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赵进缓缓点头,王兆靖说得很对,王友山即便在京城的靠山失势,可依旧是徐州城的顶级清贵,一句话,知州衙门还是要卖面子,但为自己儿子出头,和为自己儿子的朋友出头,这是两码事,大事倒罢了,但小事却不便,而且也没那个必要。

    “其实赵兄这边也应该走功名仕途,赵兄家里也是世官出身,再加上这一身本领,武秀才和武举的功名还不是手到擒来。”王兆靖说得很恳切。

    除了文人取功名的科举之外,大明还有武科,只是和基本不怎么问出身的文人科举之外,武科的考生限定在卫所军户中,百户不大,但也是六品武将,世代相传,被称为世官也可以,只不过大家所说的世官,一般都是指副千户以上的卫所武将。

    “武秀才不值什么,武举又能如何,我这种无根无脉的,派去边关还是去给亲贵当差?徐州这局面又怎么办?”赵进摇头说道。

    从前赵进对卫所军户这一套比较疏离,这些年听得多见得多了,也有自己的感慨,他的二叔赵振兴就是例子。

    没什么背景靠山,想要博取功名利禄,想要封侯拜将,实战中取得军功,都要比走这个武科的道路快很多,当然,对于赵家这种普通百户来说,走任何一条路都会走很久很久,可能永远都到不了目的地,赵振兴堪称英才,到最后也是贫病而死。

    王兆靖也是聪明人,赵进这么说,他立刻想到了赵家的情况,摇摇头略微提高了一点声音:“冰峰可以走科举这条路,拿个武举问题不大。”

    屋子里就他们几个伙伴,深夜寂静孤单,都想聊天排解,董冰峰正在那里朝着火盆里丢烧纸,听到这话摇头说道:“听我爹说过,南直隶这边武人想要出头,只有南京城那些勋贵,或者是他们家将家兵的出身,其他人都做不大,我家这里,我爹就想让我争这个管事的千户。”

    一个卫所有五个千户的编制,但实际上有千户头衔的有十几个二十几个,有的人是闲差,有的人则是管事,管着一千军户,油水多,势力大,管事千户位置好,却不是一个人当一辈子,而是隔几年一轮换,这谁下谁上没有定规,各地都有各地的土法子,徐州卫和徐州左卫就是比武夺帅,强者得之,千户们各个身娇肉贵的,连刀都拿不住,一般都是子侄们下场,所以董冰峰有这么一说。

    陈晃坐在赵进身边,他不善言谈,一直在那里眯着眼睛假寐,听到这里,陈晃闷声说道:“咱们年纪还小,先把徐州这一摊占下来,你们也太急了。”

    大家一愣,都是认可陈旱这句话,这段时间大事遭遇太多,让大家不自觉的以为了。

    赵进叹了口气站起来,拿起两刀烧纸丢进火盆,沉声说道:“大雷就在十六岁了。”

    屋子里顿时沉默下来,每个人都起身给孙大雷烧了一刀纸。

    上元赏灯要连续三天,是徐州最热闹的时刻之一,而且在这几天,城内还会开几个集市,四里八乡的百姓一大早就朝着城内赶,白天逛逛街,晚上看看灯,然后就要开始忙碌新的一年了。

    徐州城的灯会也就是那么回事,真正想看好看jing彩的,还是要去扬州,哪怕在海州都比这边好看,所以也就是百姓们当回事,各处有身家的人物和老爷们是不出门的。

    不过今天不同,开城门后一个时辰,开始有些骑马坐车的角sè进城了,守卫城门的兵卒人头jing熟,自然认得这些人物,一时间惊讶无比,这些人物或大或小,都有自己的一方局面,很少会离开自家地盘出来,今天这是于什么?

    “进爷的兄弟不是折在高家庄了吗?这是要放手大搞了”

    “原来进爷还算收着,这次真是被激到了”

    “敢情只是英雄会,怪不得排骨张那边被人包了”

    “狗屁的英雄,他们也算?徐州地面上,能称英雄的也就是进爷一个人,他那几个兄弟也能算”

    当然这些话都是压低声音说的,城内生了什么,大家都心里明白的很。

    但有些事他们还是想不到的,各处城门内都有人等着,看见进来的人物都客气的上前打声招呼,把昨晚刘勇吩咐下来的话重复一遍。

    去灵堂磕头,那是晚辈对长辈,或者是对德高望重的角sè,给一个十六岁的毛孩子磕头,这让很多人都受不了。

    有人听了之后,直接停住咆哮,吆喝着骂道:“这是什么混账事,老子进城就是给他脸面,还要给个毛孩子磕头,老子这就回去”

