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你脑子坏了吗?敢在光天化ri下杀人,还是在城内对这样的大户人家动手,这样的贼人穷凶极恶,咱们怎么招惹的起,让上面的大老爷拿主意去。 ”陈武没好气的说道。

    那捕快愣了下,随即凑近了说道:“这薛家当真是豪富,里面好处不少,咱们”

    “有命赚,也要有命花,找两个监牢的婆子进去陪着,安排五个兄弟在外面看着放哨,其他人先押回去询问。”陈武摆摆手说道。

    在场的人虽然不甘心,可也知道陈武说的是实话,再加上刚才搜查押人的时候,大家手里多少都落了点便宜,也就照办了。

    捕快们来得快,走得也不慢,薛家宅院这边留了五个差人看守,又在女监那边找来两个管事的婆姨进了屋子看守,这也算是看那云山寺的面子,薛晓宗的妻妾女儿没有带走,其他人都是被带回衙门,大凡这等豪富人家出事,都会先怀疑是不是内外勾结,凶徒肯定跑了,但如果找到内贼,顺藤摸瓜找过去,那就是一网打尽。

    云山行周围看热闹的人很多,有附近的住户,也有城内的闲汉,对这个骇人听闻的血案,大家没什么同情的心思,甚至还有人低声说报应,云山寺相关势力在州城之内已经横行很久了,名声极差。

    大家都以为这薛家的血案就是今后这几天的谈资,没曾想临近天黑的时候,又在衙门那边传出了惊人的消息,云龙山云山寺生血案,僧兵勾结匪盗作乱,杀死方丈圆信,监寺如难以下二百一十六人,大肆劫掠之后,逃跑下山,据说应该是赶往某个下院。

    这消息一传出来,徐州城内很多人都是震惊无比,所谓“水淹徐州城,浸湿云山寺”,在徐州不少百姓眼中,即便徐州城被黄河淹没,云山寺也会安然无恙,一来是云山寺地势高,二来是云山寺是徐州第一大地主,人多钱多地多,这样的势力肯定会屹立不倒,无人敢惹,谁能想到居然起了内乱,僧兵和匪盗勾结,做下这么大的案子。

    只不过将天黑的时候,才有人去官府报案,眼看着就要入夜,城门就要关闭,那云山寺又在城外,一切就要等到明天了,而且云山寺横行久了,对官府从没什么恭敬可言,孝敬也不必说了,自然是万事稍待。

    这世上聪明人不少,云山寺方丈圆信和云山行东家薛晓宗的关系也不是什么真正的秘密,很快就有人把这两件大案联系到了一起,说难道是同一伙人做的?

    有了这个猜测,薛家下人奴仆的嫌疑就小了很多,这些人身上的油水也已经被搜刮的于净,监牢地方也紧张,入夜后这些人都被打了出去。

    倒是薛家的二管家偷偷找到了捕房这边,小心翼翼的说道:“刚才人多嘴杂小的不敢说,小的倒是看到凶手的个子不高”

    “我们知道了,你且回去,这消息不要对旁人讲,路上小心些。”

    “多谢陈大爷关照,我家主母定有回报”那二管家很是毕恭毕敬的回答

    害怕人多嘴杂,这要紧消息自然要说给捕房的头目听,还要屏退旁人,等这二管家出门,陈武就快步出去找赵振堂,见面第一句话就是“还是年轻,留下了手尾。”

    那二管家出衙门的时候,其他人都已经回去了,二管家满面愁容的走在路上,天黑入夜,只要不是烟花风月之地,都是冷清安静,路上没什么行人,等他听到前后脚步声响起的时候还没什么奇怪,但脚步声急促密集,这才反应过来,可这时候已经晚了。

    二管家没有回来,薛家上下没什么奇怪的,太多人已经跑了,昨天还好,可衙门里云山寺僧兵勾结盗匪作乱,方丈圆信被杀的消息传来,谁都知道薛家完了,老爷死了,作为靠山的太爷也死了,孤女寡母的有什么用处。

    城西有一处枯井,因为害怕孩子们掉进去,上面盖着石板,还用大石头压着,早晨起来。有细心的注意到这石板和石头似乎被人动过,可好奇归好奇,既然还盖在上面,谁也不愿意花费力气搬开。

    什么薛家就要树倒猢狲散,什么城西枯井可能闹鬼,这些消息都比不得从衙门里刚传出来的大事。

    说是云山寺的僧兵勾结盗匪,准备血洗何家庄,幸亏赵进派人去卫所求援,又通过卫所的人找到了驻军周参将那边,周参将派出麾下亲卫,杀散贼人,救下何家庄,斩四百余级。

    四百多个脑袋,很多人下意识的想到是不是拿百姓的脑袋凑数,可何家庄告状报案的人也来了州城,就在衙门外面哭天抢地,还有庄子里所有人丁画押签名的状子,这可不是能造假造出来的了。

    然后,周参将又派人快马赶到知州衙门,说是已经接到义民急报,说那些勾结盗匪,杀害僧众的强盗和僧兵正盘踞在萧山下院,周参将已经派出麾下jing锐人马奔袭准备将这伙恶徒一网打尽,特来知会知州大人,并请安排差人和民壮协助。

