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不光一个人在喊,最起码十几个人在声嘶力竭的大喊,王兆靖心猛地揪起,难道自己刚才看走眼了,难道那些老人和妇人就是闻香教过来夺门的教众

    王兆靖深吸一口气,握紧了剑柄,看来要拼了,他勉强镇定下来,可城头上的其他人却已经慌乱起来,有人对着城外,有人想要回头看看城内,都好像没头苍蝇一样。

    “都他娘的听我号令”王兆靖大吼了句,一脚踹翻了身边一个乱晃的,顺手抓起一根长矛朝着四周抽打下去,谁也没想到这等世家公子会这般暴怒,连抽带打,秩序居然维持了下来。

    慌乱平息,王兆靖才听清城内的哭喊,走到边上一看,没什么人冲过来夺门,那些涌过来的徐州百姓正在哭喊着四处乱跑,有几个被拥挤到城门方向的,根本不敢面对兵丁和团练们的兵器,直接跪在那里连连磕头。

    下面乱成一团,根本不知道谁喊出了那句话,只知道那句话喊出之后,所有百姓都被吓到了。

    难道就是为了煽动这个混乱,城外什么动向,王兆靖急忙转身跑到垛口那边,城外那些流民也在填埋护城河,可看他们这个度,只怕一百年也不会把河填平。

    王兆靖松了口气,伸手在额头抹了把汗,回头却走向不知所措的郑全,恶狠狠的盯着对方说道:“这就是你说的里应外合,这不是个笑话吗?”

    郑全惶恐的前后看看,突然咬牙说道:“王公子,要是个笑话,小的不会被人追杀,告诉小的消息那人也不会被杀”

    “棍子那几个平时胆子不小,怎么刚才一闹起来就要去西边求援”身后有人笑着说道,这帮人刚才也被吓得要命,这时候却有心思取笑别人了。

    听到这些的王兆靖突然愣住,一把推开面前的郑全,朝着城下跑去,到了城下之后,顾不得那乱糟糟的局面,直接对河叔说道:“河叔,你守在这里,能用的人我全部要带走,西边危急”

    说话间,王兆靖翻身上了坐骑,举起剑喊道:“跟着我来的,跟着我走

    也只能这么大吼,因为他带来的人太杂,不过听到他这个吆喝,各路人等都是齐声答应,骑马走路,急忙跟上。

    西边杀声震天,城内街道上空无一人,王兆靖满头大汗的骑在马上,他还不敢驱马太快,怕甩下身后的队伍,他一手握住缰绳,一手握紧剑柄,这时候,只有兵器才让他感觉到安心。

    流民主动的西边城墙已经乱成了一锅粥,在徐鸿举所在的方向,能看到尸体和泥土垒砌成的斜坡正在越来越接近城头,流民们蜂拥而上,有的躲避不及,直接被从两边挤下去,现在那斜坡高处已经离地很高,这么摔下去往往就是活不了了。

    之所以度加快,是因为徐鸿举他们彻底撕破了脸,轮流驱赶各队流民向前,谁迟疑不前的,立刻格杀勿论。

    一直隐藏在大队流民之中的闻香教骨于,还有这段日子展起来的流民信徒,都拿着兵器恶狠狠的逼迫,此时没人讲什么慈悲,也没人顾念从前的情谊,只有一件事,不背土上去只有死。

    除了杀戮逼迫,一筐筐的烙饼就那么直接倒在地上,一袋子土填到斜坡上,回来就是换一个饼子。

    这可是没掺杂野菜草根的粮食饼子,有这么多粮食,为什么先前不拿出来,有人有这个疑问,有人想要过去拿,可那边却有拿着钢刀木枪的青壮守着,谁敢乱动,立刻不管不顾的砍杀刺杀过来。

    想要吃一块饼子,那就背土上去回来换,不去反正是个死,去了还能换口饼子吃,临死前也能做个饱鬼,被城头木石开水滚油惊吓住的流民们又是疯狂起来,他们用手挖土,用自己的衣服装着,踩踏着同伴的尸体,就那么向上跑去,这种世道,死了更好

