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徐鸿儒说完这句,将手中簿册放在一边,又开口问道:“成武和单县两处偷盗教产的传头处置了没有?”

    一名老农模样的人躬身站起回答说道:“主上,四个传头已经被关进了香堂,只等主上的法旨。 ”

    那边徐鸿儒点点头,那老农犹豫了下,闷声说道:“主上,这几个人一时糊涂,他们家里也是难为,看着派下去的粮食多,不该起了贪心,还请”

    “必须用天火加身的大刑。”徐鸿儒冷冷说了句,那老农一个哆嗦,徐鸿儒的语气变得严厉,肃声说道:“教众困苦,本教理应救济帮扶,但这次是大事,他自家多吃一碗,那些受苦的百姓就要多死几条人命,本教的大计就要耽误,这等因小失大的败类,必需要严惩”

    那老农连忙领命,坐下时身体还有些抖,客厅里愈的安静。

    不过此时徐鸿儒的语气放缓,笑着说道:“各位这两个月也是辛苦,五月的朝贡各位可以少交两成,若事情办的得力,本座这边还会另有赏赐。”

    听到这个,刚才还有些沉闷的气氛一下子活络起来,左右两边无论打扮模样,都是面露兴奋神色。

    闻香教各处分会定期上缴朝贡财货,这个数目不小,但却很难隐瞒克扣,因为闻香教层层密报,自己做些手脚,很容易被手下和身边人举报,撤掉位置不说,还要有严刑伺候,而且这位徐教主极为精明,山东和周边各处分会都有他的耳目眼线,什么事情都瞒不住,所以大家都不敢克扣。

    可下月少送两成,等于是给大家留下了两成的财货,这可是好大一笔,财帛动人心,一于人当然兴奋。

    徐鸿儒脸上也有了笑容,这时边上一名大汉说道:“主上,如今山东处处灾荒流民,各处信众都是大涨,官府也都是焦头烂额,这正是做大事的好时机,这样的局面,只要主上一声令下,地上便是佛国家乡。”

    众人又是安静,齐齐的看向徐鸿儒,每个人的眼神都变得狂热,而徐鸿儒却在缓缓摇头,然后沉声说道:“还不是好时机。”

    那大汉一愣,没等他继续说话,徐鸿儒解释说道:“现在遭灾的也仅是山东四个府,南直江北的凤阳府和徐州,河南黄河沿线的三个府,山东这边重些,其他几处则还能维持的下去,朝廷的兵马和豪门大户都没有伤到元气,我们若动,立刻就是灭顶之灾,你们看到城外的灾民了吗?郓城县百余兵丁,千把青壮就逼得这几万人不敢乱动,说明他们心里还有念想,还不敢彻底的豁出去,在这样的局面下,我们若动,非但大事不成,反倒是到了明处。”

    他这个分析让在座的每个人都在点头,那大汉有些遗憾的说道:“这样的机会错过,实在是可惜,万一年景好了”

    “年景好了又如何?这大明倒行逆施,已经没了天意眷顾,接下来上苍和佛祖会不断的降下灾荒,到那时,只有拜佛传香的我教信众才能得福缘得天眷,这都是弥勒佛祖和无生老母的法旨真意。”徐鸿儒朗声说道,众人齐齐站起,跟着颂扬说道:“弥勒降世,传香天下。”

    众人重新落座之后,徐鸿儒笑着说道:“本座知道大家的心意,但这等大事,即便有佛祖和老母的保佑看顾,也要精心准备,也要谨慎小心,本座问各位,你们手里有多少招之可用的信众,手里多少器械兵器,可有能用半月的粮食,没有这些,难道拿着木棍农具去和官兵手里的刀枪拼命吗?”

    一番话说完,众人眼神里的狂热都消失了下去,反而有些灰心丧气,看到这一幕的徐鸿儒脸上又露出微笑,温和的说道:“我们也不是什么都不做,这一次的布置就是在试,这万千灾民丁口就是利器,可怎么用,怎么能用的好,大家还不知道,这一次我们就能试出来。”

    “主上,那徐州可是大城?”“那边还有徐州参将守着”下面有人低声说道。

    “若是败了,我们知道下次怎么做,活下来的都会成为教众骨于,若是胜了,那徐州是6上枢纽,他那边拿下,河南、山东和南直隶三省的局面就会大好,大事可成,胜败对我等都有好处,大家何必担心呢?”徐鸿儒悠然说道。

    大家纷纷点头,一名五十多岁的富态老人说道:“主上有大智慧,每次拜见,都是拨云见日,想不通的都能明白过来,既然这样,咱们大家伙就按照教主的吩咐去做,吃小亏占大便宜,做什么事都是这个道理。”

    徐鸿儒笑着点点头说道:“今晚大队就要启动,各位用心去做,有几件事要再叮嘱各位,沿途不要做的太露痕迹,灾民里也有明眼人,而且若是传教招人太明显,官府和沿途豪强也要于涉,还有在这山东地面上要尽可能的收敛,这里信众太多,若是沿途糟践过去,我们也没什么人心了。”

    众人都是起身抱拳,徐鸿儒说到这里脸上笑容加重,继续说道:“不过进了徐州,各位就可以放手做事了。”

    大家脸上都露出了然的笑容,一名老农模样的咳嗽了声说道:“主上,东昌府那边都在传圣女的事情,主上知道吗?”

