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你想想,如果真把这关系搞好了,收粮收税的时候他直接派人过来跟着,不比城内捕房这些人强,现在腻借势还隔着一层呢,在城外,谁还管你带着什么人。 ”这话一说,那边刘书办愣了愣,猛地一拍桌子,满脸笑容的说道:“王先生大才,王先生你说得对啊,那王友山什么望山老人,我看就是空有个名头,你才是真正的王先生,我这就去”

    千穿万穿马屁不穿,听对方把自己和王友山比,王师爷满脸都是笑容,不过还是摆手说道:“也不用急着去做,现在开还没到收粮的时候,咱们也要看他在城外能不能站稳了。”

    这王师爷和刘书办还是隔着一层的,城内几位江湖头目才最为关切,天还没黑,陈二狗和杀猪李就备着礼物上门了。

    他们两位行走在徐州城中,寻常人都要称呼一声“陈二爷”“李大爷”,可他们在赵进面前的地位却越来越低下,连命令都是刘勇这边下达。

    不过今天得到这消息后,这两人再也坐不住了,别看地位低下,完全仰仗赵进,每月的进项要交上去一半多,可他们心里也明白,如果没有赵进,他们连这个也做不到,不管是云山寺还是官府都会一口吞了他们。

    对于这两人,赵进只用一句话就打了回去“赵某不在徐州,又不是我不管徐州了,一切规矩照旧。”

    听到这话,两人心里有些许的失望,不过更多的还是放心,连忙点头哈腰的回去了。

    这件事仅仅是小插曲,赵进根本没有放在心上,徐州城内过十万的人口,再怎么凋敝也有各种资源在其中,他当然不会放弃。

    赵进没有住在货场,他不担心钱勇、陶贵那些人要闹什么,那么一团散沙,有家丁看着,什么风浪也翻不起来。

    临回家前,赵进去看了看孟家兄妹,孩童生命力旺盛,孟志奇早晨看着还虚弱的很,晚上jing神就很足了,孟志奇虽说读书人家出身,可这半年来遭逢大变,路上吃苦受罪,倒是伶俐乖巧,一看到赵进就是磕头问好,那小姑娘虽然清醒,却很虚弱,而且很怕生,见到赵进吓得闭上眼睛。

    “城内交给谁看着?”在回家的路上,陈晃提到了这个问题。

    看着赵进一时没有出声,陈旱又开口说道:“兄弟们还是聚在一起的好,现在本就人少,缺一个就少一分力量,在何家庄那边,咱们必须要小心。”

    赵进沉默的走了一段,开口回答说道:“让兆靖盯着,我爹和你爹帮帮忙,二宏如果不跟去何家庄就留在这边。”

    陈晃缓缓点头,闷了会才低声说道:“王兆靖有些滑头,但能让人放心。

    两人一路无话,各回各家。

    一到自家门前,就有值守的家丁过来禀报,说老太爷刚刚回来,领着五个年轻人进了院子。

    其实不用说,赵进也知道家里来了客人,母亲何翠花的厨艺中规中矩,来了外客往往不会做太多菜,就是烙饼炖肉,闻到这个味道不是过节就是来客。

    进门还没拐过影壁,就听到里面几个人谈笑,声音都是很陌生。

    “这猴子很老了”

    一转过去,看到四个人正在那里站立谈笑,两个人都是十三四岁的样子,比同龄人略壮实些,眼神灵动,十分jing明,另外两个年级都大些。

    谈笑的就是那两个十三四岁的孩子,这两人长得很像,赵进看他们的相貌也有点熟悉,那两个各自站在一边,沉默好奇的看着院子,一个人看着比赵进大两岁,还有一个说不清是同岁还是略大,大两岁的那个有些胖,如今难得见到这种满面油光的脸sè,特别是他身上穿着的棉袄还打着补丁,同岁的那个黑瘦黑瘦,笼着手缩在一边,完全是贫户少年的样子。

    细看几眼,赵进就能现,那两个十三四岁的是兄弟俩,长相和父亲赵振堂和自己都有些相似,那个黑瘦的,和母亲何翠花那边更像些,倒是那面有油光身穿补丁的看不出。

    这边四个也吃了一惊,那兄弟俩最先反应过来,笑着说道:“是进哥吗,小弟赵完,这是同胞弟弟赵松。”

    说到这个赵进才想起来,当年去卫所祭祖所看到的那个赵松,没想到他还有个同胞哥哥赵完,这兄弟俩说是跟着去学贩卖牲口,能去做生意的都善于和别人打交道,做人做事也灵活很多。

    “进少爷,我小的是何正。”那边黑瘦的畏畏缩缩的说道。

    这就是父母吃饭时候提到的那个何正了,赵进笑着点点头,这个黑瘦年轻人完全没把自己当亲戚,而是把自己放在下人的位置上。

    “进哥,我是李灿。”那脸有油光的人声音很洪亮。

    李灿?这名字到让赵进意外了下,他还以为不是赵家就是何家,没曾想出来个李灿,这又是谁家的。

    “李灿是你舅妈的侄子,一直在那边跟着杀猪帮忙。”正琢磨的时候,端着饭菜出来的母亲何翠花出声解释。

    原来如此,怪不得看着脸生,杀猪这营生的好处就是不会断了荤腥,穿戴好坏另说,脸sè总归不差。

    “饭菜都能好了,都不要呆在院子里,快进去吃饭吧”母亲何翠花招呼了一声。

    那李灿和何正转身就要向里走,倒是赵完和赵松彼此对视一眼,赵松笑嘻嘻的说道:“婶子,我们两个在外面吃就行了。”

