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如惠带着银子和酒坛跑遍了一州四县之后,徐州各处,人人皆称赵进仁义,保境安民,造福乡里。

    除此之外,还有些意想不到的效果,比如说砀山差役就抓出了十几名“反乱”的云山寺僧兵,萧县则是揪出了两个云山行的管事,从前大家不招惹你,可遇事也不愿意伸手,现在就不同了。

    然后是汉井名酒的生意做到了徐州全境,云山寺自己的店面,云山行在各处的分店,都开始经营汉井名酒,赵进这边没有收拾起来的网络,在如惠手里恢复了,酒坊又要加大产量才能满足。

    但这个并不是主要的,如惠定了一套规矩,就是说各处的店铺定期来何家庄这边买酒,每隔两天三天就会赶着大车过来一次,来到这边并不仅仅是买酒,赵字营的人会去问问消息,这样徐州各处的消息都会定期传递到何家庄。

    如惠还和各处乡绅的田庄收购高粱,有愿意高粱换酒的,酒坊这边也做这个生意,尽管比云山寺的价钱低些,酒坊赚的少些,可胜在彼此往来,自己赚钱的同时也让别人赚了钱,有了关系,和买酒一样,送高粱的人手也会带来各处的消息。

    不仅仅是买高粱,何家庄所用的各项杂货也开始从徐州各处采买,这些的意义和上面的一样。

    这些事做完之后,赵保正义薄云天,徐州紫金梁之类的说法开始在各处流传。

    让赵进和伙伴们放心的是,如惠建立了各种联系,账目明白的很,送礼这边有名册,收购这边则不沾手,他跑好关系,让相应的人去做。

    短期内几千两银子撒出去了,长期看,每月的利润会少几百两,但这笔钱对赵进他们来说能够承受,带来的是一个善意的环境和密布徐州的消息网,这个价值则远远大于那些银钱,按照各处传来的说法,各处都说赵字营是个好去处,说子弟去了之后不会学坏,还会学来一身本领,这个说法让赵进高兴颇为高兴。

    赵字营招兵,范围都是在州城和附近,其他地方过来投奔的很少,原因也很简单,各处豪强和宗族对赵字营心存疑虑,也就不会让自家子弟过来投奔,不然这么好的条件,报名的人数要比这几次到场的多很多,在消息灵通之前,赵进还以为当时那种报名的景象已经是盛况空前……

    何家庄的几个路口都设了茶棚,招待四方来客喝茶吃饭,若是有什么江湖角色,茶棚也会把消息通过过来,如果有看着重要特殊的,这边也会出面招待酒饭,甚至花费更多。

    这一项看似花销巨大,可实际上却没几个钱,但却给赵字营带来了其他各处的江湖消息,甚至一些官面上看不到的见闻。

    “这个是属下和如难他们学的,本寺当年就有这个安排,各处下院在交通便利的地方都有茶棚,后来都懈怠了,不是只做生意就是于脆撤掉。”如惠说得很实在。

    如惠把这些经营起来,赵进的伙伴中刘勇变得极忙,每天都看不到人影,何家庄和临近村社比较机灵,又想跟着赵字营找口饭吃的年轻人都有了事情做,还有不少脸生的城里年轻人来到何家庄,各处卖酒的店铺里也都多了一两个徐州城内的年轻人,都是熟人介绍过来的。

    随着如惠的经营,赵进感觉自己愈的耳聪目明,徐州以及周边的消息都能及时的知道。

    “赵字营我行我素,强则强,却和周围格格不入,寻常时还好,若遇非常,容易被千夫所指,为众人公敌,属下只是将做知客的那些挪到这边来,让赵字营和徐州上下有个笑脸”如惠做了这么多事,却从不居功自傲,这点更让众人亲近,觉得他轻佻的看法也烟消云散。

    搭建起来这个网络,但信息却由刘勇和周学智进行汇总,汇报也是他们两人进行,如惠从不参与,只是在赵进需要的时候提个意见。

    刘勇如今忙碌异常,但每天都要抽时间把知道的事情和伙伴们通报,赵进的意见是大家一块听,不过刘勇每次都会单独说些什么,赵进对这个也没有反对。

    “也不知道当讲不当讲?”刘勇边擦汗边说道,春天好似初冬,可一入夏就燥热异常,自从两个人中午训练时中暑之后,赵字营的午休时间就变长了。

    听到刘勇这句话,赵进一愣,随即笑骂道:“在我面前还有什么当讲不当讲的?”

