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大香你率领三个队,把那里拿下,你带路”

    “冰峰你领着弓手和两个队去敲响钟鼓的地方,你带路”

    “。 方丈和监寺的住处连在一起,你来带路,走”

    赵进连续下了命令,真智和同伴们都是满脸惊讶,心想他怎么对云山寺如此熟悉,但在赵进一道道命令下达的情况下,都是下意识的听从。

    连续几队蒙着头套,手持刀枪的人在云山寺内横冲直撞,再怎么不可置信,再怎么迟钝,到这时候也反应过来不对劲了,但寺内的僧众能做的事情也不多,都是各自找地方躲避,有几个惊慌大喊的立刻被毫不留情的格杀,其余的僧众心胆俱裂的跪地,现跪地真的不杀,跪在地上不动的人越来越多。

    赵进率领近二百名家丁朝着方丈和监寺的住处突进,这一路上他们只是偶尔看到慌不迭闪避的僧众,实际上,这个时间的僧众勤修的去做早课,有活计的在忙碌,其余的在睡懒觉,根本没什么人走动,毕竟天sè还早得很,到目前为止,赵进他们耗费的体力仅仅是跑动消耗,根本没有动什么刀兵。

    沿路跪下的僧人多,居然还有人主动靠过来,如果不是真智大声吆喝,这些靠过来的就会被直接格杀了,这些僧人满脸激动神sè,施礼后居然就跟在后面跑,一路上也有十几个跟过来。

    这方丈和监寺的住处在云山寺中间靠后的位置,两个大宅院连在一起,赵字营的不少人都来过云山寺上香,前面的法相尊严、香火缭绕大家都看过,这里的景象倒还是第一次见。

    看到之后,很多人下意识朝地上吐了口,有人更是低声骂了出来,原因无他,这那里是僧人清修的禅院,分明是富贵人家的府邸,白墙黑瓦,高门大户,若不进来,谁能知道里面有这样的洞天,怪不得人人愿意做这个方丈。

    而且这两户宅院门前也和大户人家一样,也有几名门房护院之类的人物,只不过这里是僧人罢了。

    这几名僧人手中拿着黑漆大棍,远看着倒是威风,不过却没有一丝想要护卫的心思,丢了手中的棍子就跑。

    “大晃,你带一个队守住后门。”一名僧人带路,陈晃带着人去了后面。

    “把门打开”命令一下,立刻有人上前忙碌,开门实在是容易,甚至不需要撞门或者翻墙到里面开门,因为这里是模仿大户人家的规制,那么大门边上还有小门,供护院门房进出,那几个守门僧人跑的匆忙,那小门还开着

    顷刻间院子大门大开,到这时候赵进反倒不急了,他开口问道:“如难回来了吗?”

    如难和尚就是云山寺的监寺,他这么一问,真智转头看向另外一位僧人,这僧人是半路跟过来的,连忙回答说道:“如难昨ri下午回到这边,和圆信商量了许久,然后没有出院子。”

    “你们还真是仔细。”赵进淡然说了句,真智咳嗽几声,那十几个跟来的和尚脸上也不太自然。

    真智临时进了院子,不多时就叫来六个同伴,这一路上又有这么多,偏生对云山寺上下的动向了解的很清楚,世上没有这么巧合的事情,也很容易能想明白,无非是如惠这一派早就做了很多准备,就算没有赵进,他们也会和旁人勾结。

    “第二队进这个院子,先冲进去抓住方丈,然后这院子里其他的人都抓起来,第三队守住正门,第一队跟我走”

    如难是云山寺的监寺,也是云山寺的僧兵领,按照如惠猜测,这个如难应该有过从军的经历,他训练僧兵并不是江湖手段。

    既然如此,那如难算是这云山寺的主将,擒贼先擒王,自然要优先照顾,至于那方丈圆信,已经到了这个地步,那就是瓮中之鳖了。

    赵进领着人进了那宅院,五进的大宅院,甚至还能看到假山池塘这样的园景,完全是富贵闲人居住的地方。

    进了这院子之后,带路的僧人却有点糊涂,因为他们也从没进来过,说这院子严禁僧众入内,很多东西都是拿到二门,然后由里面的小和尚搬进,而那些小和尚都是单独找来,和云山寺的和尚大众没有关系,连方丈和监寺的心腹都不能进去。

    神秘归神秘,房屋宅院的规制都差不多,大家都知道卧房在什么地方,赵进领着大队朝那边走去。

    过了二进,沿路走过那些房间也能听到里面压抑着的惊呼,也有偷偷向外看的动静,赵进懒得破门而入,只是每个门口放四个人看守。

    进了第三进,刚踹开门,就听到有人怒喝道:“这里是什么地方,你们敢乱闯”

    众人都是一愣,下意识的停住了脚步,倒不是这人如何凶悍,而是这居然是个年轻少妇,而且是个大户人家丫鬟的打扮,二十岁左右年纪,满脸都是愤怒。

    云山寺腹心之地,怎么还有女人,大家面面相觑,赵进随即反应过来,笑着说道:“倒是会享受,看来极乐未必在西方。”

    这话说得跟着进来的僧人脸上都有惭愧神sè,那年轻少妇看着这么多人凶神恶煞的进来,居然脸上没有什么恐慌害怕,反倒在那里大喊说道:“再不滚出去,等我家老爷怒,你们全都要千刀万剐。”

    大家都是愣怔,心想这女子是疯子还是傻子,见到这场面居然不怕吗?

