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赵振堂也忍不住笑了,调侃说道:“怎么,你还觉得不好?咱们代代穷军户,能变成那样的人家,也算翻身了。 ”

    “孔九英现在实力比孩儿强,但他那个所谓局面不值一提。”赵进回答说道。

    赵振堂又笑,刚要开口却现赵进的表情很严肃,不像是开玩笑的样子,又忍不住问道:“怎么不值一提?”

    “实在太小了。”赵进很简短的回答说道。

    就这么一句话,让赵振堂不知道怎么接下去了,但赵进出人意表的时候太多,他已经惊讶的有些麻木,错愕片刻,赵振堂摇摇头缓声说道:“我也没什么能帮你的,你做的我也看不懂,我能说的就是,家里你不用担心,在这徐州城内,我还能护住,你自己要千万小心,他孙家还有两个儿子,咱们赵家可只有你一个了”

    说到最后,赵振堂嗓音有些涩,赵进也不知道怎么表达,只是闷闷的点点头。

    第二天一早,赵进来到了货场这边,货场上家丁们的训练已经开始,正月里训练是个苦差事,别人家都在过年拜年,这边却只能圈着训练,家丁们都觉得辛苦,可官道被伏击,十几名家丁被shè杀的惨剧生之后,家丁们的训练劲头都是高涨了许多,练的勤快些,遇到这样的局面活下来的机会就多些,最起码赵进是这么讲的,那活下来的张虎斌在训练中的确比大家都要出sè。

    现在训练场周围已经没什么看热闹的人了,除了那样的事情之后,谁也不愿意过来,生怕大正月的沾上晦气,至于今天早晨,连过路的都要绕着走,因为训练场门外有六具草席卷着的尸体。”大哥,天刚亮,监牢那边的人送过来的。”刘勇开口说道。

    赵进当然知道是怎么回事,他点点头,然后开口说道:“小勇,等下你拿着闻香教的名册,把城内和城外十里内的传头全都请到这边来,让他们今天必须到这里,你什么都不用做,只管通知到人,见不到人的你记下来,不用带家丁,去陈二狗那边叫些人带过去。”

    刘勇连忙答应下来,简单收拾一下就出了门,伙伴们也次第来到,吉香那边一进门就开口说道:“大哥,酒坊那边又有订货的排队,云山行那些不要脸居然也过来了,我直接把人打跑。”

    这云山行的还真是一门心思只为钱,事情闹到了这个地步,他们居然还以为可以拿到酒。

    “无耻之徒,还真以为给咱们干股分红,他们就可以继续在城内做生意了。”赵进冷笑一声,然后又是开口说道:“大香,你拿着何伟远那里的田契房契去叶文书那边办下过户,都转到咱们徐安商行这边。”

    何伟远手中有大量的产业,更不要说何家庄和酒坊这两处,既然那庄子都灭了,这些东西当然要拿过来。

    那边吉香也快步出门,陈晃等人也都是来到,陈晃一进屋子就开门见山的说道:“赵进,我爹昨晚说了,那孔老虎虽然厉害,可手也伸不到咱们徐州来,咱们兄弟对付得了”

    说完这些,陈晃又压低了声音说道:“今天过堂就开始了,就按照昨晚定下的规矩来。”

    赵进沉吟一下,开口叮嘱说道:“你去拿五百两银子,主审的各级官员都打点到,然后找信得过的人盯着,堂上的事情不要漏过一点。”

    陈晃点点头,转身出门前四下看了看,纳闷的说道:“王兆靖还没来?”

    “或许起晚了,折腾那么久,总要多歇息下。”赵进笑着说道,平时王兆靖都是和他一起来到,但今天比起从前却迟到了。

    不过大家住在家里,早到晚到都是正常,这都是小事,没人会在意,陈晃已经去陈宏那边提银子了。

    正说话间,石满强和董冰峰一起来到这边,一进门石满强先解释说道:“酒坊那边张虎斌领人看着,我带点东西给大哥来看。”

    一同经历过生死杀局之后,张虎斌已经成了家丁们最得信任的人,大家都觉得他可以独当一面,从前酒坊这样的地方一定要赵进或者伙伴之一才能看守,现在放心交给张虎斌来做了。

    石满强进屋的时候,和家丁一起搬进了一个木箱,说话间打开木箱,里面放着一套盔甲,这套盔甲和大明的锁子甲、棉甲都不一样,胸前背后各有一块甲板,扣在一起好像一个铁桶,把上身包裹其中,有护颈,有护肩,两块甲板连接处有小孔洞,用皮索串起绑紧,而手臂、护腕、护腰、护踝、护腿等甲片也都是一样的概念,都是一整块或者两块钢铁板材扣起。

