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给武将当亲随家丁,无非是能拿足饷吃饱饭,这一年也就是二三十两银子,而且赵进所说的人吃马嚼其实不用这栾师父花钱,全都是董家包了,这笔银子说白了雇佣这位栾师父的花费,那么说只是为了大家方便。

    “骑术马战可是武人的命根子,学会这个,不管攻守进退都完全不一样了,栾师父把一身的本事传给我们,这些银钱算不得什么,ri后还有重谢”赵进笑嘻嘻的说道。

    学习骑术对赵进他们很迫切,好不容易请来一名教官,当然希望对方用心认真的传授,但也没有那么多时间去笼络交好,索xing花重金砸下去,有董冰峰这层关系在,银子再额给足了,肯定有效果,赵进在别处花钱很节俭,在这上面则很大方。

    听赵进说的客气,下面白花花的银子又一直晃眼,栾师父沉吟了下,瞥了眼边上的董冰峰,董冰峰平时沉默寡言,但家学渊源,也是个伶俐人,当即笑着说道:“栾叔你收下就是,赵大哥一直想找教骑术的教官,您正合适。”

    话说到这样的地步,那栾师父低头看了看箱子里的银锭,沉吟一下,拍拍自己胸口,抬头说道:“赵小哥和小峰信得过我,我栾松就好好教,只要下力气不怕吃苦,咱学出来不会比鞑子差。”

    现在的鞑虏都是指北面的蒙古各部,他们一向以骑术著称,栾松敢做这样的保证,话也算说得满了。

    “栾师父,今天您第一次来,本来城内摆宴接风,不过今天出城有事,栾师父先回家歇息,咱们明ri再见如何?”赵进很客气的询问道。

    看着家丁们在那里热火朝天的分兵器,披甲准备,谁都能猜到出城到底做什么事,栾松大概扫了一眼就笑着说道:“来都来了,就跟着你们出去看看,你们也不用管我,我就跟在后面。”

    赵进一愣,随即笑着说道:“那可就麻烦栾师父了。”

    这栾松来的时候穿着棉袍便装,但坐骑上的家什却很齐全,马鞍上挂着腰刀和弓箭,他能去帮忙,可是个不错的助力。

    尽管才刚刚见面没说几句,可赵进的客气热情以及那几百两银子,却能让这位栾师父诚心诚意帮忙了。

    有个懂行的跟着,而且真心实意的帮忙,事情就完全不同了,先这栾师父看不懂的地方很多。

    “赵小哥,你们去城外十几里不到的地方,弄这几辆大车于什么?”

    赵进预备了五辆用两头牲口拖拽的大车,车上叠放着木板和于粮之类的东西,听到询问,笑着回答说道:“盾牌什么的都放在大车上,万一半路上遇到什么事,就直接把用这个大车做屏障,于粮和杂物也都用大车装着,给家丁们省省力气。”

    “你们想的真周到。”那栾师父点点头说道,这个想法实际上来源于那次死伤惨重的遇伏,赵进他们仓促间就是靠着大车挡住了敌人的shè箭,而且横在道路上的大车还阻碍了下对方的行动。

    总结经验教训丨之后,赵进决定带上大车,车上放着给养和盾牌,如果真有万一就把这个大车作为临时工事使用。

    其实还有个理由赵进没有讲,徐州城内城外大队人马活动,而且还不是官府和官军,多少是遭忌讳的,如果弄几辆大车,万一有人问起就说是护送大车上的货物,是个面子上过得去的理由。

    “怎么穿着棉甲?”栾师父又问了一个问题。

    相比于其他甲胄,这棉甲穿着最为麻烦,要先套一层锁子甲,然后外面再套棉甲,棉甲又是用铜扣连接,一个个的系上很花功夫,那边一个人穿,两三个人帮忙。

    这个问题问的赵进有些莫名,只是回答说道:“冲锋陷阵的时候防箭防刀枪”

    听到这个回答,栾师父一愣,随即苦笑着说道:“这玩意几十斤重,穿着走十几里路,到那边人就累垮了,还冲什么啊,这棉甲都是临到战前再换上的,你知道把给养放在车上省力气,这棉甲更应该放在车上。”

    看着那边已经换上棉甲的家丁,行动都有些迟缓,赵进这才知道自己教条了,有点尴尬的说道:“大家先把棉甲脱了。”

    “现在那里还有真穿棉甲的,都是套着身锁子甲。”栾师父跟在身后评点说道。

    赵进的吩咐让披甲的家丁们如逢大赦,连忙脱下,脱可比穿快不少,赵进上前搭手帮忙,拿住之后倒是一愣,脱口说道:“怎么比我身上的甲还要重。

    他身上穿着的板甲不过三十斤左右的份量,可这棉甲怕是要五十斤开外,加上里面套着的锁子甲,六十斤七十斤也是有的。

    “赵小哥你穿着什么甲?”那栾师父好奇的问了句,却上前动手翻看脱下来的棉甲。

    赵进这边把外面罩着的袍子解开,不过那栾师父的注意力却在棉甲上,翻动几下,摇头感慨说道:“居然打造的这么认真,成sè也这么新,看着不像是官家匠坊出的。”

