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二爷你看,咱们选这个位置距离那西边的瓮城要远些,如果距离那瓮城近了,咱们爬墙的时候就会被左边攻击,而且守军会在瓮城里集合杀出来,到时候乱了阵脚,两边凸出的马面距离也稍远,不太用顾及。 ”侯五远远的指点说道,徐鸿举缓缓点头。

    城池并不是个正方形或者长方形,在城门处往往会有个凸出部,这里有里外两道城门,中间被城墙圈着一片空地,这一部分就是瓮城,战时敌人若打破外面的城门,里面还有一道防线,城内的部队也在瓮城的空地上集结整队,然后关内门开外门出击。

    马面就是墩台,指城墙每隔一段距离就会有一个前出的高台,可以攻击攻城爬墙的敌人,可以扫清城墙防御的死角。

    只不过瓮城的规制要地都能做到,马面墩台这个往往做不到全无死角,眼下流民们选的这个位置,两侧的马面墩台只能开满弓才能射到,但哪有那么多的弓箭可用?

    泥土、尸体很快就把不怎么深的护城河填平,被俘虏的徐州百姓又背着土包土袋向前走去,这时候,城头开始投掷木石了。

    “我是徐州百姓”

    “我经常在城门这边摆摊”

    这些被俘虏的百姓都在哭喊,城头砸下的东西却没有丝毫的减少,三丈多高的城头上抛掷下来的重物,足够杀人了。

    惨叫呼喊交织成一片,城下几十人被砸死之后,被俘虏的徐州百姓一哄而散,丢下手中的东西啊向后跑去,可流民们怎么会让他们逃走,那削尖的木棍恶狠狠的戳下去,又是不少性命丢下,只得再背土去城下,然后再被砸死,这么周而复始

    “剩下一百的时候报过来”侯五对一名汉子喊道,那汉子答应一声,又是向着城墙那边跑去,他身上穿着破烂衣衫,看起来和流民没什么区别。

    徐鸿举看着人声鼎沸的前方,又看看东边的方向,闷声说道:“现在就要开始吗?”

    “还不成,这种要紧关头,必须要在这边下死力去攻,别处才有机会,等俘虏来的徐州百姓死光了,就让大队上去”边上的侯五沉声说道。

    在被攻打的城下已经有了个泥土和尸体组成的斜坡,被俘虏的百姓又被逼回来的时候,开水从城头倾倒下来,有人直接就被烫死在城下,惨叫声震天动地,往来几次,被俘虏的徐州百姓没有几个人了。

    或许是因为开水浇下的场面太过骇人,那些拿着削尖木棍的流民也呆滞了下,整个场面有了些许的安静。

    城头上的兵丁们还好,差人和团练们都是哭喊着投掷东西,城下那些人可是徐州本地的百姓,没准还有自己认识的熟人,可在这个时候,什么都顾不得了。

    “还傻愣着于什么,快他娘的搬东西,快”城头军官和各级头目都在大喊,城内的民壮团练川流不息的把用掉的东西补充上来。

    “真要被流贼开了城,怕是肉都要让他们吃了,都打起精神”王把总吼了两句就诧异停下,转身朝着城下看去。

    刚才还有点安静,好像在流民大队后方有人大喊什么,然后这喊声从后向前传递,喊声越来越大,到最后成了巨大的声浪,城头有人在大喊,可却现身边的人听不到。

    “开城吃饱”“开城吃饱”城下的每一名流民都在这样大喊,前面的人开始奔跑,后面的人开始奔跑,整个大队都开始向前涌动,几万流民好似海浪,在这个瞬间突然有了海啸,好像要把这段城墙冲垮,把整个城池淹没。

    那王把总吓得后退两步,随即反应过来,大吼说道:“砸,砸,砸死他们

    不用他大喊,垛口后面的每个人都举起手中的东西向下砸去,每一块石头丢下去,每一根木头砸下去,都有血花飞溅,可没人能听到惨叫,因为整个场中到处都在吼叫。

    王把总喊完之后,晃晃头自言自语说道:“我怕个鸟,他们这么傻冲怎么可能上来?”

