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家丁们摔打归摔打,辛苦也更加辛苦,因为他们除了学习骑马之外,还要在城内和何家庄两处轮班值守,隔几天就要行进走上几十里路,的确不轻松。

    “大哥,人手不够用了。”几个伙伴都和赵进提过这件事。

    “那付楚川赶回去,还以为孔九英那边有什么举动,结果安静到现在,咱们不等了,招兵,,不,,招人!”赵进干脆利索的回答说道。

    将付楚川赶回去之后,赵进这边看似一切平静,一切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实际上却是外松内紧,严密防备。

    每天城内都有“商人”去何家庄,何家庄也有人来城内探亲访友,这些人都是刘勇手下的探子,他们也没有受过什么严密的训练,忠心的程度也差很多,就是拿钱办事,不过他们的任务也简单的很,就是去那边看看有没有事,如果有人围攻何家庄,赵进有把握两个时辰之内带人赶到。

    唯一凶险的时候就是晚上,如果那时有人围攻,守在何家庄的人只能固守待援,不过何家的庄园本就是砦堡的规制,在那边的人领着家丁住在其中,酒坊晚上不做酒,所有接触过酿酒工艺的工匠和帮工也都要住进去,到时候这些人也算帮手。

    可就在这种外松内紧的状态下,一直是平安无事,就连靠近泡河沿那边的江湖人物也说一切风平浪静,看不出孔九爷有什么动作。

    二月十六这天,徐州城的几十个叫手沿街敲锣喊话,这“叫手”也是一门营生,一般都是cao办红白事的人兼任,这些人就是在办事之前行走各处,将事情通告四方,喜事让大家沾沾喜气,丧事散散霉气,有时官府有大事也请这些人帮忙,这“叫手”往往是几个头目,每名头目手下有十几个相熟的乞丐,一旦有活计,招呼着上街吆喝去了。

    “赵进赵大老爷招募家丁,年纪二十岁以下,身子壮实没毛病,家世清白有人保,能吃苦,不怕死,,”

    叫手们做熟了,吆喝事情都习惯编的顺口一些,不过他们也是纳闷,别人家要招人都是说自家好处,这位赵大爷倒好,先说吃苦不怕死,这不是告诉旁人这活计有死伤很辛苦,这么折腾谁还敢来,可随后就回过味来了,给赵进做事,吃好穿暖银子给的足,这样死的都值,那十几个死在高家庄附近的家丁,家里原本是穷户,现在都成中等人家了,家里人没了儿子,可得了好处。

    这一天全城轰动,往ri里叫手们要敲着锣来回走几圈才行,这次走了一圈之后就不用他们继续喊了,该知道的人都知道了,还有些人急忙朝着城外赶,自家去不成,城外不还有亲戚朋友吗?

    二月初那场行刑之后,赵家有了些细微的变化,赵振堂的肩膀有些抬不起来,因为那一天挥刀的次数太多,而赵振堂毕竟年纪大了,体能和身体状态已经不是巅峰,这个也是正常。

    真正让赵进有些感慨的是,每次回家吃饭,桌子上总是摆着四五盘新作的菜,一个大荤,两个小荤菜,连干粮都是白面白米。

    赵家自然不缺钱,不过母亲何翠花也是过过苦ri子的,至今下人还只有赵三夫妇,饭菜上也是一个菜吃三顿,不吃完剩菜不做新的,突然间这么大手大脚让赵进很是奇怪,年已经过完了,怎么还吃的这么好。

    饭桌上好奇的闻起来,母亲何翠花也不耐烦,说老娘做什么你吃什么,废话太多,只不过赵进也注意到母亲何翠花的情绪并不高。

    二月十六这天晚上,饭桌上做了六个菜,还熬了鸡汤,母亲何翠花坐在那里明显哭过的样子,赵进大概猜到原因,却不知道怎么说,赵振堂回来之后看到何翠花的样子,眉头顿时皱起,烦躁的说道:“孩子这么大了,你cao这个心干什么。”

