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赵进脸上的笑意更浓,继续说道:“所以这酒在外面能卖个好价钱是不是?蒙古各部最喜欢喝”

    “可不是,那伙鞑子平时喝的都是什么马nai酒,比醋都酸……”王自洋顺着说了几句,猛觉得不对,立刻满脸惊愕的看着赵进,好像见鬼了一样。

    “平常关内的烧酒就可以在草原上卖出高价,更不用说我这个酒了,是不是?”赵进笑着问道。

    王自洋此时就好像看见鬼神一样,满脸骇然,其余几个商人也都是差不多的表情,倒是那满姓商人大大咧咧的说道:“进爷也去过口外,这酒是能卖进大帐,金帐里的,一斤……”

    “你他娘的快别说了,这破嘴什么都藏不住”那王自洋终于受不了了,气急败坏的说道。

    赵进语气悠然,继续说道:“每月一百坛二百坛,用大车出关,卖到草原上肯定是暴利对不对?”

    伙伴们这才恍然,心想怪不得这些商人突然过来买酒,那王自洋抬头还想解释什么,看到赵进那了然的笑容,犹豫了犹豫,垂头丧气的说道:“这一路上肯定要有损耗,出边关还要下本钱,什么都瞒不过进爷,这汉井名酒如果不掺水,一斤酒卖一两银子也能卖得出,那伙鞑子,见到这样的烈酒命都不要了,那破落货已经算有节制的。”

    一斤一两?赵进的伙伴们即便是想到了能卖高价,也想不到是这样的价钱,现如今一斤几十文都已经是了不得的暴利,这差不多一斤一千文还要多,这是什么样的赚法?

    “赵某二叔也在边关打过仗,这些怎么能瞒过我?”赵进笑着说道,二叔赵振兴还真没提过这件事,之所以这么说,算是给牛马商人们一个解释,也是给自家兄弟们一个解释,不然相隔千里,怎么可能知道。

    从贩卖牛马想到草原,从草原想到寒冷,从寒冷想到烈酒,赵进记得一个说法,寒冷地带的人对烈酒需求极大,烈酒也可以抵御寒冷,消除疲劳,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也是必需品,不过赵进也没想到价钱居然可以卖到这么高。

    “你们先前不买,是因为我们的产量低,现在觉得产量大了,多你们一个不多,所以过来,是不是?”赵进笑着问道。

    王自洋点点头,脸上全是失望的神sè,他们以为自家抓住了大财的窍门,没曾想赵进也已经知道,以这位小爷的行事手段,那还有他们的机会。

    “进爷,小的从南直隶过河南去山西出口外,这一路也跑过二十多年了,人头熟,关系熟,若是让小的帮忙,一切肯定方便。”王自洋继续说道。

    商人逐利,眼看着赚不到大钱,能赚点便宜也是好的,赵进笑着点点头,开口说道:“我这里卖给别人什么价钱,卖给你们什么价钱,但你们也别指望在我这里能多拿,我的酒,现在还不够卖,你们按照规矩囤货拿货”

    他这话说完,不光商人们愣住了,连伙伴们都愣住了,王自洋反应过来之后,直接招呼着牛马商人们跪了下去,碰碰碰几个响头磕下,连声说道:“多谢进爷的厚赏,多谢进爷的厚赏”

    这等于让他们去赚暴利,当然是厚赏,赵进笑着说道:“我要好马,一百二百甚至更多些,我这里都能吃下,到时候你们可以用好马折抵酒钱,明白吗

    “进爷,小的们秋天过去,正月前后把马赶过来,一年也就跑这么一趟,想要马,估计要明年了……”这王自洋小心翼翼的说道。

    “明年也来得及,现在这些马帮我伺候好了。”赵进笑着说道。

    “请进爷放心,小的们一定用心用力,有一点差错,任进爷你落”那边王自洋喜滋滋的磕头回话。

    时间已经不早,晚饭时候,伙伴们脸上都有疑惑的神情,刘勇开口问道:“大哥,这么大的利,咱们为什么不去做?这是差不多百倍千倍啊?”

    “从徐州到边关,这条路咱们谁熟悉?沿路官府,边军的关卡,草原上的部落,咱们谁熟悉?”赵进连续问了几个问题,大家都在摇头。

    赵进把筷子说道:“咱们现在也没太多jing力去熟悉,而且我们卖给牛马商人又不是不赚钱,何必念着没赚到的暴利呢?”

