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今天撒出去的骑兵回报,说没什么异样,黄河上一切照旧。 ”赵进沉声说道,说到这里赵进脸上禁不住有苦笑,摇头无奈说道:“四里八乡的没几个走的,大家都呆在家里不动,听说怀疑咱们有什么图谋,借机赶他们走,吞他们的田产。”

    众人一愣,都是摇头。

    如惠推测徐家会和流民死战,徐州上下都是这么想,现如今流民所在之处消息断绝,大家也只能去推测,

    徐州黄河北岸的情形和大家推测的并不一样,流民并没有十万,看到黑压压一片人群,谁还会细细点数,只是朝着多的去估计,实际上流民是四万不到

    自郓城县向南,沿途不断有流民汇集,不断的破坏沿途村庄,裹挟百姓,但同样有大批的流民支撑不住饿死病死,还有和沿途乡勇团练甚至官兵冲突战死,也有人中途散去偷跑,这么不断的进进出出,维持在四万不到的数目上。

    一路南行,老弱病残都死掉了,没有多余的食物给他们,他们也抢不过青壮,现在的流民都是青壮男女。

    每天依旧饥饿无比,每天依旧有饿死的人,不过饿死的人越来越少了,绝大多数人在两天内多少都能吃点东西,有人甚至还能半饱,就这么维持着不断向前。

    同时流民队伍的组织变得比先前严密了不少,尽管大批饿死,可那些带头“好心人”却活的很好,每天鼓动大家向南,每天宣讲什么弥勒,什么老母,什么真空家乡,什么现在有大难,将来是极乐。

    在这样绝望的气氛中,在每天不断的鼓噪中,在饥饿的虚弱中,这些流民大多已经深信不疑,那些带头的“好心人”说什么他们就信什么,让他们做什么他们就做什么。

    在山东地面上,刚从郓城县出的时候,想要冲进守卫严密的围子寨子里吃口饭很难,往往不管不顾的冲,死伤一片只能退下来,可越到后来,能打开的庄子寨子就越多,山东处处遭灾,也没什么缴获,可毕竟是个补充,灾民流民们以为这是因为自己的虔信,以为有了保佑,实际上因为他们没有了老弱病残的累赘,越来越有经验。

    流民里也有格外勇武拼命的,也有伶俐善于鼓动的,这些人都过得比别人好不少,他们渐渐的成了这队伍的骨于,每天帮着“好心人”鼓动,帮着维持秩序,也曾有某些小队想要回家想要去别处,都是被他们现,然后彻底灭杀

    进了南直隶徐州境内,开始连破了两个小寨子,不少人都能吃了个半饱,很多人的心气都高了起来,摩拳擦掌的想要开更多的围子寨子,远远看着沛县县城,大家都很想过去,不过大队一直向南,走到什么茶城和境山一带,已经颇有经验的流民知道这里有大庄子,开了之后肯定好处多多。

    但这个庄子出人意料的难啃,原来大家伙咬着牙冲上去,前面的人肯定要死,那是倒霉,也是解脱,后面的人再上,往往乡勇团练就抵抗不住,没曾想这个庄子里面青壮众多,兵器齐全,居然还有火器,靠近了土炮轰鸣,丢了几百条性命后,带队的不敢再去攻打了。

    不过这庄子倒也懂得做,居然还给出些粮食来,流民队伍和这个庄子拉开距离后才敢生火做饭,无非是抢来的锅灶煮粥,再把什么野菜草根一切能吃的丢进去乱煮,味道不敢奢求,吃饱都不敢说,无非是能维持着活下去罢了。

    若在境山上向下看去,野地里处处篝火,每堆篝火周围都有不少流民聚在一起,火堆边上有人在声嘶力竭的宣讲,原来这是“好心人”们做的,到现在,有很多口才好的流民也上去讲了。

    “真人说向南就能活,南边徐州城里的粮食堆的山一样高”

    各处宣讲的东西都差不多,无非是徐州城内有多少好东西,粮食多的吃不完,而且猪羊也养了不少,只要打开了徐州城,不光能吃饱,还能吃肉。

    这些话要在平时,大家都当他是个笑话,京师好东西更多,那和你有什么关系,可到现在,每个人心里都好像有火在烧,大家被饥饿折磨的太久,只想着吃一口饱饭,大家已经习惯了听这些“好心人”的鼓动和宣讲,不会怀疑什

    快要进入南直隶的时候,有人开始说徐州这边,说什么朝廷赈济流民灾民的粮食被人克扣,全都存在徐州那里,这些话撩拨的大家极为愤怒,身边至亲好友不断的饿死,害得大家只能南下求活,原来这些东西都在徐州

    大家也不都是专心听讲,有人总是扭头看一个方向,那边和流民的大队分隔开些,火堆烧得旺,沿途抢来的车马粮食什么的都停在那边,大家都想去那边,因为去那里就能吃饱,甚至还能被提拔起来做个头目。

