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除了那几个年纪大的,其他人全都录用。 ”赵进先扬声说道,叶文书和那两名捕快对视一眼,都转身过去忙碌,他们脸上神sè倒也明白,我们已经把事情说清楚了,真出了问题责任不在我们身上。

    那边去忙,赵进沉声解释说道:“探子眼线的事情我们即便担心也没办法,你看这些江湖草莽有问题,你怎么就觉得那些平常子弟就忠心耿耿?”

    听到赵进的反问,大家都是一愣,随即反应过来,父母同意,有人担保,捕快们确认没什么案底,这样的人清白归清白,但一样可能是别人派过来的眼线和探子,根本没办法防备。

    “现在我们缺人,先把人招进来,严格训练,纪律约束,只要咱们自己不放松,也没有空子给别人钻。”赵进又是说道。

    赵进还有句话没有说,二十岁以下的年轻人经历不多,不会有什么心机,即便是探子眼线,也不是那么容易蒙混过去,不过这样的分析,由同样不到二十岁的自己说出来,就太别扭了。

    前面这些情况比较特殊的安排完毕,后面的就快了起来,赵进他们在现场盯着,又有家丁维持秩序,招募进行的很快。太过瘦弱,年纪太小,家中独子,父母不同意,没有担保,不符合要求的人当场就被淘汰。

    倒也没有什么择优录取,只要符合条件的就算是被选中,然后要求他们拿着签了的文书契约回去,让父母画押按上手印,在家准备好了之后过来,接下来从律法上他们就是赵进的家奴了,一切都要服从赵进的安排。

    到快要结束的时候,一共有四百五十人被录取,虽然比预定的人数要多,可赵进他们心里清楚,这四百多人回到家里,看着这卖身为奴的契约,想想赵进这边家丁出现过的死伤,很多人都会变卦退缩,到时候真正过来的未必有三百人。

    拿了契约的就直接回去,没拿的更没心思在这里停留,倒是陶贵和钱勇几个江湖人物还留在这边,看那模样,就是留着凑热闹的。

    天sè已经变暗,还有十几个人上来报名,这十几个排在最后的赵进没有一点兴趣,连排队拥挤都到不了前面,实在没有价值。

    那边陈宏已经把银子送到了叶文书手里,这次是叶文书牵头,银子也由他分,衙门里的人都是兴致勃勃,有几个人低声议论晚上去那里聚聚,维持秩序的家丁已经轮换几班,现在这一队已经分为两拨,分别去往赵家和酒坊那边值夜。

    “各位大爷,收下小的吧”正在准备散场,却听到一声尖利的叫喊,大家都是一愣,倒没人紧张失措,因为这是个孩童的声音。

    叶文书被吓了一跳,手里的毛笔险些掉落,顺着声音看过去,现一个黑黑瘦瘦,穿着破烂的少年站在方桌前面,看着像是个乞丐模样。

    “去去去,你才多大年纪,这里不是你来的地方。”叶文书不耐烦的驱赶说道。

    “这小子刚才就朝着里面挤,被大伙赶出来了。”最后几个没选上的随口解释了句。

    赵进他们已经站起准备回去,对这个插曲也不在意,总有些异想天开的孩童想来凑这个热闹。

    “各位大爷,小的今年十三岁了,小的什么都能于,小的不要什么月钱,小的能吃饱就行,吃不饱也行,收下我吧”那小子继续大喊道。

    赵进摇摇头,开口说道:“给他拿点热乎于粮,弄口热汤。”

    徐州城内乞丐流民不少,如果要行善周济是个极大的工程,赵进也不是滥好人,不过眼下这种顺手帮忙也就帮了。

    现在货场这边已经不那么喧闹,赵进声音不大,听到的人不少,周围不少人都开口凑趣的说了句:“进爷慈悲。”

    没曾想这句话说出,桌子那边的黑瘦少年一猫腰,居然从桌子底冲了过来,叶文书和捕快们没来得及拦住,可刘勇和吉香手已经放在刀柄上,董冰峰后撤了步,赵进和陈晃则是没有动作,这小子根本没有威胁。

    这黑瘦少年跑到跟前直接跪下,碰碰碰连续磕头,赵进鼻子抽了下,因为这少年身上的气味很难闻,即便天sè昏暗,也能看到少年手上冻疮和溃烂的伤口,也不知道有没有穿鞋。

    “大爷,求大爷救救我妹妹,求大爷救救她”那黑瘦少年额头上几下子就磕出血来,还在那里不管不顾的叫喊乞求。

    怎么又有个妹妹?赵进一愣,随即开口问道:“既然求我救你妹妹,你一开始怎么不说。”

    那少年也愣了下,开口回答说道:“大爷不会白帮我,我要是给大爷当家丁做活,大爷”

    原来是少年人的纠结别扭,赵进哭笑不得,但事情到这个地步,他直接开口问道:“你妹妹在哪里?”