    “来这边还客气什么”何翠花皱眉埋怨说道,刚开口,边上那李灿和何正也反应过来,跟着说道:“在外面吃就行了”

    这突然的变化让何翠花有些不高兴,她刚要说话,赵振堂却开门出来说道:“孩子们都说了,你就别管了,让赵三给他们端过来就行,小进进来吃饭

    赵进点点头,进屋之前转头看了眼赵完和赵松兄弟两个,那两个人笑着弯腰回应。

    进了屋子,母亲何翠花还忍不住埋怨说道:“都是自家亲戚,你让人在外面吃,传回去岂不是让人笑话。”

    父亲赵振堂眼睛瞪起来,不过声音却不高,可能担心外面的人听到:“你懂什么,这几个将来要给咱们小进做事的,你真当亲戚厚待,以后怎么管,赵松和赵完都比你想得明白。”

    “你们老赵家心眼多,我们何家心眼少。”何翠花也明白过来,还是忍不住念叨了几句,声音也不高。

    “这四个人明天就让他们按照正常家丁的路子报名进去,让他们低头从后门出去,值守的家丁们看一眼不会印象太深。”赵进叮嘱了句。

    赵振堂点头,何翠花却没理会,絮絮叨叨的说道:“何正ri子苦,父母没的早,一直跟着你外公那边,有一顿没一顿的,李灿他爹娘心大,总想让孩子出来做大事,真不知足”

    关系不同,评价也不同,这话赵进却不方便接,于笑两声,肃然和赵振堂那边说道:“爹,孩儿去何家庄,城内这一摊子就要由您和陈家伯父那边看着了,一切事还都是孩儿这边来安排,不过隔着这么远,随机应变做不到,还要您这边拿主意做主,王兆靖那边专心学业,顾不上这个。”

    赵振堂咧嘴笑了下,摇头说道:“替你看着那是理所应当,老子还以为你不稀罕呢”

    第二天一早,赵进没有去货场反倒直接去了王家,原来晨练主要是锻炼身体,现在晨练则是锻炼身体和练武一同进行,起的比从前更早,两个人的时间碰不上,就各自锻炼各自的。

    不过赵进也知道王兆靖练武没有停,说是专心学业,早上练武强身的习惯一直保持,所以早晨过去找人也谈不上打搅。

    对赵进的到访,王兆靖表面上很平静,但仔细观察却能看出他压抑的兴奋,听赵进说明来意,王兆靖连压抑都不压抑了,只是肃然点头说道:“请赵兄放心,小弟一定守好城内这局面。”

    “我父亲和陈晃的父亲都会帮忙,你这边也不要耽误了学业。”赵进叮嘱了一句。

    本来是顺口一说,那边王兆靖脸却变得通红,张嘴好像要解释什么,看到赵进脸上的诧异表情后才惭愧的低头。

    赵进觉得奇怪,但也没有追问,现在千头万绪,各种事情都在忙碌,也顾不得这么多细节,走出门后赵进才恍然,刚才那句“不要耽误了学业”,十有被王兆靖误会为讽刺了,想到这里,赵进忍不住摇头失笑,读书人心里的弯弯绕绕还真多。

    来到货场之后,正看到齐家三兄弟牵马回来,他们脸上都有疲惫神sè,给赵进见礼之后就进去休息了。

    赵进还没进门,一个闲人打扮的就凑过来,在家丁和赵进准备动手之前,闲人压低声音对赵进说道:“齐家三兄弟昨晚都很老实,一晚上没睡,不停的巡逻值班。”

    这话只有赵进听到,说完后就自顾自的离开,赵进挥手止住了家丁的追击,这是刘勇的手下,刘勇出城,他们就直接过来汇报了。

    按说这不合规矩,可现在一切草创,本来就做不到太严格,赵进真正注意的是齐家三兄弟,这三个人真的只是来投奔托庇吗?

