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接下来外面的锣鼓声喧闹声越来越响,很有些人声鼎沸的意思,什么洪家洼,李家滩,陈家村之类的地方都过来人了,都是敲锣打鼓,备齐猪羊礼品什么的。

    这些村庄都在何家庄周围十五里范围内,平时没什么往来,各处百姓来何家庄集市采买摆摊这个是有的,但也仅此而已。

    敲锣打鼓,这是宣扬,也是郑重,徐州地面贫瘠,能备着猪羊上门,已经是重礼,这也说明来意的郑重。

    没多久,大院门口的卫兵带来了帖子,他们的来意很一致,就是过来拜会赵进,叙叙邻里之谊。

    本来各处忙碌的伙伴们也都聚了过来,他们到齐了,赵进说得第一件事却不是这个,赵进脸sè很严肃的说道:“今ri各处放哨的家丁,一律打五棍,饿两顿”

    大家愕然,陈晃直接说道:“他们犯了什么错吗?乱用军法,以后这军法可就不管用了”

    “大队人马一直开进来,他们连个反应都没,难道敲锣打鼓抬着礼物就没有jing惕了?如果是敌人藏着兵器呢?”赵进沉声说道。

    众人这才明白,董冰峰沉吟了下,开口问道:“大哥,那齐二那边要不要奖赏点东西。”

    “为什么要奖赏,他只不过做了份内的事情,咱们不能有一点放松,难道前些ri子的大战,那么多死伤,咱们都忘记了吗?”赵进说的很严肃,众人都是无话。

    “当众惩罚,把这层意思说出去,别好了伤疤忘了疼”赵进做出结论。

    说完这个,那边刘勇很是惭愧的站起说道:“大哥,今ri也是小弟做事不周,周围的村庄有这样的动作,小弟却一无所知。”

    “不于你事,咱们都顾着这个何家庄,临近的地方除了开始打听底细,接下来谁在意过,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大家都穿上铠甲,一起和我出迎,两个老兵队和五个新兵队整队待命,一个老兵队两个新兵队跟我们一起出去,吉叔那边准备茶水和待客的东西。”赵进安排说道。

    外面过来的队伍一共有九支,人数有多有少,不是一齐到来,但早晚彼此差不太多,各队领头的还客客气气的互相招呼问候。

    过来的这几支队伍颇为自觉,就在东边空地上等待,倒是来往运酒的商贩们好奇的围观了一阵。

    何家大院的东边院墙被撞毁后就没有重修,那边就是放置了拒马木栅,用倒塌后的砖石垒砌了更高更结实的望楼,里面各队家丁正快步跑出列队,按照赵进的吩咐各自就位。

    这些事情外面都能看得清楚,各处来人好奇的张望,小声议论,脸上都有些震惊神情,每个第一次见到赵字营训练的人都是这样的反应。

    大家帖子已经递了进去,就等着里面回应,不过站在东边空地上,除了能看到大院内的森然训练之外,还能看到何家庄的兴旺,这让他们议论的更多。

    正在这时候,看着拒马木栅被里面的家丁搬开,两队手持长矛的青壮,身穿样式相同的短袍,手持长矛快步走出,在两侧立正列队,这让这九支队伍震动了下,每个人脸上的神情都变得恭敬了些。

    袍服兵器都是一致,队形整齐,步伐一致,看着就有股煞气,明明天气很暖和,可大家都觉得有点冷,好像那位参将大老爷手下的兵丁也没这个风范,果然了不得,看到想到,少不得就要恭敬。

    接下来能看到六个人身穿铁甲,身后跟着更加森然的长矛队列,大步向外走出,尽管那几个穿着铁甲的年轻人脸上都有笑容,可等待在那里的九支队伍却有些sao动,人人脸上带着惊慌,因为这势头太吓人了,好像冲杀过来一般。

    “诸位乡亲父老,小弟赵进,在这里见过各位了。”赵进还真不知道这该用什么礼数,只是抱拳作揖,几处示意。

    没想到他这边抱拳作揖,那九支队伍的人都是sè变,有五队从头到尾全部跪了下来,口中连声说道:“赵保正折杀我等了,小的们怎么当得起进爷的礼

    其他四队也是躬身施礼,腰弯到不能再弯,也都是参差不齐的回应道:“小的见过赵保正,见过进爷。”

    赵进满面笑容,眼神却在那四支没跪下的队伍多停了会,边上的刘勇却凑上来说道:“大哥,右第一个不跪的是田家庄田英,第二个是刘家矿上的,第三个是林家围子,第四个却不认得。”

