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院子里顿时安静了许多,都知道要大打特打,可从一个方向过来对战,和被包围是两码事。

    赵进深呼吸几口,自己的判断没有错,总算稳住了军心,他刚才转过身也是有点强作镇定,生怕自己想错了。

    对面那堵“木墙”越来越近,赵进也在望楼上伏低了身体,他突然低声骂了句,赵进突然想到,如果外面的贼人真的要四面围攻其实是好事,敌人兵力会摊薄,自己这边的胜算就会大很多。

    “把开水都搬上来,就在这边架起锅烧水”赵进回头喊道,此时他的命令就是赵字营的主心骨,立刻有人去执行,却没人看到赵进脸上的苦笑,早知道就应该在墙下烧水,现在从已经来不及,烧不开了,至于从厨房传递过来,温度会降低,更有可能烫伤自家人。

    “他娘的,贼人还在对面,躲进掩体,都后退”南边的敌人弓箭手从房顶下来,在院子里又是朝这边shè箭,好在只是引起慌乱,并没有伤到人,其余两边的敌人也没有离开,他们的sao扰就是为了牵制大院中的防御。

    大院里各边又是sao动,不过这次的惊扰喧哗却比刚才小很多,赵字营的家丁也意识到,这几处的sao扰动不了根本,虽然依旧纷乱,却让他们慢慢沉下心来。

    四面同时动,让自己不能专心一边,外面的云山寺僧兵占着优势还这么谨慎,和先前猖狂轻敌的马队相比,带队的人真是了不得,颇有些雄狮搏兔的样子。

    其他两处的sao扰还在继续,而南边的箭支破空呼啸却没有响起,在望楼上的赵进现对面的那堵“墙”暂时停住,有人大声吆喝着整队对齐,还有十几个人从南边的街道上跑出,绕到“墙”的后面。

    在望楼上的赵进眼神一凝,外面的火堆越烧越旺,将一切都映照的很清楚,那十几个人手持弓箭,正是刚才在南边房顶上shè箭sao扰的弓手们,他们转到“墙”后,就和那边的人站成队列。

    那门板组成的“木墙”后都是弓手,赵进深吸了口气,差不多六十张弓,看来要全面压制自己东边的防御,自己的判断没差,敌人的确要投入全部力量来攻击东边的院墙,可对方投入这么大的力量,自己能不能守住?

    赵进伸手在裤子上擦了一把,上面不知何时又全是汗水,这样的场面,这样的千人以上的对战,他是第一次经历,从前听二叔赵振兴说起战例,几千几万人的大战,听起来很轻松,想起来也觉得无所谓,可真正见到,双方加起来也不过两千多人,看着却这样大的场面,却给人这样巨大的压力,不知道自己能不能见到明天的太阳。

    “敌人有六十张弓,大家躲藏好,院内各队躲藏好把掩体重新架好听我号令,不得乱动”赵进喊到后来,已经是声嘶力竭,他已经不太能保持镇定。

    他趴在望楼上,把身体藏在望楼上的掩体后面,透过缝隙观察外面的动静,僧兵们的“木墙”走了一段之后也有些散乱,并不能保持连贯,显得散乱,彼此有些缝隙,他们停下脚步,彼此重新对齐,然后又继续向前,木墙后面是弓手,在弓手后面则是几列纵队,每一队差不多二十人的样子,而且只是排成两列。

    这么单薄的纵队有什么用处?难不成是僧兵里的选锋jing锐?不过此时毕竟是黑夜,又有“木墙”的遮蔽,看到个大概可以,细节就不那么清楚了。

    在这四列纵队之后,则是缓缓向前移动的大队人马,能看到差不多是百人一队,每队前面都有一名披甲的大汉领队,这些僧兵手里刀枪皆有,在篝火的映照下闪烁寒光。

    又走了十步,僧兵们的前进步伐再次停住,似乎靠近何家大院高墙让他们感觉到紧张,步伐保持不了同样的节奏,必须要重新对齐,最前面门板组成的“木墙”没有对齐,那就等于失去了遮蔽。

