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他这么一问,来的这些骑兵都是哄堂大笑,倒是没什么生气的样子,反倒是已经下马的董冰峰有些不好意思,急忙快走几步,凑在赵进耳边低声说道:“青壮些的都被参将和指挥使抽回自家用,现在几个千户都在养老。 ”

    “这位少爷,别看我们年纪大,把式可不差。”最先打趣那老骑兵,还没下马,直接在马上张弓搭箭,一箭shè出。

    “嗖”的一声,箭稳稳钉在挂着灯笼的木杆上,这一箭不算什么,这老骑兵手上不停,又是连shè两箭,每一箭都钉在木杆上,三箭彼此的距离差不多一样,第一箭还可以说是蒙的,接下来三箭可就说明手法准头了。

    “好,老邓这把式还没丢下”边上一帮人轰然叫好。

    的确好身手,不过赵进也看到这位邓姓老骑兵喘气变粗了,但此时不是分辨这个的时候,赵进苦笑着摆手说道:“诸位叔伯,千万别继续shè箭了,那里面可是我的训练场,万一失手就要shè到里面的人了。”

    那shè箭的方向正好朝着训练场内,里面有上百号人,只要脱靶必然误伤。

    “这孩子倒是像赵大,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眉眼倒能看出点赵二的模样。”

    “这可比他爹他叔出息太多了。”

    这伙骑兵一边七嘴八舌的议论,一边翻身下马,这叔伯称呼本来是客气,可听到这些议论,还真的要这么称呼才行。

    “各位叔伯,先进去休息一会,喝杯热茶。”赵进笑着说道。

    那些骑兵也不客气,把坐骑料理好,带着兵器走入院中,等他们都进了院子,赵进脸上也带了苦笑。

    走在后面的董冰峰看到赵进的表情,更觉得惭愧,还没等开口解释,赵进就笑着说道:“咱们这边本来就是需要骑马传信的人,这些叔伯倒也合适,本来我还想着借重这些人的力量,现在看占不到这个便宜了。”

    来的这些骑兵年纪虽大,城内和何家庄之间传信这样的事情还是能完成的,不过让他们在遇到事的时候支援作战,这个是指望不上了。

    赵进也觉得好笑,本来想着请这些亲卫家丁们传信,可有事他们也不会不管,等于多一份力量,这也算耍个小聪明,没曾想遇到了这样的情形。

    “我们现在不缺会骑马的人,但缺会骑马又让我们放心的,你去找二宏那边,把这些叔伯一个月的报酬先给了,说事后还有谢意。”赵进叮嘱董冰峰说道,这些人年纪虽然大了,现在只能帮着传信,但将来他们能做的事情很多,最起码作为可以作为教官,他们的经验就是宝贵的财富。

    赵进带着人去了一次石家的铁匠铺子,那边十几个铁匠,二十多个帮工正在热火朝天的于活,石满强的父亲已经不亲自动手了,而是盯着下面的人于活,看到赵进过来,连忙上前迎接。

    在没有招募这批家丁之前,赵进就安排石家铁匠铺打造兵器,原本是为了备份,等这批新丁招募进来,又急忙的追加数量,但时间仓促,勉强能保证人手一把兵器。

    铁匠铺打造兵器并不犯法,但这么大批量的制造则是大罪,好在城内官面上都知道石家铁匠铺和赵进的关系,大家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过去了。

    “石叔,所有打造完成的东西都在天黑前装到车上,送到货场那边去。”赵进临走前叮嘱了一句,这边自然应承下来。

    从这边离开,赵进又去了黑虎财神庙那边,刚走到外围的街道上,就有放风的混混现了他,慌不迭的跑回去报信,没多久,陈二狗就带着人急忙过来迎接。

    “你去找杀猪李和尤振荣,备齐六百人三天吃用的于粮,明天中午备齐送到货场那边去。”赵进吩咐说道。

    “进爷,这是要搬了?”陈二狗小心翼翼的问道。

    “大后天出城,先把这些东西备齐。”赵进开口说道。

    听到这个陈二狗一愣,他没想到搬的这么快,随即反应过来,恭敬的说道:“小的一定要过去送进爷。”

    赵进淡然点头,带着人离开,看着赵进的背影消失在街道拐角,陈二狗立刻吩咐手下们请杀猪李和尤振荣那边过来,六百人三天吃用的于粮数量其实不大,三个人分摊下很快就能筹备齐。

    “走的可真急……”陈二狗挠挠头低声说道,说完这句他的瞪眼看着身边的手下,肃声说道:“你们别把这事对外讲,进爷什么做派你们明白的很。”他的手下们都是连连点头。

    但这样的事情从来没办法保密,大家都对赵进心怀畏惧,可每个人又都有侥幸,觉得没人知道是自己说的,结果不出一个时辰,赵进这边大后天离开徐州的消息,已经在小半个南城传开。

