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也请进爷放心,二老爷那边也说了,说木家已经有了应对的手段,还说小的到时候能跟着高升。 “郑全笑着说道,脸上颇有些期待。

    这郑全已经成了闻香教的徐州会主,也是主持一方,有权在手,自然尝到了好处,自然要期待更多。

    赵进能看出对方的这种转变,不过这郑全目前还算放心,没必要去纠正什么,赵进此时也有点走神,木家二伯应该已经回到山东了,小兰应该也在那边,她现在怎么样,会不会想徐州?

    那边郑全神色已经变得严肃,刻意压低了声音说道:“二老爷临走前特意和小的交待了几句,说去年山东大灾,南直隶江北小灾,今年山东还是大灾,这边也有了遭灾的迹象,现在各处流民已经不少,万一再有灾情,等于是火上浇油,如果有人折腾挑拨,必然会有大乱子,到时候,有城墙护着的地方还好说,乡野之间恐怕要有大祸。”

    赵进沉着脸点点头,郑全那边挠挠头,有些拿不准的样子,犹豫着说道:“二老爷临走时候说的,这话说得突然,小的琢磨两天,总觉得这话未必是对小的说,恐怕是让小的捎话过来”

    说的是南直隶,又说乡野之间,而这郑全则是在城内,联系各处,这话或许真的有所指。

    郑全边说边回忆,断断续续的说道:“当时进少爷你率兵打垮孔家和云山寺兵马消息传过来,二老爷满脸的惊讶,当天正好是他要走,临别时候,二老爷说了这番话。”

    每逢灾荒乱年,居心叵测的教门总是会异常活跃,或诱惑绝望的百姓加入,或煽动流民造反,借此从中渔利,图谋天下,自从赵进知道闻香教和这些地下教门,就听说了许多这类组织的作为。

    赵进身为一方豪强,如今又有了个保正的头衔,不管于公于私,维持一方安定都是必须,这个提醒当然很及时,但这个提醒居然是闻香教中的高层给的,这让赵进感觉很古怪别扭,而且他想的更深一层,木家二伯木吾真能有这个提醒,会不会他知道什么,会不会有闻香教参与其中,又或者仅仅是观察局势的推测。

    不过赵进能肯定一件事,木吾真这么做带着善意,以前有和小兰父女的缘分,灭掉何家庄等于是为木家报仇,而闻香教想要在徐州维持下去,也必须要看赵进的脸色,这个消息的可信度很高、

    赵进在那里沉思,郑全即便是会主,在赵进面前也是下仆的身份,不敢打搅,安静等待,过了一会赵进才抬起头来开口说道:“小兰有消息吗?她还好吗?”

    郑全一愣,本以为赵进会深究这个消息,没曾想却问到了木淑兰,说到这个,郑全脸上有了真正的轻松笑容,笑着说道:“二老爷一提起大小姐就夸,说木家的年轻一代,没有能比得上大小姐的,还说当年老爷自己在徐州独力打开一片局面,现在大小姐又这么出色,真是亏待了他们”

    说着说着,郑全有些动情,伸手抹了抹眼睛,可他这些话对赵进来说意义不大,还是不了解木淑兰的近况,忍不住追问一句:“她现在在那里?到底在做什么?”

    郑全一愣,摇摇头说道:“二老爷从来不谈这个,就算问起,也只是前面说的那些话,好像瞒着什么。”

    看他一脸疑惑的样子,赵进也是无奈摇头,郑全也就是个传头的才干,做这个会主心计什么的差了些,但这对赵进来说也不是坏事。

    谈到木淑兰,气氛变得柔和轻松了些,不过双方也没有话题可以继续了,郑全喝了口已经凉掉的茶水,站起身来说道:“小的现在身份不同,留在这里会给进少爷添麻烦,趁着天还没黑,小的赶去邻近的村子投宿。”

    说完之后,又是恭敬行礼,然后才转身离开,刚到门口就又被赵进叫住,赵进顿了顿笑着说道:“你家姑娘我就放在城里了,我娘是厚道人,不会亏待的,你家小子我要带在身边,难免要磕碰摔打,受伤什么的,你不要埋怨。”

    郑全一愣,随后直接跪下,砰砰几个头磕到地上,抬头时候已经满脸感激,说话的声音都带着些哭腔。

    “进少爷大恩大德,小的粉身碎骨也难报答。”

    “不要你粉身碎骨,你们闻香教无处不在,耳目众多,打听消息好用的很,这流民什么的事情,你要替我盯紧。”赵进一边说,一边上前把郑全拽了起来。

    赵进盯着郑全真诚的继续说道:“你们两口子去接小兰的事情我记得清楚,每天几次见你们,我梦里都经常梦见,咱们是一家人,只有家里人才会真心

    说话间赵进用力拍着郑全的肩膀,郑全眼泪都已经流了下来,只是不住的点头,赵进转头对刘勇说道:“明天安排人,在城内给郑全五百两银子。”