    大家都是不出声了,低头吃了一阵,陈晃抬起头肃声问道:“赵进,咱们到底为了什么?养了这么多人,赚了这么多钱,可有赚大钱的机会,你又不那么在意,咱们要做什么,将来要做什么?”

    说到这个,大家都看向赵进,没人问的时候,也不会去想,但一有人提起,大家却都是在意了。

    赵进沉吟了片刻,肃然开口说道:“我们现在比从前过得好,是不是?”

    大家点头,当年聚在货场上比武穷欢乐,家境好的罢了,家境不好的就指望着赢下奖品点心,而且还不舍得吃,还要留给弟弟妹妹,甚至家里长辈,现在则是几千两的银子随意动用,家人都是过上了豪富士绅才有的ri子。

    “我们若没有赵字营的刀枪,了财又能怎样,还不是被人夺去”赵进继续说道,大家自然没异议,几次杀伐都是为了这个。

    “现在我们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自保,保护自己和家人,保护自己的家产。”赵进好像下了结论。

    大家点点头,准备各自忙碌,没想到赵进的话没说完:“我们要让自己变得更强大,现在我们只能保护自己,等再进一步,我们就可以做更多的事情,变强大是没有止境的,每上一步,我们能做的就更多,到最后,我们就可以在人世间留下自己的名字,几十年后,几百年后,都会有人记得我们。”

    赵进这番话并不是太直接透彻,大家脸上都有似懂非懂的神sè,安静了会,石满强闷声说道:“大哥你说什么办,我们就怎么办,跟着你走肯定越来越好”

    石满强这句话出口,所有人脸上都有恍然的神情,从大家相聚到现在,有一件事是被证明的了,跟着赵进的安排走,那就是越来越好。

    品酒会第二天的下午,何家庄开始变得热闹,很多买酒的商户带着大车来到这边,何家酒坊周围没有筑墙的地方都在修建高墙,有拿着武器的赵字营家丁驻守巡逻。

    何家庄毕竟不是徐州城,如果不骑马的话,来这里提了酒再回城或者去往各处,肯定要在路上耽误一夜,何家庄的几个客栈和大车店都是住满了人,还有人去往庄户那边投宿,人吃马嚼也要花钱,这些食宿费用都让何家庄的庄户赚去了,何家庄上下已经从这酒坊得利了。

    商人逐利,他们来到何家庄之后,大车装酒未必能装满,少不得要带些货过来,然后带些货走,让何家庄周围的几个集市也跟着兴旺不少。

    一天下来,何家庄上下都是喜气洋洋,大家都看到了以后会有的好光景。

    赵进定下的期限已经过了,云山寺如惠那边依旧没有过来,不过却派人送来了一封信,信上倒是如惠用的秘密花押,上面说的很简单:这些ri子没有给赵进消息,的确失礼,可那边千头万绪,请赵进再等四天。”

    既然有这封信过来,赵进那就再等四天,反正也不急于一时。

    信是一早到的,赵进这边才看完了信,还没和伙伴们议论,就听到外面的喧闹声音,这声音颇为热闹喜庆,能听到吹吹打打的动静,倒像是宣扬赵进得了保正职位的时候。

    “老爷,外面田家庄的人过来了。”一名家丁在门外禀报说道。

    田家庄,这庄子有二百多户人家,都是田姓,在何家庄西边十里左右的地方。

    “来做什么?”

    “小的不知道,看到他们前面有锣鼓班子,后面抬着猪羊,为的说是田家庄的田大户。”

    这个田大户名叫田英,是田家庄最富最大的一户,实际上是田家庄的领,算是庄主之类的人物,这个刘勇曾经说过。

    赵进眼睛眯了下,还没说话,外面又有人粗声说道:“进爷,五里外小石头村的来了一队人,敲锣打鼓,抬着猪羊和礼物。”

    小石头村在何家庄那边十五里路左右,那里有一百多户人家,没什么大姓,所谓的大户也不过是个中等地主的样子。

    这粗声说话的却是齐三,今天他在外面骑马巡视,还没等赵进这边开口,外面的喧闹声大了,听着有人气喘吁吁的过来,在门外说道:“老爷,西北刘家矿上也来人了,带队的是刘家的矿主,说要求见老爷。”

    刘家矿是个煤矿,产煤一部分销售到城内和各处取暖,一部分则是卖到铁矿上冶铁,这矿开了差不多四年,矿工带着家眷们聚居在那里,有一百多户人家,可青壮男丁却有四百人以上,这里距离赵进这边十二里左右,刘勇对这里很关注,因为这边的青壮矿工,可是好大的一股力量。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