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都已经走了。 更新度最快记住即可找到”赵进回答,外面那么多人手在,赵振堂也不会担心赵进吃亏。

    “小兰现在怎么样了?”母亲何翠花很关心这个,赵进脸上露出不怎么自然的笑容,开口回答说道:“小兰现在一切都好。”

    “真想这孩子。”母亲何翠花念叨了句,然后开口说道:“耽误了这么久,饭菜早就凉了,我安排赵三婆娘热热去。”

    刚才堂屋中的谈话,何翠花和赵振堂都听的清清楚楚,不过两人都当做什么都没听到,母亲何翠花那边去安排热饭,赵振堂摆摆手说道:“现在徐州城内的人都知道你大后天要走了,今晚过来请我喝酒,让我带话给你的人真是不少,还有人来打听那烧酒的事情,说你去何家庄之后这酒会多产,到时候能不能多分些,你那边都准备好了吗?”

    “都准备好了。”

    “一切都要小心。”赵振堂叮嘱了一句。

    赵进默默点头,没多久,热好饭菜端上桌子,一家三口聚在一起吃起来,吃过晚饭之后,何翠花要收拾碗筷,赵进却让母亲停下,开口说道:“爹,娘,明天一早,孩儿就要去何家庄了,咱家的守卫不会变,只是酒坊那边的事情要劳烦爹你这边多费心。”

    听到他这句话,赵振堂和何翠花都是一愣,何翠花下意识的反问说道:“不是大后天出城吗?”

    赵振堂却反应过来,笑着说道:“咱们孩子就是让外人都知道他大后天出城,免得遇到别人家的布置。”

    母亲何翠花听到这个沉默了好久,到最后叹了口气说道:“小进,你一定要小心啊”

    听了这叮嘱之后,赵进没在家停留太久,又是领着人回到了货场这边,那边陈晃已经带着行李到货场了。

    “把命令传下去,明天要早起一个时辰。”赵进对伙伴们说道。

    说是传令,其实赵进也要过去吆喝传达,这样的活于得越多,他越意识到要把家丁的组织架构弄好的要紧,但事情一件赶着一件,只能等到完全搬到何家庄的时候开始了。

    家丁和新丁们都是cao劳忙碌一天,除了要去值守的人之外,所有人都早早睡下,赵进和伙伴们却没有睡,他们几个人来到了银库这边,把装着金银细软的箱子搬上了空置的大车,这些东西最要紧一定要亲手完成。

    酒坊那边今晚是李五领着家丁们值守,赵进和伙伴们轮班值夜,他们要比家丁们早起半个时辰。

    黎明来临之前是第一天最黑的时刻,赵进他们点着火把,开始验看每个库房,吉香的父亲和他们一样早起,因为负责伙食的总要提早做饭,等到饭菜的香味弥漫在货场中,天边已经蒙蒙亮了,睡在通铺上的家丁和新丁们开始被吆喝着起床。

    货场这边生活设施很完备,当时赵进的很多设计看起来都是在败家,现在看却很有效率,洗漱整理之类的事情很快就完成,热气腾腾的饭菜端了上来,尽管赵进什么都没说,可在货场中,紧张的气氛渐渐蔓延开来,连着吃饭的度都加快了不少。

    吃完早饭后,家丁和新丁就开始搬运库房,货场周围已经有几十辆大车待命,车夫们正在给自己的牲口喂草料,他们还以为要在两天后出。

    所有的家丁和新丁背着包袱,手持长棍长矛在货场前列队,大车都已经套上了牲口,赵进手持长矛站在大车上说道:“现在就去西门,今天就去何家庄

    大家都知道是后天出,谁也没想到今天早晨就走,下面一阵哗然,不过很快也就镇定下来,差两天又有什么区别。

    牛马大车鱼贯而出,家丁们护在大车两侧,赵进和伙伴们领着新丁们走在最前面,新丁中会骑马的一共十五人,现在都由旁人牵着他们的坐骑,背着弓箭走在新丁的队伍中,赵进有个命令,路上任何上马的人都格杀勿论,其余人开弓shè杀就有五十两银子的赏钱,那齐家三兄弟也是照此办理,而且要跟随大队一起行动。

    刘勇留在城内,要负责通知运送于粮食物的大车在今天去往何家庄,还要主持酒坊和赵家那边的防务,还要通知昨ri回家的董冰峰追上大队,让赵家和陈家的长辈还有王兆靖接过酒坊和城内事务的管理

    赵进领着人马队伍走上街道,整个徐州城还很安静,他们起来的太早,现在还没什么人起床,倒是昨ri才安顿下来的那老骑兵有三个人正说笑着走过来,他们当年是军营jing锐,本就晚睡早起,现在年纪大了,更是睡不着,早早的就想过来看看,没曾想看到赵进领着大队人马出城。

    “赵公子,这是要去那里?”

    “搬去何家庄”

    一问一答,早起的老骑兵一愣,都是笑了起来,其中一人说道:“赵公子真是将才,这一手实在是高明,我们能帮着做啥?”