    从北到南走了几十天,大家都知道有人领着大家向前走,领着大家的人应该就在那边呆着,但所有人都在被饥饿折磨,顾不上想太多,他们只知道身边的男人去了那边,回来后就是个头目,有些女人在那边伺候,气色看起来变好了。

    “今天不少骑马的人过来了,我还以为是要打咱们的”篝火旁边有人低声议论,但立刻就被人制止,不知不觉之间,每几百名流民都完全听命于

    那个分隔较远的人群和流民不一样,围着篝火的流民很散乱,东一堆西一堆,而在这边,外围一圈都是青壮汉子,他们各自成队,注意着所在的方向,他们穿着虽然破烂,却丝毫不见瘦弱,若是擦去脸上的泥土,还会现气色也不差,他们手边不是削尖的木棍,抢来的柴刀和斧头,而是钢铁兵器,刀斧长矛都是齐全。

    这些青壮汉子有五百人左右,不断有人站起去往流民的大队之中,有人则是回返,不断的轮换交替。

    而且在这些青壮汉子围绕的内圈,则是抢掠来的大车环绕,大车边上又有几十名精悍的壮汉或坐或站,大车环绕之中,则有一个火堆,四名大汉围着火堆,正在那边低声交谈,为的那人正是徐鸿举。

    流民们很嘈杂,不时的有齐声呐喊爆出来,这是颂扬弥勒和老母名号,在这嘈杂声中,突然在另外一个方向,传来了嚎叫和呻吟。

    徐鸿举转头看了看,回过脸皱着眉头说道:“刘程,你手底下这些憋得就这么狠,这么脏瘦的货色都要?”

    这刘程正是带着马队突袭何家庄的那个,孔九英手下的骑兵领,听到徐鸿举这么说,他于笑了声,没所谓的说道:“要是这么差,你们也不会用这么久,多少都有点样子,兄弟们吃个新鲜,难不成二爷舍不得。”

    徐鸿举盯了刘程一眼,闷声说道:“让他们动静小点,马上就要做大事了,万一激起别的岔子,那就前功尽弃,等开了徐州,什么货色没有。”

    刘程嘿嘿笑着站起说道:“就听二爷的指派,不过我的人我管,其他杆子我可管不了。”

    “七炷香的,跟着刘爷过去,不服的就宰了,传我的话,谁要不听,老子连根绝了他们。”徐鸿举恶狠狠的说道。

    大车边上立刻有一名汉子大声答应,除了刘程自己带着的人之外,又有几十名汉子跟着过去,火堆前面只剩下三人,等刘程走远了,坐在徐鸿举左边的那个汉子才低声说道:“二爷,孔老虎的人都是这样的货色,没必要置气,咱们自己人带的少,等到了城下,还要他们帮忙,忍忍吧。”

    “侯五,我不是为这个生气,我是气这边的徐家。”徐鸿举咬着牙说道,说完这句,他看了看左右两个人压低声音说道:“老侯、老夏,咱们洗了这个徐家怎么样,要是能成,哪怕不去徐州也值了,里面的香徒不是传信出来了吗?不管是官家还是私下,他徐家库里的兵器无数啊”

    侯五和夏仲进对视一眼,侯五摇摇头劝道:“二爷,这个徐家不好打,他那挖矿炼铁的几千青壮可和咱们这些不同,那是一起做工做事久了,都是一身力气,豁出来打不必那些围子寨子里的团练差,而且徐家不缺兵器,那天还亮了火器,如果真要动手,咱们打不下耽搁了时间,山东和南直隶的兵马调集过来,那就真的是大麻烦了。”

    夏仲进点点头,接口说道:“二爷,主上的意思很明白,这次关键是让咱们自家人有个经历,能历练出来,再说了,这徐家庄算什么,拿下徐州不比这个强百倍。”

    说起这个,徐鸿举立时变得焦躁无比,闷声说道:“一共才给了十套甲,一千口刀,这点东西也能破城,还不如直接就去洗了何家庄,开了那里,比徐州赚的多多了。”

    看着左右的不接茬,徐鸿举恨恨的又骂了句,嘟囔着说道:“恐怕那帮人早就逃进城内了,毛都洗不掉一根。”

    “二爷,咱们这边差不多有四万人,现在有不少人都对咱们死心塌地,徐州城下不知道要死多少,死了的不算,活下来的对主上可是有大用的,这样的人多起来,咱们何必在乎一个徐州,济宁州、临清州比这里富裕多少倍”侯五说得严肃了些。

    夏仲进又是接口说道:“而且这徐州咱们也未必开不了,真要开了,境山徐家的兵器也就给了。”

    徐鸿举深吸了几口气,猛地朝地上吐了口唾沫,恶狠狠的骂道:“这个徐大脚,臭小娘,要是落在老子手里,非得弄到宅子里当香炉”

    说完这句,徐鸿举已经冷静不少,他开口说道:“侯五,你派人再去看看船的事情,这个千万不能出差错,老夏,你领着人各处走走,咱们抓到的这些人千万不能乱,山东那边几处闹起来的都被平了,官府也开始赈济,万一这些走漏风声,就要哄堂大散了”