    云山寺藏污纳垢,收容亡命之徒的事情,徐州尽人皆知,这些无法无天的恶徒不服管教,做出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也不稀奇,幸而徐州地面上除了小八义这样的豪杰之外,还有参将周宝禄这样的忠勇大将,遇事没有迟疑推脱,反而刚毅果断。

    这些僧兵不同于寻常的流民盗匪,他们身强力壮、装备jing良,对徐州境内又熟悉无比,如果真是血洗村庄,裹挟流民,很容易就会酿成大乱,周参将派兵及时剿灭,虽然有些不合规矩,却合乎徐州上下的利益,所以徐州知州立刻排出马步捕快,强壮差人,得到官府的通知后,城内城外各处立刻自的组织民壮,立刻凑出了一千多人。

    不过这一千多人防守可以,真要让他们走几个时辰的路去萧县下院,那是不可能的,半路上就要溃乱,能出城的也就是二百余人,这还是东拼西凑了几百两银子犒赏才肯出城。

    州城内乱成这个样子,云山寺那边自然就没人理会,知州衙门安排了五名捕快领着几十名差人过去。

    就这么提心吊胆了一天,又到临近天黑的时候,令人振奋的消息传回来,周参将麾下jing锐大胜,那些叛乱的僧兵们没有组织起抵抗,战斗中被斩杀百余人后投降,投降的时候意图作乱,又有一场激战,叛乱僧兵和盗匪全部毙命。

    大家听了之后,一方面松了口气,一方面倒吸了口凉气,战斗是真的,投降搞不好也是真的,投降后作乱不一定,但交出武器后又被杀这不是假的,这周参将好狠辣的手段。

    徐州这么多年不能说太平,可也没闹过什么大事,驻军兵丁和地方上也还算融洽,这次却让大家吓了一跳,朝廷兵马果然凶恶嗜血。

    云山寺那边的案件也传了回来,说是的确死了二百多名僧人,就是那伙叛乱的僧兵所为,按照捕快们的回报,说佛寺就是佛寺,寺内高僧大德已经将尸体收殓起来,寺内激战的痕迹也已经清理,天气热了,官府验尸之后就要焚化,而且云山寺也有一份详尽的状子和证词,有身份的僧人都在上面画押作证。

    没什么人觉得不对,反倒是觉得松了口气,现在周参将那边的剿匪才是第一等大事,云山寺这边本来就是王法管不到的地方,既然凶手已经伏法,云山寺有不愿意多事,那正好两便。

    周参将这次足足得了近千级,在南直隶地面上可是难得的军功,不要说他麾下的jing锐亲卫,就连知州衙门一于人也会有功劳分润,只不过手续要完善一下。

    比如说周参将不能自己派兵剿匪,而是何家庄求救,知州衙门事急从权,派人求援,然后回程路上听到溃逃的反乱僧兵躲在萧山下院,临济决断,派兵追击,这才有了这样的功劳和结果。

    归根到底,周参将不是擅自行动,而是应地方官府的请求,而且是在事关士民生死的要紧关头,顾不得那么多才出动的,这里面自然也有徐州官府一应官员的忠君爱民之心,黎民百姓的感恩戴德之意

    坏事变了好事,在这轰轰烈烈中,明面上没什么人知道那晚袭击何家庄的还有两百多的骑兵,也没人去追究云山寺那么多头面僧人被杀的可疑之处,民不举官不究,何况云山寺还是个麻烦,他们自己不说,大家乐得轻松。

    这些事都能被忽视过去,那么云山行薛晓宗暴毙的案子自然也就没什么人深究了,想必和勾结盗匪的云山寺反乱僧兵有关,这案子就这么结束。

    云山寺的方丈圆信都死了,依仗圆信势力才在徐州张狂的薛晓宗自然一文不值,他的死亡没什么人理会。

    所以更没什么人注意到,在结案的第三天,几位债主来到了薛家,这些债主来路各有不同,向薛晓宗的老婆出示了几张借据文书,有的是生意往来,有的是赌债,还有私下里不知道做什么的借条,几张加起来,居然将近十万两。

    平白无故背了十万两的债,薛晓宗的老婆当然不会认,可这几张文书都不是私下做的,居然还在官府那边做了公证。

    想要查账,查案那几天,云山行和家里的所有账本都被人搜罗于净,根本没办法查,这些天下人们已经走得差不多了,根本没什么人可以依靠。

    更荒唐的是,衙门的差人不查案子,却把这院子看得很紧,什么人都进不来,只能出去,花钱讨好都不管用。

    薛家寡妇只觉得天都要塌下来了,自家男人死了,官府又不怎么认真管,她认为自己一个妇道人家,根本盯不住这么多男女下人,何况这些下人都是薛晓宗弄来的,平时都不怎么对她心服,现在出了这样的事情,家里浮财这么多,还不都被席卷而空,可没想到,偷拿金银财货要偷跑的人不少,成功的却是一个也没有,往往是才不见了什么东西,还没等折腾着去报案,就有人鼻青脸肿的把东西送回来,然后态度谦卑的辞工,只拿该拿的那份工钱月钱。

