝。

    没人想到王兆靖居然这么悍勇,刚拿着兵器围上来的人下意识后退了步,王兆靖长吐了口气,弯腰捡起了,抬头看着面前的敌人,敌人还有十六个,朴刀、雁翎刀还有短斧。

    王兆靖下意识的舔了舔嘴唇,又咸又腥,不知道是谁的血,他没有觉得恶心,他这个时候只想杀敌

    “老三老四去挡住他,其他人跟着我开门”一个汉子吆喝了声,两个手持朴刀的人立刻向前站出来,其他人转身就去抬那个门闩。

    王兆靖身体一弯,手中长剑一指,迎上来的两个人顿时动作一滞,王兆靖左手抬起猛挥,脱手而出,直接刺入左边那汉子的眼眶,那人惨叫着倒下,王兆靖怒吼一声,挥剑冲上。

    看着同伴身死,另一人也是狂吼,手中朴刀直刺而来,王兆靖身子一闪,长剑和朴刀一碰一滑,迈步向前,手腕翻转刚要动作,脚下去踩到了血迹,整个身体失去了平衡,朝着地上就要摔倒。

    那汉子脸色兴奋狰狞,朴刀扬起砍下,可动作刚做了一半,一根长矛刺了过来,趁着这人胸腹空当大开的时候直接刺入他的胸膛,后面的家丁赶到了

    “上城头,把绞盘夺回来,放下铁栅”王兆靖大吼说道,立刻有团练向着城头跑去,家丁们拿着长矛已经是朝前冲去。

    可就这个时候,门闩轰然落地,厚重的城门缓缓向内推开,那些搬运门闸的大汉都在疯狂的吼叫大笑,王兆靖已经能看到外面同样嚎叫着的流民,或者不是流民,各个兴奋扭曲的面孔。

    在这个瞬间,王兆靖的脑子空白了下,但随后他就捡起了刚刚掉落的朴刀,狂吼着向前冲去,就在城门之间的缝隙内,不管不顾的刺了过去,家丁们本来已经冲到跟前,看到城门打开,他们的动作也是停顿了下,看到王兆靖上前,他们也怒吼着杀上,那些城门洞里的汉子没有什么抵抗,都被刺杀,临死时候还在大喊:“等着被千刀万剐”

    最前面那人拿着削尖的木棍,刚要上前,就被劈下的朴刀砍掉了半个脖子,他的尸体居然没办法向后倒,后面有人向前一推,就要跟着挤进来,王兆靖后退半步让开尸体,手中朴刀不管不顾的向前乱戳,又有两个人被刺中身死,也有削尖的木棍刺进来,甚至刺到了王兆靖的身上,却被他身上的锁子甲挡住

    “乱贼,乱贼”常年打熬身体,经历过多次血腥厮杀,即便在狂暴之中,王兆靖的战力和杀伤也不是外面的流民甚至是那些青壮骨于能比的,他一边大吼,一边砍杀。

    可外面的人太多了,即便有吊桥局限人数,可在外城门与吊桥之间依旧拥挤了几百人,他们拼命的向内拥挤,城门被一点点推开。

    王兆靖手中朴刀左砍右杀,沙哑着嗓子喊道:“关门,关门”

    两侧已经清除了敌人的家丁和团练们拼命在里面推着城门,要把城门关上,双方呐喊吼叫着角力,在打开的缝隙处寸步不让的死战。

    外面的流民人多,外面的流民更加疯狂,外城门洞里还没有赶到更多的人,王兆靖在厮杀,他身后的家丁也是跟上拿着长矛乱戳,一具具尸体扑到在门前,可这个缝隙还是被越推越大。

    门已经被开到可以容纳并排四个人站立了,王兆靖依旧拿着朴刀不退,身后几名家丁也是咬牙用长矛刺杀,可每个人都感觉到绝望,城门被越开越大,已经挡不住了。

    “妈呀”不知道谁坚持不住了,也不在城门后推了,哭喊着扭头就跑。

    “顶住,我们顶不住,徐州城就完了,我”王兆靖大喊,一口气上不来,剧烈咳嗽起来,动作慢了半拍,被一根削尖的木棍重重的戳在胸前,木棍尖端被锁子甲挡住,可这样,王兆靖还是被打的向后跌倒,流民跟着杀过来,却被身后的家丁们逼退,城门又被开大了一点

    “王公子,咱们走吧,小的们护着大家从东门走,还来得及”有人一边刺杀,一边大声喊道。

    王兆靖此时只觉得喘气都是疼痛,浑身都提不起力气,张嘴想要说话都说不出,可他还是咬牙撑着自己站起,又是捡起了朴刀。

    “杀杀”嗓子沙哑无比,不仔细听已经很难听清了。

    刚才一直是绷住,此时一停,顿时感觉撑不住了,王兆靖站起向前,脚下却踉跄,急忙用刀撑住身体。

    外面的呼号呐喊狂叫依旧震天动地,流民就要涌进来了吗?

    自己说要读书进学,远离江湖杀伐,走科举仕途,和生死与共的兄弟们渐行渐远,这一步走对了吗?

    王兆靖觉得的确挡不住了,脑子里无数胡思乱想,不对,不太对,城外的呼喊喊叫不太对,城门正在缓慢合上,挡住了吗?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