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真智打了个寒战,脚步踉跄,平坦路面险些摔倒,连连摆手说道:“怎么敢,怎么敢,小的也是可怜”

    即便借着昏暗的灯光,都可以清楚的看到赵进脸上的寒意,真智这时候反倒不怕了,脸上浮现苦笑说道:“以我家少爷的意思,其实也是杀于净了好,当时老爷被逼圆寂的时候,他恨没人愿意帮忙。 ”

    赵进淡淡的点头,举步前行,这真智迟疑了下却又是开口,居然还敢说话,边上的陈晃都皱眉看了过来,真智这次走的近了些,却没注意到赵进手已经摸上了刀柄。

    “赵公子,真要是把云山寺屠戮于净,那就是惊天大案,赵公子敢来做,想必已经有了准备,可这云山寺近万顷的田地,过万的佃户田客,还有这些生意,人死了也就彻底散了,下面的人肯定会借机侵吞,到时候又是一团糟烂,赵公子你费这么大力气铲除大敌,可这之后又有什么好处,还不是重新辛苦收拾”真智的声音很恳切。

    赵进瞥了这真智一眼,悠然说道:“本以为你是个念经的和尚,没曾想也有做生意的jing明打算。”

    说到这里,赵进自己笑起来,他始终控制着声音,笑声不大:“其实我也觉得可惜,只不过你家少爷是个翩翩公子,官场政论的学问不差,风花雪月看着也是好手,经营一方局面有那个本事吗?”

    “有的,有的,我家少爷懂得的,本来老爷是想让他继任方丈,所以学了不少”真智兴冲冲的回答。

    赵进摆手制止,开口说道:“去了云山寺,以我为主,误杀误伤难免,不要耽误了我的大事,其他的随你”

    “这就是大慈悲了,这就是大慈悲了”真智在那里连连点头。

    说完这些,真智就被安排到马车上,他四十多岁年纪,等到了云山寺那边的时候要保持体力,所以先去歇息。

    等他走了,陈晃过来问道:“云山寺这一摊子咱们要拿过来?”

    赵进点点头,陈晃摇摇头说道:“说是近万顷,可好地水浇地不会过一千顷,几个下院手里肯定还抓着一些,还不如灭了他事后直接拿过来。”

    “我不是想要这些良田,我是想要云山寺这些人,虽然没什么好地,可这些毕竟能安顿人。”赵进答非所问的说了句,陈晃似懂非懂的没有继续。

    夜路无聊,陈晃不说了,那边吉香又凑了上来,他们都不是外人,除了游走周围维持队伍之外,这边谈话也没什么避讳的。

    “大哥,出家人还能把方丈的位置传给儿子啊?不对,出家人就不该有儿子”吉香笑嘻嘻的问道,话语却把自己绕进去了。

    “佛教典故里,好多都是老和尚临终召集徒弟,说一句玄妙的话,下面某个年轻徒弟回一句玄妙的话,这就算顿悟,算是得了真传,我问你,一桩两桩罢了,世上哪有那么多巧合的事情,而且一座寺庙那么多僧人,那么多田地,那么多产业,这么大的场面,怎么就能随随便便传给一个突然顿悟的徒弟。”赵进笑着说道。

    吉香拍了下脑门,恍然大悟,嘿嘿笑着说道:“这里面门道还真多。”

    赵进笑着转回队伍中,大概看了下各队,家丁们也有人在低声聊天,不过大家都在聚jing会神的盯着前面的灯笼,生怕掉队。

    方才那番话其实是王兆靖闲谈时聊到,却是王友山在京师做官的时候,同僚间偶尔说起,这个来源却是锦衣卫的密档,当年某位贵人信佛,听得某处寺庙有顿悟传法的事迹很感兴趣,可这贵人又很jing明,不想被骗,所以用番子们去查了查,结果查出了真相,这才举一反三,推断出很多类似的事情真相。

    等绕到城墙北边的时候,天的大半漆黑如墨,东边却有些亮了,云龙山就在眼前。

    徐州是6路枢纽,也是一马平川的地形,云龙山最高处不足五十丈,虽然不高,可和平原地形一衬托,也显得颇为高大,山势蜿蜒十里上下,没有什么险峻的地方,都很平缓,徐州城北部其实就是依托云龙山一脉而建,那部分就是富贵人家聚集的户部山。

    一路走的都是官道大道,就算不用带路,赵进也知道怎么走,可走到这云龙山附近,那两个带路的却朝着另外一边走去,吉香回头看了眼,快步跟了上去。

    “几位爷,原来有些私盐私货的要放在云山寺附近的庄子里,巡检那些人也过去查,所以小的们都走这一条道。”那两个人给了解释。

    “佛门清净地。”赵进笑着念了几句,那边真智低声诵佛,脸上有些惭愧

    这条路不宽,好在山势相对平缓,众人一起用力,大车也能跟着上一段,差不多走了一半的样子,前面看见一片松树林,带路的那人说道:“翻过那片松树林向前五十步不到,就能看到云山寺的西墙了。”

