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大家沿途走过,就好像蝗群过境,莫说是粮食,能吃的野菜草根,田鼠野兔,都是被一扫而空,怎么还会有粮食?

    可绝望等死的人们只想要希望,有一根稻草他们就要抓住,何况这是真人的指点,何况真找到了粮食,他们已经习惯听那些主心骨的话了,加上这些原因,一被号召,就下意识的跟从景从。

    每天都会在南边找到些粮食,粮食不多,找到的熬粥能维持一顿甚至一天,找不到的依旧会饿死,不断的有人死去,不断的有人加入,但队伍就在这微薄的希望下,一直向南走去,沿途经过的村庄坚壁固守,有的挺了过去,有的则被打破,活下来的人加入流民队伍,沿途的城池都是如临大敌,不过出乎他们意料的是,饥民流民只是过境。

    没什么人注意到,在流民队伍里开始有一些健壮汉子进入,他们穿得很破烂,脸上脏污,可细心人总能看到他们的气色不太对,可在这样的局面下,又能有几个细心人注意到。

    流民大队里未必万众一心,有人想要离开,想要回去看看家乡是不是缓和点了,还有人运气好,抢到了比较多的粮食,就想着带粮食去往别处,也有些人觉得不对劲,这么一路向南要去那里?所有这样的人都死掉了,也没什么人注意到他们的死亡,死人是再正常不过的,尤其是在这样的队伍里。

    生在凤阳府淮河流域的事情稍有不同,凤阳驻军奉命驱散流民,本来不怎么用心作战的几个游击,不知道为何,各个勇气十足,驱赶兵马向前,流民足有十几万,却比不上拿着兵器,有组织有训练的大明官军,刚一接触就被驱散,据说淮河都被染红,大部分的人四下逃散,也有部分在粮食的诱惑下向北缓缓移动。

    凤阳府这几年的年景倒还好,灾荒一出,灾民们彷徨无计,不用什么真人神仙的伎俩,只要用粮食诱惑,只要有那么几个看似关心大家的主心骨出面,大队就会跟着行动,同样的,也有很多不是灾民的壮丁汉子混了进去。

    凤阳各处也是坚壁清野,但凤阳中都镇守以下,巡抚以下,严令各处不得示警,不得上报,因为这些流民一出现,就等于把灾情宣告天下,只要出了凤阳,那就和他们无关了。

    不管官府怎么封锁消息,民间总有知道的渠道,徐州紧邻凤阳,大批流民北上的事情很快就是知道,徐州上下立刻紧张无比。

    但让大家没想到的是,这些流民去了淮安府,最后朝着邳州的方向去了。

    淮安府水网密集,靠着凤阳府的区域都还算富庶,流民来到这边总能有些补充,不过淮安府有淮盐,是赋税大宗,又有河道,这是天下命脉,绝不能容许流民祸害,南京顾不得埋怨凤阳府,马上开始动员兵马进剿追击,但反应的毕竟慢了些,还是有近万流民逼近了邳州一带。

    灾民流民们的行动不比行军,他们走的极慢,差不多五月十七那天,邳州一带才开始警备。

    那边的消息徐州自然知道,不过徐州上下提起此事都是幸灾乐祸,即便是官府里也是如此,州衙六房各个兴高采烈,连捕房这边也是如此,捕快们坐着,差人白役们站着,各个口沫横飞的议论。

    “活该,他邳州夺了咱们徐州的漕运,让咱们这世面一天天败落,报应来了吧”一个捕快大声说道,下面响起一众附和。

    “等那伙饿肚子的乱贼祸害了邳州,没准又要从咱们这边走运河了,到时候大家好日子又来了”又有扯着嗓门喊的,下面轰然叫好。

    “你们知道乱贼为什么不敢来咱们徐州吗?那是因为咱们徐州英雄豪杰多,他们来了,都不用官军出面,赵大少爷和陈大少爷就把他们平了。”有人笑嘻嘻的说道,这个所有人都在叫好,总捕头陈武和赵振堂都值得奉承。

    说完这句话之后,大家都看向角落里的陈武和赵振堂,这老哥俩正在那边喝茶,也听到这话,脸上全是笑容。

    正在这时候,捕房外响起了急促的马蹄声,捕快和差人们都是安静,捕房在衙门外侧,能听到动静,这么急的马来到,肯定不是小事。

    马蹄声一停,有人脚步匆匆的跑进来,或许是有人上去阻拦,那人气喘吁吁的大喊说道:“急报,急报,流民十万已经出了山东,现在已经到了庙道口,沿着泗河还在向南”

    话说到一半,拦路的人估计就是让开,这人边喊边朝着里面跑去。

    捕房里已经鸦雀无声,过了一会才变得轰然,每个人都在议论,每个人都被消息震惊了。

    “十万流民这可是十万咱们徐州地面才多少人”

    “鱼台那边几个大庄子,不是什么孔老虎的产业吗?难不成他也被洗了

    “庙道口,那边有个巡检镇着,看来是这巡检派人报信。”

    “担心个,那帮饿肚子的还能过了黄河不成,莫说是十万来,就算一百万也都淹死了”

    议论纷纷,大家你一句我一句,越说越是靠谱。

    “怕是不用怕的,淮上流民几十万,凤阳那边出了只怕不到一万兵,咱们徐州这边可是有个参将,手里面光骑兵就近千,什么贼平不了啊?”

