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混编的两队则是有些乱,那两队赵字营的兵丁都在吆喝着维持队伍,至于其他各处的队列,那就直接没法看了,东一堆西一堆的,有人闷头走路,有人彼此聊天,还有人低声抱怨,如果不是有骑兵经常绕圈来回跑动,只怕已经有逃跑的人了。   .

    “老爷,前面三里左右的地方有百余人的队伍,带队的是严管事,其他人都是拿着刀剑枪棒。”一名骑马的家丁回报。

    “你们别逞强,靠近了很容易被人现,要是被人盯住就有危险了,远远看着就回报,明白吗?”赵进先叮嘱了一句,如果是齐家三兄弟和老骑兵,甚至是牛马大车店的那些伙计他就不会这么说了,可眼前这个却是卫所子弟,弓马武技都不错,正是年轻气盛的时候,如果遇到敌人大队也和这次一样凑近了,那就不会像现在这么好运气了。

    那年轻骑兵在马上挠挠头,有些尴尬的答应了,打马离开。

    所谓严管事就是严黑脸,他在何家庄操持采买杂务,认得他的人不少,周学智被叫做周管事,他则是严管事,赵字营都是些良民子弟,很少有人知道他是城内赫赫有名的严黑脸。

    又继续向前没多久,赵进就看到了迎面走来的百余人队伍,为的除了严黑脸之外,另外一个人赵进也是认得,齐家村的齐二奎。

    隔着几十步远,严黑脸和齐二奎慌不迭的指挥身后的队伍去了路边,等距离十步左右的时候,齐二奎扯着嗓子大喊道:“进爷,一家有难,四方帮扶,二奎带着村里的乡亲和盐路上的兄弟共一百一十人,请进爷下令,水里火里,绝没二话”

    齐二奎手里拿着朴刀,他身后那些汉子个个都是健壮精悍的汉子,手里的兵器比不少团练们的都要齐整,着实要花费些好铁打造,刀剑枪棒都有,更有几个人背着弓箭,说是有乡亲,恐怕都是盐路上的盐贩私枭,各个凶神恶煞。

    可就这么一群恶徒,齐二奎吆喝的时候声音颤,他身后一于人个个低头,抬头的脸色也有些白,他们总算知道赵字营到底是什么实力了,且不说这前前后后近百骑兵游走环绕,就看看这整齐列队的二百骑兵,看起来好像一座移动的小山一样,站在边上就觉得喘不过气,马上的年轻人手持长矛,面无表情,一直看着控制坐骑看着前方,可齐二奎一于人就觉得浑身冷,这杀气也太大了些。

    赵字营大队没有停,赵进脚步也没有停,只是点点头说道:“好,这份情我记下了,你们跟上来”

    “得令”齐二奎这是在戏文上学来的套路,喊完这一声,兴高采烈的领着百余人向后走,他身后那些汉子脸上也都高兴的光,进爷也记得咱们这份情谊了,以后这好处有的是。

    骑马的老兵队,整齐前进的新兵队,混编的两个队,又到后面的团练队伍,再看看更后面那些堆满物资的大车,齐二奎一于人都是目瞪口呆,各个规矩了不少。

    各处乡勇团练也都和这些江湖人打交道,各处吃的也不是官盐,对盐路上的贩子和私枭都不陌生,齐二奎这一于人目瞪口呆,各处团练也都惊讶的很。

    “这不是齐家村齐老二吗?”

    “你是说那个盐贩子?”

    “就是那个,好大势力的,居然来这投进爷了”

    “那不是草包老七吗?那小子不是一直跑河上吗?怎么也来了?”

    齐二奎这队伍里的不少人都被认了出来,大多是江湖上有些名气的人物,齐二奎这一帮也认出了来自各处的团练,他们盐贩私枭并不是在徐州乡野横行无忌,对这些团练乡勇也要客气,少不得大家闹哄哄的彼此招呼,攀攀交情,还是石满强黑着脸过来吆喝了几嗓子才安静下来。

    严黑脸却跟在了赵进身边,解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都说流民入境,赵字营在何家庄全力戒备,但该忙的还是要忙,严黑脸和齐二奎操办盐货奔波,结果又到了分盐的日子,徐州地面上不少盐路人马聚在齐家村。

    也就是这时候有人传来了消息,说流民过河了,齐家村老弱妇孺都连忙逃难,可这帮盐贩私枭却不怎么怕,一来是徐州地面熟悉,随便找个什么地方逃跑躲藏,外来的流贼追不上,二来是没王法的事情做多了,想趁着这时候个财。

    严黑脸年纪大,心性稳重,看着老弱妇孺都逃了,剩下这百把人可用,就出主意说道一起去何家庄,那边安全,而且沿路可以看看有什么买卖做,大伙天天听人讲赵进,可不少人还没看过,这次有个机会,大家哄然答应。

