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何翠花当然也不认识帖子,她说的那些话是通过家丁和送帖子的人知道的,可看到自家儿子仔细阅读帖子,而且好像能看懂,这就让何翠花奇怪了,她可是记得赵进就念了两年私塾,而且学的很不好,这就是父母的心态,换做旁人,根本注意不到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   .

    可这个问题还真就不太好回答,赵进于笑一声,解释说道:“孩儿和兆靖那边学的。”

    “你说你早有这份心思,科举考功名多好,现在整天让人提心吊胆的。”何翠花倒是没有追根问底,只是感慨着说道。

    “娘,我出去看看,晚饭给我留着。”赵进不想继续这个话题,连忙转身出门。

    两人走到院子里,露头出来的猴子慌忙缩回窝里,这猢狲现在很害怕赵进,连亲近都不敢靠前,陈晃对这猴子也是司空见惯了,他倒是奇怪的看了赵进一眼,因为陈晃知道,赵进从没和王兆靖学过什么,但陈旱也没去问。

    出了院子,直接把那伙计模样的喊过来,这伙计就是通汇客栈的伙计,说是这付楚川带了六个随从过来,在客栈包下了一个独院,然后一个随从拿着帖子请客栈里的伙计去送,代客去下帖子本就是客栈伙计的工作,不过客栈柜上也不知道赵家的住处,那随从却知道,大概说明了位置之后,伙计就拿着帖子来了。

    客栈上下当然知道赵进是何等人物,也觉得这么做不太对劲,战战兢兢的想要推辞,那随从直接给了三两银子的小账,而且还大方的说明,如果赵家询问,一切都不用隐瞒,有什么说什么。

    听到这个,赵进和陈晃对视一眼,这就是在示威,那伙计浑身抖的好似筛糠一般,他来这边送帖子也有些好奇,想见见赵进这等英豪的场面,没曾想来了之后就被刀枪逼住,感觉在鬼门关上转了一圈。

    “大晃,你先回去告诉家里一声,咱们在水井那边的路口会合。”赵进招呼了声,陈晃点点头自去。

    “去货场那边,把石满强、吉香和刘勇都叫过来,让鲁大带十个人也过来,兵刃也都带齐,就在水井那边会合。”赵进开口吩咐说道,门前值守的家丁点点头,拔腿就跑。

    这些家丁没什么人经历过真正的战斗,但听话勤奋,也是好用的很,赵进在那里沉思了一会,又是开口说道:“这个伙计再扣半个时辰放了,把这银锞子给他压惊,你们五个一队,把周围三条街搜一次,看到鬼鬼祟祟的,直接抓了过来”

    赵进下令说道,家丁们立刻分出一半,沿着街道开始巡视,这个事情他们可不是做了一次,熟练的很。

    安排完这些,赵进索xing站在外面盯着,现在家里这边就剩下四个家丁,人手不太够,天sè已经偏黑,相邻街道的大户人家已经点起了灯笼,赵进活动了下身体,这两天走的路不少,但却不怎么累,不停的锻炼打熬果然有效果。

    正在这时候,却看到不远处的路口有人影闪动,今天这种情况,由不得赵进不jing醒,但随即放松下来,天sè虽暗,还能看清楚东西,那人影是王家的一个家仆,经常照面的。

    家丁们很快搜寻完了三条街,没看到什么可疑的人物,赵进叮嘱他们仔细些,然后向约定的地方走去。

    他安排这次搜寻,也是担心对方会布置什么人手,当然,如果真是强手,这样的搜索根本什么都找不到,这么做,无非是表现出一个震慑。

    赵进在水井边上没站多久,就有人脚步匆匆的赶过来了,不过来的却不是陈晃,而是王兆靖,王兆靖穿着深sè的对襟及膝短袍,黑sè皮靴,狭锋长剑带鞘拿在手中,看到这打扮,赵进就知道不是偶遇。

    “赵兄,小弟也去帮忙。”王兆靖简短说道。

    “小事而已,不用你过去。”

    “小弟读书一天,也要出来活动活动。”