    然后这栾松才看向赵进,看到赵进身上的甲胄后,眼睛眯了下,很是失礼的伸手过来,试试胸前甲板的厚度,各处的连接结构,然后才惊叹说道:“你这甲好,这是单独请人打造的吧”

    赵进点点头,栾师父栾松这才转回正题,笑着说道:“别耽误了你的事情,咱们路上讲。”

    家丁们准备完毕,赵进和伙伴们也都是披甲完备,那栾松看到赵进他们都是不行,自己也牵马跟随,百余号人护送着五辆大车从货场那边鱼贯而出。

    这护送货物出门的说法是防着被人询问,大家面子上过得去,至于这一队人的真正目的,只要不是傻子,看到他们队列严整,全副武装,杀气腾腾的模样,谁都知道这是要出城作战的,但大家也只敢小声议论几句。

    走在中间的赵进等人也不理会边上,只是边走边聊,赵进从小长在城内,卫所和军队上的事情只是听父亲和叔父讲述,董冰峰虽说长在卫所,可对军队的了解不比赵进多太多,这栾松则是官军的亲卫出身,对立面的门道明白的很

    虽说初次见面,可赵进礼数周全,做事实在,这栾松倒是真心实意的要传授讲述。

    “棉甲是要用锤子砸棉花,把棉花砸的密实跟毛毡一样,然后这样的棉花十层叠起,中间垫上铁叶,再用不停捶打,让棉花没有丝毫的蓬松,外面用厚布包起,然后用铜泡钉加固,按照武经规矩,穿上之前还要在里面内衬一层锁子甲,这才是真正的棉甲,虽说几十斤份量,可穿着上阵,刀砍枪刺箭shè都能防住”栾松侃侃而谈。

    “不过这东西费工夫费材料,官坊里打造的都是偷工减料,做出来的棉甲根本就是棉袄,穿着倒是轻便,但莫说是防刀枪,被钉子枝杈挂住就是一道口子,里面的棉花都是烂的,还不如个棉袄,他娘的,不知道过手的人黑下多少来”说着说着,栾松不知道想起什么往事,脱口骂了出来。

    栾松栾师父情绪激动,可赵进和伙伴们却听得津津有味,陈晃忍不住开口问道:“栾师父,我看我们这些棉甲都是很实在的东西,应该没有偷工减料,这官坊也还是有良心的。“

    “这肯定不是官家出的,这一套东西打造起来花功夫,军中也懒得穿,穿着沉重闷热,大家都是套着锁子甲就足够了,而且现在天下太平,最多也就是剿匪平乱,穿着棉甲那都是攻城拔寨野战的大场面用,哪里用得着。”栾松摇头说道。

    “是剿了闻香教的庄子缴获的”董冰峰边上补充说道。

    栾松愣了下,过了一会才摇头说道:“这帮人还真是心思大。”

    接下来栾松却有意不谈这个话题了,却开始评点赵进他们穿着的铁甲,笑着说道:“你们穿着这东西实在,虽说钢铁比皮革棉花什么的都重,可什么锁子甲、皮甲、棉甲的,一层层叠放起来,周折弯绕,份量一点不轻,倒是你们这铁甲就是一层,可该防护的都能防护住。”

    说到这里,边上的石满强却插话说道:“既然这么容易打造,咱们大明怎么不多打造点铁甲,不说别处,咱们徐州每年出铁可不少。”

    “打造起来太花费功夫,而铁太实在了,而且这铁怎么也比棉花和皮子贵啊”栾松笑着说道。

    话没说明,不过大家都能听得明白,用铁的话费心费力,上下其手的机会也少,又是官家的勾当,谁也不愿意去多事。

    这些典故趣闻,按说是排解枯燥行路的好材料,可大家听到这些事之后都感觉不太舒服,一时间气氛沉闷了下来。

    赵进他们这支队伍,在城内就扎眼的很,出城之后走在官道上更是惹得路人侧目。眼下虽说还在正月,可上元已过,忙碌生计和走亲访友的人都是不少,看到这百余人的队伍大摇大摆的走在路上,而且都是全副武装,都是心惊肉跳,不知道这伙人要去于什么,更有人认得赵进一行人,这更是胆寒,纷纷猜测到底是谁要倒霉。

    猜测归猜测,大家都是加快脚步,都要离这支队伍远一点,徐州地面上,或许偏远地方还没传到,临近的谁不知道死了上百个江湖亡命,几家被灭门了

    看到这个场面,栾松栾师父肃声说道:“虽说那齐家村距离不远,但咱们走的不紧不慢,那边肯定会得到消息,赵小哥,咱们应该加快赶路。”

    虽说这话有些越界,但也是一番好意,赵进笑着说道:“咱们出城也没说去那里,齐家村也不知道咱们的目的,再说了,齐二奎知道更好,他要是敢跑,以后他也没脸在这片混了。”