    赵进领着人回到货场这边的时候,刘勇已经领着换班的家丁和新丁回来,董冰峰准备带人出。

    现在何家庄那边的家丁数目是一百二十人,每次轮班,家丁和新丁按照一定比例去往何家庄,但回来的时候只有新丁,何家庄那边能依靠的只有家丁,而城内赵进还有许多别的力量可以用,所以做出这样的安排。

    “诸位叔伯,劳烦诸位分成两人一组,每半个时辰就从城内这边去往何家庄,确认那边平安无事后回返,那边有什么消息也请诸位帮忙捎回来,每人每天跑两次,开城门开始,关闭城门结束,顺序班次请诸位自己排定。”赵进和那些老骑兵说了规矩。

    这些老骑兵刚刚拿到银子,心情都是畅快高兴,听到赵进的说法之后,都笑嘻嘻的答应下来,人年纪大了,往往对礼数很在意,赵进那么大的威名,在他们面前却以晚辈自居,恭敬客气,让他们心里很舒服。

    在意礼数的不仅是这些四五十岁的老骑兵,这边刚吃过午饭,排骨张的东家就带着礼物上门了。

    “进爷照顾小店这么多生意,大后天就要离开,小的备了些礼物,也在小店摆下宴席,给进爷和诸位爷践行。”排骨张的东家很诚恳的说道。

    赵进在排骨张摆过很多次宴席,各路人物看到赵进这么照顾这家店,也都是过来捧场,加上汉井名酒的份额也有照顾,让排骨张的生意兴旺了许多,排骨张的东家真心实意的对赵进感恩。

    “礼物我收下,践行的宴席就不要摆了,赵某在不在徐州都是一样,遇到什么难处过来找我。”赵进回答的很简单。

    “那进爷出城的时候,小的一定要过去相送。”排骨张的东家殷勤说道。

    赵进微笑着点点头,随意的说道:“大后天辰时三刻,你直接去西门那边就是。”

    排骨张的东家离开没多久,货场这里又有客人带着礼物上门,也是说送别践行的事宜,赵进客气的招待应答,说了大后天离开的ri期,然后送人离开。

    随着时间的推移,来的人越来越多,交情深厚的人也有,但更多的都是过来讨好,赵进的威名是一方面,即将出产的何家庄酒坊是更重要的一方面,现在做些人情,将来买酒的时候得个方便,这笔账谁都会算。

    到后来,连场中训练的新丁们也都知道在大后天搬离徐州,这些年轻人都觉得兴奋好奇,训练也没办法专心投入,陈晃拿着刀鞘狠狠抽打了几个,这才让训练变得正常。

    等到天黑的时候,整个徐州城都知道赵进要在大后天,也就是三月初一这天搬离徐州城,而且是在辰时三刻前后出,知州大人又让后厨做了一桌宴席,喊来几位同僚饮酒作乐,立场不同,反应各有不同。

    “三月初一去何家庄吗?那我回去准备准备。”在回家之前,陈晃开口问道。

    “从今晚开始,你就要呆在货场这边,这边要准备的事情更多,二宏那边我安排家丁护送回去。”赵进开口说道,陈晃点点头。

    这边陈晃出门,外面传来通报,说石家铁匠铺的大车到了,赵进出去简单验看了下,车上堆放的一捆捆长矛,刀斧的数量不多,毕竟长矛是价钱最便宜,做起来最简单的。

    兵器送来,却不会卸下大车,赵进这边直接雇佣了车夫和大车,说这几ri就呆在货场这里,等出城时候一并运到何家庄那边,加价给钱,赶大车的车夫自然乐意听命,直接在这边卸了牲口,大车架在原地,自己回去吃饭忙碌了,只不过吃完还要回来,因为赵进这边不管喂,还不准把牲口带走,看在银子的份上,大家也就忍了,谁还敢跟赵进计较什么,无非多跑几趟而已。

    厨房早就准备好了晚饭,可赵进和刘勇、吉香里里外外的忙碌不停,验看货物,检查自家的大车和牲口,一些年纪大的看到了,忍不住私下议论,说年轻人就是沉不住气,几天后才走,用得着这么忙碌吗?

    最要紧的银库那边,金银细软都已经装到了木箱里,而且细致的贴上了封条。

    “这个库最先搬,分成十份,分别放在大车上,小勇你盯紧这一块,铁匠铺送来的兵器交给家丁们护送,咱们在何家庄缴获的盔甲和兵器最要紧,大香你来盯这边”刚说了一半,外面有人大声喊道:“赵进,快回家,有要紧事

    却是刚刚离开的陈晃在喊,他才走不久,算算时间,根本不够来回,赵进和刘勇、吉香连忙走出库房,那边刘勇去给库房地窖上锁,陈晃已经来到了门前,他身边有个气喘吁吁的家丁。

    这家丁赵进认得,是今ri值守在赵家的那十人之一,难道是家里的事情还没等他问,那边就急忙说道:“老爷,突然有两个带刀的汉子过来,问什么人也不说,被弟兄们直接围住了,太爷还没回来,小的请老爷回去看看。”

    带刀的汉子想要闯进自己家中,还不肯报出身份?赵进眉头一皱,大踏步向外走去,边走边说道:“叫三十个人跟着,二十个家丁,十个新丁,让齐家三兄弟骑马先过去”