    那边刘勇答应,郑全的感谢还没说出口,赵进又说道:“你这个位置难免花销大,不好走公帐的就和我说一声,我来想办法”

    千恩万谢的郑全自己出了门,为了隐秘,赵进和刘勇都没有出去送,安排了一名做饭的杂役带路出去。

    这边关上门,刘勇就笑着说道:“大哥你一讲把他孩子带在身边,郑全立刻死心塌地了,他这教门的身份这辈子见不得光,可还是想让自家孩子出息。

    赵进也笑着点点头,即便郑全没有闻香教会主的身份,他的子女也很难有个好的境遇,因为他们只是木家的奴仆,还不是那种家生子,这样的身份能有个温饱已经不错。

    跟在赵进身边,不仅仅身份合法,有赵进照顾,可以有个不错的前途,最起码可以做个温饱无忧的良民,而不用担心有个万一被全家抄斩。

    另外,只要是和赵字营接触过的人,都能得出一个结论,加入赵字营的年轻人短短时间之后就有和外人不同的精气神,有一股昂扬向上的气质,这样的气质从前只在大家子弟身上看到过,平常人看到这些只会感觉不同,而敏锐的人则会觉得震惊,郑全能做闻香教的传头,和寻常人还是有些不同,孩子在赵进身边是做人质,可从另一方面说,安全也得到了保障,还会得到优秀的教导

    除了这些原因之外,赵进还想得更深刻,徐州闻香教的活动在赵字营的注视之下,那么多鲜血,那么多人命,身为徐州会主的郑全想必如临深渊,战战兢兢,郑全和赵进虽然有木淑兰这一层联系,可木淑兰已经不在徐州,这联系也就虚无缥缈,不能当作依靠,但赵进把郑全的子女带在身边,一方面这是人质,另一方面也证明双方有了更加紧密的联系。到这个地步,往日的情分就可以起作用了。

    子女送到赵进身边,不仅能得到好的照顾,前途有了保障,自己也得到了赵进的支持,这郑全当然会感激涕零。

    “郑全现在值得咱们下本钱了,你找个时间进城一次,安排几个信得过的人加入闻香教,让郑全提拔两个做传头。”赵进最后下了结论。

    晚饭时分,赵进兄弟几个刚坐下,现董冰峰没到,正要问去什么地方,董冰峰脚步匆匆的进了屋子:“大哥,望楼上的人说小石头村点了篝火,隐约能看到不少人在忙碌,我骑马带人过去看看。”

    赵进的眉头皱起,放下碗说道:“立刻传令下去,各队抓紧吃饭,饭后集合整队,让庄子里预备火把和灯笼。”

    其他几人点点头,三两口抓紧吃完,起身就去安排,那边陈晃刚把刀挎上,外面却有家丁禀报说道:“老爷,小石头村那边来人了。”

    “赵保正,各位爷,那些买地的人让村子里今晚就要平整出一块土地来,又是出了不少工钱,村子各户正用碾子压地,估计要折腾一晚上了”听到这个说法,赵进和伙伴们面面相觑。

    正安静间,赵进拍了下额头说道:“这事情办的迂了,还琢磨什么,把那些买地的人抓过来拷问就是,大香,你跑一趟。”

    “赵保正买地那些人留了银子就走了”小石头村的人犹豫着说道。

    还真是奇怪了,赵进把这个报信说明的打走,沉吟片刻后开口说道:“今晚随时要有一个老兵队和四个新兵队待命,冰峰你带着几个会骑马的走一次,在小石头村看一眼,然后去小石头村周围的道路上看看,小勇你安排人去临近各个庄子上看看,另外,今晚何家庄周围每条路都要安排暗哨,随时准备回报,咱们兄弟今晚也轮流值夜。”

    大家都答应了,各自散去忙碌,安排各队值夜一般是赵进和陈晃两个人,他们两人落在了最后。

    陈晃沉吟了下开口说道:“如果真是有敌人,恐怕也不会从小石头村那边过来,而且如今徐州地面上,谁还会和我们为敌,有这个本事的就是官府和黄河北边的徐家,但有都没什么于碍,难不成是孔九英安排的,可他除了马队,别的也过不来,这马队对咱们没用。”

    “未必是敌人,倒像是做事紧急,顾不上那么多。”赵进随口说了句。

    小石头村的一切都做的太张扬了,而且还是徐州本地的商行在做,如果真是有什么图谋,那未免太简单了些。

    说完这句,赵进又是说道:“我们打听消息的耳目少,给我们通风报信的人也少,所以咱们遇事只能自己小心,先保证我们自己没破绽,别人钻不了空子。”

    赵进自己也上望楼看了看,小石头村外的确灯火通明,看着就和何家庄那夜大战差不多,影影绰绰的能看到不少人忙碌不停。

    随着夜深,董冰峰也是转了回来,说是村子里的确在忙碌,还把村子靠近道路的田地都挖掉庄稼,用碾子压平,说是今天来的那伙人给了工钱,给了柴禾钱,还说要是明天完工另有赏赐,村子里连老弱妇孺都动员起来了,除此之外,各条道路都安静的很,没有一点异样,那边刘勇也把村子里的耳目派了出

