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稍微有些脑子的人都能看出来,这就是所谓的jing锐,已经出了江湖上的层次,有些军队兵马的森然杀气了,凭这样的人马,徐州任何势力都挡不住,更有人想深了一层,似乎徐州参将手下那些儿郎,比这个也差太多。

    来的人差不多都有这样的认识,能这么想,走在其中,就会感觉到莫大的压力,森然杀气缭绕身边。

    大家身上穿着皮袍棉袄,可走在这长矛长廊里,也是遍体生寒,偏生还不住的出冷汗,有的人还没进灵堂,就已经双腿软,脚步踉跄,能硬撑到里面的,那都算是有胆气的好汉,可就算这些好汉,腿也在打颤。

    正因为如此,到了灵案之前,很多人都是直接跪下磕头,想不腿软也不可能。

    跪下前,他们都看到了站在灵案一旁的赵进等人,赵进他们身上穿着素服,面无表情的站在那里,孙大雷的父亲只是坐在那里哭。

    这头磕下去,也不知道是给那孙大雷的拜祭,还是对赵进等人的臣服。

    江湖人物,很多话也不用说的太明白,门外见识了实力,里面磕头下去,今后怎么做,大家也都是心知肚明,很多人自以为不差,来之前还想,这次来是给赵进一个面子,将来如何,还要谈一谈,见识过之后,什么心都死了,只等着赵进话,大家照做就是,

    鱼贯而来,鱼贯而出,看着平时这些不可一世的人物磕头拜祭,起身后还要恭敬的朝自己这边示意,赵进心里却没什么喜意,因为这些牛鬼蛇神在他眼中,实在不值一提,他只是在想,如果孙大雷看到,肯定会得意非常,肯定会想又能捞到什么好处,只是现在人已经不在了。

    一切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这又是孙大雷的祭奠,又是赵进这边的仪式,灵堂内人不多,灵堂外却有不少人在忙碌,除了手持长矛站岗值守的家丁,陈二狗和杀猪李的不少人手也在忙碌,他们的任务就是记下来人的名字,当然,目的不是为了看谁来过,而是要知道谁没来这里。

    “老爷,云山寺的如惠和尚来了,还领着十八个和尚。”家丁李五匆忙从外面跑进来,在赵进耳边低声说道。

    赵进眉头一皱,云山寺的人敢这么大张旗鼓的进城,还敢来到这边,胆子真是不小,李五在那边继续说道:“都是些四五十岁的老和尚,那如惠和尚说,要送孙大爷一棚经,度孙大爷往生极乐。”

    人死后要请和尚道士做法事念经,但孙大雷的白事上,大家都没有考虑这个,原因就是赵进他们这个团体和云山寺之间势不两立,另外一点,徐州地面上,甚至连凤阳府和淮安府靠近徐州的地面上,除了云山寺外,根本没有其他出家人活动。

    孙甲夫妇伤心yu绝,也顾不上这么多细节,所以也就这么含含糊糊的办下去了。

    听到这件事,赵进想了想,走到孙甲身边低声询问几句,孙甲言语里虽然表现出让赵进做主的意思,可脸上的表情却隐瞒不了。

    “让如惠领着人进来,让鲁大盯着他们。”赵进做了决定。

    没多久,如惠和尚带队,十八名僧人跟在后面,每个人手里都身穿袈裟,手持法器,架势做了十足,缓步走进来。

    这些和尚走进灵堂之后,如惠和尚带头,先齐声颂念佛号,然后又对孙甲致意,这才按照规矩开始诵经度。

    不得不说,宗教仪式的确有抚慰人心的作用,诵经声一起,屋子里的气氛又是不同,本来已经平静下去的孙甲夫妇又哭了起来,不仅是孙甲夫妇,赵进等人也觉得控制不住,眼泪流淌不停,但和从前不同的是,现在的哭声和悲伤是解脱和宣泄。

    孙家在徐州的亲戚朋友来过,赵进通知过的各类人物来过,到了下午太阳落山的时候,基本没有客人了,只剩下孙家的一些亲戚在这里陪着,如惠和尚一行人倒是认真,一直是诵经不停。

    “你们几个兄弟已经帮着把仇报了,也尽到了自己的心意,今天这事这么风光,大雷也会高兴的,忙自己的去吧,我们老俩口明天带着大雷回家。”孙甲沙哑着嗓音说道,停灵拜祭有种种规矩,可孙甲夫妇却不想在这徐州多呆一天了。

