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赵进点点头,又是问道:“我记得如惠说下院里不少亲近他的,现在还是这局面吗?”

    真智神sè黯淡的摇摇头,低声说道:“也就是砀山下院还是贫僧师弟主持,可这三年来也被如难架空了,其他三处都已经是圆信的班底了。 ”

    “如难倒是忠心,他手里有上千僧兵,居然乖乖听方丈圆信的。”赵进继续说道。

    “公子不知道,僧兵里的头目都是方丈的弟子,更不要说僧兵里的三分之一都是薛晓宗招募来的人,而且由云山行供着饷银吃用。”真智知道的很详细

    “接下来如惠要选拔自己人替换掉这些人?”赵进突然转了个话题说道,真智点点头,这没什么可隐瞒的,显而易见。

    “你去把这些人都喊过来,等下的事情要让他们看到才好。”赵进笑着说道,真智迟疑了下,点头答应,转身安排僧人过去招呼了。

    赵进笑着点点头,转身喊来了两名家丁吩咐了几句,那两名家丁快步走出了门,赵进又是招呼一声,十几名队正也是走了过来,简单交谈后,这些队正回转本队,没多久,除了老兵队第一队还在待命之外,新兵队都是抛下长矛向前走去。

    看着这些人向前走,被捆着的僧人们都是紧张起来,想要挣扎后退,可除了嘴能动,身上能动的地方实在不多。

    马上他们的嘴也不能动了,因为过来的人只做一件事,撕下他们的一块衣服,然后将他们的嘴堵住勒上,让他们只能张大了嘴什么声音都不出。

    没过多久,又有十几个家丁走了进来,他们进来的时候,让院子里的僧人们一阵惊呼,而跪在那边的一于人则是眼睛瞪大,露出惊恐的神sè。

    如难的尸体被拖过来,直接丢在了空地上,浑身伤口狼狈异常的方丈圆信被五花大绑,嘴也是被塞着,死猪一样在那里蠕动。

    和家丁一起过来的还有两名年轻的女孩,怎么突然有了年轻的女人,有的僧人满脸惊愕,有的人则是看向圆信和如惠。

    又过了一会,又有五十几名僧人走入,满打满算,如惠这边的骨于,出现在赵进面前的,一共不过七十几人,有十几个年纪已经很大,不知道这真智有没有藏私,但赵进也懒得计较这件事,他只是朝着后面打了个手势。

    那两名女孩看到赵进的手势,其中一人犹豫了下,咬咬牙向前走了几步,抬高了声音说道:“我记得自己是邳州人,别的记不太清了”

    女孩声音不低,说话的时候脸上有难堪和窘迫,但随着叙述变成了愤恨和激动,她记得自己是十岁左右的时候来到山上,进了那个院子之后再也没有出来,她记得自己那一次好像是整个身体被刀割开,流了好多的血,但最后恢复了下来,尽管每次都很难受,可还是活了下来。

    “我恨不得自己早点死,可我还想见自己的爹娘”女孩的声音越来越凄厉。

    随着女孩的叙述,院子里变得很安静,只有一些僧人在低声念诵佛号,还有一些人挣扎出了怪音。

    女孩看到了很多女童被送过来,有的第一次就死了,有的撑不几次也死了,还有的因为太不听话或者哭骂的声音太大,直接就被杀死,有的人想要逃跑,却被那几个身强力壮的婆姨抓住,回去就被处死,有的人仅仅是跑出了院子,就被外面守备的僧兵们抓住,也是一样,女孩一直在忍。

    赵进神sè淡淡的听着,不时的扫视下周围,他能注意到家丁们的呼吸变得粗重,这种伤天害理的作为太让人愤怒,赵进也很愤怒,不过他也知道这女孩也不是无辜,能在那里活下来,手上不可能于净,除了那些女童外,那两个宅院里的所有人都是凶手或者帮凶,但现在没必要计较。

    伤天害理,天理难容,每个人都这么想,到最后女孩也是边说边哭,真智一方的所有僧人都在双手合十,喃喃诵经,而那些被捆住的和尚脸上也有惊愕的表情。

    女孩说完后,捂着脸蹲下大哭,赵进举步走到那圆信的跟前,圆信满脸都是被抓的血痕,沾染了许多的脏污,可他现在也顾不得这么多,拼命挣扎,但他手脚都被捆绑的结实,只能在那里蠕动,从鼻子里出些意义不明的腔调。

    赵进这一动,新兵队靠前的一队跑步出列,从那些被捆绑的和尚里拽出来二十五人,一人对一人。

    院子里又变得异常安静,赵进蹲下,伸手把方丈圆信揪了起来,凑近了低声说道:“薛崇训丨我是赵进。”

