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刚才尽管剑拔弩张,也有人被shè中一箭,但毕竟没有大打出手,还没算彻底撕破脸,自家欠着这齐独眼人情,而且这齐独眼提到了捕房和卫所,这都是长辈的交情,面子总是要给的。

    赵进在那里沉吟了下,开口问道:“齐伯,这齐二奎是你什么人?”

    “一个堂侄,二奎这小子虽说混账,可还知道照顾自家人,平时还记着给我几袋子盐养家,刚才老汉我呆在院子里,还不知道外面出了啥事,听到这个才急忙跑出来……”齐独眼继续解释说道。

    点出这层关系来,赵进就更不能动手了,当ri赵振堂敢让他躲在齐独眼这边,想来彼此的关系已经足够亲厚,既然齐二奎有齐伯这个亲戚,那还真不好开杀戒。

    赵进转头看了看陈晃,陈旱已经把头盔上的面甲掀开,笑着说道:“一个小窝主而已,死活有什么要紧,既然挂的上关系,饶了就是。”

    陈晃平时都是沉默寡言,一开口说话却都能点到要害,今ri带着大队人马兴师问罪,总不能没个结果,不然大家的心气都泄了,陈晃说这句话的意思,就是支持赵进的决定。

    “他的净利,每月要交上来四成,让刚才出来的那些人都丢了家什出来,让齐二奎过来磕头吧”赵进作了安排。

    常例比刚来时多要了一成,这当面磕头更是杀威风的意思,不过那齐独眼却连连点头,躬身感谢说道:“我这就和二奎说,这是进少爷的恩典,他不会不知好歹。”

    多出钱,没脸面,可比起砍脑袋没命,血洗齐家村来说,这的的确确是恩典了,齐独眼千恩万谢的连忙回村。

    赵进转头笑着对董冰峰说道:“冰峰,再去村周围转一圈,肯定有耍小聪明想跑的,谁要跑就shè穿谁的腿”

    董冰峰答应了声,策马又是离开,没多久,就能听到远处传来的惨叫。

    赵进他们在村外没有等太久,就看到先前气势汹汹的那些盐贩子垂头丧气的走出来,当然都是空着手,齐二奎这次不是被簇拥在前面了,而是低头走在人群中。

    看着他们出来,家丁们的长矛次第放平,看着矛尖上闪烁的寒光,大家都是心里暗骂,说自家刚才缺心眼了,居然和这样的队伍放对,真是嫌自己活得长了。

    双方始终隔着一段距离,那些人停下之后,只剩下齐二奎继续向前走,齐二奎满脸通红,他也算徐州地面上的一号人物,今天却被逼到这样的地步,实在是耻辱之极,齐二奎心里也明白的很,这头磕下去之后,脸面就全没了。

    齐二奎下意识的回头看了眼人群,他本以为会看到轻蔑和耻笑,却没想到身后那些盐贩子们满脸都是同情和理解。

    大家还真就没觉得齐二奎如何屈辱,你看看对面,那帮人手里长矛不说,身上甲胄那个严实,只剩眼睛露在外面,再看看骑马shè箭那两个,一箭一个准啊,再想想这赵进那些不可思议的传闻,给这样的人磕头服软那有什么丢人的,这是理所当然的。

    “进爷,小的不知道天高地厚,请您多多包涵。”齐二奎先说句服软的话,然后当众跪下,碰碰几个头磕了下去。

    真走近五步之内,和赵进近距离的对视,只觉得对方的目光能把自己穿透,更有一种慑人的压力在,这齐二奎把持一方私盐,也算见过世面的人,类似的压力他从前也感觉过,那都是杀人不眨眼的凶神煞星才会有的。

    感受到这些,再想想刚才,齐二奎立刻明白,赵进那些杀人血战的消息虽然玄乎,恐怕都是真的,想通了这一点,这跪下磕头也是心甘情愿了。

    “我就是来杀鸡儆猴的,你运气好,平时还知道孝顺齐伯,不然的话,其他人不好说,今天肯定血洗你全家。”赵进开口说道,他丝毫不因对方服软而留什么情面。

    此时的齐二奎没有一丝愤怒的情绪,只是惶恐不安,心里还有些庆幸,多亏自己平时对齐独眼这个堂叔还好。

    “每月该交的常例不要亏欠,我不想再来,你这里有什么摆不平的麻烦事,也过去找我”赵进又是说道,他这次出城也是圈定自己的势力范围,拿了权利,也会负担义务。

    跪在地上的齐二奎慌不迭的答应下来,站起之后还没说话,赵进却开口说道:“所有今天来齐家村的人都不准离开,今晚我也住在这边,明早一起出,一起离开。”