    “小时候总以为寺庙在山顶,后来才明白他们最多在山上修个亭子,宝殿庵堂之类的都在半山腰或者山下,不然上香拜佛,他们采买运送,都要多好多麻烦,更不用提去化缘之类的了。”吉香絮絮叨叨的说道。

    平时吉香不是这个样子,这么絮叨,无非是因为紧张而已。

    “劳烦你们二位辛苦半夜,每人一百五十两银子。”赵进开口说道。

    “……多谢,多谢进爷”一听这个数目,那两个带路的行商一愣,随即大喜拜谢,别看他们也是做半白不黑的勾当,可一年能落下几十两银子也就不错,这只不过走了半夜就有这么多,自然狂喜。

    “不过银子要在城内货场那边拿,在我们回来之前,你们要在这边等着。”赵进又补充说道。

    两个行商脸sè顿时不太好看,看着这么多人拿着刀枪,车上甚至还有盔甲,他们当然知道赵进和云山寺之间的恩怨,接下来要于什么,只要不是傻子都能猜到,想想接下来的事情,他们都有点为难。

    “老实在这里等着,你以为刘勇去城内做什么?”赵进悠然说道。

    两名行商神sè大变,刘勇回城难道是盯着自己家小去了,想到这里,两个带路的行商膝盖一软,直接给赵进跪了下来,还没等他们恳求,赵进摆摆手说道:“我说话算话,该给的银子肯定会给,让你们留下来不过是求个万全,你们也别想什么杀人灭口之类的戏文勾当,我懒得折腾,不过,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自己要心里明白。”

    话都说到这个地步,还有什么不明白的,两个人磕了几个头,再也不说离开的事情了。

    “吃饭,喝水”赵进开口说道,按照事先安排,命令从前传到后,队正们去大车上拿了于粮分,想要喝水的则是用木碗去坛子那边倒。

    “进爷做事真是周到”那两位带路的行商奉承说道,本来其中一人还过去提醒,说喝生水容易坏肚子,却被告知那坛子里的水是开水。

    于粮携带的不多,每个人都吃不饱,但多少是个补充,前夜大敌来袭,从黄昏战斗到清晨,最后每个人都是饥饿虚弱,有了这个经验,赵字营的每个人都细细咀嚼食物,以便更好吸收。

    吃饭喝水的时候,有十几个人拿着于粮散到了周围放哨jing戒,这条路虽然冷清,也难免会有私商和猎户之类的经过。

    “披甲,全部带上头套。”赵字营的兵丁都把口袋套在头上,大家彼此看看,看到同伴们露出双眼和口鼻,都觉得有趣,所有披甲的人外面都套着袍子兜帽,在外面看不出有盔甲,最起码看不出样式,赵进和伙伴们都在右臂上绑着红带,赵进绑着两条,队正则是每人一条土褐sè的布带,用以区别身份。

    “没有我的命令,头套不能脱下。”赵进又是吩咐说道,他现在不敢高声说话,每一句话都是前后传递。

    说完这句后,赵进对真智比了个手势,真智走在了前面,走到这边,就不需要那两名行商带路,那两人留下看守,董冰峰的坐骑也留在这边。

    晨光初现,可松树林中依旧很昏暗,好在这树林不大,树木也很稀疏,这些松树不是云龙山的原生,而是为了映衬寺庙的肃穆庄重,后天种植的。

    大队人马走到树林边缘的时候停下,能看到一面高墙,因为天还没有大亮,又在树林之中,乍一看居然觉得这墙无边无际,所有人都是蹲坐休息。

    “乖乖,这比咱们那大院都要大不少”石满强惊叹说道。

    “这云山寺也是一个大庄园,而且是徐州最大的庄园”赵进补充说道。

    西边院墙不止一扇门,已经有两个小门打开,能看到挑着担子的僧人进出,而几扇大门则是紧闭。

    赵进转头喊来真智,这真智走得有些气喘,赵进直接问道:“你现在能进去吗?”

    真智点点头,却把头上戴着的小帽摘下,露出戴着戒疤的光头来,原来他是假,小帽和假是连成一体的,然后脱掉罩袍,里面却是一身灰sè的僧袍

    “你要多长时间才能打开西边的门?”赵进沉声问道。

    真智略一停顿,就开口说道:“不会过一炷香的时间。”

    “好,过了这个时间,我直接离开,如惠什么下场你应该知道,明白吗?”赵进毫不客气的说道,只是他头上现在也带着头罩,看不清表情。

    真智身子一颤,点头示意自己知道,赵进一挥手,开口说道:“现在开始计时,你去”

    话都说到这样的地步,真智不敢耽搁,离开松林就开始一路小跑,那些进出小门的僧人对突然跑出来的真智居然不觉得奇怪,看了眼就各忙各的。

    真智一出树林,董冰峰凑过来说道:“大哥,咱们没带线香。”

    “从一数到八百,大门不开,咱们就撤。”赵进笑着说道。

    董冰峰一愣,急忙问道:“那最多也就是大半炷香”