    流民大队都靠着城池,齐二奎他们都是地理鬼,远远的兜了个圈子,还找了个已经没人的村子吃了顿饭,这才朝着这边来。

    半路上就遇到宣讲吆喝的骑兵,一询问才知道赵进领着大队人马去救徐州,和团练们的害怕为难不同,这帮盐贩私枭稍一合计就决定加入进来,赵进杀响马灭僧兵大破云山寺的事迹官面民间不知道,江湖上早就传遍,大家都觉得赵进有胜算,这一铺值得赌一赌,不管是进爷的人情,还是接下来趁乱打劫,都有大便宜赚。

    “进爷,这伙人也算是厮杀汉,不过比不得咱们赵字营,而且靠不太住。”严黑脸倒是知无不言。

    赵进点点头沉声说道:“多一个人多一份力量,严黑脸你有功,我记着的

    严黑脸上的忐忑登时换成了灿烂的笑容,自己也堵对了这一铺

    “老爷,前面有五骑自称乐家兄弟,说是要来和老爷一起去救徐州”严黑脸这边的事情刚说完,又有前面游动的骑兵回来禀报。

    严黑脸说完之后还没去往后队,赵进直接看向他,严黑脸知趣的解释说道:“进爷,乐家五兄弟是捞浮财的,几个人本事不差,又有马匹,有时候给大户看家护院,有时候则跟着杆子于活,反正是谁给银子就给谁卖命,徐州地面上也有点名气。”

    “有做过伤天害理的事情吗?”赵进开口问道,严黑脸回忆了下,摇摇头说道:“他们兄弟几个在本乡本土求食吃的,而且住在乐家村,真要做了那样的事情,早就呆不住了。”

    说话间,已经看到路边有五名大汉站立,身后带着坐骑,一看赵进他们过来,其中一名大汉大喊说道:“进爷,小的乐家兄弟,愿意随进爷一起去救徐州,请进爷指派”

    “好汉子,赵某不会亏待你们,骑马跟上,听董冰峰的指挥”赵进笑着摆手说道。

    那五个人齐齐作揖,然后翻身上马,跟人打问谁是董冰峰。

    之所以问有没有做过伤天害理的事情,是担心那些翻了重罪的江湖人借机洗白,一同过去援救,就有了官府和赵进的人情,等于是托庇过来,赵进可不愿意被别人钻了这样的空子。

    “五里庄团练八十七人,愿同进爷前去救援徐州”

    “跟上来”

    “小的白家兄弟,愿听进爷驱策,救援徐州”

    “跟上来”

    “在下杨继盛,带家中丁壮三十口,愿从进爷一同救援徐州”

    “跟上来”

    “永固山”

    “赵家圈”

    “房村集”

    随着队伍的行进,在路边总有或多或少的队伍人群,他们有的装备精良,弓马齐全,有的只有几口刀几把枪,其余的都拿着农具,还有的只有削尖的木棍,他们有的是江湖人,有的是村庄里的乡勇团练,还有的没什么来历,就是觉得该去救徐州,就拿着手边的家什赶过来。

    赵进总算明白如惠要安排骑兵沿途宣扬了,本来自己只是召集了何家庄周围和来到何家庄避难的那些人手里的乡勇团练,而现在许多知道这件事的人都主动加入进来,面对徐州城下几万流民,多一个人的力量也是好的。

    从何家庄出一个多时辰之后,赵字营本队之外的人马已经觉得枯燥,开始担心战场上的遭遇,士气也变得低落,可随着沿途不断有人加入,大家的情绪渐渐高涨起来,原来咱们这是义举,是万众来投的,这事做得光彩,不管先来后到,大家都感觉自家慷慨豪杰,人人挺胸抬头,于劲十足。

    除了沿途加入,要跟着赵字营一起去城下救援厮杀的力量,沿途的村庄聚落还主动做出了犒劳的表示,刚出那一个多时辰,路过第一个村庄的时候,里面只来得及端出热水,牵了两头羊出来,赵进自然是推拒,等到了第二个村庄的时候,那边已经炖肉烙饼,大队一过来就端出犒劳。

    眼看着就要到午饭时分,赵进吩咐后面的马车收下,然后照价支付了银钱,那个犒劳的村庄还和赵进推拒了半天。

    平时大伙混杆子、跑江湖,各处唯恐避之不及,团练乡勇也未必怎么招待见,经常有人在背后吐口水骂娘,说这是给大户当狗,可今天不同,沿途百姓都是满脸热情,拿出平时舍不得吃的好东西出来犒劳,这样的待遇大家那里感受过,一时间这于劲又多加了几分。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