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赵进点点头,开口说道:“喊两个人护送二宏去衙门,让叶文书多请几位文书过来,然后去捕房那边找几个有眼力的叔伯,让他们过来看看人,不要什么渣滓都混进来,银子由我这边给过去。 ”

    正在边上记账的陈宏连忙把账本锁进柜子里,出门去安排事情了,他现在忙碌之极,扩建招人进出货物,账目越来越复杂,陈宏还不到十四岁,根本忙不过来,但有些账目只能自己人经手,倒是周学智可以慢慢用了。

    “徐州卫和徐州左卫的子弟也来了不少,卢千户和杨千户他们家的人我都看见了”董冰峰开口说了句。

    “卫所里来的,家里长子和独子的都不要,他们还有份家业要继承,不可能安心下来,除这个之外都可以。”赵进开口说道,大家都是点头。

    卫所军户世代传承,而且是长子继承,每个军户都有一份田地,虽说大多都是给军将们当佃户做工,可毕竟是一份产业,在这年景勉强也能安身立命,人有退路,自然不会拼命当先。

    而军户家的次子三子,就是所谓的军户余丁,家里的产业、军户的身份屯田都继承不上,只能自谋出路,为了温饱,搏富贵,当然死心塌地,寻常军户余丁大都这个心态,至于那些千户副千户的子弟,家境富裕,就算不能继承家业,温饱一生也没什么问题,不过这样的人往往不甘心,总想着搏一搏,董冰峰就是个例子。

    外面人声鼎沸,坐在屋子里都听得清清楚楚,赵进忍不住皱眉说道:“不管从前什么样,招过来还要严训丨”

    “还是那些没什么根底的清白子弟顶用。”陈晃缓声说道。

    院子里几十名家丁各自都在忙碌,可现在鸦雀无声,这就是训练的成果,而外面还是一团散沙。

    外面有人低声招呼,刘勇连忙起身出门,没多久又转了回来,沉声说道:“大哥,徐州城外各庄子都有子弟过来,云山寺两个下院也有人来,这些人不知道有多少真心实意的,搞不好都是眼线。”

    豪强们传承家业实际上和军户有些相似,只不过他们未必是传给长子,而是传给最有本事最能兴旺家业或者守成的那个孩子,他们一般很少分家,因为好不容易积攒起来的家业势力,一分家就彻底散了,不能继承家业的孩子最多也就是拿一笔钱,或者是给家主做事赚辛苦钱。

    话虽这般说,可徐州地面上的各路豪强和赵进利益上都有交集和冲突,这些子弟天知道是为了闯出一番局面,还是给家里人当眼线。

    刘勇说完这个情况,赵进沉吟了片刻,开口说道:“合要求就要,但要把这些人单独放一队,这些子弟来了,眼线不眼线是一回事,他们也算是个人质,人在咱们手下,咱们和他们家里也算有个交情关系了。”

    这个说白了就是质子,经赵进点出这层,大家都是点头,这边刚要再说,听到外面有人高声说道:“进爷,小的们过来了。”

    却是那叶文书在招呼,赵进对刘勇叮嘱几句,连忙领着伙伴们出去迎接,叶文书一行有二十几人,六房文书打扮的有四个,还有两名捕快,其他人都是白身差役,那些差役还好说,文书和捕快们的神sè都有些古怪。

    不管他们谁见到赵进,都会恭敬的称呼一声“进爷”,可大家在一起这么喊出来,就感觉别扭了。

    “各位叔伯过来帮忙,赵进在这里多谢了,过来登记过目,也要是要有花费的,总不能花各位自己的银子,这些请各位收下,若不够尽管言语。”赵进客气的说道,身后陈宏和刘勇一起端上来两盘碎银。

    衙门里出来的人和银钱打交道都不少,这么一打眼就知道那木盘上差不多一百两左右,这位进爷的手面当真不小,大家盘算着自己能分多少,各个脸上都有了笑容。

    “这次来的人杂,良家百姓也有,江湖人物也有,只要不是通缉的大盗,没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勾当,都可以过来参选,符合规矩标准就要。”赵进侃侃而谈。

    那两名捕快本来很有些不以为然,可看到银子之后,立刻变得认真起来,听到这话笑着说道:“若是有问题,我们就来问问赵公子。”

    他们和赵振堂平辈论交,这声“进爷”在外人面前还真叫不出口,他们的小心思大家都懂,也没人去说破,叶文书笑着问道:“不知道进爷这次要招募多少人?”