    “小心为先,让他没有动心眼的时间。”赵进森然回答。

    那边真智一路小跑已经进了那小门,赵进和伙伴们都是全神贯注的盯着那边,看着那边的反应。

    寺里面有悠扬的钟声响起,应该是什么早课之类的开始,陈晃手放在刀柄上突然说道:“似乎看不出寺里面有什么不对,他们可是溃败。”

    “溃败的消息应该已经传回来了,但下面的人不会知道,溃兵估计还在收拢,而且短时间内未必会回来,更关键的是,如果你是云山寺的人,你能想到咱们来吗?”赵进低声回答说道。

    那边陈晃沉默了会,开口回答:“想不到,大战之后怎么也要休息休整,而且这是私斗,这云山寺就在徐州城边上,谁也没有那么大的胆子敢动”

    话没说完,藏在松林里的赵字营都是一静,因为他们看到有一扇大门向内打开,跑进去不久的真智又走了出来,正在那里招手,不过那个动作看起来更像是伸懒腰。

    “这么容易”石满强喃喃说道。

    “开门进出,本来就是正常事,当然容易。”赵进回答一句,站起身来,蹲坐在在那边的赵字营各人都是站起。

    “诸位,出松林后列队,然后随我冲进去,入寺内大喊,跪下不杀,寺内反抗者杀,不降者杀,逃跑者杀,其余不杀,弓手不必shè箭,用刀枪,老兵队突前,新兵队按照顺序排列在后”赵进朗声说道,他声音不小,赵进已经不太在乎外面的人会不会听到。

    说完之后,赵进大步走出了松林,他手中长矛高举,以便被所有人看到,身后松树林嘈杂喧闹,队正们都在催促着手下跟上。

    太阳还没出来,早起的僧人们也不多,西边这里更少,赵进走出松树林之后,甚至没什么人注意到。

    赵进根本不理睬别人,只是举着长矛站在那里,老兵队按照平ri里步cao队列的训经验,快步在赵进前面列队站好,老兵队第一队第二队最为训练有素,赵进转过身一小会,他们已经列队对齐站好,其余各队也在依次靠拢。

    “跟我冲”赵进呼喝一声,转身大步向那边跑去,身后整齐的脚步声响,两队都是跟上,其余各队都是手忙脚乱的大概聚齐,然后跟着就冲。

    老兵队前两队列队的时候,总算有僧人现了,看着一群带着头套拿着兵器的人从松树林不断走出,僧人们的第一反应不是大喊示jing,也不是四散奔跑,而是纳闷的看了过去,心想这是弄什么玄虚。

    谁也想不到这些人是来攻打云山寺的?云山寺在徐州坐大几十年,从官府到江湖,谁也不敢不敬,就算诚心向佛的僧人也知道没人敢找云山寺的麻烦,谁能想到会有人直接打过来,还想着冲进去

    直到看到赵进手中寒光闪闪的长矛,看到赵字营手里的兵刃,僧人们才觉得不对,可也不过是闪避到两边,躲远些看看到底生了什么,倒是打开的大门那边,真智和其他几名僧人脸上神sè变幻,看来激动和恐惧交织。

    就这么一路畅通无阻的冲了进去,居然还没人有什么反应,倒是有个僧人似乎不太相信的说道:“莫不是贼人?”

    对这样的,赵字营根本懒得理会,只顾着涌入院内。

    进了院子之后倒是一片开阔,这里既然进出大车,想来是整个寺庙搬运装卸货物的地方,里面停着牛马大车,还有十几个僧人正在忙碌,他们现在已经停了手中的活计,目瞪口呆的看着冲进来的队伍。

    “跪下不杀”还没等那边反应过来,这边长矛已经逼了过去,这十几个僧人又是目瞪口呆的跪下,没有任何反抗,大家脸上都是惊愕,都没反应过来到底生了什么。

    “关上大门”赵进吆喝,刚刚开启的大门又被关上。

    真智领着那六个和尚快步走过来,连忙合十为礼,真智神sè还好,那几个人脸上也是惊骇和迷网交织,似乎不知道生了什么。

    赵进没说别的,只是开口问道:“寺内还有僧兵和武僧吗?”

    那边真智没开口,一个和尚愣了愣,连忙回答说道:“僧兵护卫都已经下山去了,说是萧县下院的佃户们闹事,要说武僧,戒律院那边还有十几个”

    “石头,你带新兵四个队,跟着这位去戒律院,把这十几个人抓起来,不降者杀,然后分兵封闭云山寺各个出入通道,你带路”赵进于脆利索的下了命令,被指着的那僧人浑身一震,又是愕然,接下来却是转头看向真智,真智重重点头,那僧人结结巴巴的说道:“请请随我来”

    赵进继续问道:“寺内有库房存放兵器,在僧房西库,谁知道这个地方?

    僧人们彼此对视,都有不能置信的神情,被真智恶狠狠的用了几个眼神,这才反应过来,一名僧人连忙说道:“贫僧知道”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