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这次出城立威,齐家村那边碰到了齐独眼说和,本来要杀人见血就变成了酒席上比武,来这边兴师问罪,却没想到是自家人,既然是小兰的亲随,赵进直接就归在自家名下了,那就没什么呆着的意思了,赵进直接带上郑家夫妇回城。

    来时憋足了劲,可攥紧的拳头却打在棉花上,大家都觉得不舒服,一路上闷闷的没人说话,倒是吉香说了句:“这也对,以大哥你的威势,城内城外没什么人敢炸刺,齐二奎不知道天高地厚,郑家这边是出不来。”

    赵进笑了笑,却只穿着胸甲,其他甲胄都卸下放在马车上,边走边问道:“你们跟了木家这么久,那边也没给你们个安排?”

    这话是问郑全的,郑全把裹在身上的袍子紧了紧,沙哑着声音说道:“木老爷原本在总坛那边就不得势,王家的人躲在后面,现在是徐家最大,原本能在徐州打开局面,木家算是抬头了,可”

    说到这里又是忍不住哭起来,尽管这木家、王家和徐家到底是什么人赵进不清楚,但这番话的意思他还听得懂,无非是闻香教内的派系斗争而已。

    从齐家村绕到茅村集不近,可从茅村集这边进城却不远,又走了一会,城池已经在眼前了。

    “你们对闻香教熟吗?”赵进突然开口问道。

    郑全两口子对视一眼,郑全开口回答说道:”小的信教快有二十年,木老爷又尽心尽力的传授,徐州地面上一州四县,小的都熟。”

    赵进点点头,边走边说道:“既然如此,徐州这边闻香教的事情,你就先管起来吧”

    听到这话,郑全夫妇顿时愣住,他们觉得赵进没什么立场说这个,赵进在那里自顾自的说道:“这些事我懒得多管,不过你们也不要瞒我什么。”

    这就是要掌控徐州闻香教的意思了,郑全夫妇更是不敢接口,那边刘勇看出来他们的顾虑,笑着解释说道:“我家大哥说话,你们教里的人不敢不听。

    郑全夫妇张大了嘴,这话所代表的意义可就大了,他们这一年来等于被软禁圈着,基本不知道外面的消息,不过他们也知道赵进不是那种说空话假话的人,郑全眼神闪烁,表情有些犹疑,倒是他婆娘低声说道:“咱们诚心这么多年,又得到什么好了吗?”

    这一年多的折磨可是实实在在的,儿女还握在别人手里,听到这个,郑全咬咬牙说道:“小人全听进少爷吩咐。”

    赵进微笑着点点头,这次出城也不是没有收获。

    进城门的时候,守门的士卒也不盘查,只是客套了两句,这边回答的也是中规中矩,“护送货物回来了”,顺便给门前那个小旗塞了一吊铜钱。

    这件事虽小,赵进却提前叮嘱过大家,一定要回答是“护送货物”,毕竟二百号家丁都是驻扎在城内,这样的力量全副武装进出一定要有个面子上过得去的理由,不然很容易给别人把柄。

    回到城内,先去货场解散了队伍,给奔波两ri的家丁们放假半天,然后赵进领着人去了监牢,赵进在知州衙门里的关系太多了,做事也方便的很。

    尽管郑家的一对儿女已经算作重犯,可打个招呼后直接放了出来,那牢头也明白的很,没说什么无罪,而是上报暴毙,这么一来,这件事的手尾完全于净了,不用担心别人来追查。

    儿子十三岁,女儿十一岁,因为这几年ri子不错,看着像是个富贵人家的孩子,在何家也没吃什么苦,只是在后院柴房那边做活,倒是在牢里受了些罪

    能从那暗无天ri的地方出来,自然是惊喜交集,可这两个孩子在赵进面前连话都说不囫囵,说是孩子,其实比赵进也就小个三四岁的样子,但他们可是见到那ri赵进在牢房里的威风,言谈之间,几个人直接被挂在梁上吊死了。

    从牢房回到货场的路上,当哥哥的一直是护着妹妹,生怕赵进他们要于什么,这倒是让赵进对这小兄妹印象不错。

    等见到父母后,郑家这对小儿女才明白过来,自然全家相拥大哭,郑全夫妇身子很虚弱,而且郑全的脚趾头最起码要坏掉三个,这边已经请了郎中过来看病抓药,看来要好好一段时间了。