    其余五个刘勇没有介绍,他知道赵进只想知道不跪的,赵进微微点头,依旧笑着说道:“诸位来的突然,赵某这边也没什么准备,大家也不要在外面呆着喝风吃土,里面请。”

    赵进的话语举动未必完全合乎礼数,但表达的很恰当,大家谦让了两次,都是起身向内走去。

    这样的场面,敲锣打鼓是不能停的,锣鼓班子们在外面按照次序轮流敲打或者是来个合奏,猪羊礼物则是陈列在显眼的地方,赵进当然不缺这些礼物,送礼的人自然也是明白,这么做是为了彰显自家来过。

    最少的一队也有十几号人,但赵进出约请,每队只有两个三个向里走,大家都是自觉地很。

    而赵进的伙伴们也没有都跟着进去,刘勇落在了后面,安排人手接受礼物,给这九支队伍的人丁安排茶水和食物,另外,有一队老兵队和两队新丁就在这边稍息待命,实际上也是盯着新来的这些人,没过多久,刘勇自己脱去盔甲,带着茶水和食物什么的过来,很是随便的和这些临近村落的人聊天。

    吉香和石满强则是各带着一队,沿着何家庄内外大概走了圈,董冰峰则是上马,领着几个会骑马的在更大的范围内兜了个圈子。

    只有赵进和陈晃两个人领着客人进了屋子,吉香父亲带着两个杂役过来上茶。

    这屋子其实就是原来何伟远的住处,屋子宽敞些,赵进和伙伴们住在这里,算是何家大院的中枢,不过里面的家具什么的大都已经搬走,这里的条件很简陋,一共也就是十张椅子,几个茶桌。

    各自落座,坐下的人自然都是各队的头面人物,最上那里还有人迟疑着不敢动,等到陈晃站在赵进身后,他们才敢挨着赵进坐下。

    “赵保正住的太简单了,这些粗手大脚的能于什么,在下庄子上有几个丫头,还算伶俐清秀,送给赵保正在房内伺候……”

    “小的还有个妹妹……”

    一进屋,这些人就没停下感叹简陋,琢磨着巴结的法子,等赵进接过茶水的时候说了句“谢谢吉叔”,他们才觉得不对,各自讪讪的住口。

    茶水上完,赵进开门见山的说道:“我来这里不久,事情太多,没来得及去拜访各位邻居,也不认得各位,请各位自己说说身份姓名,接下来也是方便

    众人先是愕然,随即反应过来,那田家庄的田英先站起自我介绍,赵进笑着点头,这田英和陈晃差不多的身量,手掌关节粗大,动作和常人不同,一看就知道是习武的人。

    对方站起,赵进坐着回应,那田英的神情有些僵硬,刘家矿上过来的却是个管事,这管事也姓刘,刘家这矿是某位士绅的产业,这士绅前年已经搬到扬州那边去了,留下自家亲信族人做管事,这管事目前就算最大了,管事四十出头的年纪,看着一副生意人的样子,名叫刘福来,林家围子是林姓人聚众自保的平地砦堡,为的也被称为庄主,老林庄主的年纪已经六十多了,这次来的是他的二儿子林二能,三十出头,也是彪形大汉。

    让赵进觉得有必要留意的也就是这三处,田家庄、林家围子和刘家煤矿,不过也就是和其他六处略有不同而已,和赵字营的实力相比不值一提。其余来的人都是所在地的大户,或者是宗族里的高位,至于那个没跪的,却是刘家村的村长,刘家村才六十多户人家,和刘家煤矿根本就是一体,自然要跟着行动

    一个个介绍完毕,赵进笑着说道:“我是赵进,这是我兄弟陈晃,外面还有几位,等下为各位引荐,各位这次来意为何?”

    这句话又是直接的很,坐下的九个人脸sè都有点尴尬,彼此交换下眼神,那几个没跪的脸上都有些不快,这年轻人怎么不懂礼数,连点客套客气都不讲,他们想什么,赵进清楚得很。

    眼神交换,最后开口的是那个田英,他这次没有站起来,只是清清嗓子说道:“赵保正,咱们这些地方彼此距离不远,走路最多也不会过一个半时辰,可以说是同气连枝,彼此一体。”

    能说出“同气连枝,彼此一体”这句话来,倒是让赵进对此人有点改观,尽管用在此处不伦不类,这九处地方距离和何家庄从某种意义上的确是一体。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