    留一个晚上,这当然没什么要紧,齐二奎连忙躬身说道:“既然进爷赏光,那就让小的来安排,好好款待进爷这边。”

    “你们先去准备,等下村里碰头,齐二奎,让你的人守住村子各处,不要放一个人出去。”赵进简单吩咐几句,齐二奎慌不迭的点头答应,也轮不到他说什么。

    其他那些盐贩子也没什么话讲,别人连命都饶了,留一个晚上算什么,各自散了回村。

    齐二奎这边的人一散,赵进伙伴们立刻看了过来,对他们来说,徐州城内是最安全的地方,出城行动可以,住在城外的风险未免太大。

    “咱们出城的消息很多都知道,如果从这齐家村离开,渡口集那边就会得到风声,那对夫妇传头没准就跑了,留一晚,就地休整,明ri出。”赵进开口解释说道。

    众人点头,赵进又补充一句说道:“练出这么一支队伍,早晚都要拉出来,总憋在城内也不好。”

    留下就留下,大家很快在村里选了个地方,由齐二奎出面交涉,腾出了几间还算齐整的宅院,赵进倒是听二叔赵振兴说过,军队住宿要在自己的营房,不要留宿民家,不然有什么突的情况会很麻烦,但现在也做不到这么全面。

    虽说已经震慑了齐二奎这边,但该小心的还是要小心,赵进安排家丁们轮班值守,他们也不是放心睡大觉,他们几人也是排定班次,轮流值夜。

    除此之外,董冰峰还骑马回城报了平安,这也是做个万一的防备,即便出事,城内的人也知道去那里找。

    该做的防备都做了,但齐家村的气氛却没那么紧张,尽管剑拔弩张的对峙过,可双方却没有接战,三个中箭的倒霉鬼也不是什么大伤,拔了箭也不会残废,没有彻底翻脸,没有闹出重伤和人命,那就还有交好的余地,看到赵进这样的实力,这样的做派,从齐二奎到下面这些私盐贩子,都想要用力巴结。

    贩运私盐最要紧的就是各处行个方便,得罪了赵进这样的大豪那就寸步难行,可如果能让赵进这样的人物庇护,那就处处顺畅。

    齐二奎杀了一口猪,两头羊,把自家的宅院空出来,然后开始大cao大办,好在是正月里,各家的存货不少,东凑西凑,也能做凑出很丰盛的酒席。

    等董冰峰从城内回来,天sè已经黑了,烤羊炖肉的香气已经在齐家村开始弥漫,下午时候还要说血洗开打,到了晚上居然就有些节ri的气氛。

    天彻底黑下来,齐二奎在自家院子里点上火把,又在院子中间燃起一堆篝火,有专人添加柴禾,因为火焰烘烤,即便是院子露天,大家也不觉得太冷。

    赵进伙伴们几个,齐二奎和私盐贩子里的头面人物,少不得还要把齐独眼请到上席来,这酒宴也就热热闹闹开场,齐二奎不光要讨好赵进,还要答谢盐贩子们助拳,头面人物能够上席,寻常青壮也能有肉汤喝,杂粮烙饼管够,村子上下都欢腾的很。

    “进爷,小的今ri有眼不识泰山,冒傻气多有得罪了,小的先于三碗,算是赔罪”上席之后,齐二奎连喝三碗。

    虽说酒碗不大,但这一碗也有一两酒,而且还是汉井名酒,说明这齐二奎家底丰厚,手腕也不差,居然能喝这么紧俏的好酒,不过这样的烈酒三碗下肚,齐二奎也有些禁不住,满脸通红坐下,赵进端起酒碗抿了抿示意,他当然有不喝的资格。

    开头这三碗过后,气氛就变得随意很多,齐二奎和一于人轮流上来敬酒,这也是江湖上的规矩,一是表达敬意,二是拉近关系。

    不管多少人来敬,赵进和伙伴们仅仅是碰碰嘴唇,也就是酒量最好的陈晃抿一口,但齐二奎他们却要于掉杯中酒,这也没有办法,酒席上的规矩就是如此。

    没过多久,赵进他们保持清醒,齐二奎这一于人都有些喝多了,说话做派就不如开始那么小心翼翼了。

    “进爷你们这是战阵沙场上的手段,那是无敌的,可咱们江湖人那有几次大队厮杀的机会,都是单个放对,这时候就要讲个枪棒功夫了。”一个汉子咧着大嘴说道,这人赵进也有印象,双方对峙的时候,这位的位置很靠前,周围也有不少人簇拥,应该是个头面人物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