    派来城门这边守着的都是陈二狗和杀猪李的手下,这些城内的混混地位也不怎么高,在进城的这些豪杰面前都不敢抬头说话的,可这时候也只能硬着头皮说道:“都是进爷的吩咐”

    “老子管他什么进爷”有脾气不好的直接就这么喊出来,但更多的人听到这句话之后就没了脾气,在那里呆愣了会,还是问清灵堂在什么地方。

    那喊过转身要走的,出了城门,或者走远一段,又是拐了回来,也不理会城门前那些迎宾指路的混混,闷着头向里走,刚才喊过作过,现在又拐回来,面子上实在过不去。

    可面子是面子,赵进做了什么事,徐州城内城外谁不知道,前面对付那十几个亡命徒,大家还觉得偶然,私下喝酒闲聊的时候也不是没有人吹牛,说被逼到那个份上,自己也能杀了那些吃人豹子,但赵进在高家庄附近的战斗传开后,大家都是无话可说了,那是几个人杀了百余人,而且那还是“草窝子”和“蒙山虎”。

    这样字号的大盗响马,行走在徐州城外,那就好像走在自己家一样,庄子村子之类的地方连挡都不敢挡的,晚上说要住下,那就要好吃好喝的供奉着,马匹也要好好喂养,想睡谁家姑娘媳妇,也要乖乖送上去,临走时候说拿什么拿什么,不然,这庄子村子就会被屠个于于净净。

    就是这样凶恶的大盗响马,伏击赵进一伙人,到最后居然被赵进他们杀了个于净,哪怕退一万步讲,赵进是领着他那些家丁一起作战,可那也是三十个人对上百个,何等的杀星才能做到这一点。

    更不用说被伏击之后,这位赵进连夜直扑何家庄,杀了那何员外,硬生生灭了何家庄。

    何伟远是闻香教徐州会主的事情没多少人知道,可何伟远的份量大家都知道,那么大的集市,那么大的酒坊,那么大的家业,手里又有几十个jing壮汉子,三山五岳的朋友都要给面子的大豪,要说“草窝子”“蒙山虎”这样的大盗响马在徐州地面上,也就是对云山寺和这何家庄能忌惮几分了。

    就这样的大豪,直接被赵进冲进去砍了脑袋,全家老小带回衙门里,眼看就是要满门抄斩的结局了。

    至于云山寺,云山寺对徐州地面的江湖人物和土豪来说,那是等同于官府的存在,甚至权威还要大于知州衙门,因为官府行事还有几分顾忌,云山寺那是什么都能做,而且财大气粗,人多势众。

    可这云山寺在赵进面前什么都不是,先是几个和尚被杀,然后这次赵进直接去了云山寺高僧儿子的家里,把人吊死在房梁上,然后全家也都抓了进去,到现在云山寺都不敢出声,常例的银子倒是乖乖送过去了。

    想想这么多响当当的人物都在赵进手里烟消云散,那么多脑袋落地,自己这点面子算什么,万一惹这个杀星上门,大正月里的

    面子要紧,奈何身家xing命更要紧,想想那些被灭门的角sè,自己这点又算得了什么,乖乖的去吧

    相比于城外这些还有点想不开的,陈二狗、杀猪李和尤振荣这几位,早早的把事情吩咐下去,然后早早的赶到了孙家这边,眼下这个局面,让他们当孝子贤孙打幡哭丧都会照做,城内其他被叫到的也不敢怠慢,都是早早的赶过来

    所以从天亮开始,孙家门前就没有断过人。

    赵进他们一夜没睡,所以在天还没亮的时候就开始布置,在酒坊和货场等几处留下看守的人手,其他的家丁都带到这边来。

    孙家自己有忙碌白事的人,赵进的家丁来之后就是做一件事,手持长矛排成两排,从灵堂门前一直到外面街道上,来拜祭的人都要从这条长矛走廊中过

    一个个觉得自己不含糊的人过来,见到这长矛走廊就愣了下,纠集几十上百名汉子,拿着家伙出去火并,这种事大家不是于过就是看过,可眼前这样的场面却是第一次见,拿着长矛的都是年纪不大的小伙子,但腰板挺得笔直,人也和那手中长矛一般,长矛矛尖都打磨的雪亮,在ri照下闪烁寒光。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