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事情到了这一步,方方面面已经不需要赵进参与太多,反正何家庄人证物证都是齐全,官府想要什么,他们这边就提供什么。

    吞并了薛家的家业和产业,这件事徐州城内的人要么不注意,要么觉得很正常,那薛晓宗巧取豪夺的时候也该想到有这一天,弱肉强食,本该如此。

    薛家的家产大部分都是金银财货,拿出一千多两给了捕房那边,交给陈武去分配,另外单独拿出一部分作为这次死伤家丁的抚恤和后续,其余的都是搬回了何家庄,那些铺面田庄之类的,在徐州的,都通过知州衙门那边办了过户的手续,把契约文书重新换了一份,不在徐州的,暂时保持原状。

    在这过程中,还现了些有趣的事情,薛家名下的田庄,很多都是云山寺的庄子,赵进的人拿着契约过去接收,田庄的庄头和管事还不知道自家这个庄子早就换了主人,现在要换新主人了。

    从云龙山回何家庄也是走的夜路,天亮后到了何家大院,回来之后放假一天,所有跟着出去的人都是睡觉休息,让多ri累计的疲劳散去,等放假这一天过后,一切恢复正常,赵字营开始训练,王兆靖带着自家的护院告辞回返,何家的酒坊第一锅汉井名酒出酒了

    经历过何家庄夜战,经历过突袭云山寺的赵字营家丁,无论新老,都在训练中下足了力气,新兵知道这训练的用处,老兵觉得要把自己变强,赵进和几名伙伴每ri里都抽出尽可能多的时间训

    那边陈宏报出数目之后,赵进看了账目和收据,然后又是拿着长矛出去练兵,让他和伙伴们有些意外的是,赵进率队出去的这两天,留守家丁的训没有停下,王兆靖cao练的他们很辛苦,训练项目和赵进他们做的一样。

    “这些东西他倒是没忘,不是读书取功名了吗?”陈晃平时话不多,只是一牵扯到王兆靖的事情,就忍不住讥刺两句。

    大家对他这个态度也是习惯了,听着他说,大家只是笑。

    和前几次大胜之后的威震四方不同,这次很安静,一来是消息封锁的好,赵字营自己当然不会乱说,别人也没有打问的机会,何家庄上下都被封口,孔家的骑兵远遁,僧兵们被杀的差不多,其余知道的人都要保密,所以徐州地面上上下下都觉得赵进运气好,居然靠着官兵的救援撑过了这个大劫数。

    不过徐州方方面面的势力对赵进依旧调高了评价,谁能想到看着不怎么联系官府的赵进,在关键时候居然能调来四百多骑兵救援,不管是参将那边还是卫所那边,都是拿出了最jing锐的骑兵,这靠山未免太强了。

    而少数知道真相的,那更是震骇无比,根本就不敢相信。

    “凭着不到六百人,硬抗近三百骑兵,千余步卒,最后硬生生杀败了对方?”在城内王家的府邸内,王兆靖的父亲王友山吃惊的问道。

    王兆靖脸上神sè带着自豪,也带着些别的,恭敬的开口回答说道:“说是那几百马贼最后反水,将那云山寺的僧兵冲散,然后还想要冲散赵兄的队伍,却碍于赵兄队伍的威势不敢妄动,只能逃跑。”

    听到这个,王友山摇摇头说道:“江湖草莽中也有英豪,这什么孔九英打算的不错,重创云山寺,灭掉赵进,他就可以在徐州为所yu为,倒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只是都没想到,这蝉,太难打了。”

    这个比喻让王家父子都是一笑,不过说完之后,王友山又是摇头,脸上浮现疑惑的神情,却开口问道:“大河,这战斗咱们都未曾亲见,你觉得可信吗?以少打多,最后不仅大胜,还逼走了骑兵马队,在京城也曾听他们议论兵事,从未有类似的例子,是不是虚张声势?”

    “父亲,赵兄可不是虚张声势的人,你……”王兆靖没想到父亲这么说,立刻涨红了脸争辩。

    “虚张声势未必就是坏事,你那个赵兄胸有沟壑,你以为是一根筋的武夫吗?”王友山随口说道,眼神却投向站在一边的河叔。

    河叔脸上也有不可思议的神情,犹豫了下才说道:“老爷,小的其实也不太信,可那尸小的都大概看过,现场那痕迹小的也看过,却看不出什么疑点,也只能按照进少爷那边的说法来了,而且进少爷这几天做的事情,还有这城内城外,参将那边,云山寺那边,这生的种种,也印证进少爷那边的事情不假”

    这河叔说话的时候,语气很是迟疑,并没有太多自信,王家父子看他的眼神都不太满意,河叔自然也注意到了,又是停顿一会后,苦笑着说道:“不瞒老爷和少爷,属下生里死里走过来,尸山血海的大战也经历过,进少爷这一仗怎么想怎么觉得不可能,可又觉得进少爷没必要骗人,毕竟那么多尸。”

    “父亲,当ri孩儿在高家庄那边和伏兵死战,六人杀百人,这也是不合常理……”王兆靖带着点激动说道。

    王友山抬起手制止了王兆靖的话,他在那里沉吟片刻,却突然对王兆靖说道:“你现在还有心思读书吗?”

