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付楚川放下茶碗,微笑着说道:“咱们这次来只是来谈,别的不做,听说那赵进也是个小心的,你们做的太着痕迹反倒不好。   .  ”

    边上几个汉子都笑嘻嘻的点头,一个人又开口说道:“付爷,你说这传闻到底是真是假,十几岁的人能于什么,怎么就能做出这么大的局面来。”

    “他们年纪小,可他们背后的大人不小,那些人又在官府又有功名,很多事不方便做,那赵进不过是打个幌子罢了。”付楚川悠然说道。

    听到这个说法,边上几人都连连点头,付楚川笑着拿起茶碗,轻松说道:“他们怎么折腾咱们不管,可现在九爷盯着这边了,那就要给个说法,我倒要看看这”

    话还没说完,就听到外面有人惊叫,那声音正是在外面放哨的同伴,屋子里几个人都是身子一震,那付楚川直接把手中的茶碗丢掉,反手在边上抽出了一把三尺直刀,其他四人各自拿起兵器,朴刀就放在他们身后。

    “小刘,怎么了”屋中大喊询问。

    “有人”院子里的有人回答。

    只是回答说了一半被轰然大响打断,屋子里的人已经能听到急促的脚步声和喝骂、

    “付爷,咱们”话没说完,又被轰然大响打断,屋门被撞开,一扇门板吃不住力,被直接从门框上撞了下来,直接摔在地面上,吓得付楚川几个人向后一跳。

    还没等他们反应过来,几个人已经从门前冲了进来,屋中人已经顾不得那么多,看着有人进来,怒喝一声,举刀就是劈下

    只是他快,对方更快,那刀刚举起yu劈,长矛矛尖已经点在了他咽喉上,寒气渗入皮肤,一个个小疙瘩泛起,他举刀的动作太猛,身子控制不住,喉结还是被矛尖碰破,一滴血渗出来,让这人魂胆俱丧,再也不敢动弹。

    当先两个人,这边被长矛逼住,那边的朴刀却是劈下去了,硬碰硬的和对方撞上,可那朴刀却被对方直接从手上劈飞,虎口都被震裂,痛叫抖手。

    想不到冲进来的人如此强悍,另外两个一时呆住,此刻却看出那付楚川的不同,他身子一猫,手中直刀横在胸前,弓身就冲了出来,人冲出,手中直刀急刺,室内毕竟狭窄,先冲进来的两人已经势尽,正有个短暂的停顿。

    可付楚川刚挥臂刺出,对面两人之间同样疾风响动,寒光一闪,付楚川惨叫一声,手中直刀落在地上,再看时,他左手捂在右腕上,手指缝却渗出血来

    “丢了刀”冲进来的人当然是赵进,另一侧则是陈晃,而王兆靖则是出剑刺中付楚川的手腕。

    听到赵进的话,剩下两位拿刀的人有些迟疑,随即接着灯火看到院子里两个同伴被人用长矛逼住,各sè武器在灯光下闪烁寒光,对方不仅占了先机,而且人数远远胜过。

    在这个场面下,谁都知道怎么抉择,那两人乖乖的丢下了手中朴刀,赵进手中长矛依旧抵着对方咽喉,口中说道:“搜身,然后绑起来”

    命令下达,刘勇招呼着几名家丁凑上前去,把付楚川几个人从头到脚搜了个于净,腰间靴子里的短刀都掏了出来。

    “尊驾何人?”付楚川忍痛咬牙说道。

    “有本事摸上我家门,不知道我是什么人?”赵进冷笑着说道。

    付楚川一愣,随即瞪大了眼睛,他虽然隐隐约约猜到,却没想到面前这年轻人真的就是赵进。

    说话间,屋子里的五个人都已经被五花大绑,外面那两个人也都被捆起带了进来,像付楚川这种讲究规矩的,却被捆个粽子一般的丢在地上,气的两眼冒火,赵进也不去理会,只是领着伙伴和手下搜检。

    独院不大,搜检没花太多时间,赵进很快又回到屋子里来,搜检一通,就能知道这几个人来徐州的大概目的,应该就是来谈的,因为没太多金银,所带的武器也都是路上防身用的家什。

    “想要找我说什么?”赵进大马金刀的坐在上问道。

    付楚川怨毒的盯着赵进,半天才咬牙说道:“两国交兵不斩来使,赵公子你还讲不讲规矩。”

    这话出口,陈晃和王兆靖一于人都偏头看向赵进,自家兄弟这么多年,尽管没开口,赵进也明白他们心中所想,兄弟们恐怕真觉得理亏了。

    赵进笑了笑,伸手拿起靠在桌边的长矛,单手扬起,直接砸下

    呼啸一声,付楚川惨叫了声,左边肩膀已经塌了,刚才耳朵灵些的都似乎听到骨头碎裂的动静。

    那边付楚川面孔疼的扭曲不必说,他的几个随从都是满脸骇然,长矛九尺,配上一尺多的铁套矛尖份量不轻,更不要说这长度,单手握持很难控制,可赵进就这么拿起砸下,没有波及旁人。