    进了院子,各处都来禀报,钱勇陶贵他们挨打之后都很老实,昨夜一切按照安排,今早还出去跑cao于活,其他留在城内的人也都很老实。

    人多事杂,赵进在屋子里坐下,吉香才进来吃早饭,边吃边说昨ri的情况,他这边还没吃完,那边董冰峰打着哈欠进了屋子,这几天他都是白天带人过去,凌晨带人回来,因为他骑马又有卫所的身份,还有个栾松师傅帮忙,很多事他出面方便一些。

    “冰峰辛苦了,先去睡会吧”赵进笑着说道。

    董冰峰连忙摆手回答说道:“不累不累,等今天再带过去一批人,应该就没什么事了。”

    “不急,这些人先留在城内,不然都去了那边,一下子出了事情我们控制不了。”赵进沉声回答说道。

    听到他这句话,屋中几人都是点头,赵进又开口说道:“何家庄那边,咱们自己的家丁,卫所出身的子弟,再往外算算,就是熟人担保过来的子弟,这些力量是我们能控制住的,其他的虽然招过来了,可我们不能放松jing惕,毕竟没有训练过,也没有一起经历过战阵,咱们老家丁我会朝着何家庄多派些,新丁留在城内多些,毕竟城内帮手多,出事方便压住。”

    “等训练几个月,新丁懂了规矩,知道听令,也就好办了。”边上陈晃接口说道。

    “你们做事比官兵还要有章法,卫所那边不说了,参将那边也不知道一年能练几回兵。”栾松插嘴说道。

    大家都一愣,栾松这人是老派xing子,只做自己份内的事情,从不乱说话,今ri却奇怪了,还没等众人反应,边上董冰峰笑着开口说道:“大哥,这几天零零碎碎的带过去差不多八十匹马了,栾师傅也要去何家庄教授骑术,他想问问以后怎么办?”

    赵进沉吟片刻,却站起来对栾松抱拳谢道:“还是栾师傅考虑的周到,差点疏忽了。”

    边上人都有些奇怪,赵进却继续说道:“新丁不能去学骑术,最起码现在不能去学,只有咱们老家丁才能去学。”

    那边栾松一愣,摇头感慨说道:“你还真想到了,不简单。”

    感慨了句,栾松对董冰峰点点头,转身向外走去,临出门前开口说道:“你得早点定下规矩,你们兄弟几个管几百号人,管不了的。”

    屋中只剩下赵进和伙伴们,看着有几人脸上还有懵懂神情,赵进笑着解释说道:“刚才咱们还说新丁不能完全放心,可老家丁少,新家丁多,如果让新家丁学会马术,强弱就颠倒过来,万一有事,怎么压制的住,所以学骑马的只能是咱们的老家丁,等他们都学会,新丁也练的差不多了,到时候再学就不用担心什么。”

    大家都是恍然大悟,陈旱把自己刀鞘的卡簧开合两下,朗声说道:“刚才那栾师傅说得对,现在这么多人,规矩也要早点建立起来。”

    说到这里,陈晃停顿了下,扫视了吉香和董冰峰一眼后继续说道:“赵进,这些人是拉起来的,大家也都是跟着你的,一切都由你做主,石头和小勇还在何家庄,王兆靖在家读书,虽说他三个不在这边,但我说这些他们听到也肯定没话讲。”

    吉香和董冰峰都是点头,赵进看了眼陈旱,笑着说道:“我不会亏待兄弟们的。”

    严肃了会之后,外面有人送进早饭来,董冰峰大口吃起来,吃完之后喝了杯热茶后,就靠在椅子上睡着了。

    剩下三人相视笑,都知道董冰峰累坏了,陈晃站了起来,压低声音说道:“今天那些新丁我去训练,这些江湖人不知道规矩,怕是压不住。”

    陈晃带着刀出门,吉香连忙把剩下的饭菜吃完,还没等说话,听到外面有动静,吉香起身向着门外走去。

    没多久吉香又转了回来,走到赵进身前压低声音说道:“大哥,郑全求见

    赵进记得这个名字,这就是在城外带回来的那对闻香教传头夫妇,从前跟着伺候木淑兰的。

    把这对夫妇带回城内之后,养好伤病就放了出去,这等教门里的信徒放在身边总是有隐患,赵进不想自找麻烦,而且这对夫妇毕竟从前有过交情,也不能和普通传头教徒一般对待,索xing眼不见心不烦。

    不过郑全夫妇离开的时候,刘勇自己做主,把郑家的一对儿女留下,出乎意料的是,郑全夫妇也不反对,还说自己两口子在外面奔波,顾不上这两个孩子。郑家两个孩子倒是懂事早熟,女孩帮着吉香的母亲做事,男孩则是跟着吉香的父亲cao办伙食和后勤。

    大家对这样的情况都是心照不宣,这样做也有个后果,那就是徐州城内闻香教的动向开始明晰起来。

    从前明面上强力压迫,用何伟远的灭门威慑一方,暗地里刘勇布置了各种手段去渗透打听,但效果一直不好,城内的闻香教只能说明面上不敢乱来,暗地里做些什么始终不清楚。

    可郑家夫妇参与之后,赵进他们对城内闻香教的了解就透彻起来,怪不得何伟远要把他们夫妇调到城外的苦地方去,因为他们跟着木先生时间太久,声望和辈分都很高,城内的教徒和传头都认郑家夫妇,至于城外的,因为距离的关系,暂时还顾不上。

    这边郑全走进来,董冰峰揉着眼睛也醒过来,看到郑全后愣了下说道:“大哥,我先出去”

    “都是自家人,没什么不能听的,郑传头你讲”赵进抬手制止了董冰峰的举动。

    “进少爷,最近城外各处有些不对。”郑全低声说道,他穿着一身送货伙计的衣服,每次来赵进这边,郑全都是小心翼翼。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