    “请各位叔伯一起出城,打探前路有没有埋伏和异样”赵进大方的说道

    “这是让咱们做夜不收和探马的差事,快回去,快回去,把那几个赖床的懒货弄起来。”这些老骑兵们的情绪颇高,嘻嘻哈哈的急忙回转。

    赵进也没有等他们,领着大队继续前进,没什么闲人围观,夜猫子也是极少,就这么一路冷冷清清的到了徐州城的西门,西门又称威远门,这边赵进很熟悉,如果不是重罪要犯要在大庭广众下处斩,一般都是在西门外斩,赵振堂来的次数不少。

    一路冷清安静,来到西门这边人才稍微多了点,很多城内百姓和商贩都在等待开门,好出城办事做生意,估计城外也是如此,也有不少人等着进城。

    刚到西门这边,听着马蹄声响,十几名老骑兵已经骑马赶了过来,等在城门前的那些徐州百姓个个惊愕的看着这边,连守城的兵卒也被惊动,看守城门的是个总旗,守门算是肥差,能来这边的都有些背景,不过这总旗在赵进面前也是要笑脸弯腰的。

    “进爷,还得有半个时辰才能开城门,这天不暖和,去在下那边喝壶热茶

    “五十两银子,你现在把城门给我打开。”

    赵进笑着说道,那总旗眼睛一亮,随即带着为难神sè回答说道:“进爷,城门开关都是有规矩的,要是不按时辰开门,在下会被上面重责,这个”

    “给你一百两,外加两坛我那边的烧酒,如果还是不开,我就再等半个时辰,反正没多久。”赵进笑着说道。

    那总旗听到这个眼睛更亮,想了想在那里一跺脚,笑嘻嘻的继续说道:“进爷那酒真是好定西,就是价钱高买不到,不能喝个痛快,这次俺就拼着责怪受罚,也要给进爷行个方便。”

    赵进笑着点点头,开口说道:“那就劳烦了,不过出去的人多了,那就更坏规矩,就让外面的人进来,里面的其他人就不要出去了。”

    城门都提前打开,这个小小要求自然会满足,那总旗笑嘻嘻的答应下来,然后急忙跑了回去,也不知道这总旗和手下们许了什么好处,看着穿着破烂的兵丁们劲头十足的开始忙碌起来。

    一看到城门打开,城内的人向外就走,却被兵丁们直接挡了回来,城外那些人正在纳闷,却被吆喝着急忙进城,这边很快折腾完,赵进这小二百人的队伍鱼贯而出,那些守城门的兵丁几乎是列队欢迎了,在那里陪笑着点头哈腰。

    等他们这边出城,城门又在他们身后缓缓关闭,赵进、陈晃和吉香一起回头看过去,城墙高耸,看着坚不可摧。

    其实再过半个时辰城门就要打开,他们去何家庄那边回到徐州也不过半天功夫,骑马往来会更快,可赵进和伙伴们都觉得好像要出远门,而且很久以后也未必能回来。

    董冰峰带来的那些老骑兵们吆喝着打马前行,跑在了大队的前面,没多久就消失在众人的视野中,这些人喜欢开玩笑,喜欢摆老资格,可做事却不含糊,他们并没有全部沿着官道搜索,有六骑直接去往侧翼。

    赵进和伙伴们经过短暂的训练,骑马慢行还是能够做到,最起码不会从马背上摔下来,不过三人还都是选择步行,沉默着向前走了一会,吉香突然开口说道:“守城门的这些兵卒也太烂了,看着和饥民乞丐有什么区别,他们拿着的那长矛都快要锈没了,咱们家丁一个打他们两个”

    “他们连顿顿吃饱的都做不到,还说什么打?”陈晃边上接口说道。

    赵进笑了笑,扫了眼后面,压低声音说道:“打什么打,和官军打,这不是造反吗?被人听到可了不得”

    三人对视一眼,都是嘿嘿笑了几声,却没有继续这个话题。

    赵进他们突然出城,城内就算有人觉,想把这个消息传递出来也要在半个时辰之后,何况大家根本没有准备,没人想到说话一向算数的赵进会提前两天出城。

    派人盯梢,传递消息,调集人手,准备应对,这些都需要时间,没什么人能无休无止的等待,只能随机应变,赵进他们的突然行动,让别人都措手不及,来不及应变,实际上,他们甚至来不及收到消息。

    二十几辆大车,算上车夫二百多人的队伍,根本走不了太快,不过出城早,路上没什么人,走的倒是很顺利。

    随着离城的距离越远,官道上的行人开始多起来,这些人都用惊讶的眼神看着赵进这支队伍,不是每个人都认得赵进,大家奇怪的是这队伍本身,说是官府官军,却没看到官服和旗号,说是商队,却全副武装,周围还有十几名骑兵来回奔跑,不过大家的反应都是差不多,慌不迭的给这个队伍让路。