    方丈圆信的眼睛猛地瞪大,他终于知道为什么了,脸sè霎时变为死灰,身子居然抽搐起来,一股腥臭气味传来,这圆信失禁了。

    赵进站起,倒转长矛,用力刺了下去,长矛锋利,没有遇到任何的阻碍,直接把方丈圆信穿透。

    闷响一声,圆信的身体剧烈抽搐了下然后挺直不动,长矛抽出,血箭喷shè

    院子里有低声的惊呼响起,随即有“嘭嘭嘭”的闷响,却是那些被捆绑的和尚弯着身子磕头,满脸都是乞求神sè。

    赵进转过身,左手抬起,然后劈下,新兵队那二十五人也都是长矛刺下

    已经有人忍不住大声惊叫,那额头碰地的闷响也变大了许多,听着好像是敲鼓一样,很多挣扎着磕头的俘虏已经是头破血流。

    场中已经有了二十几具尸体,鲜血已经将他们身边的土地浸染成了紫黑sè,血腥气息也开始弥漫,云山寺虽说不少人都不怎么守清规戒律,可毕竟常吃素食,这样浓烈的气味让他们很不适应,观看的僧人里已经有人呕吐。

    赵进又是一挥手,新兵队又换了一队,他们和前面那队做同样的事情,将捆绑着的僧人们拖出来,那些被捆绑着的和尚已经知道自己的命运是什么,绝望崩溃,流泪失禁,拼命挣扎,可他们手脚都被结结实实的捆住,又怎么可能挣开。

    左手举起劈下,只不过这二十五人的长矛没有整齐划一的刺下,有的人于脆利索的刺杀,有的人犹豫了一下才刺下,有的人则始终没有动。

    在经历何家庄的战斗之前,赵字营的大部分家丁都没有杀过人,在战斗之后,杀过人的最多也就是三分之一,其他人只能说是见过血,有了战斗的经验

    而且在战场上容不得你思考,刀枪无眼,杀也就杀了,可在这样的情况下,有许多人恐惧,有许多人绝望,活生生的生命就在自己眼前,新兵队的这些人就下不去手了。

    可下不去手的迟疑也仅仅是片刻,自家老爷就在面前看着,尽管看不清表情,可那眼神森冷,让人心悸,还有刺杀完毕的同伴们也在用眼神催促,更不要说,站在赵进身后的那些队友眼神中似乎有轻视。

    好多感觉其实是错觉,却让他们不得不动手,长矛刺下,鲜血从伤口喷出,生命消逝,这些新丁突然现杀人并不难,而且在杀人的同时往往会回忆起何家大院的夜战,那似乎也不难,排列着整齐的队形,跟着自家老爷的指挥前进,不停的刺杀,不乱不慌,到最后就赢了。

    见血杀人,心肠变硬,做到这一步,才真正可用,赵进看着新丁们从迟疑到于脆的过程,知道他们已经改变。

    一队撤下,一队替换,又是二十五人,院子里已经有很难闻的气味弥漫,失禁崩溃的人越来越多。

    “那个那个且缓一缓。”就在这时候,真智的声音响起,既然蒙面自然要隐瞒身份,可急忙之间的称呼又差点露馅。

    赵进没有抬起左手,只是转头看过去,现真智和六名僧人快步跑过来,这几人脸上都有不忍的神情。

    “出家人慈悲为怀,这些人纵有错失也罪不至死,还请施主开恩,饶他们一命。”真智合十说道,其他几名僧人也连连点头,这七位有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年纪都偏大,或许这个年纪的人都是心软。

    赵进摇摇头,这几个和尚都是一愣,不过这个反应也是在他们的意料之中,有人跟真智小声耳语几句,真智咳嗽了声,又是开口说道:“施主,这里面有十几人是错抓,说来惭愧,刚才几位师侄动了嗔念,这些人却不是圆信和如难一党,能否”

    “我说过,你们只有这一次机会,认真看着,不要忘了今ri的场面。”赵进平淡的说道,抬起左手又是挥下。

    长矛刺杀的“噗噗”闷响连续响起,真智这几人脸sè都是煞白,同来的那六名僧人下意识念诵佛号。

    又是开始轮换新丁行刑,场中气味更加难闻,居然还有不少乌鸦聚集在房顶墙顶,可惊呼呕吐却不见了,只剩下喃喃念诵的佛经声音。

    赵进心里想的很明白,这次的血腥行刑,一方面让自家的新丁见血锻炼,一方面则是惩处,云山寺这伙人攻打何家大院,自己死伤差不多过百,何家庄死伤几十,这样的恶行当然要付出代价,还有一重含义则是震慑,圆信、如难这些人没了,换了如惠的人过来,但云山寺依旧在,想让他们敬畏,不再有什么妄想,用杀戮来震慑下很有必要、

    看着他们现在清贫不得志,处处说什么佛法慈悲,一旦得势富贵起来,心境和现在必然有不同。

    二十五人一波的轮换,很快就把抓来的人杀光,等最后一队回归后,场面又是安静一片。

    几轮杀下来,不忍看的也抬头看了,诵经念佛的声音也停下来,那两个带进来的女孩浑身抖,捂住眼睛蹲在那里。

    “佛敌、邪道、恶鬼”突然有人大喊出声,赵进眉头皱起,谁这么大胆子居然敢骂赵字营。

    转头看过去,现是一位二十多岁的壮健僧人满脸激愤的大吼,院子里所有人都看过去,不管是赵字营的还是云山寺的。

    站在赵进身边的真智几人一直没有离开,听到这声大喊也都看过去,看到是这名僧人之后,一名老僧的脸sè当即就变了,立刻厉声喝道:“道难你这个混账孽徒,快给为师闭嘴”

    那道难和尚脸上带着诧异,大声说道:“师傅,难道不是吗?”