    “这就是大哥你说过的那种盔甲,早就打造出来了,如果这次能够穿上,也不至于”石满强说了几句,立刻意识到不妥,转了话题说道:“大哥穿上试试,如果合身,今后就常穿着吧”

    赵进点点头,边上董冰峰明显对这个很感兴趣,大家每人都做了一套,正好赵进试穿看看效果。

    石满强帮着赵进穿上了盔甲,这一身甲胄差不多三十斤的重量,以赵进的体魄并不是什么大负担,赵进走到院子里,特意把长矛拿起来,随意的做了几个动作,现一切都很灵活,当时这套铠甲他是直接画了个大概的草图,然后和石满强的父亲讲述各个部分的大概构造,但铠甲各个部分的比例和具体的数据,则是交给对方来把握。

    一切都很好,头盔上还有遮脸的小铁架,如果那天在官道上穿着这一身,可以直接朝着弓箭手冲过去,除非这弓手是百百中的神shè,可以在紧张的战场上,shè中目标甲胄遮蔽不到的地方,而且这目标还在不断运动,不然根本无法对披甲武者造成伤害。

    赵进穿着这身盔甲有些感慨,这时代大明的军事已经落后于西方,但很多东西大明不是不能做,只不过没有这个概念,不向这个方向去想,自己仅仅是提出了方向和概念,其余的工作,铁匠们完成的很好。

    “这一身不错,你们的也可以穿上了,费用都由公账里出。”赵进点点头说道,石满强和董冰峰都兴致勃勃的看着,都在想自己穿上这一身会什么样。

    赵进又是活动了下,开口说道:“棉袍外面套铁甲也不太妥当,里面的衣服会磨破,盔甲穿在身上也不牢靠,里面还要加皮衬里,石头你今天就找人把这个做出来。”

    石满强连忙答应,赵进却不急着脱下来,拿着长矛向外走去,笑着说道:“我也好久没领着家丁们训练了。”

    这边董冰峰快走几步跟上说道:“大哥,教我弓马的栾师傅明天过来,他答应教咱们马术了。”

    学骑马这件事本就在计划中,官道上的遭遇战,还有灭掉何家庄,赵进他们缴获了近二百匹马,都放在城外的马场养着,好在酒坊里高粱存量很大,喂马正是合适。

    董冰峰的武技和弓马都是在指挥使的亲兵手里学的,徐州城会骑马的不少,懂得沙场上马战骑术的不多,董冰峰的师傅就是其中出sè的,请来教授也是合适。

    “明天栾师傅来的时候,咱们兄弟们一起出去迎接。”赵进开口说道。

    听到这话,董冰峰也是高兴,赵进这样的重视肯定会让栾师傅有面子,也让他这里好做不少。

    赵进已经拿着长矛来到了训练场上,家丁们很少见到赵进披甲的样子,这次突然看到,都觉得威风英武。

    现在场中家丁有一百多人,其余的人都在酒坊和赵家那边值守,赵进号施令,让家丁们列队待命,他走到队列前面开口说道:“十九名弟兄牺牲的消息大家都已经知道了,大家练的是厮杀本领,就不要想着呆在城里过太平ri子,大家都不想死,可我也不知道什么不死的秘诀,只有一句话告诉大家平时多流汗,战时少流血,”

    场中一片寂静,连石满强和董冰峰都在肃立倾听,赵进扫视队列,抬高声音说道:“跟我大声喊,平时多流汗,战时少流血,”

    家丁们稍一停顿,齐齐把这句话吼了出来,赵进转过身平端长矛说道:“战场上容不得那么多花巧,想要自己不死,杀死敌人,你要做的就是把手中长矛用力准确的刺出去”

    说完后,赵进向前踏步,持矛刺出,身后的家丁们也是向前踏步,将手中的长杆刺出,动作整齐划一,训练场的地面都好像跟着震动。

    练习没多久,训练场附近出现了几个探头探脑的人物,这些人和平时那些看热闹的闲汉完全不同,他们并不是好奇,而是畏缩。

    如今赵进货场这边jing戒森严,看着这几个人不对路,站岗的家丁立刻端着长矛跑了过去,矛尖对准,高声喝问,问了两句,家丁又朝着赵进这边跑来,却是这些人得了刘勇的通知,说让到这边来看。

下一章          上一章