    忠心的二管家不知所踪,大管家也是云山寺出来的人,从前就私吞了不少,这次倒是没有偷拿,只是心急火燎的说家里有人急病,要回去看看,她也拦不住,可据说这大管家刚出了宅子,就被请上了一辆马车,不知道去什么地方了,前面云山行和云山楼几个有头脸的掌柜账房也都是这样一个个离开。

    开始这寡妇有些心慌,后来倒觉得不错,因为看得见的家底都给她留下了,足够她风风光光的改嫁,过一辈子豪富生活。

    可打算的虽好,却没曾想遇到这样的事情,看着这些借据,手里的金银财货非但不能留着,反而倒欠了大钱,这怎么能受得了。

    薛家寡妇把钱财看的天大,都想要到官府去告状,一直和和气气说话的债主却露出了凶恶嘴脸,把刀子掏出来说道:“这借据凭证是过了官府的,你要是去闹,就一个铜钱也剩不下,你娘俩还要去火坑里还债,你要是耍狠的,这么大笔银子,难道还不死几条人命?”

    看到刀子出来,薛家寡妇当即吓坏了,不管不顾的跑出去喊官差救命,宅院门外还有官府的差人看门护院,他们总不能不管,没曾想门外站着的官差居然在外面把门关上了,对里面的事情不闻不问。

    那薛家寡妇搂着闺女哭号一阵之后,不得不认了这笔账,明晃晃的刀子,还有卖到火坑的威胁实在是太可怕了。

    满心以为这次沦落街头,没曾想要债的倒是变了脸,弄了辆马车,给了她一千两银子,让她娘俩离开徐州。

    一千两银子省着点花,足够温饱富足一辈子,大起大落之下,薛家寡妇不敢在徐州多呆,就着借据清了账,然后带着闺女和银子,坐上马车离开徐州去镇江老家了。

    没人注意到薛家的钱财产业已经换了主人,巧取豪夺的事情太多,大家现在顾不上这边了,在积年惯偷的率领下,几十人把薛家几间宅院从内到外翻了个于净,大包小包的归整好,用马车运出城去,自从搬家后一直呆在城内的陈宏,也在家丁们的护送之下,跟着去了何家庄。

    “大哥,云山行和云山楼的房契地契都在云山寺那边,等如惠当了方丈就能转给我们,比起薛家的家产来,这都算不得什么,他薛家足足几万两啊”陈宏兴高采烈的说道。

    薛家光是金银铜钱加起来,居然能凑出来将近四万两的数目,除此之外,还有徐州一州四县以及邳州的铺面,徐州本地的田庄,还有扬州的庭院,有的能算出价钱,有的却算不出,但林林总总加起来,肯定是个大数目。

    有这么多并不稀奇,倒不是薛晓宗怎么善于经营积聚,而是他爹方丈薛崇训把云山寺的财货尽可能的贴补给自家,云山寺这么大的盘子,积聚这么多年,贴补出这样的家底也不稀罕,虽说身为方丈可以玩弄些手段,搞个顿悟传法什么的将基业传给儿子,可毕竟不保险,说不得出什么变故,他就是用这个手段从如惠老子那里夺来的,方丈圆信也要考虑同样的可能,比如说现在能压得住如难,等自己不行了,那些僧兵还真不一定听谁的。

    在这样的前因后果下,肯定是拼着掏空云山寺,也要让自家儿子财了,只是没想到这么多金银财货,到最后全归了赵进。

    相比于陈宏的兴奋,穿着盔甲的赵进就冷静许多,他端起茶碗喝了口说道:“若不是他家还有两个未成年的女儿,这次直接就灭他满门了。”

    云山寺和薛晓宗本是一体,薛晓宗是云山寺在徐州的代言人,很多事并不是薛晓宗肆意妄为,只不过是云山寺圆信和如难一派意志的体现,同时薛晓宗也能利用云山寺做很多事,他们互为表里,不存在主谋从犯的问题,谁也逃不了于系。

    赵进带队突袭云山寺,刘勇天亮后进城对付薛晓宗,兵分两路,不管那一路都是出其不意,都是达到了目的,与此同时,赵进还派人知会自己父亲这边,让官面上也有照顾协助,本来刘勇就做得小心,加上衙门和江湖道都帮忙照应,可以说是一切顺利。

    而云山寺僧兵的后患也被彻底消灭,说到底没人能想到赵进会突袭云山寺,萧山下院还在按照如难的吩咐收拢溃逃的僧兵,还有一位如字辈的骨于在那边主持局面,然后得到消息的参将亲卫家丁直接杀到。

    本就是溃败之兵,正在惊慌失措的时候,那里挡得住如狼似虎的jing锐骑兵,何况僧兵都是步卒,一场战斗后,包括投降后的杀降,剩余僧兵也都被斩杀殆尽,听说还跑了百余个,不过这些僧兵已经不足为患,不管赵进还是周参将那边,都不放在心上了。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