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这里是云山寺的地方,通报下来意,别起了误会。 ”一个为的汉子大大咧咧的说道。

    赵进也是一愣,心想闻香教的传头居然能在云山寺的地盘上传教,这还真有点“万法归宗”的意思。

    “云山寺的地盘?我赵进答应了吗?”赵进冷笑着报出自己的名号。

    那汉子先是大怒,刚要说话,却猛地反应过来,脸上硬是挤出了笑容,弯腰低头的说道:“原来原来是进爷,小僧还是第一次见您,不知道有何贵于

    听到这话,赵进总算明白这十几个人为什么包头了,因为这些都是光头和尚,为的那人谄媚陪笑,其余十几个人也知道是赵进来了,各个点头哈腰的赔小心。

    “这些货还不如齐家村的盐贩子,那边好歹有些骨气。”边上的吉香低声说道。

    为那汉子把刀递给身后的人,搓着手上前说道:“进爷有什么吩咐尽管开口,小的一定照做。”

    这未免太没骨气了,赵进心中鄙夷,直接开口说道:“这些码垛是做什么的,云山寺买这个地方做什么?”

    “进爷您不知道?”那汉子瞪大了眼睛惊讶反问,随即反应过来,于笑着说道:“这里存着的都是高粱,都是去进爷那边换酒的。”

    听到这个答案,赵进忍不住咳嗽了两声,这回答让他有些尴尬,没想到这边居然和自己的生意有关系,自己却不知道,边上的刘勇也是搓搓脸念叨说道:“城外咱们两眼一抹黑,不过这边用的时间也不会太久,不然早就知道了。

    云山寺和飘香酒坊用高粱换酒,比例很是悬殊,需要大量的高粱,这些粮食总不好直接从产地运进城中,索xing在茅村集这个交通方便的地方做了个堆场,先寄存高粱然后向城内送。

    放在这茅村集的僧兵之类也知道赵进在城内的作为,可李顺那样的人物距离他们太远,他们身板太小,根本放不在赵进眼里,他们也知道这个差距,索xing恭恭敬敬的对待。

    “郑全两口子在这村子里?”赵进懒得多说,开门见山问。

    “郑全?”诚惶诚恐的那汉子一愣,对赵进赔小心的笑笑,回头吆喝说道:“知道谁是郑全吗?”

    那十几个人也面面相觑,一个人试探着回答说道:“是不是烧香的那两口子。”

    这汉子一拍脑门,于笑着说道:“小的脑袋笨,忘记了村子里还有这样的人,进爷问郑全于什么?”

    赵进也觉得不太对劲,闻香教要是在这茅村集传教,云山寺肯定不会允许,因为有传头传教烧香,信徒们就有了组织,云山寺掌控这边就不方便,可看眼前这个意思,似乎根本没放在眼里。

    “喊他夫妇过来。”既然如此,赵进也懒得进村了,索xing在外面就地休整,而且那一个个堆成小山的码垛,很容易藏人埋伏,也不适合展开队伍,还是外面空旷些安全。

    领头那汉子忙不迭的答应,转头就吆喝说道:“快去把郑全两口子带过来

    有人傻傻的回答说道:“师兄,他们还在于活”

    “废话什么,快去”这汉子顿时瞪眼吼道,那人也觉得自己说错话了,连忙朝村子跑过去。

    听到这个,赵进和伙伴们交换了下眼神,都觉得事情不对劲,恐怕不是事先想的那样,传头于活不奇怪,可云山寺这帮僧人的意思,明显是在说雇工长工的意思。

    家丁们围绕着五辆大车,有人值守,有人休息,这种整齐的气派倒是把这十几个云山寺的和尚震了下,心想赵进这位小爷果然名不虚传。

    没等多久,去喊人的那个回来了,身后还跟着两个人,想来就是闻香教的传头郑全夫妇。

    穿着打扮就能看出很多东西来,这郑全夫妇在寒风中瑟瑟抖,身上的衣服可以用破烂来形容,这摸样就和徐州城内的穷户没什么区别,距离上街要饭也不远了。

    等到跟前看清楚长相,赵进和身边的伙伴们都是愣住了,这郑全夫妇他们认识。

    而这郑全夫妇畏畏缩缩的来到跟前,还没等说话就准备跪下,一看到是赵进他们也是愣住了。

    “进少爷”那郑全的老婆先喊了声,然后直接跪在地上大哭起来,身边的那郑全也是跪在地上,眼泪不住的流淌。

    本来看着这两口子愣,云山寺的和尚还要训丨斥几句,看到这样的场面也不敢开口了。

    “你们怎么到这里来了?”赵进皱着眉头问道,这夫妇两个他的确认得,而且还很熟悉,因为这两人就是去货场和宅院接送小兰的那对夫妇,不是这样的关系,也不会称呼他为“进少爷”。