    赵进也是一愣,随即反应过来,他指着那女人说道:“她既然是内宅的人,肯定知道如难在那个房间,抓住了跟着去。”

    立刻有四名家丁前出,那女子还在那里大声喝骂,到了跟前,那女人还要挣扎,被一名家丁重重抽了一耳光,登时安静下来,然后就要撒泼大哭,等家丁们作势还要打,立刻老老实实的带路了。

    “我听说你们方丈喜欢小姑娘,如难就是靠这个升上来的,这些年想必搜罗了不少,那些小孩子被圈在寺里长大,自然以为他们就是天,对外事丝毫不知。”赵进笑着说道。

    听到赵进的话,站在附近的家丁们瞪大了眼睛,而跟着进来的那些僧人都在低头念佛,赵进脚步不停,却又开口问道:“你们是不是觉得还过得去,最起码给个交代,那是你们只看到活的,不知道有多少死了的。”

    这时节天灾,卖儿卖女随处可见,能卖到大户人家做奴仆,非但不是惨事,反倒认为是福气,最起码吃饱穿暖,大户下人也比小户人家有体面,这么想的话,云山寺弄了小女孩上山,也未必就是造孽。

    但赵进却想得很清楚,这等伤天害理的勾当,云山寺参与此事的肯定会严加保密,灭口的事情不会少做,更不要说女童娇弱,根本经不起蹂躏,只怕这寺庙有一处隐秘所在,下面都是白骨。

    被赵进这么一说,众人都是凛然,正向着里面走,却听到前面有人粗声咆哮:“三山五岳的朋友本寺从没有亏待了,西边孔家,东边冯家,都和本寺交好,你们若是胡来,莫要说官府追查,江湖道上也不会有你们的容身之处”

    说话间,赵进已经走进那院子,那名丫鬟瑟瑟抖的缩在一边,那如难和尚身穿一条犊裤,jing赤着上身,手持朴刀在那里大喊大叫,他已经被四名家丁用长矛逼在角落。

    眼看着赵进领着大队人马进了院子,又看到真智等人随行,如难和尚脸上的表情立时变得绝望,先是嘶声说道:“你们几个居然勾结外贼各位,云山寺金银万两,珍宝无数,你们要拿尽管拿”

    “刺杀”赵进猛地抬高声音喊道,逼住如难的四名家丁大喝一声,按照cao练教授的动作,直接前刺。

    如难挥刀想要格挡,可动作做了一半,已经有三支长矛从不同角度刺入他的身体,立时毙命,鲜血狂喷,直接倒在了地上,角落里那丫鬟模样的女人尖叫一声,却是昏厥过去。

    “每个房间都要搜查,不要管有什么东西,所有人都带出来,在第一进院子那里集中”赵进开口吩咐说道。

    这监寺和方丈的关系真心密切,就在如难和尚这个院子里就有和隔壁院子相通的小门,这对赵进也是方便,直接打开门去了那边。

    如难估计是从床上冲出来的,但还拿了把刀算是抵抗,方丈圆信这边更是不堪,赵进过去的时候,只看到一个五十多岁慈眉善目的胖子在那里瑟瑟抖,不断许诺好处,哀求饶过他的xing命,在他周围有两个跪着的少女,看着都是十六七岁的年纪,身上穿得很单薄,在那里左右张望,却看不出什么害怕。

    这方丈脸上有几处瘀伤,一看就是刚挨的打,边上站着的家丁现赵进正盯着伤痕看,还以为赵进生气,连忙上前一步解释说道:“老爷,刚才进屋的时候看到外面小床上躺着个女孩,床下一大滩血,上去碰碰,那女孩已经死了,问问里屋伺候的丫鬟,说是被这个老贼糟蹋死的额,小的没忍住”

    赵进回头扫了一眼,刚才在隔壁院子,真智这些僧人,还有自己的属下,都觉得抢来小女孩或许违背清规戒律,但算不上什么造孽,眼下这个例子就可以告诉他们,这是怎么样的恶行。

    “贫僧昨夜有些火气,难免折腾的厉害了,造了”那方丈在那里连忙解释,语气充满了悔恨。

    “谁说你错了吗?”赵进没理会方丈,却对那家丁说话,那家丁一愣,套着头套也看不清表情,赵进话音未落,上去重重给了那方丈一脚,正中胸口,方丈圆信猝不及防,整个人被踢的倒飞几尺,落地时捂着胸口喘不过气来,嘴角已经有血迹。