    “,,他晚上睡觉不安生,没人掖被角,着凉了怎么办,.”母亲何翠花眼圈立刻红了,憋了半天才哽咽说道。

    “他这个xing子和振兴一样,早晚要出去,你,,”赵振堂粗声说了两句,最后却长叹一声。

    赵进知道自己的猜测没错,父母为了自己要出城单独居住担心和伤心,他想要开口解释,突然在灯火下看到母亲何翠花鬓边的白,一时间什么都说不出口了。

    “小进,家里你放心,爹手里也有一口刀呢,你在城外一定要小心。”赵振堂开口叮嘱,说到最后,声音也有些沙哑。

    “,,爹、娘,你们放心,,”赵进不知道说什么是好,只是闷闷的回了这句。

    第二天早晨起来出门,赵进站在门前左右看了看,安排在家里这边的家丁守卫的很尽责,就算自己要出城去何家庄,城内这一摊也不可能丢下,门前这十名家丁的值守也不会撤走。

    家丁们过来行礼问好,赵进却看到路口那边有人影一闪,那边放哨的家丁没理会,赵进也就知道是什么人,忍不住摇头苦笑。

    王兆靖现在和大家在一起的时间越来越少,大家都知道他那边要“专心学业”,不过王兆靖却始终放不下这块,王家的下人现在也分两拨,一拨在赵家这边转悠,一拨在货场那边呆着,一旦有事就要急忙回报的。

    读书人心思多,王兆靖估计还在那里犹豫两难,不过一起经历过生死,兄弟就是兄弟,赵进倒没有多想什么,和陈升会合之后,直接去了货场。

    徐州市面冷清,正月里还好说,现如今又变成了老样子,赵进和陈升走在路上,路人真是不多,不过今天不一样,走出两条街去,路上同行的立刻开始变多了。

    开始时赵进和陈升很是戒备,还以为有什么古怪,到后来现不是古怪,而是大家目的地一致,都是货场那边。

    虽说赵进和陈升在徐州城内大名鼎鼎,可毕竟徐州城内过方户人家,听到名头未必见过真人,看着他们两个手持兵器身材健壮,还有人低声议论:“看看他们这架势,这次肯定能当上这家丁,,”

    原来是应募家丁的年轻人,赵进和陈升对视一笑,继续赶路,等他们到了货场的外围,顿时被吓了一跳,这场面当真是人山人海,不要说货场周围,连货场外围的两条街道上都满满的是人。

    这些人年纪都不大,衣着神态各异,第一次第二次招募家丁,来的人穿着最多也就是个整齐,补丁是少不了的,破破烂烂的也是有,不过这次却看到了穿崭新棉袍的,看着气sè身材明显不是百姓人家,这样的人,零零碎碎也有几十个,甚至还有人骑马带着不错的兵器。

    “,,那不是马家老二吗?”陈升对赵进说道。

    顺着看过去,不远处一个很壮实的年轻汉子正在那边摆手示意,满脸都是笑容。

    这人赵进认得,是一位马捕头的儿子,说起来和赵进还是平辈,但辈分是一回事,双方的身份地位差的太远。

    看到这位,赵进还看到了其他的熟面孔,有衙门里的小吏和捕快们的子弟,还有几个似乎是卫所里出来,又有城外那些土豪家的孩子。

    这些年轻人都是合乎条件的,此外还有些看着不太合群扎眼的,这些人东一个西一个的,也有两三个聚在一起的,他们身边多少空落些,大家都和他们保持着距离,这些不合群的,一般都是带着兵器和马匹。

    前面看到的那些,虽然也是骑马带刀,可还能看出来是习武的良家子,而且这些不合群的不光年纪大,那模样做派就不地道,赵进如今也算见多识广,他能看出来,这些人物倒是和那些遭遇过的盗匪亡命差不多,十有仈jiu也是这个出身了。

    “咱们这里居然这么?”赵进摇头说道。

    陈升也在摇头,闷声回答说道:“咱们徐州好武好英雄,能有这样的场面也不奇怪!”

    “,,我昨晚上就带着铺盖来了,没曾想还是来晚了,,”恰好有人在身边念叨说道,赵进更是失笑。

    在外围走的很拥挤,那些早来的根本不愿意让路,好歹看到赵进和陈升身材高壮,又带着兵器,这才不情愿的让开,走进货场附近的区域反倒走的容易些,因为已经有人认出了他们两位,大家充满敬畏的向着两边让开。

    昨天去何家庄值守的是吉香,雷财跟过去料理一些杂事,石满强正在酒坊那边坐镇,现在货场这里就是刘勇和董冰峰,家丁的数目也不多,各处值守能留在这边常备的也就是几十人。

    “好家伙,外面差不多来了近千号,,”

    “只怕还不止,,”

    议论两句闲话后,刘勇皱着眉头说道:“大哥,很有些江湖上的人物也过来了,最起码有五个能确定身上背着案子的,不过这些人身手好,见过阵仗。”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