    赵进的呼吸平稳了些,如果对方一直保持着整齐的队列推进,这一仗也没必要打了,对方毕竟是寺里的武装,还做不到jing锐模样,但细想下依旧觉得震撼,眼前这僧兵的表现,已经可以算得上二叔提过的老卒强兵。

    “抬头远shè差不多够得着,大哥,要动手吗?”南边没了弓箭手的袭扰,董冰峰又急忙跑回来。

    赵进这边看的专心致志,董冰峰的这句话吓了他一跳,随即反应过来,连声说道:“shèshè”

    说这话的时候,赵进脸上烧,他方才紧张太过,只顾得防御躲藏,居然忽视了自家弓手,站在墙后木台上仰shè,shè程可以比僧兵们的弓手远一些,这就可以提前shè,对敌人造成阻碍和杀伤。

    “抬头shè远先三箭”董冰峰大概估算一下距离,扯着嗓子喊道。

    猫腰躲在墙后的弓手们听到这句话,急忙起身,赵字营自家弓手中,只有庄刘先起身,剩下的都比那伙老骑兵慢了半拍,甚至不止。

    董冰峰自己也在望楼上站直,张弓搭箭,向上一抬,“嗖”的一声shè出,箭支破空的尖啸连续响起。

    仰角抛shè的箭支划了个弧线,落入僧兵队中,因为何家大院这里一直是内部喧闹,没有任何对外的反应,僧兵的队伍根本没想到会有反击,加上队列和周围声音嘈杂,箭支呼啸声接近才觉察过来,但这时已经晚了。

    有的箭支落空,有的箭支shè中了“木墙”,可更多shè中了僧兵,惨叫痛呼立刻响成一片,缓缓推进的“木墙”立刻停住,有几扇门板掉在地上,后面的纵队也垮了两个。

    “不要慌,把门板举起”能听到僧兵头目们的大喊,只是这喊声迅被更大的惨叫痛呼和混乱淹没,第二轮箭又到了。

    举着门板的人都已经蹲下来,门板后面的弓箭手躬身凑上去躲,但那门板遮蔽的毕竟有限,“木墙后”的四列纵队全乱掉了,那些人全都向后缩,要不就躲在门板后,要不就闪在shè程外,不然太容易被shè中。

    “。后退者斩,向前,冲过去压住他们”有人扯着嗓子大喊,更大的惨叫声响起,“这就是榜样”

    那些披甲大汉挥动手中兵器,可能被shè中和肯定会被后队斩杀这两个选择,大家都知道该怎么办。

    躲在门板后的僧兵弓箭手也开始还击,可这个距离比较尴尬,shè到这边的箭支都没什么后继之力。

    “前队不动,后队杀前队”一声声吆喝响起。

    “还真他娘的是行军法”赵进在望楼上听得清楚,忍不住低声骂了句。

    能看到僧兵们的整个队列呆滞了下,不知道谁先一声喊,先前矮了半截的木墙突然被抬高,然后向前冲来,“木墙”后的弓箭手也是弯着腰尾随,让赵进惊讶的是,僧兵们居然还在保持着那四列纵队,只是他们和后面的同伴已经混杂在一起。

    第三轮箭雨shè出,又有僧兵们被shè杀,只是死伤者倒地后立刻被后面的人淹没,根本没有人注意到。

    还能shè出第四轮……有人在木台上继续张弓搭箭,而那些老骑兵早早的伏低身体。

    “藏起来,藏起”赵进在望楼上嘶声大喊,他的声音也被呼啸声掩盖住

    这次惨叫响在院内,墙头上的四名弓手惨叫着从木台上摔下,赵进此时已经不敢抬头,整个身体都趴在望楼的挡板后,呼啸而来的箭支钉在挡板上,“碰碰”作响,董冰峰趴在赵进身边大喊道:“大哥,让院内各队进屋,敌人弓手再靠近,半个院子都能遮蔽住,到时候各队站在外面,死伤更大”

