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赵兄,这是董伯父知道后去参将大人那边求情,参将周大人把自家的家丁亲卫都派过来了,徐州这边的军将,凡是在城内的,都把自家能用的拍了过来,卫所也出了不少人,小弟家里也来了十几个”在这样的场合下,王兆靖主动担起了介绍的职责。

    赵进这才恍然,大明军将手中最jing锐的力量就是亲卫家丁,克扣普通兵卒的粮饷,这些亲卫家丁却有加倍的粮饷拿着,装备jing良,训练也是充足,而且往往是骑兵。

    一般总兵手里有几百人,参将和游击手里有一二百人,下面各级军将几十人,算是最核心的jing锐。

    大明官军的各级将佐大多数是卫所世官充任,徐州参将出身就在淮安府的大河卫,下面各级千总把总的也都是徐州三卫里的千户百户,董冰峰的父亲身为千户,自然能求得动这些人,说起来,赵进也算卫所子弟,派手下jing锐过来救援倒也正常,只不过声势太大了些。

    “小侄赵进,谢过诸位叔伯的援手恩德,小侄在这里拜谢了”赵进朗声说道,说话间大礼参拜,他身后的伙伴们也都是跟着拜下。

    这些徐州武将系统派来的jing锐亲卫,即便打马到了这边,也不曾下马,只是在马上到处张望扫视,赵进也注意到他们脸上带着些不满。

    他这边礼数周全的拜下,马上这些亲卫脸上才带了点笑容,可还是有话语传了过来。

    “大惊小怪的,老董心疼孩子是他心疼,却折腾咱们兄弟”

    “几百马贼,几千盗匪,这不是笑话吗?光天化ri就要谋反”

    “少说几句,赵大刀和老董那边银子都不少,这次好处是有的”

    赵进已经直起身来,他回头看了眼,现伙伴们脸上都有不平的神情,赵进使了个眼sè,对方虽然风言风语,可毕竟是过来救援,这份好意要记着。

    谢过起身,赵进这才能从容观察,这阵仗当真不小,那种jing锐亲卫恐怕过了二百,加上各处凑的,四百骑兵总是有的,养一个骑兵的花费顶的上十名步卒甚至更多,加上骑兵的机动力和冲击力,大明的骑兵差不多都是jing锐,不提军将们派的,卫所里出的那些,也都不是平庸之辈,有的年纪大些,有的装备差些,本领却不弱,王家来的人自然也不是弱者,看那河叔的本领就可以知道

    这股力量差不多是徐州境内最强大的武力,平地野战,没有什么豪强大族可以挡住这四百骑兵,各家长辈这次真是下了血本,他们自然和方方面面有关系,可能让这么大的力量派出来,人情肯定给出去很多。

    “都在那里拿腔作势什么,不怕累坏了马,都下来”正在这时候,先前那姓王的老骑兵大大咧咧的说道。

    那些马上的jing锐亲卫先前架子大不耐烦,可看到这位老骑兵之后,脸上却都多了些笑意,不少人亲热的招呼说道:“王师傅也在,这一晚上辛苦了?

    大家的态度都是客气,有这么一个由头,众人纷纷下马,赵进转头对刘勇说道:“让庄子里准备热茶热水,准备午饭,然后把存着的银子提出四千两来

    刘勇点点头急忙去办了,赵进又回头举手说道:“每队各留十人,其余回营房休息待。”

    他这一声吆喝,不少刚下马的人都看过来,他们也看到大院里的各队家丁有条不紊的撤回营房,队正点出十人又是列队待命。

    “唱戏一样,像回事似的……”在援军中,有人嗤笑着说道。

    这话刚被人听到,那王姓老骑兵就吆喝着说道:“扯什么呢,昨晚上真是两百多马贼,上千盗匪围攻这里,那马贼盗匪都不是好相与的,我看里面有军法的底子,硬生生被这赵进领着人杀败,你们就没看到那些尸?就没看到地面上这些痕迹?”

    刚才这帮人急匆匆赶来,地上的狼藉血迹自然没人注意,至于那尸堆,就和河叔当时一样,石灰撒的太足,看着像是垃圾堆。

    等大家注意过去,自然看出来那是什么,援军骑兵中那肆无忌惮的谈笑声音越来越小,大家都是看着那里,后面的不知道生了什么向前挤,知道了因为前面同伴隔着看不见,索xing上马,东边空地上sao动一片。

    “不会是杀良冒功?”不知道谁念叨出一句。

    “扯你娘的臊,他有什么功可冒,你没看到那边的兵器,平白那有这么多的缴获”

    这种荒唐的猜测自家人就给反驳了,赵进虽然是卫所军户子弟,但现在还不算从军,也没有武职,这么多人命有什么功勋可言。

    看到那尸体堆之后,不用人指点,大家就会搜寻其他的,那兵器堆也成了一个佐证,上面带血的兵器和甲胄,更是印证昨晚的战斗。

    看看地面,看看赵进他们的神情打扮,大家逐渐信了,可相信之后又是不可思议,就凭这帮年轻人怎么可能?