    城下的流民并不是一股脑的涌到城下,其实是按照平时已经分别开的各队轮流上前,把扛着的土丢下,或者直接倒在城墙前,自己成为了斜坡的一部分

    石块、滚木、开水都不断的倾泻而下,前面的人死掉,甚至没来得及死掉就被后面的人踩死,城下的尸体和泥土迅的堆积起来。

    流民们再怎么狂热,再怎么懵懂疯狂,他们也不是真正的疯子和傻子,随着进行,他们也知道冲上去会死,也有清醒的人想要落在后面逃走。

    “他是妖孽”“他想拖后腿”一旦有人想要逃跑,每队里的骨于就声嘶力竭的大喊,随即拿着手里的刀棍扑过来,将人驱赶回去,一向是慈眉善目的好心人手里也都拿着兵器,杀死每一个想要逃的。

    在这样疯狂的气氛下,清醒的人来不及逃避,更多的人已经被这个狂热疯狂的气氛同化,不管不顾的向前。

    “死了痛快,死了不用受罪”城下也有人这么大喊,或许这样的喊叫才是流民们的心声,几年大旱,家里的庄稼死绝,没有饭吃,可催缴租税的地主和官差却丝毫不手软,只能卖地卖房,卖儿卖女,即便这样还是无法维持生计,看着一个个亲人饿死在身边,甚至有人吃亲人的尸体。

    自己不想这么做,逃荒到外地,遇到了和自己差不多的人,每天除了饥饿就是饥饿,身边的人已经不像是人,看着好像地狱里的恶鬼,每天没完没了的走下去,说是去南边能活下去,每天都在饥饿之中,每天身边的人都在死去,那些好心人再说什么烧香和弥勒,有些人的确能吃饱了,但更多的人没这个机会,女人要和婊子一样用身子去换。

    今天来到城下,看着近四丈高的城墙,雨点般砸下的石块滚木,惨叫着的同伴,终于明白一切都是假的,这样的日子还不如死了痛快,死了就不用遭受这样的苦难,只是死前也要拽着别人

    到了这个时候,城下流民的情绪真正疯狂了,堆起的那个斜坡迅的变高变宽,距离城头越来越近了。

    “倒油快倒油”有人大喊着下令,可油锅不在正对斜坡这边,几个人手忙脚乱的运过来,却不小心翻倒洒落,外面的流民没什么事,城头上却有人在大声惨叫,滚油烫伤那可不是闹着玩的。

    手忙脚乱之下,还是有滚油倒了下去,再怎么疯狂的流民也敌不过烧开的滚油,一股熟肉的气味弥漫,无数人在斜坡上惨叫扭动,很快就没了声息。

    城头也好不到那里去,就连守城的兵丁都忍不住呕吐,估计以后很多人不会吃炸肉了。

    几锅滚油淋下去,总算把城墙附近清出了一块空地,流民们的攻势也慢了下来,因为他们昨夜准备的土包用的差不多了,要重新开始挖土向前。

    城内城外都在呼号,城外尘土扬天,没什么人注意到太阳已经升起很高。

    孔家庄来的刘程率领手下在徐鸿举等人左边,保持着百余步的距离,那些三山五岳响马盗匪一流,都围在刘程的身边。

    他们看着城下沸反盈天,各个都是目瞪口呆。

    “,这还真是有大才,几万人就这么被鼓动着去送死,要是时机合适,十万几十万也不是不能。”刘程坐在马上喃喃说道。

    “这徐鸿儒做教主之后,闻香教立刻在山东开花结果,现在江湖绿林谁不给他们几分面子,真是了不得”有人在边上接口说道。

    “现在这年景一年不如一年,这帮人岂不是越闹越大”说这话的那人声音都颤了。

    刘程在马上晃晃头开口说道:“老少兄弟们,咱大伙不用操那么多心,咱们大伙都做好准备,等城一开,咱们别耽误了自己财,四条腿要是跑不过两条腿,那岂不是要闹笑话。”

    这伙响马盗匪这才转了情绪,不少人在马上哄笑出声,有人更说道:“刘爷,咱们这次来是抹不开他家的面子,还真指望着破城财吗?这么多蚂蚁啃不动徐州城的”

    大家又是哄笑,笑的都格外大声,有人还禁不住紧紧衣服,攻城这场面尽管是远看,可还是让人浑身寒,看得稍微专注些,就觉得不似人间。

    “各位别笑,咱们又不是那些没脑子的流民,大伙都知道他们教门下了多大本钱,这么大本钱若是拿不下这徐州城,岂不是亏的太大了”刘程扬声说道,众人都是安静下来。

    这边说话也没什么隐秘,很快就是报到了徐鸿举他们那边,听到这个,徐鸿举冷笑了声说道:“想得倒是明白,二位,第二波要开始了吧”

    侯五和夏仲进对视了眼,侯五点点头说道:“土都装的差不多了,二爷在这里且看着,属下要去前面盯着了。”

    说完之后,侯五接过一件破布袍子披在身上,在十几名青壮汉子的簇拥下,朝着人群中走去。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