    大股流民过境,向来是朝廷和官府的大忌,往往会调动官军围堵,地方上也会有相应的赈济,从郓城县向南的这几万流民当然是官家的眼中钉肉中刺,但郓城县这边流民行动的同时,山东各处都爆了民乱,连续几年闹灾,官府也是焦头烂额,赈济也跟不太上,反倒是郓城县的大股灾民开始南下,这才惊动各方,迟迟不来的赈济好歹到了些,山东各处的兵马也开始聚集。

    可眼下的局面是各扫门前雪,流民在山东是大祸,既然到了南直隶这边,那就不是山东的大祸了,南直隶这边也在闹灾,也有流民之祸,但凤阳府是皇陵祖陵所在,邳州是漕运枢纽所在,这两处最为要紧,徐州却没什么人管了,大家都觉得反正一时半会过不了黄河,慢慢收拾也来得及。

    徐鸿举率领的这支流民也算上有天时地利人和了,他所做这些,就算事先计划的再怎么周到也没用,参与的人都有半途而废的准备,却没想到居然顺利的接近目的地了。

    流民一路上堪称顺利,可要做的事情却出了岔子,这才是徐鸿举大怒的原因。

    和几万浑浑噩噩的灾民流民不同,徐鸿举和手下知道自己要做什么,他们也是一直没有停下。

    流民们没有注意到,队伍里总是有几辆牛马拖拽的大车,抢掠来的东西,粮食下去,金银细软什么的却很少见到,个别在队伍边缘的流民则经常看到有几辆大车离队北去,当抢来的金银细软达到一个数目的时候,就会用大车装着回郓城那边,用闻香教的飞签和朝贡路线运送,不会有什么闪失。

    而到了徐州,大车足有四十多辆,这不是为了抢掠,而是为了装运事先订好的兵器,兵器自然是徐州境山徐家产的。

    徐州境山徐家,在天下间的铁业生意中举足轻重,所谓“南佛北徐”说的就是,广东的佛山和南直隶的徐州。

    铁器用处众多,工具农具是大宗,兵器也是大宗,官军的兵器按照规矩都是向官营的匠坊采购,可那里克扣材料,粗制滥造,根本没办法用,有挥刀杀狗,刀断狗跑的笑话,这样的兵器自然没办法上阵杀敌,好在从兵部一直到下面的军将,没什么人在意,军饷都克扣万端,谁还理会兵器,应付个意思罢了

    下面的兵卒可以糊弄,上阵也没什么人理会死活,但各级将佐的亲卫家丁就含糊不得了,他们是军队最核心的力量,冲杀敌军,护卫主将都要依靠他们,兵器甲胄自然也要精工打造,一件两件可以找铁匠铺子,要是批量就只能在徐家这样的地方采购,富贵豪门的护卫私兵是看守自家,这个当然更不能含糊,所以也是等同亲卫家丁的例子,也要采购质量上佳的兵刃才行。

    除了南直隶之外,徐家的兵器生意做到周围几省,甚至更远的地方都有买卖,而且这样的大宗兵器交易是合法的,私铸兵器这一般都和谋反扯得上关系,官府肯定会从严重办,可徐家这样,东西卖的都是参将游击什么的,甚至几处镇守太监的卫队也在这里买,南京勋贵那边也是不少。

    更不用说徐家这几十年来,不是徐家族人,就是徐家供养的士子在朝廷做官,基本上都是工部一系,最近这位是徐家族长的堂弟,如今已经是工部侍郎,工部这边在徐家采买铁器也不是一年两年的事情了。

    这方方面面加起来,徐家的兵器生意已经算是合法,官府根本不会在意了

    合法的生意赚钱,非法的买卖暴利,武备生意更是如此,江湖绿林的人物做得是刀头舔血的勾当,整天生里死里打滚,有上佳的兵甲在手,成事活命的机会都大了许多,官兵采买兵器当然按照市价付钱,可这些人本来就是犯王法的,他们想要买徐家的兵器就要翻几倍十倍甚至更多的价钱了。

    但你出得起银钱,徐家也不会卖,这么多年的煤铁生意做下来,徐家当然知道界限在那里,也知道盯着徐家这份产业的人有多少,所以一直是谨慎小心的很,他们只会把兵器卖给有资格买的人,至于买下了这人再卖给那里,那就不是徐家的事情了。

    云山寺家大业大,横行徐州,他们养着护寺僧兵,采买武器官府也是允许,但细账没什么人会注意到,没人注意到云山寺每年僧兵总是用“坏”许多兵器,然后要从徐家这边重新采买,这些淘汰下来的“烂”兵器,大多是转手卖出,云山寺在这里面大其财。

    在三年前闻香教搭上了这条线,由何伟远出面购买,然后运回山东,开始时候闻香教上下做得很小心,每次进货的数量都不大,慢慢的增加,等到了开始大批量采购的时候,何伟远被灭门,云山寺也被赵进打垮,这条线一下子断了。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