    跪在地上那少年根本没想到赵进这么于脆答应,呆了半天才嘶哑着说道:“就在拐角避风的地方,大爷,我妹妹快不行了。”

    “把人弄过来。”赵进下了命令,立刻有家丁跑了出去,地上这黑瘦少年可能是因为目的达成,整个人瞬时间放松,居然站不起来了。

    好在看热闹的闲人还没散,有人指点着家丁找到了这少年的妹妹。

    “那小子临近午饭的时候抱着妹妹来的,把妹妹放在墙角后就朝着人堆里挤,一直没挤进去,还被踹了出来”闲人们对来龙去脉很清楚。

    也不是大家心肠硬,而是徐州城内城外,乞丐饥民太多了,本地的,凤阳府的、淮安府的、山东河南的,街头巷尾到处都有,天一冷就冻死饿死不少,天天看着,心肠早就硬了。

    没多久人已经抱了回来,但从外表上也看不出是个女孩,又黑又小的一团,身上倒是裹着几件破衣服,这女孩蜷缩在那里,似乎已经没有意识,如果不是身体还在颤抖,恐怕会被误认为是尸体。

    看到妹妹被抱过来,地上那少年大哭出声,边哭边说道:“前天晚上她说自己浑身热,昨天晚上她说想爹娘,今天就说不出话来了,大爷,你们一定要救她”

    “你们爹娘呢?”

    “死在半路上了”

    “放到货场屋子里,请个郎中过来吧”赵进开口说道,家丁点点头,抱着那女孩进了屋子。

    “这天寒地冻的,救不活了”一个闲人边上说道,看着赵进眼神扫来,连忙惶恐的躬身赔笑,连声说道:“进爷大慈大悲。”

    “把这个孩子也领进去,给他好好收拾收拾,吃点热汤热饭。”赵进把那个少年也安顿下来,有家丁把这个少年拽起来带进去。

    叶文书一行人奉承两句之后就告辞离开,留守的家丁们把外面的桌子搬进去,闲人们各自散去,那边陶贵几个人也是离开,这边又是清静下来。

    “山东那边太惨了,听说河南那边也在遭灾,都是朝着咱们南直隶来,不少人就死在半路上”董冰峰声音很低沉,看了刚才那兄妹模样,让他心里很不舒服。

    刘勇却摇摇头说道:“咱们徐州自己就够惨的了,正月里城南有几家”

    “官府不救济吗?”赵进打断了他们的议论,徐州城内的凄惨事他知道的也不少,可每次听起来依旧不舒服。

    这次开口的却是陈晃了,即便王兆靖在,对官府里这套东西的cao作也不会有陈晃了解,毕竟王友山那是在朝堂之上,而陈家这边则是接地气的。

    “为什么要救济,这又不是灾年,胡乱救济岂不是给自己脸上抹黑。”陈晃的语气里难得带着情绪。

    赵进又是无言,这个道理他也能想得通,不过随即又想到一点,开口问道:“云山寺不赈济灾民吗?面子上的事情难道也不做?”

    这话问出,那边却有声嗤笑,顺着声音看过去,却是那三个二十五岁以上的江湖人物,一直在边上等安排的。

    这三个人倒也知道轻重,笑那人连忙抱拳作揖,赔礼说道:“进爷莫怪,小的也是没规矩惯了。”

    “说说为什么笑?”赵进懒得计较这个。

    “进爷,云山寺每年都在灾民里拉人头,青壮被拽去当和尚长工,更不要说年轻女人和孩子”说起这个,这人脸上的表情颇为猥琐,却被身边的人碰了下,这才连忙闭嘴。

    边上那人跟着说道:“云山寺的青壮长工已经满了,现在只是要孩子和女人了,而且差的还不要,各处逃荒的灾民过来,他们要先挑的。”

    如果别人不说,这些城外生的事赵进还真很难知道,听到这个,赵进一时也不知道说什么是好,看了看等到现在的三个人,赵进索xing转了话题说道:“你们三个为什么过来报名,看你们的样子,在外面也不是没出路,实话实说,不要撒谎。”

    “小的们那一伙得罪了冯家,几十个人死的死逃的逃,扬州府淮安府都呆不下去,又不愿意过江”

    淮安府的盐枭队伍,有几十个骑马的,二百多号人,这样的实力堪称雄厚,在江北三府一州也能打出一方局面的,结果得罪了扬州府最大的盐商冯家,不出一个月,直接就被打的溃散,只有他们三个跑了出来,逃亡半路上在一个荒废的齐姓城隍庙结拜,舍了本来的姓氏,都跟着姓齐,齐大,齐二,齐三简单名字。

    本以为跑到徐州这边能松松气,没曾想冯家财雄势大,居然还能找过来,他们三个也是急了,躲在徐州期间也听了不少赵进的事迹,这次招兵索xing投靠过来,也是求个庇护。

    “你们我不会录用。”赵进于脆利索的回答说道。

    那三人脸上露出失望神sè,但也不怎么愤懑,因为这本就是情理之中的回

    “不过,我会雇佣你们做事。”赵进继续说道。

    这三个人都是一愣,赵进淡然说道:“有很多事让你们去做,我会给工钱的。”

    赵进的意思大家都懂,不过齐家兄弟过来投奔并不是为了工钱,骑马带刀去那里都有肉吃,何必给人辛苦做工?

