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这番话说完,如惠又把地上的地契捡起,双手呈给赵进说道:“东主,这些契约还是要及早去衙门公证过户,免得夜长梦多。   ..  下载”

    “这几天进城去找下户房的书办,顺便将此事办妥。”赵进开口说道。

    这些地契的东主都是假名,但这对赵进不是问题,就和云山寺这么做也没有问题一样。

    “我领你在这何家庄走一走,以后你要常住在这边了,住在大院里或者庄子其他处,都是随你,你看好了就说。”赵进笑着说道。

    一于人都是走出了屋子,院子里的兵丁并没有解除jing备,还是列队稍息待命,赵进开口说道:“今天提早一个时辰吃晚饭,然后列队待命。”

    立刻就有人去安排,如惠笑着跟在后面,他心里明白,直到现在赵进这边也没有放松戒备,队伍依旧随时能够作战。

    如惠从前看赵字营不过是看个热闹,现在看赵字营却是看自家的队伍,立场不同,心态自然不同,看着整齐的队伍,忍不住赞叹说道:“东主,从前看如难练的僧兵就觉得那是虎狼,可看了东主练的家丁,就觉得如难那些是土鸡瓦狗,才知道在下从前坐井观天。”

    “如难练出来的那些已经算是不错了,只不过咱们的更强。”赵进中肯的评价说道。

    正说话间,那边周学智兴冲冲的走过来,施礼前看到如惠忍不住一愣,赵进笑着介绍说道:“这位是曹如惠,以后就是赵字营的师爷先生了,曹先生,这位是周学智。”

    周学智脸sè顿时变得难看,但还是躬身施礼,然后起身说道:“进爷,何家庄各处集市店铺都已经记录在案,以后店面每ri五十文,摊贩每ri三文,可用实物抵扣,从明ri开始实行,进爷觉得如何?”

    “按照你的去办”赵进开口说道,周学智连忙躬身答应,起身后又看了如惠一眼,这才转身离开。

    等那周学智走远,如惠笑着说道:“东主,这院子里穿长衫的,除了在下之外,就只有这位了,看周先生的脸sè,似乎对在下的来到很不高兴啊”

    “他当然不会高兴,因为他一直觉得自己才是幕僚师爷,现在被你抢了位置,他怎么能乐得出来。”赵进说得直接。

    如惠咳嗽了两声,有些尴尬的说道:“东主还真是快人快语,等在下找机会解释一下,免得今后误会,不好共事。”

    “没必要去解释,他是我的俘虏,你是自行加盟,你们身份不同,位置自然也不同。”赵进说得很简单。

    “在东主眼中,师爷的位置应该是王公子的?”如惠却把话题转开。

    赵进沉默了会,闷声说道:“王兆靖的眼界太高,看不上这个摊子,他要在科举进学上走出一条路来。”

    按说这新人加盟入伙,总要和大家拉近关系,吃住在一起是必要的,不过这如惠却特立独行,直接买下了何家大院南边的一间宅院,而且颇为豪奢的出了三倍价钱,让对方立刻搬走。

    领着把何家大院和周围走完之后,如惠自己在何家庄中闲逛,赵进则是回到了大院中,伙伴们又是聚集在一起。

    “大哥,这如惠算是自己人了?”刘勇开口问道,看到赵进点头,刘勇犹豫了下又说道:“这是不是不太谨慎,毕竟只是他在说,咱们就这么信了吗?

    “虽然直接了些,不过只要两件事证明,就可以信了,第一个,看云山寺的方丈到底有没有换人,第二个,看看今晚到底要来什么”赵进说了判断。

    云山寺方丈的位置代表着权势和财富,而且是大权巨富,舍得放弃这个,那自然能让人相信他的决心,今晚来的东西则是证明另一重诚意,看看他把云山寺的家当到底带过来多少。

    “四个新兵队今晚去小石头村,他们的任务很简单,每一辆大车上装的东西,都要用长矛刺一次试试,看看里面有没有藏人。”赵进说道。

    陈晃点点头,开口说道:“我跟着过去。”

    “不必,咱们所有人在这里等着,若有事就要拿出最大的力量来,冰峰,你把骑马好的都安排上马,去小石头村外围盯着,一有事就立刻快马回报,石头和大香则是要保证何家庄在天黑后清场戒严,另外,安排雷子带着两个人跟在如惠身边,若有不对,立刻制住。”赵进给每个人分配了任务。

    众人肃然听命,然后散去各自忙碌,落在最后的陈晃被赵进叫住,赵进笑着说道:“有时你是铁石心肠,有时却又舍不得,这倒奇怪。”

    陈旱一愣,随即笑着摇摇头,走出去两步才开口说道:“辛苦练出来的,耗费掉太可惜。”

    天慢慢黑下来,石满强和吉香领着兵队在何家庄走了一圈,整个庄子迅安静下来,赵字营的命令无人敢违抗,而且今天赵字营的动向已经让敏感的人觉得不太对劲,骡马市那边的商人们又是紧张的戒备。