    被这么一问,王兆靖愕然半响,最后才结结巴巴的说道:“孩儿苦读十年,就是为了在功名路上光宗耀祖,今年乡试,孩儿定要争先上游,榜上有名。

    王友山笑着摇摇头,随即陷入了沉思之中,然后轻拍着桌面说道:“见微知著,读书人除了知道理,还要懂大势,你们两个先下去,喊王管家过来,咱们家还是要帮帮小进。”

    那边王兆靖刚要退下,听到这话忍不住抬头问道:“父亲,那边不是已经了局吗?还有什么可帮的?”

    “名不正则言不顺。”王友山笑着回答说道,倒是让王兆靖更加糊涂。

    这天下午,王兆靖和两名护院一同骑马出城,又是来到了何家庄,他到来的时候,赵字营已经开始收队,值ri的两个队正在打扫训练场,问了问才知道,赵进和伙伴们正在酒坊那边,那里第二口烧锅也要出酒了。

    何家的酒坊占地不小,足足十二口烧锅,分在三个大屋中,外面则是各项设施,何家庄换了主人后,何家酒坊的生产停了一段时间,现在才开始恢复,大院里面的酒糟味道也浓郁起来。

    出酒的两个烧锅相邻,在这烧锅两侧,都是用芦苇席和外面间隔,确保不相于的人看不到这里的工艺。

    王兆靖进来,那里刚刚出酒,十几个空碗摆在桌子上,正有人捧着酒坛一点点加过去,每碗里面都不多。

    “都尝尝,按照老卢的说法,以后出来的酒都和这一次差不多,水、酒粮和火候都把握住了。”赵进开口招呼说道。

    每个人都端起酒碗抿了口,赵进和伙伴们尝酒喝酒的次数也不少,能感觉出有细微的不同却说不出来,但卢向久却满脸的惊喜,放下酒碗后说道:“恭喜东家,这里的酒比城内的要好不少,水好,粮好,味道更纯,更清。”

    赵进点头笑着说道:“你做的越好,赚的越多,我打算给所有酒坊里的酒匠和伙计一成的分红,到时候就由你和几个酒匠做主分下去。”

    听到这话,那卢向久和身边的几个酒匠一愣,彼此看看,都是反应过来,立刻是激动的跪了下去:“多谢东家,多谢东家,谢谢东家的大恩典。”

    他们几个的声音都变调了,酒匠和伙计虽然被关在酒坊范围内,但外面的消息对他们却不是完全封锁,他们自然知道这酒坊的能赚多少钱,可这个连眼红都没立场,签了文书,工钱给的又高,最多也就是心里念叨几句,没曾想这次赵进给他们一成的红利,一想就知道这丰厚无比,怎么能不激动。

    “好好做,我不会亏待你们”赵进笑着嘱咐了句。

    等酒匠们平复情绪继续忙碌,就能看出来jing神状态明显不同,吆喝的声音都比刚才大,这jing气神完全被调动起来了。

    “何家酒坊的工匠和伙计都愿意留下吗?”赵进转身问道。

    “愿意留下的多,就等着城内那边的人过来办契约文书。”刘勇开口回答说道。

    赵进点点头说道:“不愿意的立刻撵走,石头,酒坊周围的墙记得抓紧修起来,大晃,给赵字营各队安排班次,这里马上就要投产出酒,也要安排人值守隔绝内外,免得走漏了秘密。”

    各自答应,各自去忙碌,赵进这才转向王兆靖,有些惊讶的问道:“你来的这么晚,今天只能住在这边了,有什么急事?”

    等晚饭时候,伙伴们聚在一起,赵进说明了王兆靖的来意:王叔去官府给我弄了个保正的位置”

    里正?众人一愣,这位置大家倒都是清楚,十户一保,五十户为一大保,十个大保则是一都保,这个都保就被称为保正。

    可这个保正不是官员,也不是吏目,更不是差人,没有品级,没有俸禄,反倒是担着不少于系,比如说下面百姓的税赋徭役,官府的摊牌,往往都会着落在这个保正身上,有苦劳没功劳的角sè。

    “现如今还有这个位置吗?连保长都没了。”陈晃开口说道。

    太祖朱元璋曾经在天下推行保甲制度,不过差不多两百年过去,和很多制度一样到现在都是名存实亡,保甲也是如此。

    刘勇左右看看,开口说道:“老实人做这个保长遭殃,也就是凶恶点的当保长还有些油水,不过咱们用不着吧?”