    外面混乱无比,站住shè出第一轮的敌人弓手被身后的自己人推挤,很多人来不及shè出第二支箭,趁着这箭雨稀疏的间隙,赵进对着院内的各队下了命令,已经出现零星死伤的各队急忙分散,开始凭借房屋和建筑重新列队。

    稀疏的间隙没有持续多久又开始密集起来,院子里所有人都不敢抬头,不敢直起身体,甚至连不敢向外张望,只有望楼上的人可以靠着挡板掩护,通过间隙向外观察。

    东边空地上人chao涌动,嘈杂无比,已经听不见传令声,但看到僧兵的队列逐渐恢复,弓手们排成两排,不住的shè箭,而前面拿着门板的那道“木墙”人们,则是举着门板快步走向壕沟,将门板丢下。

    这是让快要被填平的壕沟更平整吗?赵进刚闪过这个念头,却现已经逼近到离墙五十步的弓手们拿着弓箭向两侧散开。

    不继续向内shè箭了?赵进一愣,随即他就知道了为什么闪开,赵进总算看清了那四列纵队,那二十多人的纵队根本不是队列,两排人抱着一根粗大的木柱房梁,他们要撞墙

    外面箭雨一停,大院里的人都松了口气,可大家依旧不敢露头,外面还有那么多弓手,露头就可能死伤。

    “靠墙的站稳抓紧”突然每个人都听到赵进的大喊。

    这次和先前又有不同,早就惊慌失措的赵字营弓手下意识的照做,而老骑兵和一直镇定的庄刘则愣了下,不知道生了什么。

    门板放下,弓手散开,四列抱着木柱的僧兵狂喊着冲了上来,重重撞在墙

    大员的高墙顿时巨震,赵进所在的望楼都猛地一颤,靠着墙的木台更是打晃了下,在上面的人措手不及,有几个直接跌了下来,好在这木台本是床架搭起,为了稳定和容易攀爬,层层叠叠,跌落的人倒不至于直接摔到地面上。

    痛叫声同时响起,“好烫”“好热”搬运上来的开水又被打翻,不少人都是沾到,赵进心下大急,自己预备的这开水还没有伤敌倒是把自己人伤到,未免太荒唐。

    “还好水已经凉了”下面又有声音传来,赵进哭笑不得的松了口气,开水在木台上放了一会儿已经不那么热了,倒是误打误撞的运气。

    撞击一次,僧兵们抱着木柱后撤十几步,准备力再上,趴在望楼上的董冰峰把箭搭在弓上准备起身shè击,不仅他这么做,木台上的其他人也都是这个准备,只是刚要起身,董冰峰又急忙趴下,还开口大喊道:“都不要乱动,敌人的弓手盯着。”

    话音未落,又有箭支呼啸着破空飞来,打的望楼挡板密集作响,更是掠过墙头飞入院中,僧兵的弓手们就跟在撞墙队伍的后面,随时准备扫清墙头的抵抗。

    “小心”赵进再一次大喊,随即声音被撞击墙面的大响掩盖。

    “墙裂了”“这边有裂缝”墙内的人都在大喊。

    何家大院四边高墙并不是为了防御而修建,它只是为了将大院圈起间隔,何家大院的安全靠着何家的势力和护卫们保证,而不是靠着这墙,所以这高墙就是普通的砖墙,里面的确有踏脚的转台,也有简易的望楼设置,可仅仅是聊备一格,并不是豪强大族的那种砦堡要塞。