    “三百人”赵进笑着说道。

    这个数目一说出,院子里顿时安静下来,只剩下外面的喧闹动静,大家一时间都被惊呆了,三百人,这赵进好大的手笔。

    赵进手里有多少人,徐州地面上消息稍灵通些的就能清楚,酒坊雇着百余号人,手里家丁二百,市井江湖上还有随时能用的过百人,何家庄抓在手里,又得多少几百号人,然后这还要雇上三百,等于是举手间就有五百拿着刀枪的人听令,这到底要于什么,徐州参将手里也就几千兵马,在城内也就千余兵马,细算算,赵进在城内也能动员差不多的力量,大家甚至都不敢多想。

    场面安静,神sè古怪,大家连木盘中的银子都没多少兴趣了,心想这小子要闯大祸,咱们还是躲远点好。

    那边叶文书想要开口,可这里外人太多,却不好张嘴,赵进笑着继续说道:“以后我就要在何家庄那边扎根了,那边庄子大,场面大,酒坊、集市什么的都要人手,城内这边也要顾着,人少不够啊”

    听到这句话,大家愣了愣,随即松了口气,要是去城外的话,那就没什么关系了,城内有几百人马很扎眼,可放在城外真算不上什么,徐州大族豪强很多,聚居结寨,练团自保互斗,能随时拉出百多号人都拿不上台面,真正有产业的大豪,可以轻易动员五百以上,甚至还能有几十名骑兵,相比于这些,赵进这几百人也不怎么起眼。

    而且赵进解释的理由很充分,庄园、酒坊、城内城外都要人手,别人家大业大自然用人也多,这也合情合理。

    松了口气之后,大家又反应过来,赵进要去何家庄了?这也不能算是小事,这么一尊神整天在徐州城内,官面上江湖道上谁不是战战兢兢,他这一走,大家多少能喘口气,不过多想想现也不可能,何家庄距离徐州太近了,而且赵进在城内还要留人的

    把这些事都交待清楚,叶文书熟门熟路的带着众人出了院子,家丁们也都拿着兵器在货场上列队,外面的秩序太乱,需要他们来维持。

    看到招人开始,外面的喧闹陡然增大,大家都是向前拥挤而来,彼此推搡打骂,倒是那伙卫所子弟和来路不明的江湖人物,或者身强力壮,或者没人敢抢,都是排到了最前面,其次的则是有些身份背景的角sè,他们既然来报名,都是有一定的底气,身上也有点本事,也能凑到了前面,其次是好勇斗狠的,比不得前面几种,可也能争个靠前,最后面那些就是普通人家的孩子了。

    前后几个圈子大概稳定下来,不过这圈子中的人还要分个先后,少不得要争竞下,只不过现在想要再闹却不行了,那里稍微混乱些,拿着长棍的家丁们就会靠过去,如果还不知好歹,长棍劈头盖脸的抽下,打了几次就都老实下来

    场面稍微安静,后面那些普通人家的子弟却不少面露失望神sè,有的人更是直接离开,满坑满谷来应募的年轻人,前面那些一看就是出挑,自家没什么机会,那就不凑这个热闹了。

    “这一次,一共招募三百人”

    正在这时候,听到在货场那边有人大声吆喝说道。

    一直是喧闹不停的这一片地方突然安静下来,然后sao动泛起,每个人都大吃一惊,很多人都在问身边的人,刚才这数目是不是听错了。

    “合规矩的,徐安商行这边都要”那边又传来高声的吆喝。

    这喊声之后,sao动也停止了下来,大家脸上都有期待的神sè,各自安分的排队。

    里里外外看着上千人,但因为东一堆西一堆,大家站的散,细算也没那么多人,而且敢来这边报名应募的,都是有些自信的,总觉得自己别人强些,眼下这比例还不到三比一,自己凭什么选不上。

    赵进的家丁训练辛苦,看守酒坊有风险,护送货物还死伤惨重,这些大家都是知道,但仍然要来,就是觉得自家能于的更好,遇到这样的事情能避免,当然,大家也都看出,赵进的势头仍旧向上,崛起虽快,根基却扎的牢,只要能投靠进来,肯定能有好处。

    话说回来,大明天下这么多府县,也只是徐州会有这样的情况,民风尚武,喜好雄杰英豪之辈,如果放在别处,除了江湖上的那些混混泼皮和没有家业的光棍,谁也不会过来应募,年轻人会敬而远之,年纪大的会以为赵进是在招祸。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