    如果老实人做保长,收取赋税,摊牌徭役的时候,遇到交不上来或者抗拒不交的,往往要自己垫付,几次下来,往往就倾家荡产,而凶恶之辈走保长,非但没有不交的,还可以逼着下面多交,自己上下其手,油水不少。

    不过说来说去,这都是小门小户的事情,一年下来几担粮食,几两银子的勾当,以赵进现在的身份地位,那里在乎这点小东西,反倒是多了点麻烦。

    石满强正在低头对付手里的一块排骨,吃完之后抹抹嘴,闷声说道:“凭咱们大哥的本事应该去当大官,这保长什么的,配不上。”

    吉香和董冰峰倒是没出声,不过神sè也颇为不赞同的样子,那边王兆靖有些火了,把手里的饭碗一放说道:“你们这么一说,好像我在害赵兄一样,大家都是兄弟,就这么不相信我?”

    王兆靖在伙伴中从来都是温文尔雅,很有风度的样子,他作这还是第一次,众人立刻不出声了,石满强又是拿起一块排骨,其他人也都是闷头吃饭,陈晃却擦擦手说道:“现在千头万绪,你来说说,这个保长有什么好处?”

    没等王兆靖开口,赵进笑着说道:“你们保长保长的,这是保正的位置,先把这个搞清,你们觉得这位置除了繁琐没别的好处?我可以告诉你们,这位置正合适。”

    “保正和保长又有什么区别,更麻烦而已?”那边吉香低声念叨了句,被赵进盯了一眼,立刻不出声了。

    “咱们现在手里五百家丁,咱们这家丁和别家还不一样,别家用来于活伺候,咱们这些人就是武装起来准备厮杀的,眼下这年景还算太平,你养这么多刀兵做什么,是不是居心叵测,这就是大罪过”赵进阐述说道。

    陈旱沉声插言说道:“眼下徐州谁敢这么说咱们,就算知州老爷也不会说

    “徐州只不过是南直隶的一个州,比咱们大的州府不知道有多少,他一个知州算什么,上面还有各道员,上面还有巡抚,更不要说南京还有六部,还有镇守,还有那么多勋贵,万一有人告状上去,这些人过问下来,咱们怎么办?咱们那个什么商行伙计的理由难道真能扛得住细究?”赵进的又是说道。

    这下子没人出声了,赵进又开口说道:“刚才兆靖跟我说的很细,这保正有什么职责,负责户口治安,负责训练民壮防盗,不说其他林林总总的杂项,这两样就对咱们有大好处,这保正的位置就是让何家庄成了咱们自家地盘,让赵字营成了合理合法的民壮,谁也挑不出毛病来,以后杀人,就不必这次这么小心,还要把功劳让给周参将那边,你们明白了吗?”

    有人点头,陈晃的表情却认真了些,肃声问道:“一个保正可以带多少人

    “没有定额,反正你是招募乡勇民壮防盗治安,粮饷自备,招募多少,那是看你自己的本事。”赵进开口说道。

    “好,这个好”陈晃拍了下桌子说道,大家也都想清楚其中的道道,纷纷跟着点头。

    王兆靖的神情终于放松下来,他想了想站起说道:“各位兄弟,咱们一起经历过那么多事,生里死里也都过来了,我怎么会害大家,我做的这些事,都是为了各位。”

    下面很安静,陈晃若无其事的低下头继续吃饭,其他人也都没有搭腔,赵进皱着眉头说道:“大伙都是自家兄弟,你这么说可就生分了。”

    王兆靖愣了会,长叹了口气说道:“赵兄,家父进士出身,清贵翰林,小弟自然也要走功名仕途,这个难道有错吗?”

    “怎么会有错?金榜题名,天下人谁不这么想,难道咱们兄弟还要拦着你向好了走?”赵进笑着说道。

    “文武殊途,文贵武贱,你读书写字,自然看不上我们舞刀弄枪”

    “大晃”

    陈旱冷声说道,被赵进抬高声音打断,陈晃离开座位站起,开口说道:“我听我爷爷说过,咱们这类的就算武人武夫,文官最是瞧不起咱们,七品县令对三品四品的武将都可以居高临下,反正我也没亲眼见过,各位,我去安排今晚的值夜,你们先吃。”

    气氛彻底冷了下来,赵进一时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其他几人也觉得尴尬,快吃完后都是借口有事出门离开。

    王兆靖在那里脸sè很不好看,呆坐了一会才涩声说道:“赵兄,小弟不是那种人,小弟就算今后上了仕途,也会和现在一个样子。”

    赵进点点头,不过心里却有些赞同陈晃的想法,文武殊途,文贵武贱,现在大家还好,ri后王兆靖若是在科举上走的顺利,双方肯定是越走越远,说起来是世态炎凉,实际上就是这么回事。

    “知州给你父亲面子,让我成了何家庄的保正,不过这事不能这么办,咱们不能自己知道,要让所有人都知道,你明天回城还要帮我做些事。”赵进不想继续这个话题,索xing说起了别的。

    第二天中午,知州衙门附近的住户突然听到鞭炮大响,锣鼓喧天,都不知道生了什么事,这动静只有过年的时候才有,不少人都好奇的走过去看看。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