    流民们全力动员行动,而城头防守反击的力度却比先前弱了很多,木石依旧充足,开水比先前还要多,滚油一直是齐备,可没什么人敢露头了。

    因为就这一波攻势刚刚动的时候,城头上已经有些适应了的兵丁民壮呼喝着投掷木石,浇下开水,可刚刚露头,却有几个人惨叫着翻身跌倒,居然被来自城外的弓箭射中了

    流贼居然有弓箭,谁也没有想到流贼居然有这种利器,几个人中箭,其他人还没反应过来,结果又被射中,大家立刻都不敢动了,猫在垛口后面抖,生怕被弓箭夺命。

    其实被射死的人一共才五个,其余的都是受伤,而且一共不过二十支箭,敌人的弓箭数量有限,可谁也不愿意当这个倒霉鬼,士气更是大跌,流贼有弓箭,谁知道还有没有别的。

    到这个时候,城头上的几个头目都急了,王把总拿着刀鞘到处乱砸,逼迫大家继续反击,兵丁们拿着盾牌严严实实的遮挡,然后再投掷木石倾倒开水,可这样的度已经慢了太多,有几个大着胆子露头的又是被箭射过来,倒是反应的快,没有被伤到,可再也不敢抬头了。

    城头反击的力度弱了,流民们的效率大大提高,但这个斜坡耗费的土方数量巨大,城下各处又被流民们踩踏的结实,现在已经需要专门取土才够用,可这个时候的斜坡距离城头也就一人多高了。

    “老梁,城东那边也有流贼,你领着人过去看看。”城东求援的人已经到了这边,现在这边守的艰难,如果另一边再被流贼突入,那就要崩盘了,在这两位把总看来,只能用官兵去做主心骨,才能守住。

    “你这边怎么办,贼人马上就要登城了”梁把总担心说道。

    “怕个鸟,上城来老子用刀给他砍下去,还真欺负咱们城里没人吗?”王把总恶狠狠的说道,不光是他,赵振堂和陈武都已经拿出了自己的兵刃。不管是官兵、差人还是团练们也都知道这个时候不对了,破城后的恐惧大过了被弓箭射中的恐惧,一锅锅的开水开始被倒下去。

    “倒油”有人大喊,几个人吆喝着用力,盾牌遮挡住他们身前,能听到箭支射中盾牌的动静,几大锅滚油被倾倒了下去,能听到外面的凄厉的惨叫声响成一片,流民们终于又是退下去了。

    直到这时候,梁把总才有机会带着兵丁去往东门那边,现在都不敢直着身子在城头上行走,猫着腰快步离去,走出攻守这段城墙的范围后,梁把总才直起身松了口气,抬头就骂道:“那几个报信的兔崽子呢,怎么不见人,是不是逃到城里去了。”

    说到城内,梁把总忍不住转头看过去,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城内有几处起火了,白日里烟柱升腾而起,估计城外都能看得清楚。

    天于物燥,失火倒也正常,城内百姓自己就会去扑救,不会出什么大事,梁把总嘟囔着骂了一句:“越忙越乱”

    起火之后浓烟滚滚这是免不了的,可这么浓的烟,倒像是满屋子牛粪被烧着了,但这兵荒马乱的时候谁还顾得上这个,周围邻居急忙去打水救火,生怕波及到自家。

    “二爷,起烟了”徐鸿举身边有人大喊说道,隔着城墙前扬天迷眼的尘土,想要看清的确不容易,不过的确看到了。

    徐鸿举脸上露出兴奋神色,向前摆手说道:“都上,都上,开了城,大伙有的快活”

    原本在徐鸿举身前几百名青壮汉子,此时只剩下十余个,徐鸿举喊过来两人说道:“去给那边的马队传信,让他们向前凑,所有想跑出来的都宰了,事后有他们的好处。”

    立刻有人飞跑过去传信,那边一直看热闹的响马杆子们纷纷上马,散开向着前面压去

    几大盆开水从正对斜坡的垛口浇下,正在倒土的几个人惨叫着从斜坡上跳下,后面的人刚要跟上,却从流民队伍中“嗖嗖”射出几支箭来,守城的一人倒霉,被箭支直接钉在脑门上,守城的兵卒们吓得纷纷缩头,趁这个空挡,却有流民们抬着一扇扇门板冲了上来,到跟前把门板搭在城墙上,现在踩着门板已经可以攀上垛口了

    “大伙拿好兵器,不用慌神,这帮流贼早就没什么力气,等露头就他们推下去”王把总一手拿刀,一手拿盾,怒吼着说道。

    城头上的兵丁和团练们都是拿着长矛大刀,做好了肉搏的准备,守城的人少,进攻的人却太疯狂,而且还有冷箭射,双方这么消耗下去,守城一方耗不起,还不如利用以逸待劳肉搏。

    “快快上来了”有人颤抖着声音大喊,外面流民的叫喊说明他们已经就在外面。

    呐喊一声,一只手扒在垛口墙沿上,一个流民头露出半边,早就等候在里面的兵丁挥刀砍了下去,直接剁掉了那手掌,露头的流民直接摔下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