    砖土结构的高墙不是纸糊的,但在几十个人抱着的大木面前,比纸糊的也就是强那么一点点,再撞一次,东边的高墙就要被撞坏了。

    赵进透过缝隙又看了看外面,站在撞墙队伍后面的弓手都是严阵以待的状态,死死的盯着墙头,他们没有朝着墙内shè箭,看来他们的任务只是防止撞墙的队伍被反击打断。

    “下望楼都下去都下去”赵进深吸一口气,开口大喊说道。

    没人坚持什么,大家都知道,墙壁被撞塌之后,望楼和木台都要被波及,而且会承受第一波的攻击。

    先让董冰峰下去,赵进也小心翼翼的攀爬而下,他不住的深呼吸调整,让自己的情绪稳定下来。

    赵进知道自己对敌人意图的判断没有错,云山寺就是想要彻底灭掉他们,对方凭着几十张弓和优势的兵力已经将赵字营彻底压制,可用弓箭和围困没有办法彻底歼灭赵字营,到了天亮后就必须撤走,那样就前功尽弃,不但没有办法再来,还会招惹到官府和各方势力,要在今夜结束这战斗,彻底灭掉赵进这一伙人,所以要打破院墙,用优势兵力冲进来,将赵字营扫荡于净。

    刚下了望楼,那边木台上还有人没来得及下来,外面的大木又是撞在了墙上,木台上的弓手被震的失足跌下,好在不高,只是摔疼。

    “哗啦”一声,东边高墙上已经被撞出两个大洞,已经能清楚的看到外面的火光

    “退,把掩体摆前面来,小心外面的弓箭”赵进大喊说道。

    命令一下,立刻有人搬着床架门板开始布置,赵进不住的扭头回头看东边院墙,几名家丁从面前走过,赵进注意到他们面sè苍白,身体不住的抖,赵进还认出来,这几个家丁都是老兵队的。

    “赵进,不管老兵队新兵队都慌了,要快下决断”陈晃走过来低声说道

    他这边刚说完,两人就听到外面有大喊传进来“向右”“向左,不要撞一个地方,要弄出足够大的缺口,让大队。”“整队,往前走”

    “大哥,怎么办?”石满强已经从一边跑了回来,这边开始撞墙,其余几处的sao扰也都停了。

    赵进扫视周围,借着院内的灯火映照,他看到大部分人都是脸sè苍白,神情惊慌,连那些年纪大的老骑兵脸上都有紧张,反倒是自家伙伴和其他少数人还算冷静,石满强问怎么办,不是慌张,而是等待命令。

    “怎么办?和他们拼了”赵进微一沉吟,肃声说道。

    围着赵进的伙伴们都是于脆利索的点头,他们经历过的血腥杀伐太多,而且都是在最近,对这样的场面反而比其他人适应。

    “各队在院中集合,其他三边不必理会,全营集合”赵进大声喊道。

    命令一下,各队队正立刻开始集合自己的队伍,不少躲在营房里的新兵队也战战兢兢的出来,尽管在营房里一直很安全,可听着外面的动静,这种压力也让人感觉崩溃,走出营房后反倒松了口气。

    “鲁大、李五,你们两队把东边墙内的木台搬走,所有东西都搬到两边去,我这里到墙之间,一切清理于净,小心外面的弓箭。”赵进又是命令。

    那边鲁大和李五连忙答应,领着人过去搬运,他们才开始动手,轰然几声大响,东边院墙被撞出三个大洞,有个部分直接塌了小半边,砖头向内砸下,家丁们慌不迭的躲避,里面一阵惊呼,外面一阵欢呼。

    “老兵队四队集合为一队,排成横十六,竖十的方队,披甲者在第一排,其余从高到低排列。”赵进没有受到外面的影响,继续大声下令。

    老兵们的队列足够熟练,分队没什么影响,因为他们合练的时间远远过分队的时间,按照赵进的要求,队列很快就是完成。

    第一排的家丁里,有人穿着棉甲,有人套着锁子甲,赵进还没说话,却听到忙忙碌碌的院子里突然有凄厉的哭声响起:“我不想死,我不想死,我不于了,我要出去求饶”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