    在望楼上能看到小石头村外一堆堆篝火燃起,在火光映照下能看到四个新兵队已经到达,院子里的赵字营各队也都是做好了随时出动的准备。

    那如惠在庄子里转了一圈,直到这个时候才出现,他身后跟着三个好像是随从的人物,却是雷财和两名家丁。

    “没想到这里的烧羊如此厚味,不比城内差,可惜今晚要忙,不然配上汉井名酒,烧酒羊肉,这可是绝配。”如惠神情语气都是轻松的很。

    赵进就坐在院内的长凳上,他身上披甲,站久了太过消耗体力,听到如惠说话,没好气的回答说道:“曹先生喝点也没关系,反正忙的不是你。”

    如惠摇头微笑,施施然站在长凳边上说道:“东主还真是小心万全,即便这样,对在下还是提防。”

    “赵字营就这么多人,却被太多人盯着,如果风吹草动都要顾着,那肯定忙不过来,能做的就只有小心谨慎。”赵进笑着回答说道。

    如惠若有所思的点点头,他看着夜空,却放低了声音说道:“今晚其实有很多大车是来何家庄的,多留些人在这里也好,到时候正好帮忙。”

    赵进转头看了如惠一眼说道:“费这么多周折于什么?”

    “东西多,要紧的也多,不让他们知道去那里,也省得他们提前计划布置。”如惠低声回答说道。

    赵进笑着摇头说道:“你做方丈这才几天,把东西弄出来想必也很突然,谁会提前计划布置,你这个小心倒是和我差不多。”

    “东主,你还不满二十,可心思周全却好像是四十多岁的人,属下有这个小心不稀奇,东主能想的这么周全才是天纵奇才。”如惠和尚笑着说道。

    闲谈两句,却听到马蹄声急响,远远的就听到马上有人喊道:“进爷,有大车停在小石头村,有的大车则是朝何家庄来了。”

    赵进从长凳上站起,扬声说道:“放这些大车过来。”

    骑在马上那人高声答应了句,拨马回转急忙去了,赵进又转身喊道:“东边空地点篝火,新兵队路上设卡,每辆大车都要长矛穿透,若有异常,格杀勿论”

    待命的各队轰然答应,没多久,东边空地上的篝火燃起,左右各一排,每隔三十步就是一堆篝火,何家庄里的庄户男丁也被叫出来几十个,他们的任务就是守着火堆,不停的添加柴禾,这些庄户男丁每个人都很紧张,还以为要生什么大战。

    视野渐渐变得明亮,如惠安静的看了一会,却开口说道:“东主,属下不懂武事兵法,也不知道说得对不对,我看东主下令,没有指派什么人做什么,下面的人都是按照默契自行领命,这个显出来赵字营平时训练有素,可东主有没有想过,真要关键时候,这样很容易生乱。”

    赵进点点头,他现在下令很少具体指派到每个队,往往各个队自己要商议,或者由陈晃几个人协调,平时还好,真要到了要紧时候,那时候错一步都有可能酿成大祸,这样的命令传递肯定不适合。

    “属下曾看过如难cao练僧兵,他自己有一队亲卫,这亲卫也是他的传令兵,这也是军中常例,东主何不试试?”如惠说的很客气。

    “赵字营初建,需要改进的地方很多,你这个说的对。”赵进沉吟片刻,给了肯定的答复。

    赵进的回答让如惠很意外,兵法编制是大事,牵扯到方方面面,自己一个刚刚加入的角sè提了意见,即便这意见是对的也不会轻易采纳,没想到赵进这么于脆利索的接受。

    如惠盯着赵进看了看,在火光映照下,赵进的神情很淡定自然,如惠心里突然想到,这就是所谓的虚怀若谷,他没有继续说话。

    在火光映照的范围内,已经能看到马车出现,家丁各队都已经做好了准备,赵进也从长凳上站起向前走去,如惠连忙跟上,赵进边走边说道:“既然已经是一家人,那就要知无不言,我们兄弟几个毕竟年轻,有很多疏漏,也有很多考虑不到的,你看到什么,就说什么,不要怕得罪人。”

    “东主,你真是不满二十?”如惠笑着问道。

    赵进也是笑了笑,却没有接这句话,两个人一同向前走去,一辆牛车已经被叫停,掀开苫布,能看到车上装着的麻包草袋,赵字营的家丁顺着码垛的缝隙向内刺入,刺了一半就似乎停下,动手的家丁大声吆喝说道:“里面有硬东西。”

    喊出这句话,立刻一队人围了上去,在赵进身边的如惠开口说道:“东主,那车里装着的是箱子,你安排他们把麻包草袋卸下,箱子不要打开,直接拉进院子里,何伟远这样的大户窝主,肯定有地窖和地库?”