    “那赵进?”说这话的时候,情不自禁的压低了声音。

    “那就不成喽,战阵之上还得依靠朝廷的大军,赵家那小子是乡野间械斗的本事,这种场面做不得数。”听到这话的人,都默默点头赞许,有道理啊,朝廷的兵马再烂那也是官军,肯定是好用,这豪强私兵再怎么着也就是江湖一流,大阵仗就不行的。

    那边坐着喝茶的陈武和赵振堂已经从座位上站起来,他们的脸色很不好看,倒不是因为听别人说自家孩子不行,而是这十万流民过来,对徐州是大祸,身为徐州土著,怎么可能高兴起来。

    正在这时候,一名捕快从外面转了回来,进屋之后嘟囔着骂道:“这天太于了,靠着黄河都觉不出水汽来。”

    说完这句才觉得屋子里气氛不对,这捕快禁不住一愣,不过不怎么在意的说道:“各位听说没有,邳州那边闹大了,漕船都有不少被烧,漕运也断了。

    这事大家也都知道,很多人点了点头就继续议论,那捕快看着众人没理会,又是说道:“断了漕运可是天大的事情,刚才街上看着周参将出城了,说是领着亲卫先去东边的营盘,汇集兵马去徐州平乱,啧啧,参将亲去,这多大的场面。”

    他本来就是卖弄个消息,起个话头,只是他话音未落,捕房屋子里已经鸦雀无声。

    就这么大眼瞪小眼的继续安静,突然之间就炸开了,大家七嘴八舌,都是不管不顾的向外走去。

    “回去搬家”

    “得找个地方躲躲”

    “要遭大难了”

    “都他娘的给老子站住”陈武的一声咆哮让屋子里的人安静下来,赵振堂冷着脸说道:“你们要去哪里?外面有城墙挡着吗?有护城河吗?出城就是找死?你们脑子坏了吗?”

    连续几个问题问出,已经有些慌乱的众人都是愣住,随即脸上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几个人狠狠的抽了自己一耳光,嘟囔着骂道:“吓糊涂了。”

    不过随即这些人又是躁动起来“得找人告诉城外的亲戚,让他们进城来躲避。”“皇天,我那婆娘刚领着孩子回娘家。”

    陈武和赵振堂对视一眼,赵振堂转身喊来身边的人,盯着说道:“小五,你这就骑马出城去何家庄,把这件事告诉小进他们,快去”

    那年轻差人点点头,喊了两个同伴,挤开捕房里乱哄哄的人群,向外走去,他这边刚出了门,却看到知州身边的王师爷提着长衫下摆快步跑来,王师爷脸色难看的很,看到捕房里这乱哄哄的样子更是皱眉,在门口扬声招呼着说道:“老陈,安排十个会骑马的,二十个腿脚利索的,拿着兵器,护送知州大人出城。”

    “他娘的,太尊也要跑?”捕快们都是地头蛇,加上赵进的崛起,他们只认陈武和赵振堂,对这知州不怎么看重,听到这话,禁不住脱口而出。

    王师爷此时也顾不上什么斯文了,破口大骂道:“扯你娘的臊,大人要去追周参将,让他护卫徐州,这么大个城池难道指望你们这帮大爷。”

    总捕头陈武和赵振堂喝骂几声,让众人住嘴,然后开始点名,青壮马快,有些武技的差人马上凑齐了人数,听说知州是做这个,倒也没什么怨言,急忙跟着去了。

    捕快差人们或者打个招呼,或者偷偷的离开,大家倒不是要出城,都是急着回去布置,这样的局面下,家里最起码要多屯点粮食。

    知州衙门从来就是个筛子,谈不上什么保密,六房书办小吏们的动作同样很快,大家这么散出来,消息怎么可能藏得住,等到几十名差役护着知州的轿子出城,连将信将疑的人都不得不信了。

    全城立刻炸开了锅,消息快的粮商立刻提价,即便这样,粮食还是被抢了个精光,周参将领兵去邳州的事情也不是秘密,等大家反应过来这件事之后,城内的慌乱更是加剧,人人不知所措。

    城内的士绅豪门,比寻常百姓更早知道消息,但他们的应对也没有太多的办法,大家都知道凤阳府闹流民,也知道邳州那边闹流民,又知道山东那边大股流民过来,河南那边也不太平,而且到这个时候逃出去,半路上也未必保险,徐州各处也有小股流民活动,唯一的法子也就是躲在城内保险。