    赵进他们还注意到一件事,临近骡马市的方向也有人上了房顶,赵进派人过去问了问,那边人的回复是很少看到临近村庄夜里折腾,所以各位老板夜里都不敢睡,让所有伙计们拿着兵器值守。

    这应该是被那一夜的大战吓怕了,所以要提前做个准备,刘勇亲自进去看了看,出来后才去忙碌自己的事务,之所以要问询查看,是因为担心骡马市的这些商人和外人勾结。

    赵进这一夜穿着外衣入睡,甲胄兵器就放在旁边,他随时准备出去作战,想着到到底是什么人弄玄虚,想着郑全这个资源怎么利用,到最后想着木淑兰,他只有分别时的记忆,不知道现在女孩怎么样了,不过想想分开还不到一年,应该没什么变化,就在这胡思乱想中,赵进沉沉睡去。

    和往常差不多的时间醒来,窗纸已经蒙蒙亮了,这一夜居然无事,赵进睡得也是很好,简单洗漱,在家丁的帮忙下穿上盔甲,赵进拿着长矛在院子里开始巡视,巡视中伙伴们也纷纷起床。

    大家都感觉莫名其妙,在赵字营的附近大张旗鼓却不来打个招呼,徐州地面上,谁也不会做这么蠢的事情。

    平安无事最好,按照撒出去的暗哨回报,这一夜各处都安静如常,小石头村的青壮到现在还是忙碌不停,村子外面已经清理出好大一片空地,可见那伙人给的条件多么优厚,让村民心甘情愿的毁掉自家的庄稼。

    “让齐家兄弟尽早出进城,问问兆靖那边城内有什么异常的动静,小勇你先留在这边,派人去附近村庄打听。”赵进做出了安排。

    刘勇掌握了不少暗探和眼线,他亲自坐镇的时候当然效率最高,他连忙答应下来,但犹豫了下又是说道:“大哥,王兆靖和城内各位叔伯长辈有事不会不说。”

    “他们那边当然不会有什么隐瞒,可眼下这局面实在是古怪。”赵进苦笑着摇头说道。

    “石头,今天你领着人去小石头村,若是那边再来人,抓过来。”赵进又下了一道命令。

    中午时分,昨日送礼不成反被吞的九家把赵进要的信息送了过来,让人有点意外的是,田家庄的实力并不是最强,他们庄子有三百多男丁,而刘家矿上差不多可以有六百壮丁,因为矿工都是健壮男丁,林家围子也有二百多人,其他的次第不等。

    不过昨天刘勇的简单攀谈,就已经知道田家庄田英为的原因,这田英的堂兄是州衙六房户房一名得力的文书,这也算官面上有人了。

    而且从这些信息里也能看出徐州的文风不盛,把何家庄也算上,这十个地方只有一个秀才,这个秀才还是周学智

    “真要有急事,各处劳力能凑出一千五百上下,若是按照本营的家丁要求,可用的最多不过七百。”周学智一边在那里记录,一边评价说道。

    各处信息送来,少不得还要打听各处的情况,都无异常,小石头村那边的忙碌总算停止,大家都是回去歇息了。

    看来真的无事,赵字营的戒备也渐渐放松,一切都恢复正常。

    “咱们不差集市上这份收入,但钱还是要收的,要让他们知道,这集市是谁在做主”从前何伟远不让临近村庄的人进来做生意,也不和集市上的摊贩收钱,就那么听之任之,赵进却改了这个规矩。

    “钱不重要,可收钱却能体现出咱们在这里做主”听赵进的说法,众人都若有所思。

    “周学智来办这些事,小勇,你在何家庄和报了数目的这九家里招募二十个人,交给周学智维持集市,收取费用。”赵进安排说道,坐在最下的周学智听到这个,立刻激动的站了起来。

    “进爷交办的差事,学生一定要做”一贯伶俐的周学智居然结巴了起来,因为他知道自己得到这个任务,在赵字营这个体系内,地位又提高了一点。

    他这边还没把话说完全,所有人都是看向门外,大家都听到了急促的脚步声,靠在门边的吉香手已经放在刀柄上。

    “小的齐三进进爷,正有大批的大车朝咱们这边来,在路上足有几里,押送的人也是不少”事情紧急,这齐三在门外就大声喊了出来。

    齐家兄弟被打去城内办差,算算时间,这齐三是去而复返。

    城内大车全被雇走,小石头村地被买下,全村在平整土地,然后,这大批的大车正朝着这边来,这些事一下子被联系下来。

    “进来说话,你怎么知道要来小石头村?”

    “小的把马停在一边,装作出力的过去询问,说要不要搬运的脚夫,他们都说不用,说前面的人有安排,小的去最前面的问询,他们没理会小的,还赶小的走,小的转身却听到他们说小石头村这里有安排”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