    得到了肯定答复之后,如惠又补充说道:“箱子直接放进地库,明ri再行点验,看到的人越少越好。”

    赵进点点头,喊来一名家丁吩咐下去,那边有两队待命的家丁上前,解开大车上的绳索,开始搬运麻包草袋,就直接摆放在东边的空地上,很快的,车上的码垛被半空,露出下面一个木箱。

    这时候,赵进和如惠已经走到跟前,赵进现赶车的车夫似乎也不知道车上还摆着个木箱,张大了嘴满脸惊讶。

    “大车进云山寺,车夫不能进,里面有十名最心腹的弟子打包装箱,外面是五十个信得过的青壮弟子装车,然后把车赶出去,车夫们什么都不知道,那六十名弟子做完这些事之后被安排到后山禅堂闭关三ri。”如惠笑着说出了安排。

    “想必这些弟子不是一伙的,互相还看不顺眼。”边上的刘勇接口说道,如惠笑着点点头。

    如惠在身边人手里要过一个灯笼,上前验看了那木箱上的封条,然后才让这车过去,如惠在这里忙碌,身后赵进的伙伴们彼此交换了下眼神,刘勇和吉香都是撇嘴,陈晃也缓缓摇头,石满强倒是顾不得这边,他又是带着人回大院那边打开一处地库,地库和地窖,何家大院的确不缺。

    “老爷,小石头村那边已经卸下了二十几车,都是高粱。”派到那边的骑兵回来禀报,很多牛马大车停在小石头村紧急规整好的空地上,早就准备好的村民们卸车码垛,赵字营的家丁验看的很仔细,每一包都是高粱。

    “咱们酿酒要用高粱,本寺的庄子里就是这个出产多,这次把能拿来的都拿来了。”如惠边验看封条,边笑着解释说道。

    酿酒需要高粱,云山寺高粱换酒,让赵进这边有了大量的存货,短时间内耗用不完,不过何家庄那次夜战之后,高粱的供应就中断了,突袭云山寺之后也没有恢复,一直拖到今天,因为原料充足,赵进倒是不急,但已经有了用武力强夺强占云山寺出产的计划,没想到如惠急人所急,居然全部带过来了。

    凡是到何家庄这边的牛车马车上都有箱子,有的居然还是铁箱,大小不等,上面都封条暗记,如惠一个个的仔细查验。

    “请东主放心,高粱换酒是两利的好事,不管谁来主持云山寺,都会继续下去,何况真智重回空门后管着云山寺的财计,他知道怎么做的。”在检查马车的间隙,如惠说出了这番话。

    马车牛车度不快,又是在云山寺装运之后朝着这边来,而落在后面的那些大车在入夜后走的很慢,何家庄这边也跟着折腾到了后半夜,庄子里面的男丁也被喊出来百余号人帮忙,何家庄这边安静下来之后,小石头村那边还是灯火通明,大车还在源源不断的运货前来,赵字营又派了家丁过去轮换。

    第二天早晨起来,洗漱穿衣之后,赵进特意看了看天sè,又是万里无云,按说这晴朗天气是好事,可赵进现在却能感觉到旱情在持续和加重。

    今天何家庄醒来的也比往ri早,因为赵字营昨夜就和各处打了招呼,各家各户都要出人出力,搬运昨夜来到的货物,东边空地上已经快被装着高粱的麻袋草包填满了,要把这些弄到酒坊的空地上,还有一部分暂时放在骡马市那边的空场,还有些劳力要去小石头村那边帮忙,那边应该是运了一夜,不知道现在停下没有。

    对这个摊派庄户男丁倒是没人说辛苦,因为赵字营这边给工钱,没有一点克扣,如今农田里半死不活的,还不如去做工赚钱。

    那边如惠起来的也很早,昨ri定了主仆的名份,今天他的打扮就没有昨ri那么出挑了,而是穿着一袭青衫,头上带着小帽,寻常师爷都是做读书人打扮,周学智平ri里也是生员装束,这如惠是丝毫不讲究,这摸样和个长随也差不

    如惠打扮随便,却没有缺了礼数,见面施礼问候,然后才谈到正题:“东主,喊上其他几位,一同去库里看看”

    赵进点点头,他对那些箱子里装着什么也很好奇,按照昨晚石满强的说法,每个箱子都很沉重,不到两尺的箱子居然有上百斤的份量,如果不是如惠派人提醒了下,很多搬运的家丁肯定会被拉伤。

    在如惠的要求下,来到地库的人就只有赵进兄弟几个以及周学智,刘勇带着钥匙开了大门。

    尽管有些气闷,可这地库修的很用心,墙壁居然都是用条石垒砌的,也亏得在徐州不缺石头,再往南去,这样的材料只会用在富家宅院里。

    大门敞了一会,赵进他们打着灯笼进去,这大院里地窖和地库不止一处,从这个也能看出来当初何伟远的心思不小,现在这些地库主要是存放金银,酒坊的收入,城内薛家的财富,都是集中在这边,金银体积小份量重,这边一个地库还没放满,可数目说出去却很惊人,至于原来秘藏的兵器铠甲之类,赵字营使用频繁,在地面上另有装备库房。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