    “这样的人渣,怎么打都不过分”赵进又是说道。

    圆信方丈被人从床上抓起来,挨了一下又被拦住,这让他心存侥幸,挨了这一脚之后终于明白了,喘过气之后就急忙说道:“诸位好汉,贫僧床下有黄金两千两,寺内密库还有白银五万两,财货无数,只要各位给贫僧一条活路,贫僧妻儿愿意出同等的钱财赎人,万事好说,万事好说”

    赵进手中长矛一翻一伸,矛尖已经指住了圆信的咽喉,圆信的话顿时中断,赵进笑了笑,手腕一翻,长矛矛刃横过来,重重拍在圆信的脸颊上,立刻打的青紫。

    “不稀罕”赵进淡然说道,那边圆信方丈捂着脸颊,脸上涌起了绝望神sè。

    正在这时,赵进突然身子一转,做出了防御的姿势,几个家丁也下意识的端起了长矛,不过大家都没有继续的动作,因为突然暴起的那个人并不是针对他们。

    “你这个杀千刀畜生,这些年死在你手里多少姐妹,你每天还念佛”一直跪在边上的少女扑了上来,边骂边动手猛抓猛打,开始说的还能还能听清,后来于脆不成句子,边哭边骂,甚至直接上去撕咬,好像疯了一样,而另一个女子在那里不住的流泪,念念叨叨不知道说什么。

    那圆信想要还手,可刚才被踹那一脚太重,根本缓不过来,扑上来那女人攻击的太过疯狂,不多时就被抓的满脸是血,只在那里哀求。

    对这个女人的疯狂,赵进这边没人去理睬,只觉得打的太轻,而真智他们那边什么话都说不出,即便双方有深仇,可此时也觉得抬不起头,只在那里闷声念佛诵经。

    没多久,两个院子的人都被搜了个于净,如难和尚那边人少,一共八个十六七岁的女孩,一半剃着光头,穿着和云山寺僧众一样的僧袍,而圆信这边共有六个女童,两个十一岁上下,其余年纪更小,此外还有四个婆姨,都是三四十书的年纪,颇为粗壮,所有人不管看着无辜与否,全部绑了个结实,只有在那里疯狂厮打的那个没人管,再就是蹲在一边哭的也没人理会。

    人都集中过来,赵进转身对真智和尚说道:“这圆信和如难在云山寺的亲信,你们知道有谁吗?”

    到这个时候,已经彻底撕破脸了,真智也是直截了当,听到问,连忙点头说道:“知道,有身份的都知道,下面那些跑腿办事的也要吗?”

    “头目、骨于、特别忠心的一概要抓来,我现在给你些人,你领着去抓,越快越好,不相于的,你让他们老实呆在房中不要动,你现在就去,真智,你做的越仔细越用心,死伤就会越少,快去”赵进说得很实在,真智稍一迟疑就重重点头。

    这边真智回头和同伴们说了几句,他那里忐忑不安,可真智的同伴们不少脸上露出狂喜和激动,对他们来说,翻身这一天终于到了。

    等那边合计好,赵进只在院子里留了二十个人,其余的都交给真智带走,要把整个云山寺过一遍,需要的人力肯定不少。

    “去各处门口,去库房,去钟鼓堂,领着我的人过来回报,说他们现在的境况,快去,你们的今后如何全看现在怎么做,越快越好”赵进抬高声音说道。

    真智僧人的那些同伴,听到赵进这话后自然知道该如何做,立刻四散而去

    等着院子里清静下来,赵进用长矛在那哭泣的女孩面前敲了敲,那女孩身子抖了下,惊慌抬头看。

    “说说这些人,说说这里到底生什么事?”

    那女孩虽然在哭,可脸上却有轻松的神情,而且另一个人狂似的去打,她却没有失控的嚎啕大哭,说明情绪还没有崩溃。

    果然这个女孩还能说得清楚话,要了解这些事也很简单,方丈薛崇训丨喜欢女童,下面这些人为了权财好处就拼命去搜罗,只是女童身子娇弱,经受不起狂风骤雨,当即毙命的有很多,而且年纪一大薛崇训丨就不喜欢。

    当即毙命会被立刻处理,还有些xing子刚烈不逊的,即便撑过去也会消失,还有些得了病症的也没人救治,个别长大的,则是送到如难那边。

    有的懵懵懂懂长大,有的虽然明白处境却心怀恐惧,还有的则是贪恋这里的好ri子,直接成了帮凶。

    以往这两个院子里,除了圆信方丈和如难之外,还有十个心腹的武僧,但在前天全部离开了,可大家也不敢逃,因为那四个婆娘就足够制住所有女童,如难那边十六七岁的女孩也都是死心塌地的糊涂蛋,从前也不是没有逃到两个院子外的,结果都被抓住活活打死。

    这两个院子对里面的年轻女子和女童来说是完全封闭的,她们不知道外面生了什么,也不敢有什么念头,当然不会知道僧兵倾巢而出,而且没有僧兵,院子里帮凶依旧有很多。

    直到赵进领着人进来,看到这一系列的表现,确认这圆信方丈的确完了,女孩们的真正情绪才爆出来。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