    离开城门一个多时辰之后,董冰峰骑马在后面追了上来,他倒是没埋怨为什么没提前通知,只是问赵进自己有什么能做的。

    “你不要下马,骑马跟着大队,如果有什么人不经号令乱动,直接shè杀了”赵进说得很是于脆。

    太阳渐渐升起,不过初天气,也没什么热的,家丁新丁们走的也很轻松,车夫们也从一早的紧张忙碌中恢复过来,开始彼此聊天。

    “也是运气好,开以后就没下雨,不然装着这么重的东西,半路陷在泥里可是有的折腾。”

    “这算劳什子运气好,再不下雨,田里的庄稼都要旱死了,咱们这边好歹还靠着几条河,别处恐怕又要闹灾了。”

    听着车夫们的议论,赵进突然意识到徐州也在闹旱灾,徐州毗邻山东,那边大灾三年,这边不可能不被波及。

    出城已经两个时辰了,赵进让队伍半途歇息了下,车夫们要给牲口喂些草料,毕竟这次的大车都装满了,牲口也要吃力。

    “大哥,太阳偏西的时候,咱们就应该能到何家庄了,午饭到那边吃就行。”吉香有些兴奋的说道。

    可巧这句话被兜回来的一名老骑兵听到,他在马上笑着打趣说道:“你们这里还真耗费,居然下面的人一天三顿,不在搏命厮杀的时节,两顿饭就打了”

    “不吃饱了怎么有力气训”赵进笑着回答。

    “大明朝多少年都是这个规矩,你倒给改了。”那老骑兵本来有提醒的意思,听到赵进这么说却不太高兴,驱动坐骑又是离开。

    休息之后走了不到半个时辰,远远的却看到有人骑马跟上,谁都能看出来这是盯梢的,要不然怎么会骑马急赶到跟前,然后又慢慢的跟在后面。

    又过了会,路上类似探子的人物越来越多,无一例外,他们都是骑着马赶来,有人就不紧不慢的跟在后面,有人则是看一眼就回转。

    “把人抓过来?”陈晃开口问道。

    “理会他们作甚,咱们走咱们的,看他们这么急忙忙的,肯定没料到咱们提前出城,想要于什么都来不及了。”赵进回答说道。

    吉香有些紧张,他左右看看说道:“大哥,要是马队的话,还是能追上我们的。”

    赵进嗤笑一声说道:“想要吃下我们这一队,没有二百骑不可能,他们敢在这大庭广众之下二百骑兵追过来,那就是谋反,官府和官军会立刻动手会剿

    “我们这么多骑马的人,别人想要动手的时候肯定会琢磨,如果不能围歼全灭,万一有人骑马跑出去,回徐州城报官,那就惹出来官府和官兵了。”赵进继续解释说道。

    队伍里面大部分家丁和新丁都不知道有探子跟随,连钱勇和陶贵这些江湖出身的也很懵懂,但也有少数注意到了,比如说齐家三兄弟这样的,他们都把自己的兵器变换了位置,以便随时可以拿出来。

    “难道就这么不打了?”

    “当然会打,没分出死活之前肯定要打,估计要在何家庄那边开战了。”赵进冷然说道。

    远远看见何家庄的时候,跟在后面的人都是一哄而散,他们都看到何家庄内大批人马出来接应。

    石满强领着百余名家丁过来接应会合,赵进和伙伴们还好,他们率领的那些家丁新丁却禁不住欢呼起来,这一路走到后面,这些家丁新丁也能感觉到那种外松内紧的气氛,眼尖灵活的也看到了周围的探马,都是有些紧张,现在到了目的地安全地方,各个欢欣鼓舞。

    “留一半人在这边,其余一半让他们回城报个平安,城内货场和酒坊劳烦他们去盯一下。”赵进对董冰峰说道,让他去安排那些老骑兵。

    看到赵进过来,石满强高兴的很,嘿嘿笑着说道:“大哥你们来了就好,在这里呆了两天,cao心得头疼,什么事都要帮着张罗。”

    不过也有不高兴的,雷财就苦着脸,一见面就赔罪说道:“大哥,小弟办事不力,请大哥责罚”

    雷财一直以为赵进要后天才能到这边,本来已经定下的几间宅院来没得及收拾好。

    “何家的宅院能装多少人?”赵进开口问道。

    雷财吭哧了半天也没回答出来,赵进摇摇头,雷财一直是帮着刘勇做事,基本上就是打探消息安排探子,这后勤方面的事实在不擅长,也是这边缺乏人手,所以只能将就着用了。

    “把周学智喊过来”赵进直接开口说道。

    那边雷财脸涨得通红,连忙去喊人,周学智从死牢里救出来之后,就跟着第一拨人来到了何家庄,在这里处于半软禁的状态。

    “雷子做事很用心,估计他经验不足,在这里忙碌不过来。”陈晃在边上说道。

    “他还是跟着刘勇做事更合适。”赵进念叨了一句。

    那边周学智还没过来,何家庄外面却热闹的了不得,和别处不同,三仙台何家庄也是个交通交汇的地方,有骡马市,有贸易集市,现在临近三月,各路商户已经开始在这里做起生意了。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