    “给进少爷磕头,谢过老爷大恩”全家团聚,郑全也是千恩万谢,郑家那对兄妹还是害怕的很,不过听话的给赵进磕头,赵进这才知道哥哥名叫郑彬,妹妹叫郑淑,这名字可不是市井中人能起的,好奇一问,原来是木先生给改的名字。

    把这些事安顿下来,赵进和陈晃一起回家,虽说家里人放心,可这两天不进家门也是不行,总要回去打个招呼。

    陈晃在外人面前沉默寡言,不过在赵进这边还会说几句,两人走出货场范围的时候他就说道:“这么下去也不是办法,家丁们整天在练,却没什么动手的机会,这次出城还是训练,没见过真章,就怕真遇到事后出大麻烦。“

    “以前觉得练出这些人不容易,要小心着用,现在看太谨慎了,不过这点人不够,少一个就是个麻烦,我还要招人”赵进开口回答,他心里早有定案

    陈旱点点头,等走到住处附近的时候,陈晃瞥了眼路口,又是开口说道:“读书人心思多,王兆靖突然不愿意来了,可不是什么学业紧。”

    大家相处这么久,稍有变化就很显眼,赵进当然明白陈晃的意思,他笑着说道:“兆靖也没说假话,今年的确要乡试,这个对他可是一辈子的事。”

    “心思变了,我听我爷爷讲,杀人多了,见血多了,心xing都要变,有人挺下去,有人就怕了,王兆靖在那样的好人家长大,肯定舍不得自己。”这些话应该是在陈晃这边憋了好久。

    其实赵进的看法和陈旱一样,但都是自家兄弟,这个圆场还是要打,赵进于笑着说道:“生死血战的时候他也没落在后面,这就足够了。”

    听到这话,陈晃也沉默下来,两人又向前走了一段,陈晃才突然开口说道:“大雷也是这个毛病。”

    两人都是无话,这时太阳已经落山,距离赵进家已经不远了,没走几步,却听到前面脚步声响,一个人急匆匆的跑了过来,赵进和陈晃下意识的拉开距离,彼此做好了出手的准备。

    跑步那人到了跟前却急忙刹住了脚步,赵进也认得这个人,却是自己的家丁,应该是在家里值守的,看他着急奔跑,难不成是家里有事?

    “老爷,有人给家里送了张帖子,太夫人那边让小的找老爷回来。”称呼赵进是老爷,赵振堂自然就是太爷,何翠花就是太夫人,只是这叫法不伦不类,赵进每次听到都是别扭的很。

    可眼下不是关注这个的时候,赵进知道母亲何翠花的xing子,有什么事能自己扛就不会和别人说,居然来喊人,这就不太对劲了。

    赵进心下着急,直接和陈晃一起跑步回去,到了门前,却现没什么事,只是一个伙计打扮的人被两个家丁看着,满脸害怕的缩在墙角,赵进瞥他一眼,推门进了院子,陈晃跟着一起走进。

    “送拜帖到咱家了,说请你去云山楼,是从通汇客栈送过来的,娘觉得不对劲,就让人喊你回来”何翠花倒是没什么事,直接递给赵进一张拜帖。

    的确不太对劲,先不说没人给自家送过拜帖,真有这样的事情,也要送到货场或者酒坊那边,直接送到家里来,这就奇怪了。

    赵进接过拜帖,直接略过那些无用的内容,看到了重点“泡水庄管事后进付楚川求见”,看了帖子后,赵进琢磨了下才反应过来,这泡水庄说得就是泡河沿,对外要文雅好听些,泡河就成了泡水。

    “孔老虎派人下的帖子。”赵进抖了抖拜帖说道,泡河沿那边的大豪就是孔九英,何伟远和他是亲家。

    赵进杀人灭庄,消息传到那边,然后反馈回来,算算ri子也差不多了,但那孔九英是大豪,赵进如今也威风的很,而且两地隔着两个县,伸手很不方便,上门拜见先谈谈总是好的。

    但这张拜帖的意义不仅仅如此,人来了徐州地面,帖子不送到货场和酒坊这样的公事地方,却直接送到家里来,这动作本身就是带着些威胁,我连你家在什么地方都知道,所以大家都有些分寸。

    赵进在徐州城内大名鼎鼎,可赵家住在什么地方却不是人人都知道的,这孔九英的代表能把帖子送到这边来,也是彰显下自家的威风。

    “在徐州这边,还是在城里,居然就敢这么张狂。”赵进冷笑着说道,边上陈晃也是冷笑。

    还没等赵进动作,何翠花却皱着眉头问道:“小进,你认识这拜帖上的字,什么时候学的?”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