    说得简短,王兆靖却在看赵进的神sè,看到赵进一切如常,这才放下心来

    王兆靖声称要在家钻研学业,为乡试准备,他也真的在用功读书,不时的还去父亲王友山那边请教,但读书之余,赵进他们的动向却留心的很,专门吩咐了下人去打听。

    货场和酒坊那边的留守,对外会口风紧锁,对王兆靖的询问当然会知无不言,所以没什么不知道的,尽管提前打过招呼,可自己不能跟大家一起行动,王兆靖心里总是有点不舒服。

    刚才自家仆役看到赵家那边有动静,然后猜测可能有什么事,王兆靖本以为赵进会喊他一起过去,却没想到根本没人过去招呼。

    这让王兆靖有些受不了了,索xing换上衣服带着剑出门,直接去赵家门口询问,虽然没看到赵进,却能让他更方便的打听。

    王兆靖这边的小心思家丁们当然不知道,对他们来说,王兆靖还是主家老爷之一,而且还是排名靠前的之一,自然有问必答,问清楚之后王兆靖没什么犹豫,拎着剑找赵进来了。

    其实这才两天而已,王兆靖却感觉彼此有些疏远,所以有话没话的询问城外生的事情,赵进有什么说什么,听到酒席比武的时候,王兆靖神情有些遗憾,这样的场面他极为喜欢,而且以他的身手,搞不好也有下场的机会,错过了的确遗憾。

    聊到茅村集,赵进说城外这块的消息也要找人盯住,不能别人做出好大的局面,咱们在城内还什么都不知道,这时候,陈晃也过来了,他看到王兆靖之后愣了下,随即神sè淡然的点点头,王兆靖笑着打招呼,脸sè却有些不自然,只不过借着夜sè黑暗掩饰住了。

    没多久人就已经聚齐,赵进简短的把事情经过一讲,然后于脆利索的说道:“大伙跟我去通汇客栈,让他知道这里是徐州”

    众人轰然答应,孔九英的名头大家从前不知道,但打完何家庄之后都多多少少的了解,要说不忌惮是不可能的,但在这徐州城中大家谁也不怕。

    通汇客栈是徐州城内仅存的几家大客栈,而且比起临近府县的客栈来,规格相当不错,百业凋敝之地之所以有这样的地方,是因为官府的迎来送往都在这里,虽说按规矩要在驿站那边,可驿站实在太寒酸了,有衙门的帮扶,其他商家也是捧场,生意当然做得下去。

    这样的地方是不做穷苦人生意的,所以这客栈就坐落在城东,距离官府衙门隔着三条街,距离赵进的住处也不远。

    没用多久,赵进他们就来到通汇客栈这边,客栈这样的地方和三教九流打交道,掌柜伙计的眼界都很驳杂,赵进这样的人物肯定是知道的,在赵进刚刚崛起的时候,这家店的掌柜还过去攀过交情。

    今时不同往ri,看到赵进出现在门口,掌柜慌不迭的从柜台里绕了出来,因为动作惶急,差点被板凳绊倒,他那里顾得上这么多,点头哈腰的赔笑说道:“进爷来小店,小的没出去迎接,真是失礼,快给进爷上好茶”

    “让你家伙计送帖子的那人住在什么地方,带我过去。”赵进淡然说道。

    一听这个,掌柜额头立时冒出冷汗,看着赵进过来,他就猜到和这个有关系,听到确认真是心胆俱裂,再开口的时候声音已经抖了“进爷,小店只是代为递送,这也是伺候客官的规矩。”

    “我知道,所以不和你为难,带我过去”赵进又强调一次,声音不变,那掌柜却大颤了下,看着赵进这边拿刀佩剑,杀气腾腾的样子,他有心想让对方别在客栈内大打出手,可根本不敢说话。

    正犹豫的时候,赵进眼神扫过,客栈掌柜身子一缩,连忙说道:“小的这就给进爷带路”

    如果初次见付楚川,一般人都会以为他是读书人,很少能想到他是田庄的管事,付楚川总是习惯穿长衫,须修饰的很整洁。

    在河沿庄园这边大家都知道,在其他管事面前嘻嘻哈哈可以,在付楚川面前一定要讲礼数规矩,比如说你地位不如他,就一定要站着说话。

    通汇客栈的独院都是接待达官贵人,布置的就好像大户人家的宅院,jing致于净不说,还有丫鬟仆役伺候,只是付楚川来到,只用自己的随从,这些客栈的人都被打走了。

    独院的书房里,付楚川坐在那里抿着茶水,四名汉子站在两边,他们可不敢有丝毫的怠慢,这位付管事看着像读书人,但火并的时候用斧子砍翻了六个,半夜摸进他房里偷袭的庄丁被生生用花瓶砸死,经过那次事情,大家才知道孔九爷为什么用他管事了。

    “付爷,那边就应该是赵家了,不过看得很严,有人在门前墙边站岗,还有人来回巡视,不太容易找空子。”一个汉子禀报说道。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