    栾松听到之后,愣了下才点点头,看到他这个反应,边上的吉香和刘勇彼此对视一眼,都明白对方的意思,赵进大哥敬重这栾松,这栾松还真就把大家当孩子来看,自家大哥怎么可能连这点小事就考虑不清楚。

    徐州私盐,云山寺和几个徐州地面的巡检勾结,是最大一头,各处卖官盐的地方都卖他们的私盐,而这齐二奎则是拿着小头,说是小头,总量也是很大,周围四里八乡,甚至临近府县的村镇,都是用齐二奎这边的私盐,他居中分的地方就是齐家村。

    在来之前,赵进已经有所了解,这齐二奎背靠着海州盐政的某个人物,在淮安府和徐州两地的盐路上声音不小,连云山寺这边的私盐有不少都是过齐二奎的手,要不然在徐州地面上,云山寺怎么能容得下别家分食。

    这样的人物想要把生意天长地久的做下去,就必然要有个稳固的据点,这据点要交通方便,距离城市不要太远,而且要安全,这样大家进货出货方便,银钱周转容易,而且不必担心被人盯上。

    就算齐二奎知道了消息,他也只有两个选择,开打,赵进来到这边就是为了打,逃跑,一逃跑,他经营多年的私盐分销就要垮掉大半,那些小的盐枭盐贩子下次就不敢在他这里买盐,如果赵进占了这齐家村自己去卖盐,只要价钱合适,那些盐贩子在谁手里买都是买,齐二奎经营多年的局面就直接被夺去了

    所以不管齐二奎做出什么反应,赵进只要按照自己既定的计划去做就可以

    那边吉香和刘勇的小动作却被董冰峰看在眼里,他脸上露出一丝苦笑,自家这位师父骑术是不错,只是太热心了,当然如果不是这个热心,这次也请不过来。

    距离城池十几里,说远不远,说近不近,赵进队伍的负重都是用马车装着,大家轻装前进,太阳偏西的时候到达了齐家村。

    自出城到现在,一路上行人不少,却没什么异样,可距离那齐家村还有二里的时候,却碰到了在路边摆摊的摊贩

    大正月里,在官道边上卖烧饼,只有脑子坏了的人才会做这个生意,这摊贩看到赵进他们大队人马过去,整个人都呆在那里了,因为在这个位置和距离上,谁都能看得明白,赵进他们的目的地就是齐家村。

    那摊贩生意也不做了,扭头朝着路边的田地跑,兜了个大圈子才向齐家村那边狂奔而去,一马平川,官道上也没什么遮挡,谁都能看到那个摊贩撒腿狂奔。

    “齐二奎还这么小心?”赵进念叨了句,那摊贩肯定是对方布置的哨探,但这份小心未免也太过了,区区一个齐家村,又在城池附近,难不成还要担心什么敌人攻打。

    不过反正已经这么近了,赵进懒得去追,一步步过去就是,边上的刘勇却一愣,脸sè变了变,低声骂道:“这群糊涂蛋”

    念叨完连忙凑到赵进这边说道:“大哥,我糊涂,那帮小子也马虎,今天应该是分盐的ri子,那庄子上外来的青壮不会少于三百”

    那次杀完云山寺的和尚,赵进来这齐家村避风头,就赶上分盐,村里青壮汉子云集,因为几十斤几百斤的盐货,总要有把子力气才能弄走,更不要说这私盐十斤以上就要杀头,虽说大家都在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总要防备个万一,所以盐贩子们都带着兵器。

    “现在正月快要过完,腊月前后备下的盐货也吃用的差不多了,估计又到了出货的时候,这分盐的ri子,从头天开始,村子里人丁只能进不能出,而且要在各处设下望风的岗哨”刘勇在市井江湖中打滚,年纪不大,见识却丰富的很。

    这些规矩不用解释赵进也能听明白,那齐二奎做了这么多年私盐勾当,想必方方面面都已经打点周到,之所以这么小心,估计是多年流传下来的规矩,而且也有个防备万一的意思。

    也就是说,那些派到齐家村打听消息的人,不是出不来就是进不去,消息根本传递不了,所以赵进他们双眼一抹黑的就来了。

    “大哥,这次是小弟的错,要不咱们先回去”刘勇尴尬的说道,看着赵进沉吟,刘勇忍不住低声又说道:“和私盐沾边的就没什么良善和气的,对方人多势众的,不能小看。”

    贩运私盐触犯国法,做这勾当是把脑袋别在腰带上,勉强也够得上亡命,这样的人习惯了动刀枪拼命,不比那些强盗土匪的差,真算起来,搞不好还要jing强。

    家丁们想不到这些,他们仍然正常前进,半路上按照规矩休整两次,都没什么疲惫的。

    可赵进的伙伴们却凑到了一起,原本估计这齐二奎几十号人马,可以轻易推平,现在情况大变,自然要做调整。

    倒是那跟在一边的栾松没出声,这也是有了先前的经验,免得开口出丑,而且这栾松也想看看赵进怎么处置这样的场面,董冰峰一身本领都是学自他们这些别家的亲卫家将,他们都把董冰峰当成自己的子侄晚辈。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