    “一个庄子上的土豪,也好意思叫国,你光明正大的来找我,我光明正大的来找你,你拿我家做那些鬼祟文章,现在倒是理直气壮了?”赵进冷声反问

    一想这边把帖子送到赵进家中的事情,伙伴们也是明白过来,那付楚川则是说不出话来。

    “有什么话快说,不然另一个肩膀也别想要了。”赵进又是抬起长矛。

    硬气归硬气,可看到赵进手里长矛扬起,付楚川下意识的向后缩了缩,却因为绑住动弹不得,只得闷声说道:“我家九爷带话给赵公子,他和何员外是亲家,赵公子出手害了何家庄上下那么多xing命,一定要给一个交代。”

    说完这句,付楚川盯着对面看过去,他想从这些年轻人脸上看到惊惶和恐惧,虽说没什么意义,但也算找回些场子。

    可那边坐着的一于人都是神情淡漠,最多也就是看了眼坐在那边的赵进,再没什么别的变化。

    “就这句话吗?”赵进的回答很简单。

    付楚川愕然,豫东、鲁西、淮北一带,凡是和江湖草莽沾边的人物,谁不知道孔九英,谁不要卖面子,威名赫赫已经快二十年了,赵进再怎么勇猛,也不过是个新起的角sè,怎么就能如此镇定。

    看着屋中寒光闪闪的兵器,肩膀和手腕上的剧痛,再看到赵进几人的淡然,付楚川突然觉得浑身冷,想到自己还是太托大了。

    赵进在这半年内声名鹊起,徐州又是水6交汇的交通枢纽,周围各处相关的人马都有了解,特别是正月间这几件大事做出来,更是震动四方,孔九英这等豪强,而且又有仇怨相关,当然了解的更加详细。

    可知道这些事之后,第一反应是不信,那有七八个年轻人杀光上百亡命大盗,然后连夜奔袭灭掉何家庄的道理,第二反应是轻视,这年头都讲究个老成,不到二十的岁数能于什么,还不是家里人出头。

    对这些少年的家里人,孔九英还真不在乎,徐州地面上他也就是忌惮一个云山寺,捕快之流根本不放在他眼里。

    就在这样的心思下,付楚川来到徐州,肆无忌惮的通过从前的关系打听到赵家的住处,让人送去了拜帖,按照他的想法,如果赵进他们明白这门道,先震慑一下,接下来就好谈了,如果不知道,连这个都不知道的雏儿,那就更是任人揉搓。

    只是付楚川所想的两个情况都没出现,现在他倒是弄明白了,这年轻人也是个老虎,年纪虽小却和自家九爷没什么区别,想到这里,付楚川打了个冷战,灯火下一看,坐在那里的赵进还真有些孔九英的意思。

    他这里心思电转,赵进还没逼问,付楚川自己的气焰已经消去了不少,急忙继续说道:“赵公子“

    这句“赵公子”出口,付楚川却停住不说,脸上露出为难的神sè。

    赵进手中长矛抖了下,矛尖在砖地上划出刺耳的响声,这声音让付楚川的眼角抽搐了下,为难迟疑的神sè更重。

    “有话快说,不然想说就没机会了”赵进冷声逼问道。

    付楚川身子震动两下,犹犹豫豫的开口说道:“那个还望赵公子不要见怪,在下来传的是我家九爷的话,九爷说,冤家宜解不宜结,何家庄是何家产业,何员外一走,理应由我们九爷代管还有着赵公子酒坊里出的好酒,九爷每年要三千坛……”

    怪不得吞吞吐吐不敢说,这付楚川越说声音越小,到最后没了言语,赵进和伙伴们都是大怒,赵进手腕一提,矛尖立刻指向付楚川。

    什么胆气镇定,现在都抛到了一边,付楚川脸sè大变,挣扎着想要躲,却被两个家丁上来死死按住,动弹不得。

    “还有什么别的话吗?”赵进手中长矛不动,冷声问道。

    “没没什么了”付楚川脸上冷汗滚滚而下,声音都已经变得沙哑。

    屋子里安静下来,赵进单手平端着长矛,矛尖指着付楚川的咽喉,就在那里纹丝不动,这份臂力和腕力让人惊叹,可付楚川哪里还顾得上感叹这些,脸sè越来越白,浑身颤抖的越来越厉害。

    站在赵进身边的陈晃和王兆靖彼此交换眼神,都有向前相劝的意思,现在真要杀人并不合适。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