    屋子里又是安静,徐鸿儒脸上的笑容僵硬了下,随即恢复自然说道:“他们这也是为了本教着想,做得越大,本教好处也就越大。”

    “诸位,此次大事,不得轻忽,诸位的人手都由徐鸿举统领,可明白了吗?”徐鸿儒站起身,直接转开话题,肃然说道,众人也都是肃然答应。

    “本月一成的朝贡会在月内送到各位府上,大事启动,各位早些回本处坐镇,本座就不留了。”徐鸿儒笑着送客,这一成也是偌大的好处,每个人脸上都有兴奋的神情,各自躬身告辞。

    等人都出了客厅,穿着白衣的年轻侍女进来收拾,徐鸿儒脸上却没了表情,漠然坐在那里,而坐在他左手边的一名大汉却盯着那些侍女看,侍女们都是低头不敢对视,却不敢有什么生气的表情,因为他们知道这位大汉是教主亲兄弟徐鸿举。

    侍女们收拾的时候,站在徐鸿儒身后的那名老仆离开了片刻,等回来时对着那些侍女摆摆手,屋中只剩下徐鸿儒兄弟两个和他。

    “主上,县令身边的那楼师爷担心他家县令能不能做完这四年,还说大祸在内不在外。”那老仆低声禀报说道。

    “他娘的,这孙子不想活了吗?我今天安排人剁了他”徐鸿举咆哮说道

    徐鸿儒瞥了自己兄弟一眼,只是说道:“老白,安排县衙里的人盯紧些,公文私信继续都要过目,别的倒也不用做太多,那县令不是真糊涂就是装糊涂,碰不了我们。”

    被称作“老白”的那老仆点头,这番话说给他听,也是说给徐鸿举听的。

    徐鸿举嘿嘿笑了两声,然后身子前倾说道:“大哥,木家那边没完没了的折腾,还弄什么圣女,我可是听说东昌府很多人着了道,要不要我领着人过去,火并了那木吾真,把小兰抢回来。”

    “不要乱来,王好贤虽然糊涂,但也知道木家是他的班底心腹,你这么动手,会坏了大事。”徐鸿儒的表情顿时严厉起来。

    “二爷,那木家可是老教主王森身边的,这一代有几个精明的兄弟,那王好贤不喜欢木家人管着他花天酒地,可也知道把人派过来掣肘主上,若是动了他们,主上如今的局面就会有麻烦,毕竟教里好多人还认王家是正统,而且主上现在顺风顺水”老仆语重心长的说道。

    “还用你这个老东西说,这些我又不是不知道,这不是觉得木家那些人碍事吗?而且那小兰那姑娘”这徐鸿举越说越是兴奋。

    “酒色误事若不是你拿着银子去买了烧酒倒卖,云山寺那批兵器又怎么会落在别人手上?”徐鸿儒冷声说道。

    兴冲冲的徐鸿举顿时蔫了,只是低头说道:“我那不是赚了银子吗?”

    “你赚了银子是为买下济宁州那个粉头,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以为今天那些人不知道吗?”徐鸿儒追问说道。

    听到这话的徐鸿举从椅子上直接跳了起来,怒骂说道:“我身边谁敢”

    在徐鸿儒严厉的目光下,徐鸿举低头坐了下去,徐鸿儒摇摇头,长吐了口气缓声说道:“酒色财气都是小事,只要大事成就,什么都会有的,这花花世界都是我们的,你何必看着眼前这些小事。”

    那边徐鸿举只是不出声,徐鸿儒摇摇头,严肃了些语气说道:“这次的事情,你要牢记这几项,这几年下面收拢了不少官军里出来的,这次你要笼络住,花多少银子都可以,抓住他们,咱们的大事就多了几分把握,还有,这次去徐州,徐家庄那边一定要谨慎,打开该打开的之后,别的不要去碰,这个切记切记。”

    徐鸿举低头嘟囔着说道:“大哥你说了多少遍,我记住了,这徐家也真是的,他卖给那帮秃驴那么低的价钱,卖给我们却那么贵,还要费尽周折做这么大的场面,大哥你这边要没别的事,我就先出去准备了,下午就要出城了,我不在这边,大哥你可千万小心,别被人暗算喽。”

    说话就是站起,徐鸿儒也跟着站起,扶着徐鸿举的双臂说道:“我这边有老白照应,不会出什么差错,鸿举,你武勇是有的,可只会些江湖上的打杀,这次去徐州,一路上要多跟侯五和夏仲进他们学学,打徐州城的时候也要多看多问,你将来可是我的兵马大元帅,这些东西一定要会的,还有,鸿举你去那边千万要小心,刀枪无眼,记得穿着甲,不行就走,你别出事最要紧。“