    每日坐镇货场读书的王兆靖差不多和衙门同时得到消息,得到消息后,他立刻命令酒坊停产,命令家丁和酒坊青壮做好戒备,然后把自家的管事和头目都叫了过来。

    “谢天谢地,老爷果然是有福之人,早半月就去南京那边访友了。”王家的管家双手合十,喃喃说道。

    说完这句,这管家又说道:“少爷你八月乡试,要是耽误了怎么办,可现在去什么地方也不保险,半路都是乱民。”

    “眼下只能呆在城内,而且黄河天险,山东那边的流民也很难通过,不用担心太多,不过,赵兄那边却是麻烦,他们那里地势稍高,一马平川,万一有大股的流民过来,无险可守啊”王兆靖冷静的分析说道,但也是很担心。

    “少爷,你今年乡试,就该早去南京住着”老管家絮絮叨叨的还要说话,王兆靖也不理会只是转头对河叔说道:“河叔,你带着几个人去一次何家庄,把这事告诉赵兄,然后告诉他们,酒坊出酒我停了,城内积存的高粱我会比市价低一成卖出去。”

    河叔一愣,开口问道:“少爷,这个合适吗?”

    “城内慌乱,大家都要屯粮,如果我们还要耗费粮食产酒,肯定会招来众怒,不如把这些粮食卖出去,反正买来时几乎没有花钱。”王兆靖开口说道。

    那边河叔点头答应了,急忙回去备马出城,河叔和几个同伴骑马出城的时候,正看到知州的轿子也出了城。

    赵进知道消息的时间比城内稍早,但仅仅早一个时辰不到,因为流民过境,商路断绝,那些来往的商贩们不是躲起来,就是藏在城内不敢出来,谁还会通风报信,所以大家得到消息的时间差不多。

    “孔老虎说话还真和放屁一样,说是互相不妨碍,可他把这么多流民放过来了,大凡要打,怎么可能就这么过来,而且连个消息都没有。”吉香恨恨的骂道。

    流民从鱼台那边进入徐州境内,恰好是经过孔家泡河沿的庄园,庄园里面粮食多,流民们自然要洗掠一番,孔家这样的豪强显然不会坐视,双方必然要生冲突,双方这么一打,肯定会惊动四方,消息自然会传过来,而眼下这个局面,说明流民在泡河沿那个范围内根本没有冲突,甚至得到了资助,不然不可能这么快。

    别看孔九英只能派二百多骑兵来徐州,可在泡河沿自己的庄子上,四五百骑马的青壮,几千步战的乡勇完全能够动员起来,这样有组织的豪强团练面对一盘散沙一样的流民,胜算不小,必然会有恶战,但眼下这个情况,显然是没有什么战斗,就这么相安无事的过来了。

    陈晃盯着空地上的练兵,闷声说道:“山东和徐州相邻的地界被流民搅乱,消息断绝,咱们不知道也应该,只不过按照这断断续续的消息,流民也不应该来的这么快,比咱们想的快了十天还要多,有些该停留的庄子城镇,他们就没有停,好像一路奔着徐州来了。”

    流民饥饿,好似蝗虫,过境的时候会扫清一切能吃的东西,每到一地就要扫荡一地,这需要时间,赵进他们很早就从商贩和江湖人口中知道了大股流民在山东活动,当时也考虑了到徐州这边的可能,算计路程,路上那一个个的城镇村落扫过去,到达徐州境内最起码也得半月以上,何况还未必回来,没曾想来的这么快。

    站在赵进身后的如惠看了看刘勇,这才开口说道:“现在各处都过不了流民那边,我们知道的不比别人多,不过属下觉得也不必太过担心,虽说黄河天旱缺水,可对那些流民来说依旧是天堑,他们过不来。”

    赵进没有出声,只是环抱双臂看着空地上的方队,现在的方队已经是横二十竖二十的四百人方队,新丁们的脚步也越来越整齐,而且现在不用人来喊号子,在队伍的右侧,有一名家丁不太熟练的敲打脸盆大小的扁鼓,还有一名家丁手持唢呐跟在他身后,鼓声敲动,那家丁突然吹响唢呐,队伍停住,长矛自第一排次第放平。

    何家庄夜战那一次,赵进呼喝口令嗓子都差点坏掉,然后就找来了鼓手,将步点口令化为鼓点,让家丁学习敲鼓,队伍跟随鼓声前进,又让人学习唢呐,用唢呐声出号令,专心训练,现在已经很有样子。

    赵进在那里默不作声,边上的刘勇犹豫了下说道:“大哥,郑全那边已经控制不住传头了,城内有些人活动也是鬼祟,城外的完全是不听号令,他那边能传来的消息也是有限,没什么有用的。”

    “我听人说,一有灾荒流民,白莲教之流就会在里面煽动,试图乱中得利,看城内闻香教的动向,这伙流民应该少不了闻香教的参与。”赵进淡然说道

    说完这句,赵进抬起手臂向前一挥,鼓声一顿,变得急促些许,停顿下来的方队立刻提起长矛开始小跑前进,空地上的尘土扬起,赵进眯起眼睛看着说道:“前面整齐,后面散乱,不过样子已经不错了,你们觉得要怎么应对?”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