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那可是在高家庄那边杀了上百个”齐二奎咬牙低声说道,宋教头脸sè不太好看,不过还是坚持着说道:“没准是这个胖大的杀的多,这枪矛是大路兵器,那里比得上我这二十年的棍上功夫。 ”

    “你若赢了,我奖你三百两,还从城内请个上等的粉头。”齐二奎低声许了赏格。

    这宋教头眼睛一亮,重重点头,拎着齐眉棍也来到场中,看着对面赵进年轻的脸庞,心里不由得多了几分把握,宋教头缓缓拉开弓步,单手持棍,齐眉棍一端垂地,另一端却握在手中,样子看起来煞是潇洒。

    边上不知道谁起头,有人大声叫了个好,更有人点评说道:“这棍上有多少本事,看这起手的旗鼓架势就能看出来,这宋师傅可了不得”

    赵进平端长棍,身体微微弯下,做出了前冲的姿势,他学的枪术可没什么套路,就是怎么在战场上活下来,怎么杀人

    双方做好准备,起手的姿势安静一瞬,这就算是开始了,赵进爆喝一声,大踏步的向前冲出

    前冲前刺,说是简单,实际上却需要千锤百炼,几步、十几步、几十步,偏离一步都会让力量变小,但赵进这些年专注的苦练,却能让这刺杀挥最大的效用。

    赵进冲出三步,那宋教头脸sè就变了,对方这一下太过直接,根本没什么试探,他摆下旗鼓架势,的确有试探有后招,但眼下只能躲

    转眼间赵进已经到了跟前,那宋教头纵身向着边上一闪,依旧单手持棍,抡起劈下

    能一往无前的冲锋,但也不是刹不住的冲锋,在战场总要应付千变万化,不过赵进牢记叔父赵振兴的教导,同样的动作,刺最快,一刺落空,脚步却没有丝毫变化,直冲了过去,却闪开了那劈下的齐眉棍。

    宋教头跳跃闪避,手上动作也不可能太过灵动,落地站稳,手中长棍朝着赵进眉心点去,常规对手会后仰,然后他还有变招,但是赵进没当他是点,只当他是刺,弯腰低头避过这一击,却借着弯腰低头蓄力,身体如弓,手中长棍直刺

    尽管这时赵进双臂摆动幅度不大,可双方距离已经拉近,这一刺,那宋教头躲不过,被长棍重重的刺中胸口,登时剧痛无比,身上的力气都散了,赵进这一下的力气不小,居然把人直接戳飞,那宋教头仰天摔倒地上,手里拿着的齐眉棍也滚到一边,五官因为疼痛扭曲在一起。

    现场又是安静,陈晃那边连个叫好的都没,都在慢条斯理的吃肉吃饭,在他们看来,赵进这胜利理所应当。

    齐二奎和几个头面人物满脸苦,两场比武都很快结束,他们多少都是练过武,大概都能看得明白,自己这两个强手比起赵进那边是全方位的不如,力量、度甚至还有临敌的反应,都差太多,当事人或许还觉得能抵挡支撑,甚至还错以为有胜算,可旁观者却看出来差太多了。

    原以为赵进几个人强,却没想到强到了这样的地步,还想找回面子,现在看什么都不用想了。

    “好”突然有人喊了一嗓子,却是一直没出声的齐独眼喊的,齐独眼边喊边看着齐二奎他们一帮人,剩下的那只眼中露出恶狠狠的眼神,总算借着火光大家都能看见,齐二奎他们顿时明白过来,连忙挤出笑容,跟着哄然叫好,一个传一个,不明白的都是跟着大喊,气氛顿时热烈起来。

    等这喝彩声停歇,赵进却举起了手中的酒碗,朗声问道:“服了吗?”

    那边下意识的跟着举起酒碗,本以为赵进要说几句场面话,却没想到这么直截了当。

    齐二奎他们彼此看看,脸上表情各异,到最后却都是苦笑着说道:“服了

    下午被赵进的家丁队伍硬生生吓得溃散,晚上倡议比武,自己这边最强的两个下场,被人轻易打败,在这样的强势面前,老老实实的伏低做小才是真的

    认清了局面,放平了念想,接下来的酒宴中,齐二奎这些人态度都是恭敬无比,最后大家尽欢而散,赵进还知道一件趣事,敢情齐二奎排行老大,但却避讳叫大奎,因为水浒里武大郎的遭遇太过窝囊,不愿意扯上关系,徐州和淮安靠近山东地面的府县,差不多都有这个规矩。