    徐鸿儒的这番絮叨却不像是个教主了,徐鸿举嗓子有些沙哑,粗声说道:“大哥你放心,你在这边也保重。”

    说完后,徐鸿举后退两步,肃然拜下,然后转身出门,徐鸿儒没有回到座位,而是站在那里看着徐鸿举离开。那老白凑上去两步说道:“主上不必担心太多,侯、夏两位会主都是老行伍了,这次各处聚起来的,足有四百多行伍出身,再加上江湖绿林上的好手,还有北边南边这万千灾民,没准徐州都会被打破。”

    徐鸿儒沉默着没有出声,过了半响才开口说道:“哪有那么容易,只希望能多回来些吧”

    他身后的老白低下头去,徐鸿儒声音提高了些又说道:“能活着回来的,今后必然就大用了。”

    说完这句,徐鸿儒转身向另一个门走去,边走边说道:“加派人手去盯着木家,圣女,让自家闺女抛头露面,他们也舍得”

    城外几万灾民流民,鼓噪着要进城求食,他们若是冲进来,城内的百姓就遭殃了,不是家破人亡就是跟着变成这种猪狗不如的灾民。

    正因为这样,郓城县的兵丁、捕快和组织起来的乡勇都守卫的异常用心,看着城墙下黑压压的人群,闻着腥臭欲呕的味道,每个人都紧张异常,但大家都没想到的是,在这样的局面下,居然也有人得了好处,每天中午开城门的时候,都有热心的乡绅上城头劳军,好吃好喝的供应,每天还有人要被吊着出城,这样的总得给他们些贿赂才成。

    守卫城池的人们当然不知道,每到中午过来的劳军就是让他们不要看城外生了什么

    不过这点好处抵消不了紧张和疲惫,城头上的卫兵已经病倒了好几个,中暑则是每天都会生,甚至因为这个死了两个人,这才四五月间,居然就燥热到了这样的地步。

    四月十八的凌晨,天刚刚有些亮,城头上昏昏欲睡的兵丁乡勇就听到了城墙下的动静,他们急忙拿着武器向外看,却各个目瞪口呆。

    在城下盘踞了几十天的灾民们居然走了,都在向南走,只留下满地的污秽垃圾,还有一些已经腐烂的尸体,已经有胆大的野狗冲进了场中,天上盘旋的乌鸦也多了起来。

    “走了”不知道城头谁在大喊,安静过后,其他人也都跟着大喊起来,很快的,这喊声从城头传入了城内,城内紧张了这么多时日的百姓们也跟着狂喊起来,得救了,灾民们总算走了,也不知道又有谁起头,有人在城内高喊:佛祖保佑

    或许是城外多少天来的念诵影响了城内,现在城内百姓不管信不信的,也都是开始念诵“我佛慈悲”“佛祖保佑。”

    城内所有人松了口气,所有人都在狂欢,而在城外的流民中,气氛也和往日不太一样,并不是那种绝望等死,而是有了希望,尽管很少很少的一点。

    这些天下来,城外的灾民队伍里多了许多的好心人,这些好心人也都是来自山东各处的难民,他们主动帮扶弱小,将自己弄来的吃食分给同乡同伴,流民灾民就在这些人身边聚集成了大大小小的圈子,对他们的话都是言听计从。

    昨天真人施力神通治好了那对兄弟两个,真人一走,就有无数人去和那兄弟两个打听真人到底传给了他们什么秘诀。

    到了晚上,这秘诀终于被打听了出来,无非是“弥勒护佑,传香平安”,这不是要紧的,那真人还和这兄弟两个说了别的,说是“向南可活”。

    大家在这郓城县城外,只是越来越绝望,只有每天真人出现,他们才觉得还能坚持下去,真人每天的施舍,每天的救助,还有几次不得不展示出的“神通”,都让灾民们对他坚信不疑,现在真人居然说了这个,大家都是深信。

    那兄弟两个已经找不到了,流民们处处都在传,说这两个兄弟已经朝着南边走了,可大家还都是有些迟疑,留在这里还能等待真人,若是走了,若是“向南可活”这个骗人怎么办?

    有人谨慎迟疑,有人则是大胆,晚上有一队人离开大队开始向南,这个队伍却有人在半夜激动的回转,说向南走了五里不到,居然找到了几袋粮食,大家熬了些粥分着吃了,继续向南行走。

    有粮食,有粥,甚至还在回来报信的人脸上看到米汤的痕迹,甚至能闻到粮食的香味,这肯定是真的,大家多少天没有吃正经的东西了,城内的施舍出来的米面很快就被一抢而空,即便是搭起了粥棚,那粥也稀的见底,真人每天施舍的饼子杯水车薪,城外一批批的人被饿死,一批批的新人补入,有人已经在吃人肉了,大家都在绝望,却不知道去往何处,只能在这里等死,没曾想南边真的有粮食,还能喝粥

    每个“好心人”都在号召大家向南走,那边还有一条活路,那得到粮食的例子更是诱人无比,而且黑夜中走出的第二队,第三队,居然都有收获,尽管他们要走到更远处才能找到粮食,但毕竟是粮食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