    眼下只有他们两个人,也难怪赵进这么说话。

    刘勇咳嗽了一声说道:“今天中午传来的消息,说是听王家的厨子说自家少爷在家憋闷的焦躁,前几天还砸了东西,算算时间,应该是曹先生来咱这边做师爷的消息传过去了。”

    赵进又一愣,随即脸上露出玩味的笑容,摇头说道:“要读书就专心读书,八月乡试,沉不住气怎么行。”

    有些话也没必要说透,大家都是心里明白,以往赵进这伙人的师爷参谋之类的事情都是王兆靖来做的。

    “这种事以后少打听了,他在城内管着酒坊,还要读书进学,已经忙得不可开交,咱们就别看热闹了,各处流民的事情你打听的怎么样?”赵进收了笑容,肃然问道。

    “山东到现在还没下雨,那边去年就饿死了好多,今年不知道会有多惨,南直隶这边,徐州靠着黄河,地里断不了水,勉强还能维持,淮安府那边本来就没多少地,也倒还好,凤阳府那边有大麻烦了,一滴雨也没下不说,凤阳那边的官府还瞒下灾情不报,朝廷一直没什么赈济,那边是皇帝家的祖坟,太监们说是神灵庇佑,风调雨顺,所以有灾情也含糊过去。”刘勇开口说道。

    自从郑全过来提醒之后,赵进就派人去打听各处的消息,尤其是注意流民方面的,听到刘勇说凤阳府,赵进低声骂了句,旱灾持续了这么久,居然还瞒住不报,等于是火上浇油,让灾情变得更加严重。

    “大哥,现在破家破产的百姓都是朝着淮河边上走,那边有水,田地什么的还能维持,可是这么多流民过去,原来还能维持的被吃了抢了,也维持不下去,不是家破人亡,就是一起变成流民,越来越多。”刘勇的语气也变得沉重起来。

    “徐州怎么样?”

    “靠着黄河的就好些,远些的就不行,萧县情况最好,砀山、丰县和沛县都有了小股流民,但最多也就是几百人,还算不得什么。”赵进和刘勇都对徐州本地的流民更关心。

    赵进点点头,从座位上站起说道:“要出去练武了,小勇,做事归做事,练武别耽误了,刀枪上的功夫可是咱们的命根子。”

    刘勇笑着拍了下胸膛说道:“大哥放心,从没耽误过。”

    两个人一前一后走出了屋子,来到院中赵进抬头看天,嘟囔了一句:“怎么还不下雨。”有向前走了几步,赵进自言自语说道:“漕粮哪里去了?”

    来到何家庄本想做这个漕粮换酒的生意,没曾想到现在也没见到过漕粮

    天于物燥,旱情处处,和往年一样,流民和盗贼又开始兴起,可该过的日子还是要过,行商的车马依旧出现在灾区和不是灾区的道路上。

    黄昏时分,徐州和邳州交界处的官道上已经很冷清了,在这个时候不管怎么赶也进不了城池,虽说世道还算太平,可盗匪依旧存在,客商旅人在太阳还没落山的时候就早早的投宿住店,有一辆牛车慢悠悠的走着,车上的麻包草袋堆了个半满,也不知道装着是什么,车夫则是坐在车上无精打采,不停的打着瞌睡。

    太阳已经落下,但燥热没有稍减,好像热气在这个时候才从土地里泛出来,距离天黑不远,这附近没什么客栈,最近的村落也要几里开外,也不知道这牛车要去往何处,不过各有各的难处,谁也不会理睬。

    等牛车进了徐州境内,靠在车上打盹的车夫清醒了些许,左右看看,打了个哈欠又是闭上眼睛,好像终于睡着了。

    又走了一里左右,路边坐着两个庄户汉子,边上放着一辆独轮车,牛车就从他们面前走过,那两个庄户汉子自顾自的聊天,一个汉子盯着车辕看了看,咳嗽了声说道:“大哥,有水吗?借口喝”

    看着睡着的那个牛车车夫猛地睁开了眼睛,叫停了牛车,却从身边拿出一个皮制的水囊,没好气的说道:“要喝就喝,借什么借,你怎么还?”

    水囊不知道是什么皮子做的,软木塞子,水囊上居然还有图案,上面是一个小小的莲花,天色已经暗了,想要看清楚可不太容易,借水的那汉子死盯着看了几眼,这才开口说道:“大哥,你这水好香。”

    说完这句,车夫脸上的表情变得严肃,开口说道:“你们来了两个人,是一处的,还是两处的?”

    “一处的“

    “那就拿七袋,快搬。”车夫说完,两个庄户汉子上前把车上麻包草袋搬了七袋到独轮车上。

    “一袋你们自家用,其余存好,不要动用,不然的话就要开堂动刑。”那车夫严肃的叮嘱说道。

    “俺们省得,有这一袋已经是福气了,其余的一定看好。”那两个庄户汉子肃然回答说道,车夫点点头,上车扬鞭,赶着牛车继续前行。

    两个庄户汉子把七个麻包草袋放在独轮车上固定好,一个年轻些朝着里面伸手抓了把,然后放在鼻尖深吸了口气,又恋恋不舍的放了回去,开口说道:“叔,白花花的大米啊,闻起来都是香的。”

    “你可别乱动,咱们家那一袋子要计算着用,其余的一定要存好。”那年纪大的急忙说道。

    “叔,俺知道的,听说咱们徐州教里没多少家办这个差事?俺这几天各处看了看,教里面的兄弟们好像都不知道。”那年轻人兴致勃勃的问道。

    那年纪大的庄户汉子立刻急了,连忙问道:“你和别人说了吗?露出风声了吗?这是要碎舌头遭雷劈的啊”