    散席前,赵进特意去齐独眼那边打了个招呼,说有事尽可以去城内找他,这位独眼老伯第一次见的时候沉默寡言,这次却现这独眼老伯很懂得把握进退分寸,可以说给这个齐二奎免了不少麻烦,这样的人还是值得打打交道。

    夜里休息,赵进把手下的家丁分为十人一组,轮流值守,每组都由他和伙伴们中的一人带领,在外人看来,他们的几辆大车东一辆西一辆的停着,很是杂乱,实际上半夜如果有人想要突进过来,这大车就是障碍。

    在临睡前,赵进还特意安排家丁们做了演练,如果半夜有事,大家应该从那条路出来,在什么地方集合,又要防备什么,都是仔细交待了。

    这些事看着絮烦啰嗦,但真遇到生死万一的大事,就能够及时反击,救人xing命。

    不过这一晚上都很平安,天蒙蒙亮的时候,齐二奎还安排人过来询问,说要不要开始准备早饭。

    早饭就是昨夜的猪羊骨头熬汤,有新烙好的杂面饼子,腌菜捞了几盘,庄户人家这也算是丰盛早餐,齐二奎这边询问的时候,赵进的队伍已经开始集合,为出做准备了。

    “进爷,庄子里的兄弟们等着运盐出去,您看可以走了吗?”吃早饭的时候,齐二奎恭敬的问道。

    赵进点点头,齐二奎连忙出门吆喝,还在正月里,大家伙取了盐货也都急着回去,听到放行都是出,一时间齐家村喧闹无比,最后几波走的时候正看到赵进他们出,忍不住念叨说道:“好好的非要留大伙一晚上,服都服了,耍这个威风有什么意思?”

    “小声点下午打不过,晚上打不过,他说啥咱们就听啥。”

    “快走快走,走快点还能回去吃顿酒,现在这位小爷最大,耍威风也是应该的。”

    这些议论自然不会让赵进听到,赵进也注意不到这种事,他只是开口说道:“去茅村集”

    那不来参拜的闻香教传头郑家夫妇就在茅村集,但家丁们都是在这个时候才知道要去那边,而且他们不知道什么郑家夫妇,只是听从指挥。

    相对于齐二奎这边,郑家传头这个赵进做的很小心,他知道闻香教信徒众多,耳目密布,现在又被自己威慑高压,更是敏感异常,虽说表面上表示臣服,可自己这边稍有风吹草动,消息肯定会传扬开去,这郑家夫妇很有可能提前知道消息跑掉。

    所以这次出行要对付郑家夫妇的计划,赵进只和伙伴们说了,他甚至都没有安排刘勇去那边盯梢,一切保密,就不会有什么人提前设伏,就不会有什么消息泄露。

    他们离开的时候,齐二奎少不得送出几里地,又说自己凑齐银子就进城,至于刘勇布置在这边的探子,赵进没问,刘勇也没提,江湖混混过来进些盐货赚钱贴补,这再正常不过,谁也不会起疑心。

    茅村集在徐州城的东北方向,距离城池十里,那边是盐碱地没什么庄稼,之所以百姓聚集成了村落,是因为那边有个集市,没开迦河之前,黄河和运河的交汇处就在徐州,顺着黄河东来的河南船家,会带来些土产贩卖,给自己捞笔外快,进城不方便,这茅村集就是最合适的地方,运河上的漕工也是这么做,这两条河上的船工船家还会就地采购些徐州的货物回去。

    多少年这么下来,茅村集虽说没什么大宗货物,可也是很兴旺,不过开了迦河,徐州远离运河,这茅村集也跟着衰败下来,黄河上的生意还是继续做,但也仅仅就是维持,按照最近知道的消息,这茅村集似乎被云山寺买下来了。

    绕着过去,将近三十里,即便是赵进他们这样的轻装行进,也要走两个多时辰,赶到那边的时候已经快要吃午饭了。

    闻香教的传头和齐二奎那种窝主不同,赶上分盐的ri子,齐二奎能动员几百号人壮声势,闻香教的信众都是些穷苦百姓,根本没什么战斗力,不需要担心什么,距离村子五里左右的地方短暂休整之后,赵进领着人靠近过去。

    这边和齐家村又是不同,而且和沿路的村庄都很不同,别处不过是房舍院落,外面是农田荒地,而这茅村集外围则是个大堆场,一处处空地上全是码垛,远看好像是一个个小型堡垒,“堡垒”之间人头攒动,大车穿行其间,不知道在忙碌什么。

    赵进他们这全副武装的靠过来,由不得别人不注意,居然也不怯场,十几个汉子拿着枪棒过来,他们穿着的是普通的棉袄短袍,唯一不太一样的是各个都用布包着头。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