    赵进和伙伴们也无话,临走前都是给孙大雷上了一炷香,默默的念叨了几句话,外面的各路手下也开始整理准备回去,正在这时候,外面唱礼的却喊道:“李青李大人到”

    孙甲夫妇愣了愣,连忙站起身去迎接,李青这个名字赵进也知道,正是那刑房书办,书办是小吏,正式场合是没资格被人叫“大人”的,但刑房书办的权势在徐州城内却可以排进前二十,这还是把赵进等人算上的情况下,是实实在在的大人物。

    李书办来孙家,这可是好大的面子,孙家两口子就算以后要在邳州隅头镇那边扎根,可也不能怠慢。

    两口子刚到屋门口,那李书办穿着一身青袍已经走了进来,客气的打了招呼,走到灵前接过线香,叹口气说道:“英年早逝。”然后拜了一拜,把香插在了香炉中。

    做完这些,李书办对孙甲夫妇慰问两句,然后转向赵进,不过在这之前,赵进却注意到李书办和如惠和尚彼此点头。

    大家也都明白过来,这李书办是来找赵进的,拜祭只是顺便,不过这也是给了面子,大家也就心照不宣了。

    出了灵堂,李书办叹了口气说道:“我见过孙大雷几次,是个好小伙子,真是可惜了。”

    客气过后,李书办直接说了正题:“小进,那如惠想和你见一面,托我和你招呼一声,想问问你的意思?”

    两人是长辈和晚辈的关系,但李书办不敢托大,称呼归称呼,却是平等客气相待。

    “李叔,云山寺那边还有什么见的必要,事事后面少不了他们,见了几次,设局几次,大家等着见真章吧”赵进回答的于脆利索。

    李书办一愣,下意识心想你年纪不大,这口气不小,云山寺那样的势力也是你能见真章的,可随即就想清楚了,眼前这个赵进还真就能做到。

    “小进,你毕竟还年轻,很多事情不知道,如惠是如惠,李顺是李顺,他们不是一回事,不是一路人。”李书办缓声说道。

    赵进摇摇头,语气没什么变化的说道:“小侄也知道云山寺分为几派,可谈了这么多次,他们下手不停,这谈还有什么用,不管他分为几派,到时候小侄一口气吃下来就是了。”

    这话杀气森森,李书办听得心里一跳,沉默了会,脸上却有了笑容,以赵进的阅历,当然能看出李书办的笑容里还有几分感慨在,李书办再开口的时候,已经带着点语重心长,他缓声说道:“小进你打算这么大,更应该和这如惠谈谈,你就算不信如惠,也要信你李叔,小时候可是我带着如惠一起玩的”

    说到这里,李书办的声音有些低沉,似乎想起了当年往事,赵进却从李书办的话里听出了别的意思,他沉吟一下,抱拳说道:“那就请李叔费心了,小侄在酒坊那边见如惠。”

    这已经是给了面子,李书办笑着点点头,走前犹豫了下,看似随意的说了句:“如惠这些年心里也苦啊”

    和往常不太一样的是,离开孙家之后,王兆靖就告辞回家,说是要在读书功课上抓紧,大家也没什么话,赵进把董冰峰也打了回去,董家被官道伏击吓得心惊肉跳,现在董冰峰只要不在家,全家就担心异常。

    其他人不必说,陈家的态度也很有趣,就好像什么都没生一样,至于吉香、石满强和刘勇三个,更是死心塌地。

    酒坊守备森严,待客的那间屋子依旧温暖如,如惠和尚是一个人来的,没有其他人跟随。

    “那十八位师兄要诵经度一夜,就不跟着过来了。”如惠笑着说道。

    赵进点点头,十八名僧人诵经度,这有个讲究,叫做十八罗汉,是极为郑重的礼节,因为云山寺的强势,在徐州地面上,想花钱都做不到这个,孙家能有这个场面,也是份量十足,当然,这种事孙家宁可不要,不过云山寺的态度,准确说是如惠和尚的态度,却是做足了。

    “赵公子,这名单上是云山寺在城内用得动的人,贫僧这方面能知道的就这些,若是各位高僧有什么体己人,那就实在没办法了解了,几处下院那边自成局面,贫僧也不好打听消息。”如惠和尚也不客套,开门见山的拿出了名单

    这让赵进很是意外,从他在徐州崛起,敲打云山寺的事情就没少做,云山行、云山楼每月上供两成,所有云山寺在城内的产业照此办理,这些事云山寺都答应下来,不过都是拖拖拉拉的没有照做,本来想要追究,可后来双方高粱置换白酒的生意一开,有些事情也就不好盯的太紧,直到这次杀人撕破脸面。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