    “听说那赵进兄弟几个杀了上百人”

    “我听过,原来就是这个”

    赵进兄弟们几个做下的事情在徐州城早已闻名,此时自然被人回忆了起来

    “就算不是兵法教授的贼人,能装备这样的家什,也不是那么好打,何况还有马队,我瞅着那还有弓箭,这也太稀罕了”

    墙边堆着的缴获兵器虽然杂乱,可这些军中jing锐却能看出很多东西来。

    议论逐渐嘈杂,大家看向赵进他们的眼神也和方才不同,到这时候,刚才看到的赵字营各队调动也就不是演习,而是法度森严。

    这样的议论和眼神让赵进兄弟几个极为受用,石满强和董冰峰脸上更是有笑容浮现,年轻人被别人承认和夸奖,特别是被这些军中jing锐高看夸奖,这更让他们兴奋。

    赵进也是心情舒畅,不过随即想到一件事,脸上的笑容立刻不见,上前一步就要说话,才迈步,身后却有人拽了下,回头现是王兆靖做的,赵进沉声说道:“有急事,等下再说不迟。”

    上前一步,赵进抬高了声音说道:“诸位叔伯长辈,昨ri盗匪夜袭何家庄,小侄领着人苦战到早上,还是诸位叔伯来到,斩杀贼匪,救了小侄等人还有这何家庄上下,这些尸和缴获就不劳动诸位叔伯费心,叔伯们说了地方,小侄会派人送过去。”

    “哈哈哈,这小子莫不是昏了头,怎么说胡”有莽撞的大着嗓门说道,可随后就被人捂住了嘴。

    嘈杂议论都是消失,场面彻底安静下来,所有人都盯着赵进。

    “大哥,这是咱们的战……”身后吉香忍不住说道,话还没说完,赵进回头狠狠瞪了他一眼,眼神好似杀人,自从在一起玩耍,赵进和伙伴们从来都是笑嘻嘻的,极少见到这样严厉的眼神,吉香吓得身子一缩,立刻不敢说了,其他几个想要张嘴,也立刻闭上。

    就那么安静了片刻,那些jing锐亲卫们开始彼此交换眼神,到最后都集中到为的五名大汉身上,这五名大汉和其他人打扮差不多,除了安静些,没什么不同,可这时候却看出来是领的意思。

    这五个人彼此嘀咕了几句,当中一名年纪最大的走过来,这人中等个子,身材健壮,脸上有一道淡淡的刀疤,他朝着赵进走过来,到跟前脸上带出了笑意,温声说道:“赵小哥,我姓栾,在将爷身边做个千总”

    “您是栾松栾师傅的?”刚开口,身后董冰峰突然开口问道。

    被这么一说,赵进才注意到这栾千总和栾松师父长得有些像,栾师傅昨ri却是回城中取行李,避开了昨夜那场大战。

    “那是我堂叔,你就是董家那小子?”这栾千总笑着回答说道,脸上的笑容变得亲切了些。

    “小侄是董冰峰,见过栾大人。”董冰峰礼数周全的问候,然后凑在赵进耳边说道:“大哥,这是周参将的亲兵千总,是从大河卫跟过来的,关系很近

    武将亲卫的头目,这是最心腹的亲信方能担任,又有千总的职位,怕是也有个千户的身份了,来了这么多人,这位栾千总想必是能做主的。

    “原来是栾大人。”赵进客气的又施一礼。

    栾松脸上闪过一丝讶异,因为堂叔的关系他知道董冰峰的身份,今ri救援自然也知道赵进的出身,一个前程远大的千户嫡子对一个破落百户的儿子这么恭敬,完全是下属对上司的态度,还做的这么自然,实在不合常理,让他奇怪,心里这么想,嘴里却说道:“赵小哥太客气了。”

    客套了句,这栾千总马上转入正题:“赵小哥,这些级你怎么证明他们是盗匪贼人?”

    本来是尸,在这栾千总嘴里直接就成了“级”,因为大明军功最重级,敌人的脑袋就可以换来荣华富贵。

    但太平时节,平白无故可不会突然出现几百个脑袋,若能定下是盗匪的还好,如果是良民百姓的,那就是大罪过大麻烦,即便能遮掩下来也会花大价钱,自然要坐实了盗匪贼人的身份。

    赵进笑了笑,指着另一边的兵器说道:“这些兵器就是个证明,寻常百姓当然不会有这么多的刀枪。”

    栾千总点点头,却没有接话,赵进又说道:“何家庄本庄庄户连带外来商人千余口,联名上报官府,说是盗贼大股来犯,幸亏诸位叔伯来到才得以击退,这些级自然就是杀敌杀贼的斩获,在这边的每个人都会签名画押,互相作保。”

    听到这个,栾千总的脸上浮现出笑容,又向前走了步,低声问道:“何家庄这么多人,人多嘴杂,赵小哥能担保不出问题吗?”