    可他们也不敢拒绝赵进,敢过来投奔,自然知道赵进是个什么样的人物,三兄弟彼此交换眼神,齐大清清嗓子问道:“进爷,万一有人找小的们麻烦

    “你们做过伤天害理的事情吗?”赵进用反问来回答。

    那三人又是错愕,排行第二的那人咬咬牙闷声说道:“不瞒进爷,小的们兄弟三个手上有人命,但那都是厮杀火并,丧尽天良的事情没做过”

    “如果你们做过伤天害理的事情,我就不容,如如果没做过,那么找你们的麻烦,就是和我赵进作对”赵进回答的于脆利索。

    话说到这里,齐家三兄弟慌不迭的跪下磕头,赵进已经答应庇护他们了。

    事情简单定下,最后这三个人直接安顿在货场外围住下。

    天彻底黑了下来,货场门前的灯笼也被点亮,赵进和伙伴们没急着回家,大家先去货场那边休息一会。

    才坐下没多久,王兆靖居然过来了。

    “功课做了一天,晚上听人说这里热闹,心痒痒的想过来看看。”王兆靖讲话很有技巧,他没有找什么理由,直接实话实说,让人感觉很自然。

    赵进笑着点点头,开口说道:“天sè已经晚了,大家吃了晚饭再回去。”

    这边吩咐下去,很快热气腾腾的于粮和菜肴就被送上来,因为中午忙碌,大家都是简单吃了几块于粮,看到热气腾腾的饭菜,各个胃口大开。

    “和兄弟们一起吃就是香。”王兆靖看似无意的说了句。

    吃到八分饱的时候,大家吃饭的度才慢下来,这时刘勇才开口说道:“大哥,齐家那三个人我安排在独院去住,边上住着二十个家丁,夜里有人通宵值班。”

    那边赵进点头,吉香接口说道:“要说今天最可疑的就是两伙,一帮是陶贵和钱勇他们,一帮就是这齐家兄弟。”

    大家都在点头,董冰峰开口说道:“陶贵他们流里流气没有一点规矩,齐家三兄弟也显得古怪。”

    “陶贵、钱勇他们可能是浪荡久了没规矩,他们这么张扬放肆,就算当探子也会被人盯着,这齐家三个的确诡异了点,不过也好打听,找尤振荣和严黑脸去打听一下,那么大的盐枭队伍,又被冯家赶尽杀绝,江湖上不可能没有传闻,而且这三个人骑马带刀逃到这里,不可能是没名号的。”赵进开口说道。

    “盐枭?冯家?难不成说的是扬州冯家?”王兆靖突然插言说道。

    得到确认之后,王兆靖摇头感叹了两句:“在京师的时候就听家父讲过这家,说这家财雄势大,而且知道经营,乡试会试每一科都有他们冯家资助的士子,这些人考中得官,给这冯家好大助力,没想到这冯家手里还有刀枪”

    想要把生意做长久,而且还是食盐这等专营暴利的生意,就必然要在官场上有靠山和助力,冯家倒是打算的很长远。

    赵进吃完手里的于粮,又把碗里的肉汤喝于净,放下碗说道:“如果想要安插jian细眼线,最有可能的就是那些不起眼的徐州子弟,父母同意不难,找个保人也不难,可他们到底和那一方有勾结,我们就查不到了。”

    大家都是神sè慎重的点头,赵进又开口说道:“要说可疑,那个天黑前的小乞丐更可疑,城内城外这样的饥民多了,他怎么就带着妹妹过来报名,而且还知道做活换救治,胆子未免太大了点,咱们在他这个年纪能做到这一点吗?

    “能……大哥你领着咱们”边上董冰峰下意识的开口,猛然觉得不对,桌子上却是一阵哄笑。

    刘勇连忙站了起来,现在尽管大家没什么分工,可各处的内卫防护都是交到刘勇这边来做,听赵进这么一说,他也觉得不对劲。

    “你们先吃,我去看看。”打了个招呼之后,刘勇连忙出门。

    刘勇出去没多久就回返,进屋的时候表情有些无奈,开口说道:“那孩子弄于净之后就睡着了,根本叫不醒,郎中已经看过他妹妹,说就是饿坏了,身子虚感染了风寒,只要今晚这药管用就能活下来。”

    赵进笑着说道:“那两个孩子又累又饿吃了很多苦,这个倒是真的,我只是提出一个想法,这孩子未必就是探子,但咱们以后摊子大了,一定要小心谨慎。”

    伙伴们都是一起点头,吃完饭之后,按照轮换吉香去往酒坊,刘勇则是准备带着人布置酒坊和货场的岗哨,董冰峰则是巡视货场家丁们的内务,他今晚是不回去的,因为第二天一早要带着人去何家庄那边轮换。

    陈晃照例要整理下自己的刀具,而且还要等着记账的陈宏过来,王兆靖则热心的去帮董冰峰的忙。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