    他这边下令,陈晃吆喝着传达,赵进这边脚步不停,走出货场路口的时候,三十名拿着长矛的家丁已经跟了出来,再过两个路口,齐家三兄弟骑马过了他们,先赶往赵家那边。

    “一定要尽快学会骑马”赵进在路上只说了这一句。

    一路急赶,看到赵进他们气势汹汹的的模样,路上行人还以为生了什么大事,各个议论纷纷。

    来到家门前的那条街道上,却看到家丁们手持长矛将两个人逼在墙角,齐家三兄弟堵在一边路口,在另一边的地方还有三个不是家丁的汉子游荡,赵进没有先去家丁那边,反而领着人先去找那三个汉子,今天门前的确有点诡异。

    因为天黑,走近了才现那三名汉子是王兆靖家的护卫,其中一人就是那个河叔,赵进立刻想明白,这三个人是王家派来帮忙的,赵进连忙道谢,那河叔却摆摆手说道:“街坊邻居之间帮忙,没什么可谢的,进少爷你先忙你的。

    赵进还没转身过去,河叔又是提醒了一句:“那两个人都是好手,你要小心些。”

    这位河叔都这么评价,那两个人还真就不能好看,赵进转头和伙伴们交换了下眼神,大步朝着那边走过去,陈晃的手已经放在了刀柄上,吉香和刘勇直接站在了两翼的位置,面对战斗,他们几人早有默契。

    看到赵进过来,家丁们连忙行礼,口称“老爷”,就在这时,被逼在墙角的那两个汉子有人开口说道:“我姓木。”

    听到这声音,赵进先是一愣,随即反应过来,这是木淑兰的二伯,家丁们当然没见过他,木淑兰的二伯身份特殊,自然不会乱报姓名和身份,偏生父亲赵振堂今夜晚归,这才闹出了这样的误会。

    借着灯笼的光芒看过去,的确是木淑兰的二伯木吾真,另一个人是个jing悍汉子,反握刀柄,紧张戒备的对着外侧。

    他们来于什么?赵进沉吟一下,开口说道:“木二叔跟我来,这位呆在外面。”

    那jing悍汉子听到赵进这么说,脸上顿时露出愤愤之sè,向前迈了步,他这边一动,长矛矛尖立刻朝他那边凑了过去。

    “你在外面等着,不要乱来。”木淑兰的二伯倒是于脆利索,他这么一说,那jing悍汉子立刻安静了。

    “是我家亲戚,误会了,大家先回去忙,我等下过去,除了留守的,再留十个人足够。”赵进开口说道。

    听到姓“木”,陈晃、吉香和刘勇大概能猜到些,不过木家的身份的确没办法明说,大家只是点点头,各自散了。

    一进院子,却看到赵三战战兢兢的站在那里,手里拿着一把柴刀,外面的动静他肯定知道,不过按照事先的规矩,外面不说安全,里面的人不能出去。

    “没你的事了,准备晚饭吧”赵进笑着说道,赵三这才长出了口气,急忙去厨房忙碌。

    “就这么个二进的宅院,防备的还真是森严,是不是小题大做了?”木家二伯悠然说道。

    语气悠然,心里却有怨气不满,赵进当然听得出来,换谁被长矛逼住这么久,也不会心平气和。

    “闻香教胆大包天,不得不小心点。”赵进针锋相对的说了句。

    屋子里的灯火已经点亮,何翠花看到赵进回来,也是松了口气,等看到木吾真之后,脸sè立刻冷下来,从前因为木淑兰的关系,双方可以说是亲戚,不是外人,但闻香教的何伟远谋害赵进,又有人在赵家点火,这让何翠花对闻香教的印象大坏,自然也不会对木家二伯有什么好脸sè。

    “等我爹回来一块吃吧”赵进回了母亲何翠花一句,何翠花点点头,自己进了屋子。

    两人坐下后,赵进开门见山的问道:“木二叔来这边有什么贵于?”

    木淑兰的二伯脸sè不太好看,且不说何翠花的态度,他在闻香教身居高位,虽然要行事隐秘,可每到一处都会被人恭敬对待,赵进这种平等甚至俯视的态度让他很不舒服,但这样的态度却不是虚张声势,而是实实在在的底蕴。

    看着赵进,木吾真心中惊愕,这才一年不到的时间,这个年轻人怎么就能成长到这样的地步

    面对赵进的问题,木家二伯脸上的表情变成了苦笑,摇头说道:“徐州这边被你搞成这个模样,不过来整饬怎么可能。”

    “我得到消息说,城外闻香教各传头有异动,这个是因为木二叔你来吗?”赵进问道,他突然想到郑全禀报的消息,马上和眼前联系了起来。

    木吾真脸上露出玩味的笑容,缓声说道:“现在城内的传头已经不虔诚了,城外的还放心些。”

    “何伟远是谋害小兰父亲的背后指使,木二叔你已经知道了吧?”赵进没有接话,而是直接转移了话题。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