    “请大人放心,这是我的庄子,我用刀兵管着,谁也不敢乱说,到时候庄内长者会去州衙作证,他们家小我会留在手边,万无一失。”赵进说得很周全

    栾千总已经笑容满面,笑着说道:“本以为这次是个辛苦帮忙的活计,没曾想还有这么一桩功劳到手,多谢多谢了。”

    “是在下多谢,诸位叔伯大张旗鼓的从城内赶到,这份心在下牢记不忘。”赵进诚恳的回答说道。

    栾千总盯着赵进看了看,摇头笑着说道:“你这说话做事就像是个三四十岁的,知趣妥当,今ri栾某就承你这个情,ri后有事,去我们将爷那边找我,我一定帮忙。”

    赵进抱拳,栾千总转过身扬声说道:“兄弟们,这些贼人是咱们杀的,级是咱们的,军功也是咱们的。”

    睁眼说瞎话,不过大家心知肚明,稍微错愕之后,那些jing锐亲卫都是大声欢呼起来,军功就代表着官位和银子,这几百盗贼的级当真不少,即便平均分摊,每个人也大有好处。

    “赵公子仗义”

    “赵少爷义薄云天”

    得了好处,援军的口风都是转了,已经军将头目指挥着手下过去验看尸,赵进笑着点点头,转身却对吉香说道:“你这就去找刘勇,让他拿一千两现银出来,不用那么多了”

    吉香还没从刚才的严厉眼神中回过味来,赵进这一说话,他打了个颤,倒是反应过来,连忙跑去安排。

    “冰峰,你去你熟悉的卫所人员说说,就说现在人多不方便给足,但谢意不止这些,其他会在天黑之前给到手中,兆靖,你和河叔那边招呼声,咱们自家人晚一点。”董冰峰点点头就去了,王兆靖倒是有些感慨的说道:“赵兄,小弟本想提醒,以咱们如今的身份,这些尸带不来丝毫好处,反倒是祸害,本想让赵兄含糊过去,没曾想赵兄考虑的更周全。”

    赵进点点头,低声说道:“有些人情要坐实。”

    没过多一会,刘勇和吉香带着银子过来,庄子里的热饭热水也送过来了,牛马商人们也被摊派到,不过没有丝毫的异议,都是急忙bsp;   “各位都是辛苦,每位二两银子,不成敬意。”赵进笑着说道。

    凡是徐州驻军的银子,都交给那栾千总来,军将的jing锐亲卫即便是加倍粮饷,一年也就是二三十两银子,这二两银子也不是小数,何况这几百骑人人有份。

    那栾千总当时一愣,连声说道:“那贼人级已经是好大人情,怎么能再要小哥的银子,不然堂叔那边也没办法交待,小哥快收回去。”

    直到这时候,栾千总才提到自己那个堂叔,赵进却笑着说道:“ri后还有劳烦栾大人的地方,就不要客气了。”

    人情有来有往,既然这么说,那说明ri后有所求,这份银子也就拿的心安理得了,栾千总愣了愣,脸上又是堆满了笑容说道:“那我就代兄弟们谢谢赵公子了”

    称呼变化,也是交情变化,有那贼人级的功劳,接下来办什么事也都好张口了。

    栾千总倒是不藏私,转身就把这些银子了下去,收到银子的人个个眉开眼笑,卫所里来的和王家的那些人也都有二两银子的谢意,都是高兴的很,而且他们还得了招呼,说还有谢礼,这更是让他们兴奋。

    赵进做的很妥帖,父辈长辈卖面子出好处请来的救兵,不代表自己这边就不需要致谢了,驻军的那些jing锐亲卫有了级军功,再有二两银子足够,而其他人则是要多给银子,不然不公平。

    大家拿了银子,就地吃着热汤热饭,连自家坐骑都有人过来喂草料,每个人都觉得这次没白来,更有几个军官头目模样的大大咧咧的说道:“赵小哥这么英雄豪杰,做事这么豪爽义气,这个朋友大家一定要交的,以后有事,尽管开口,刀山火海的,哥哥们绝没二话。”

    赵进也知道这话该怎么听,只是笑着客气。

    倒是又有一骑从东边赶过来,说是赵进、陈晃和董冰峰三人的父亲还有半个时辰左右就到了,河叔做事周全,早就派人去半路和城内报平安,免得几家长辈担心太过。

    王兆靖清晨出门,纠集队伍后就骑马赶来,现在也是有些疲惫饥饿,直接就和众人在这空地上吃起了午饭,他吃饭的时候,看到赵进和其他伙伴不停的忙碌调拨,家丁们多了不少,却变得更有规矩了些,一切都有条不紊。

    看到这等景象,王兆靖突然觉得心里不是个滋味,觉得在这里,自己是个外人,而从前,自己则是其中一员,想归想,王兆靖神情很正常,他吃完午饭后就直接走向赵进,笑着说道:“既然这边安然无事,小弟就先回城了,八月乡试,五月就要去南京,功课紧得很。”

    刚才一直是笑脸迎人的赵进此时却很严肃,毫不客气的肃声说道:“你在这里留三天,或许有事。”

    王兆靖一愣,心里却有些高兴,没有人跟自己见外,忍不住追问说道:“赵兄,有什么事?”

    “现在还定不下,你等着就是。”赵进于脆的说道,王兆靖连忙点头,转身去和河叔那边招呼了。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