    老僧却顾不得他了,转过来躬身合十,声音颤抖者说道:“施主……老爷贫僧这孽徒不知道轻重,还请老爷不要责怪,他他”

    二百条人命,浓郁的血腥气息,还有今ri这犹若雷霆的行动,都给这老僧太大的压力,现在又急又怕,话都说不顺利了,身子摇摇yu坠。

    “那个施主,小的师弟身子一直不好,都是他这徒儿道难尽心照顾,这道难心xing淳朴,他没有恶意。”真智也急忙解释。

    那道难却走出人群,继续大声说道:“如何说错了,圆信和如难这一伙人每天假惺惺的念佛吃斋,可暗地里却做出这样伤天害理的事情,徒儿每次出去,都听人说云山寺怎么买卖人口,怎么盘剥佃户,山东、河南过来的流民,多少年轻女子被本寺买了,还不是做那些伤风败俗的恶事”

    说到这里,众人愕然,这似乎不是说赵进这边,但这道难声音洪亮,所说的却都是云山寺的丑事,就连真智这一方的僧人都觉得难堪,看着道难的眼神都很古怪。

    “那么多无辜的孩童xing命,他们不是方丈和监寺,他们就是佛敌恶鬼,他们今ri的报应,就是因果循环,就是佛祖做金刚相”道难越说越是响亮。

    这话说完,院子里寂静一片,不过这安静没有维持太久,僧人们却都是双手合十开始念诵佛号和经文,脸上的忐忑惊惧已经不见,变成了虔诚和淡定。

    “这可不是孽徒,这是高徒”赵进开口说了句。

    不管这道难和尚出于什么目的,方才他这番话把赵进的雷霆手段成功的转成了佛门因果,一下子将人心稳定,而且彻底否定了圆信和如难这一系的法统,这番话讲出来,今后圆信和如难这一系再也没有办法翻身了。

    道难和尚不足寸的短,黝黑面庞,双目有神,手脚粗大,看着吃过很多苦的模样,如果不是这僧袍,看来和石家铁匠铺里的铁匠更像。

    注意到赵进的目光,这道难和尚没有像其他僧人一样畏惧不安,反倒自然的合十为礼,肃然说道:“施主虽然造下杀孽,却惩恶扬善,这却是大大的善果,ri后定有善报,当入西方极乐。”

    “你真的不错”赵进沉声说了句。

    从语气里能听出赵进没有怒,真智和那个老僧如逢大赦,那老僧急忙跑回去,把道难从院子里拽了出去。

    赵进直接对真智说道:“我现在就离开,被我打散的僧兵估计会在这几天聚拢起来,但不知道在那个下院,你要尽快把这个查出来,明白吗?”

    此时说话的口气依然是吩咐,真智没有什么异议,连忙答应下来。

    “也会有僧兵回到这里,你就说山上不方便,打他们去下院那边暂时躲避,然后记下去处。”赵进继续补充说道。

    真智连忙点头,边上的老僧迟疑了下开口问道:“施主老爷,那些僧兵都是来路不正的凶徒,他们真要回来,本寺这些人也拦不住,就算能调集壮健僧人,恐怕也不是对手啊?”

    赵进冷笑了声,一指满地的尸体,又是开口说道:“今ri将要关闭城门的时候,你们去州城官府报案,就说僧兵勾结盗贼作乱,劫掠钱财,杀伤僧众,这些尸体就是被他们杀害的僧众,等后ri官府自然会派人过来。”

    听到这安排,真智身边一帮僧人都是松了口气,怎么应付那些如狼似虎的凶恶武僧,怎么处理这些尸体,还有那些麻烦手尾,这些僧人都没什么头绪,他们相比于圆信这一系的人来说,更偏向于纯粹的僧人,对外务实务没什么经验,更不知道怎么处理。

    倒是真智这些年一直在外面做生意,人情世故懂得不少,听到赵进的说法,知道自己这边没什么可担心的了。

    “给你们一个建议,快些纠集和你们亲善的僧众,不要让别人有了可乘之机,我觉得那道难能办的很好。”赵进笑着说了一句,回头吩咐家丁去各处召集队伍,他领着大队向外走去。

    真智和那几位老僧面面相觑,这位还真是来得快去得快,云山寺本寺这么大的基业,这么多的财货,这位居然就这么于脆利索的走了。

    等赵进这边走出大门,真智才拍了下自己额头,快跑着赶上,听到他招呼,那边赵进停下了脚步,真智凑近后开门见山的说道:“赵公子,寺内车马不少,那两个院子里的金银还有库房里的财货,这次一并带走”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