    主家混得好,亲随奴仆自然也不会差,这郑全夫妇那几年也是越来越富贵的模样,很有些豪门管家的意思,不过木先生暴毙后,郑全夫妇就不见了踪影,木淑兰在赵家的时候也没提过这件事,等木淑兰被接走,赵进就更不会关注了。

    尽管那几年见面次数不少,每次都恭敬问候,但赵进还真就不知道他们的姓名,所以知道郑家夫妇没来,也不知道是他们。

    郑家两口子跪在那里只是哭,那几年养成的富态模样全然消失不见,两个人都瘦了很多,黑了很多,脸上还有伤疤,皴裂不少,身上穿着的棉袄也破烂不堪,根本没什么御寒的用处,郑全的鞋子居然还露着脚趾头,冻得紫黑,估计是冻坏了。

    徐州城内的乞丐也就是这幅摸样了,一年没见,也不知道他们受了多少苦

    “你们没跟着小兰一起走吗?”赵进开口问道,郑全的婆娘听到这个,擦着眼泪说道:“老爷一死,小的两口子就被人圈起来了……”

    闻香教徐州会主暴毙,作为身边亲信的郑全夫妇立刻被关起来,说是嫌疑重大,木先生的二哥领人过来清算,问清楚情况之后就把郑全夫妇放了出来,然后就是杀人追查,也没顾得上这两口子,走了之后,郑全夫妇就更没人管了,他们不知道新任会主是谁,不过他们一次好安排也没得到,都是去那种豪强控制的地方当传头。

    土豪也要掌握住自己手里的人,自然容不下闻香教传教,这夫妇两个吃了不少苦头,等被弄到这茅村集,更是遭罪,云山寺的和尚眼里可没什么传头,非但不能传教,反而直接抓起来于活,就和苦工一样,郑全夫妇几次想要逃跑,都是被抓了回来,也只能认命了。

    “小的儿女都被新任会主带走,小的不敢不听”郑全哭诉说道。

    赵进摇摇头,开口问身边那和尚说道:“你们就敢这么对闻香教的传头下手?”

    云山寺财雄势大,可闻香教也不是弱小,云山寺就算忌惮也不敢这么明目张胆的折磨害人。

    站在赵进身边那和尚脸sè都有些白,他也没想到这郑家两口子居然认得赵进,看着关系还不错的样子,听到这么问,连忙苦着脸回答说道:“小的也来这边没多久,不太知道这事,要不小的去请这边的管事师叔来。”

    这边去请,赵进摇摇头,让人从大车上拿下两套衣服,给郑家夫妇先披上,随便问了几句才知道,这郑全夫妇不知道会主是何伟远,更不知道赵进这段时间做下的事情,他们只是没白没黑的于活。

    “冰峰你先回城,去大牢里打个招呼,把郑家的孩子单独放一间牢房,好好对待,说回去就放出来。”赵进连忙和董冰峰说道。

    他刚才过了一遍记忆,在何家庄没有杀年纪小的孩童,那么郑家的孩子应该被关在大牢里,不过那边也不太安全,还是尽快打个招呼的好,免得出事,那边董冰峰连忙骑马离开。

    这时茅村集的管事僧人也来了,四十多岁的胖子,满面油光,看着和户房那些文书小吏一个样子,他也是知道轻重的,对赵进极为恭敬客气。

    一听这管事僧人说缘由,也就印证了赵进心里的一些猜测,这管事僧人也说不清这郑家两口子的事情,因为他来的时间也不久,对这两个人看紧点,时不时的收拾一下,这是前任的交待,他也提出过疑虑,不过那边说,闻香教自己都不会管的,这边也就照做了。

    管事僧人满脸歉意,还拿出五十两银子来作为赔礼,谁都能看出他的肉疼表情,可不这么做,他更怕赵进追究。

    这应该就是何伟远打压前任的手段,因为这郑家夫妇跟了木先生太久,知道事情太多,而且和木淑兰这边也有关系,必须要隔离起来。

    “……何伟远居然是会主,他这人根本不怎么信,就是披着这层幌子招摇,给自己聚敛好处,老爷几次想让何伟远出钱周济教众,他都找理由推辞,我们夫妇去催了几次”郑家夫妇情绪平稳下来之后,也大概猜到这个来龙去脉,有这层恩怨在,那何伟远果然要用各种手段折磨。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