    “俺不是小孩子了,俺要乱说,就被雷劈了,就进不了那啥啥家乡”年轻人也急了,在那里赌咒誓说道。

    看到他这个表现,被称作叔的总算放松不少,吐了口气说道:“真空家乡,说多少次你也记不住,将来怎能有出息。”

    “叔,这次咱们办好了,上面会有好处吧”

    “给教里办事,那是积攒福德的,还谈什么好处,不怕被佛祖听了去。”那被称作叔的训丨斥了句,脸上却露出笑容,接下来又是喜滋滋的说道:“咱们徐州各处香堂已经被妖孽把持了,他们早晚要遭报应的,到时候,你叔也能做个传头,没准你还能跟着做个小传头”

    “真有这个福气,周传头可是睡了好几个寡妇小媳妇。”叔侄两个一边议论,一边推着车远去了。

    在徐州的农户,弄一袋米要精打细算,再折腾些野菜之类的,也能勉强度日,而在山东各处,除了紧邻运河的几个重镇,几位藩王居住的城邑,其余的地方则是人间地狱,不要说粮食,野菜树根什么的也被吃了个精光,人吃人的人间惨剧已经不能让人震惊了。

    侥幸不死的流民们聚集成队,到处求活,山东乡野间的豪门大户都是结寨自保,很多寨子围子被流民们打破,这些豪门大户的积储被吃了个精光,全家也加入流民的行列,也有的青壮足够,装备尚可,高墙深沟,杀死了足够多的流民后,侥幸存活下来。

    流民们不敢向北走,因为北边有大军驻扎,而且北边并不比闹灾的地方号多少,大家都在向南,都说江南是鱼米之乡,都在说扬州繁华无双,大家都觉得能到那边去就能够脱离苦海了。

    可饥饿不仅仅会让人没有体力,同样会夺走人的性命,很多人走不出自己的家乡就饿死了,但受灾的地方太多,流民的数量太过巨大,还是有很多很多人走出了家乡,还算能维持的山东兖州府一带,流民越来越多。

    济宁州富庶无比,积储漕粮无数,但这里流民不敢去,因为此处驻扎重兵,又有乡绅们组织的团练乡勇,不仅会阻拦流民进入,甚至还会主动出击扑杀镇压,而且临近济宁州,还有鲁王所在的滋阳,衍圣公所在的曲阜,这两处都是驻军卫所密集,团练乡勇众多,大家为了求活,而不是为了求死,都是主动避开。

    来到兖州府,济宁州、滋阳县、曲阜县三地就好像横在兖州东部的闸门,拦住了想要过去的流民大队,所以流民只能停在郓城县、巨野县、嘉祥县这小小的三角地带。

    在流民刚到的时候,各县的知县和乡绅也曾悲天悯人,组织赈济,但随后就意识到不对,这么下去,不但赈济不完,甚至有可能把自己拖进去,到了四月时候,各县县城大门每天只开一个时辰,放粮食用度入内,其余时候都是禁闭。

    郓城县这边稍好些,因为附近有个大水泊梁山泊,出产相对丰富,田地也没有怎么遭灾,可临近两县城门关闭,等于是把流民驱赶了过来,在三月二十五这天,比其他两县晚了十几天,郓城县也开始关闭城门。

    因为那个出产丰富的水泊,因为周围还算能维持住田野,流民在郓城县这边还有一丝求生的希望,当然,这希望也是越来越小。

    对于城外哭号的流民来说,眼下活命的出路就是进城,进城那怕是捡垃圾也能活命,在城外就只有死路一条,饿死的人多了,疫病也开始流传,城外已经是地狱模样。

    郓城县本有几百兵驻守,县内有组织了近千乡勇,这才勉强安定了局面,每次开城门,想要冲进去的流民都被毫不留情的砍杀。

    流民中最漂亮的姑娘最俊秀的小伙子,不是被人牙子买走带到别处,就是被城内的大户们收留,看着健康伶俐的孩童们也都是有价值的商品,城内的人需要,别处赶来的人贩子也需要,到了现在,这些人都没了,其余的似乎只能等死。

    其实每一处都是这样,流民们的价值被压榨一空后,就会绝望的死去,绝望的散去,散去之后也是死在路上,在这样的情况下,危机就会解除,也有些偶然的情况,城池会被打破,灾难会延续一段时间。

    不过郓城和别处有些不同,每天正午城门开启的时候,总会有一位善人出城赈济,他从不买什么人,也不想从流民身上得到什么,只需要大家颂扬“我佛慈悲”。

    所以三四月间的郓城城墙外,每到中午“我佛慈悲”的口号就声震天地。

    “真人出来了”“真人出来了”惊喜的声音此起彼伏,郓城城墙外的流民好像波涛涌动,都朝着一个方向聚集而去。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